I Am Going To Have A Fight With Superman Chapter 1276

  第1276章 兰恩-塞纳冈之战结束

  “别跑,再跑我就动手了!”哈莉喊道。

  奧fuck 心中生出一丝迟疑,跑,还是不跑?

  心里犹豫,身体还是诚实地继续后退,一边退一边打开回地狱的Transmission Gate 。

  “嗖——”一道red light 比光更快,直直撞在它后脑勺。

  “BOOOM!”奧fuck 脑袋一闷,人就晕乎乎倒飞几百公里,又落到哈莉身边,还未完全打开的空间门也“啵”一下碎掉。

  “别动,再动一下我恁死你。”

  奧fuck 这次真的不敢动了。

  ——法克路西法的屁鼓,Demoness 哈莉不仅自己来了,还把撕破曼带在身边打埋伏,这种足以弑杀Demon King 的组合,让它trifling 魔君怎么活?

  哈莉落在它比篮球场还宽大的脸庞上,双指并拢,用防御金膜包裹浅golden 胃酸之雾,形成三尺“气剑”,在奧fuck silver 金属脸皮上划了个正方形。

  奧fuck 得到塞纳冈人几百万年的供奉,不仅身体几乎全部转化成N金属(九成金属,一成血肉),体表还有一层silver white 的光滑金属壳,纯粹的N金属。

  它的力量也有九成来自N金属。

  理论上,六维造物主空间之外的五维Divine Domain 、四维物质宇宙,都没人能破坏N金属。

  哪怕天堂金、天堂银,也只是Level 8 divine gold ,N金属却是第九金属。

  在第十金属未被证明存在的今天,它就是dc最强大的金属,拥有逆转宇宙基础法则的能力。

  也是靠着这一身N金属皮肤,奧fuck 才能纵横银河系several millions 年,从来不怕高科技的planet 大战。

  什么舰炮都破不了它的防。

  可哈莉的三尺气剑犹如一柄焊枪,Level 8 食物防御专长的胃酸之雾从“sword qi ”末端喷出,“chi chi chi! ”

  比热刀切黄油差点,但也毫无阻碍地切下一块金属板。

  奧fuck 痛得龇牙咧嘴,却不敢挣扎。

  “Demoness 哈——银河上将,你还记得吗,你是中保!这是我和兰恩人的战争,以伱言出如山、一诺千金、言而有信、言必行行必果的信用,肯定不会为了trifling 兰恩人,就打破中立的立场,在全宇宙面前背信弃义。”

  它语气肯定,像是对哈莉的信誉极有信心。

  “嗯,你说得对,我这个人向来信守承诺。”

  哈莉曾经得到过奧fuck brother 奥玛尼的尸体,奥玛尼的实力远不如老大奧fuck ,但身体也富含N金属。

  为了提炼N金属,她还特意叮嘱遗忘酒吧的波波,让他帮忙寻个塞纳冈工程师。

  几年之后的现在,奥玛尼的尸体早已化为一堆(大概一百吨)N金属锭,哈莉也掌握了基础的提炼、锻造N金属的方法。

  这会儿,她当着众人的面,以黄灯能量具现一套复杂却精致的锻造台,花了3 minutes ,把那块从奧fuck 脸上切下来的N金属,简单打造成一套首饰。

  一顶银灿灿的王冠,一条巴掌宽的银腰带,一对保护小臂的护腕,一只脚环,一条绑大腿上的束袜带。

  “黛娜,穿上它们。”

  短短几分钟,黛娜已经缓过气来,依靠食物防御专长,张大嘴巴吞食来自恒星的阳光,伤势恢复小半,精力恢复大半。

  身上依旧满是血污,Essence, Qi, and Spirit 却明显好了很多。

  不过,面对哈莉递过来的行头,她有些摸不着头脑,“这是做什么?”

  “我其实一直在观察你的状态,空间谐振在强度上还算合格,奈何方向无法控制。

  这种精妙控制的技巧,需要长年累月地苦练,短时间内无法速成。

  技巧不足,装备来凑,这套‘星空女王之叹息’就是我为你准备的。”哈莉道。

  “星空女王.”黛娜神情忸怩,“这称呼太过了吧?”

  哈莉白了她一眼,said ill-humoredly :“你以为‘星空女王’是在说你?少做白日梦了,你是装备的使用者,我才是它的创造者。”

  “呃,原来是你.”黛娜尴尬得Face is red 了。

  尴尬的同时,她又想吐槽:真shameless ,叫自己“星空女王”,明明我刚才的表现才更像星空女王.虽然一直被奧fuck 揍,但那种横扫星空,万军莫当的imposing manner ,没第二个人能做到吧?

  “它有什么用?”黛娜心绪复杂,手脚却很麻溜,接过套装,就快速套在自己身上。

  不用脱衣服,很方便。

  哈莉道:“头上的王冠为调音叉,它能放大你的振波,并定向发射出去。”

  她给黛娜打造的王冠,结构极其简单,就一个金属圈,眉心处插一根小叉子。

  黛娜之前以“嗓子——媒介——目标”发出声波攻击,现在则按照“嗓子——音叉——媒介——目标”的方式发射振波。

  黛娜试了试,果然如哈莉所说,通过控制音叉,她能把声波约束在一个极小的范围。

  “哈莉你真是个天才,这么短的时间就打造出如此强大的Divine Item ,它简直太配我了。”她兴高采烈地试了试手镯和腰带,却不得其法,“它们怎么用?”

  “它们现在只算防具,特殊功能要等后续开发,比头冠要复杂很多。这会儿没时间了,我们还在战场上,亿万人盯着呢。”哈莉道。

  “喔,我们.”黛娜看了眼obediently and honestly 躺尸不动的奧fuck ,frowned :“哈莉,它是恶魔,我们不用和它讲道义,直接杀了吧。”

  奧fuck 急怒欲辩,就听哈莉断然拒绝道:“不行,哈莉奎茵,一诺千金,说做中保,就一定公正公平,绝不偏袒。”

  这声音不仅精神sound transmission 让周围几个当事人知道,还传入公共广播。

  兰恩指挥部一众军政大佬急坏了。

  奧fuck 心里一松,连忙要称赞几句“Demoness 哈莉,诚实可信”,就又听哈莉接着道:“黑Phoenix ,你违背中立原则,悍然对塞纳冈大军出手,践踏了正义联盟和米国政-府的信用,罪在不赦。”

  ——哎哟,还要惩罚“声波女”?

  奧fuck 更高兴了,差点真心觉得“哈莉奎茵被误解了呀,至少她的信用很坚挺”。

  然后哈莉又道:“黑Phoenix ,你被开除出‘Earth 中保团’,现在开始,你不再代表Earth ,不再是中保.你现在的行为,在实质上成为一名志愿军。”

  黛娜呆了呆,“我成了兰恩联军的一员?”

  “嗯,你和奧fuck 的战斗可以继续,就当我没出现过。奧fuck ,你也不许跑。

  我未出现时,你未跑。

  我出现了,你再跑,等于在暗示我会放弃中立、背叛中保之誓对你出手。”

  “你It shouldn’t be 有这种愚蠢的想法吧?”哈莉阴恻恻问道。

  奧fuck 张开嘴,心里一万个“法克”在沸腾,面上却只能挤出勉强的笑容,“不,有你这位中保在场,我很安心。”

  片刻后,“Ahhhh ~~”

  黑Phoenix 的声音再次响彻星空,this time ,她嘴巴里吐出一圈圈波纹,额头音叉也跟着”weng weng” 震动,声波的直径不再瞬间扩大,笼罩大半个战场。

  哪怕传播几公里,也只十米直径,甚至无法将奧fuck 全身覆盖。

  但效果比之前强了百倍不止。

  “puchi ~~~”奧fuck 没有躲,如同陀螺般旋转着被击飞,胸口塌陷,嘴里spit a mouthful of blood 。

  “唔,这才像话嘛,身为我的神眷者,怎么能被一个demon spawn 摁着捶?”哈莉满意地nodded 。

  “哈莉,Earth 还有幽灵危机等着我们。”大超提醒道。

  “别急。”

  “可你对陌客和影契squad 承诺过,一盏茶的功夫解决奧fuck 。”

  “我这盏茶泡得时间有点长。”

  五分钟后,“吼~~~”奧fuck 狂啸一声,身形连闪,走位风搔,避开一束又一束“小范围”的振波,直接来到黛娜跟前,一拳头砸在她脑袋上。

  激愤之拳,力道十足,一下子把她砸蒙了。

  接着奧fuck 便狂笑着对她一顿凶猛输出,打得她头破血流、骨断筋折.成了个血bottle gourd 。

  奧fuck 作为活了几百万年的Old Demon ,战斗经验极为丰富,这会儿已经熟悉黛娜的攻击节奏,打得她再次张嘴发出振波的机会都没有。

  哈莉又看了一会儿,转头对大超精神sound transmission :“陌客和影契squad 还在等我们,我隐约感觉到,幽灵已经出现在哥谭。

  没时间了。

  虽然我是中保,绝对中立,但你不是。

  你可以和鹰侠、鹰女一样,做个志愿军。

  奧fuck 这会儿全部精力都放在黛娜身上,你若悄悄绕到后面,我再通过沙赞契约搭建的Divine Force 通道,猛地向黛娜体内输送一波Divine Force ,帮她把上帝下凡的范围扩大,瓦解奧fuck 脑袋的魔法防御罩它肯定不如三宫魔。”

  大超表情扭曲。

  哈莉表情凝重,视线一直盯着战场方向,看都没看他一眼。

  好一会儿,大超sighed then said ,瞬间进入超光速飞行,先离开现场,绕到恒星的方向,吸收了一波太阳能,再对准奧fuck 的后脑勺.

  “嗖——啵!“

  关注战场的众人只感到Dark Starry Sky 有一束光闪过,然后奧fuck 的眉心爆出个大窟窿,暗红碎肉、乳白脑花,像是油井初开时喷出的泥浆。

  “发生了什么事?”

  “奧fuck 死了?”

  “谁做的?”

  “撕破曼,你在做什么?”银河上将的怒吼传遍星空。

  “我”大超怔楞当场。

  “我知道黑Phoenix 是你的正联伙伴,你担心她,但Earth 是中保啊!”银河上将痛心疾首。

  大超木然无语。

  “喔,原来是撕破曼sneak attack 了奧fuck 。”众人恍然。

  肉体濒死、灵魂离体准备逃回地狱的奧fuck ,也恍然。

  “该死的正义联盟,该死的超级英雄,一个个都不讲武德,甚至不如Demoness 哈莉有信用,回头我也要加入秘密会社,我也要报复~~ahhhh ~~~”

  这个想法还没结束,一股不可抗拒的庞然吸力便落在它的魂体上,灵魂如同一根面条,拉得老长,被吸入一张“bloody mouth wide open like a sacrificial bowl ”。

  嗯,哈莉红嘟嘟的嘴巴。

  她来到它的尸体边,还开了上Emperor’s Power 场。

  “Demoness 哈莉,你在做什么?你发过誓,要百分百中立。”它愤怒又焦急的叫道。

  “中保条款只适合活人,你已经死了,兰恩-塞纳冈战争与死人无关。”哈莉一边说一边联系天之声,把奧fuck 的灵魂卖了。

  嗯,只trifling 五十万天堂功勋。

  “不——”

  凄厉的灵魂惨嚎戛然而止。

  ”Ai, 我的同伴屡次冲动犯错,我再也没脸给你们做中保,告辞。”哈莉叹息一声,卷起奧fuck 三十多米高、重达万吨的N金属之躯,消失在战场。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