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Am Going To Have A Fight With Superman Chapter 1277

  第1277章 秩序Sovereign

  回到Earth ,大超才发现自己被哈莉骗了,幽spiritual pressure 根没降临哥谭。

  “哈莉,你骗我。”

  哈莉明白他在说什么,也没顾左右而言他,“我只说隐约感觉,现在证明我的感觉出错了。”

  她这么干脆,大超连生气都没法生气,更憋屈了。

  “现在全宇宙都认为我是背信弃义、背后sneak attack 的小人。”他懊恼道。

  哈莉摇摇头,语气肯定地说:“不,你绝不会是小人,你将是仁慈善良、勇敢果决、拯救万民于水火的、举世无双的盖世大英雄。”

  “伱在说笑吧?”大超满脸不信。

  哈莉反问道:“史书是胜利者书写的,你说这一战的胜利者会是谁?”

  大超怔了怔,现在奧fuck 被他和哈莉阴死,七恶Demon Sect 的圣warrior 失去全部力量,等于塞纳冈的最高战力一下子被清空,而兰恩人甚至还没拿出trump card 的底牌——泽塔光波战队。

  所以,这一战,兰恩人赢定了。

  哈莉看到他的表情,便明白他已经明白了,继续道:“如果你背信弃义,是个小人,那因为你改变战局、取得关键性胜利的塞纳冈是什么?”

  大超looked thoughtful ,心里却更不舒服了。

  他听她的话,一发“人间大炮”爆了奧fuck 的脑袋,一半的原因是他本身也愿意这么做,他见不得奧fuck 一个恶魔,肆意屠戮“无辜的”兰恩人。

  嗯,只要是“非正常人”杀害普通活人,无论什么理由,大超都无法忍受。

  他有帮兰恩人的想法,这想法不掺杂任何利益和政治,是纯粹的对活人生命的尊重和慈悲。

  可现在听哈莉这么一说,他的行为已经和政治深深挂钩,还极大地影响到银河系势力格局。

  这不是他想要的。

  “别在这纠结了,我并没完全骗你,幽灵的确出现了,只不过被拦在物质界外。”哈莉带着大超落回奎茵庄园,客厅只剩波波、陌客和黑爱丽丝,其余人不见踪影。

  “永恒之岩封印了很多monster ,最有名就是七大原罪魔,等它坠落,那些monster 也breakthrough 封印,重获自由。

  永恒之岩坠落在哥谭,神奇家族的六位brother 姐妹便也找了过来。

  暗影Master 、Blue Devil 鬼他们都随他们除魔卫道去了。”波波解释道。

  “幽灵在哪?”大超问道。

  “不知道,我也觉得奇怪,祂怎么还没追过来。”波波疑惑道。

  大超looked towards 哈莉,“你说祂被拦在物质界之外?”

  “纳布不是死人,而且祂想装死也装不了,那家伙欠的债比所有人都多。”哈莉转向陌客,问道:“为什么不带黑爱丽丝去灵薄狱帮纳布?”

  “我在等你,幽灵可能不是一个人,祂有个terrifying 的帮手。”陌客站起身,looked towards 黑爱丽丝道:“现在哈莉回来,我们出发吧,你做好准备。”

  黑爱丽丝紧张道:“盗取力量时,我不用见到祂本人。”

  “面对面效果更好,而且你这次不是盗取幽灵之力,而是掠夺,抢走祂所有的力量。”陌客道。

  “我如果我做不到呢?”黑爱丽丝看看陌客,又looked towards 哈莉,神色紧张道。

  “做不到就做不到呗,做到了,你就是救世大英雄,享尽颂赞与荣誉;做不到也不是罪过,不用为任何人负责。”哈莉语气轻松地说。

  “嗯,我明白了,我会尽力。”黑爱丽丝心中温热,有些感动。

  命运Academician 和幽灵战到宇宙的尽头,大道都磨灭了——这不是虚言,也不是调侃。

  灵薄狱为第五维度,其“中间层”有天堂地狱等八大Divine Domain ,下层有“底层维度”,更下方是“宇宙地基”。

  那么,在其上方呢?

  此时,命运Academician 和幽灵就打到灵薄狱最上层的边缘,比宇宙的尽头更尽头,祂们走到了第五维度的末端,几乎要breakthrough 进入第六维度。

  幽灵形体之巨大,哪怕银河系在祂脚下也只是一小片云雾,当祂举起right hand ,掌心上庞Great Demon 力幻化出Star River 的倒影。

  如果祂把这力量用于造物,足以创造出真正的、比银河系还庞大千百倍的河系,但它只是一招攻击。

  “BOOOOM!”浩瀚如Star River 的力量落在命运Academician 身上,溅起的能量余波,让附近的法则寸寸崩裂,灵薄狱似乎要破开一个通往mysterious 领域的大洞。

  命运Academician 手臂交叉,golden 能量喷薄而出,在身前形成十字架形状的盾牌,forcibly 挡住这一击。

  祂的形体和幽灵一样,covering the heavens, shielding the sun 都不足以形容其一二。

  哈莉and the others 在祂们面前,连一粒沙子都不如。

  不过,此时的命运Academician 既不是命运Academician ,也不是纳布。

  纳布的golden 头盔,一对golden 手套,宛若一挂瀑布的golden 长cloak ,cloak 内部一套golden 铠甲,golden 板甲、golden 肩甲、golden 裙甲、golden 护腿、golden 长靴.

  但它们空荡荡的,没有人穿戴它们。

  这些散发秩序Divine Force 光辉的Divine Item ,就一层空壳地拼凑在一起,甚至可以透过缝隙看到空荡荡的内部。

  “这些Divine Item .气息和纳布头盔简直一模一样。”哈莉惊讶道。

  “每一件Divine Item 都代表一位秩序之主,它们和纳布一样,都是被秩序之神寄托全部神性精华的Life Source Divine Item 。这一整套装备,组合成完整的秩序Sovereign 。”

  陌客神色复杂道:“祂可以算‘纳布’的终极形态,一位无限接近至高的存在。”

  “至高?hehe ,差了一大截吧?”哈莉笑得有些轻蔑。

  这种“六神合体”的状态确实威风凛凛,imposing manner 逼人。

  举手投足间泄露的力量,能轻易粉碎太阳系,初见时把哈莉都唬住了。

  但这会儿幽灵占上风!

  单看完全体秩序Sovereign ,哈莉摸不清底线,心生忌惮。

  可幽灵的底细她清楚呀!

  她可不会忌惮幽灵。

  所以,眼见秩序Sovereign 被face looks sinister 的幽spiritual pressure 着打,她表情轻松了很多。

  “你注意看,秩序之主只防御,没主动攻击。”陌客道。

  哈莉脸上笑容消失,“祂在想什么,为什么不还手?”

  “纳布在劝幽灵回头。”陌客道。

  “你能听到祂们的精神sound transmission ?”哈莉惊讶道。

  若说命运Sovereign 和幽灵这会儿有精神交流,她完全相信。

  她听不到,只因为祂们不想让外人知道。

  那陌客呢?

  陌客没解释,直接精神连接哈莉和边上几位。

  然后他们也都听到幽灵的咆哮。

  “为什么不还手?”

  “你是我朋友,当我还有能力与你讲道理时,我不会停止劝说你。

  幽灵,你依旧可以回头。

  只要你恢复理智,我会陪你一起修复你造成的损害。”纳布声音温柔得让哈莉以为祂是另一个人。

  反正祂从没这么温和地和她说过话。

  “魔法本就是无道理之物,你却想用道理说服我停止摧毁魔法?”幽灵大声讥笑,“而且,复仇之灵作为毁灭者被创造,这些不是损害,不是罪,是我的杰作!

  或者,你还不明白,我此时的职责就是抹除那些卑劣的存在,拿回上帝的力量?”

  纳布依旧neither too fast nor too slow ,温声说道:“你仔细想想,我们战斗了多长时间?”

  “时间对我没意义,我只需要明白自己此时的目标是你即可。”幽灵coldly said 。

  纳布叹息道:“换算成物质world 的时间,差不多八天八夜。

  你吞噬了那么多魔力,理论上足以在瞬间碾碎我,可你没有。

  为什么?

  因为那些魔力压根不在你体内,它们都去哪了?”

  哈莉heart startled ,若非纳布提醒,她都没发现,幽灵虽然强横,但祂的表现并没超出她的认知。

  祂本该fiercely 震惊她一回,因为祂现在是魔力收债人,身上携带大量“高利贷”。

  幽灵还在收债途中,没完成收债,不会把力量交给上帝,毕竟上帝作为secret mastermind ,越少与“恶棍幽灵”接触,越能保护祂圣洁伟大的形象。

  祂收取的力量去哪儿了?

  幽灵也回答不上来这个问题,祂沉默以对,只是表情更加狰狞。

  纳布叹道:“你被天蚀蛊惑了,但天蚀也只是另一股力量的棋子。她操控了你,却被更高存在操控。

  幽灵,尊贵高傲如你,千万别被那个邪恶的存在牵着鼻子走。”

  “天蚀?是灵薄狱的蚀主吗?”哈莉惊讶道。

  “你知道蚀主?”陌客诧异看了她一眼,“天蚀不是蚀主,蚀主是主意识,天蚀只是得到部分蚀主力量的凡人宿主。”

  “只部分力量就能操控幽灵?这节操丢得,连脸都不要了?”哈莉said with a smile 。

  “从没人能逃过蚀主的意识操控,祂就是负面情绪本身,哪怕sage 都没彻底断绝贪嗔痴。”陌客严肃道。

  别说断绝贪嗔痴,幽灵比很多凡人都更“五毒俱全”。

  “纳布说天蚀背后也有人,是蚀主,还是其他人?”哈莉问道。

  “或许蚀主参与了,但纳布说的不是祂。”陌客意味深长看了她一眼,“其实,幽灵之变只是整个危机的一部分。”

  哈莉心中一动,想到丢失的调音叉,启动它需要很多能量.

  ——shit,老上帝那个黑心肝的,只怕并非单纯收取魔力债务。

  祂还想趁机做什么?

  胡思乱想了一会儿,她左右看看,suggested :“我们不是唯一的观众,灵薄狱各大Divine Domain 都被惊动了。

  说不得达克赛德就在边上,趁着幽灵被秩序Sovereign 牵制,早点让黑爱丽丝窃取祂的力量,避免夜长梦多。”

  黑爱丽丝咽了口唾沫,“我真能偷祂的力量吗?祂看着好terrifying ,小拇指似乎都比Earth 大。”

  “灵薄狱内的大小没意义,达克赛德才两米五,哪个大个子敢看不起祂?”哈莉comforted 。

  “先等等,看纳布能不能唤醒幽灵。如果幽灵恢复理智,也不用黑爱丽丝出手了。”陌客道。

  如果不是抱着让幽灵被“trifling 凡人”窃取力量、丢个大脸的目的,等待确实是最好的选择。

  哈莉无法反对,只能站在边上继续观看“磨Exterminating Universe 大道”的战斗。

  看了一会儿,她忽然发现“秩序Sovereign ”在Battle Armor 、cloak 之外,还有好几件首饰,单单项链就有三种款式,难道都代表一位秩序神?

  “秩序神系到底有多少人?祂身上的行头似乎有点多呀。”

  陌客道:“应该不少于十位。”

  “连你都不知道具体数目?”哈莉奇怪道。

  陌客摇头道:“除纳布之外,你可曾见过其他秩序之主?祂们很mysterious 。”

  秩序Sovereign 始终没用攻击术法对付幽灵。

  祂只被动防御,但久守必失、久攻必破。

  最终祂还是被幽灵托举Star River 的一拳打中胸口。

  浓郁犹如雾霾的red 能量从纳布头盔和cloak 中渗出,很快在灵薄狱弥漫开,其范围之广,犹如一片星云。

  “hahaha ,纳布,你完了。”幽灵畅快大笑,攻击不仅不停,反而更加狂暴,从秩序Sovereign “体内”流出的猩红能量更多。

  殷红的力量四溢扩散,好似宇宙流出的鲜血。

  “为什么纳布始终不反击?”大超疑惑道。

  “幽灵此时代表上帝收债,纳布就是债务人,偏偏作为债务人,祂的力量远不如债权方强大,反击没意义。”

  哈莉感觉秩序Sovereign 早有面对这个结局的觉悟,无法劝说幽灵repent and be saved 、法外容情(幽灵和纳布是好朋友),只能老实还债了。

  这会儿从祂体内流出的血色能量,更像无奈之下主动放弃的。

  “幽灵,你成功了,我是最后一位被你击杀的至高领主,你终结了第九魔法纪元。”纳布叹息一声,随着blood mist 快速流逝,气息迅速减弱,横亘Star River 的身躯也迅速缩小,最终和ordinary person 一样大小。

  “最后的至高领主?不,你不是。”幽灵泛着森冷white light 的眸子猛地望向哈莉,干瘦惨白的脸颊扭曲如厉鬼。

  哈莉心里咯噔一下,inwardly shouted 糟糕,她理论上也是上帝之力的债务人,似乎还欠下巨债。

  果然,幽灵向着她扑了过来,“Demoness 哈莉,现在轮到你了。”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