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Am Going To Have A Fight With Superman Chapter 1282

  第1282章 与小超人约架

  超级恶棍的数量肯定比超级英雄要多。

  一个超级英雄要“养”十几个、甚至几十个超级粉丝。

  越知名的超级英雄,粉丝越多。

  “强大”如蝙蝠侠,粉丝超过两百人,堪称dc英雄之最,巨头之名not just in name only, but also in reality 。

  而哈莉考虑到战斗的烈度,只召集了硬实力A-Rank 与A-Rank 以上的超能者,英雄的数量更少了。

  所以,这会儿他们的处境看起来有些不太妙,百来人被一千多号grotesquely shaped 的“demons and ghosts ”包围,边上还有两个丧心病狂的超人。

  “呔,看看我是谁!”哈莉双手叉腰,pretty face 愠怒,上前几步,对着恶棍数量最密集的区域呵骂道:“敢在太岁头上动土,你们是想生不如死,还是死不瞑目?”

  “crash-bang ”

  超过半数的超级恶棍们齐刷刷往后退了几步,脸上露出惊疑、惊慌的表情。

  “是哈莉奎茵,她怎么也在这?”

  “法克,不是说只对付超级英雄吗?她可不是超级英雄。”

  “卢瑟,怎么回事?你不是百分百确定,秘密会社与超级英雄的冲突,她绝不参与吗?”

  很多恶棍直接大声问出来。

  “哈莉,这是我们与正义联盟之间的战争,你没必要插手。”卢瑟声音温和地persuaded 。

  哈莉盯着他看了好一会儿,一口断定:“伱不是卢瑟。”

  卢瑟愣了愣,然后said with a bitter smile :“我知道你不理解,但我有这么做的理由。

  正义联盟扭曲我们的意志,修改我们的记忆。

  Heavenly Eye 会在我们脑袋里装炸弹,逼我们去做炮灰、为政府干黑活。

  米国政-府和五角大楼更黑,巧取豪夺我们的财富和技术,用我们做超能力的活体试验

  我们这些被蔑称为‘超级恶棍’的人,被压迫,被欺凌,被羞辱,被掠夺,被剥夺了身为人的最基本尊严和权力。”

  他的语气逐渐变得激昂,“上帝不能拯救我们,拿着民众选票以国家manager 自居的人,也不会改变我们的处境,超级英雄更是我们永恒的敌人。

  什么Divine Immortal 皇帝savior ,都靠不住。

  要改变这一切,只能靠我们自己。

  我们要夺回属于我们的权力,让思想breakthrough 牢笼,团结起来到永远,属于我们的公正must 实现。”

  这货都快把国际歌唱了出来,哈莉仿佛听到“起来,饥寒交迫的slave ,起来,全world 受苦的人”。

  效果很不错,那些因她出现而动摇的超级恶棍,眼神重新变得坚定,还充满怒火与offensive 。

  “你不是卢瑟。”哈莉摇头道:“你长得和卢瑟一样,连Spiritual Fluctuation 我也找不出weak spot ,但你绝不是卢瑟。”

  卢瑟摇头道:“现在的我不再是过去时刻伪装自己真实的我,你无法接受,不代表我是假的。”

  哈莉道:“卢瑟不会obediently and honestly 给人当小弟,尤其是做个被secret mastermind 操控的棋子,secret mastermind 还是他很不喜欢的亚历山大·肯特,此为其一。

  其次,无论卢瑟往日行动有多low逼,他都有一个宏大到甚至狂妄的目标。

  他会利用超级恶棍对超级英雄的愤怒,达成自己的某项目的,但绝不会真正站在超级恶棍的立场,为全天下受苦受难的恶棍谋福利。

  因为他从不觉得自己是恶棍。

  无论手段多恶毒,他都坚信自己是比超人更伟大的‘人类希望’,并一直在努力证明这一点。

  最后,卢瑟从去年开始,就被‘莫名的视线’注视。

  有果必有因,我猜你就是那个因。

  之前我还怀疑你被人精神控制,但仔细观察你的眼神,清明、睿智,完全没有被懆控的迹象。”

  “他若不是卢瑟,那他是谁?”大超惊疑道。

  哈莉耸耸肩,“人可以伪装得天衣无缝,但灵魂没法装,把他打死了,抽取灵魂拷问一番,自然As the water recedes, the rocks appear 。”

  “hahaha ,哈莉,我了解你,你想通过话术扰乱我们的心神,让秘密会社军心不稳、battle strength 大打折扣,但我不会上当,我的伙伴也不会。”卢瑟朗声said with a smile 。

  “你们的军心还需要扰乱?”哈莉再次板起脸,锐利的目光挨个扫视周围的超级恶棍,“你们觉得自己比达克赛德更强?

  达克赛德都打不死我,你们行?

  哼,今天打不死我,明天我就会教你们明白,去自殺squad 当炮灰,都是一种幸福。”

  被哈莉医生治疗过的超级恶棍开始头皮发麻,额头冒汗。

  曾经被“哈莉医生的游戏”所支配的恐惧,再次回到他们心里。

  接着哈莉又掏出手机,打开拍摄功能,道:“现在、立刻、马上滚出我的视线,我会把你们当成个屁放了。

  如果我数到十,你们还留在这,哪怕我记不住你们这么多人,我的手机也会把你们的silhouette 都录制进去。

  等我弄死亚历山大·肯特和这个假卢瑟,你们一个个都别想跑。

  哪怕你们战死当场,你们的灵魂也会被我从地狱里找出来。

  我的手段,你们知道的。

  另外,我把话放在这儿,你们留在这儿,毫无意义。

  哪怕拼上自己小命,弄死一两个超级英雄,我也会带他们的灵魂去天堂,过上比人间更幸福的好日子。

  你们杀他们,等于在成全他们。

  别怀疑,你们最近都没见到伸缩人拉尔夫对吧?

  那家伙正在天堂享受提前退休的美好生活。

  但若换个时间,我不在现场,英雄死后的未来就没保证了。

  该如何选择,应该很清楚了吧?

  OK,该说的已经说了,倒计时开始,10,9,8”

  部分超级恶棍开始神色惊慌地环顾all around ,两只腿不听话地往后挪。

  “不用怕,优势在我们,她信心不足,所以才拿话吓唬我们,让我们不战自溃。“卢瑟said solemnly 。

  “可是,她不像在唬人啊!”

  “是呀,我敢保证,她现在说的她都能做到。”

  “6,5,4,3”

  “妈呀,倒计时速度在加快,快归零了,跑啊——反正蝙蝠侠也不在这,我们留下没意义。”

  叫声来自哥谭的几十个“阿卡姆英杰”,不知道是谁喊的,但这一声呐喊之后,他们集体往外狂奔。

  如同推倒多米诺Bone Token ,数以百计的恶棍跟着他们跑。

  “谁逃我先杀了谁!”卢瑟一个眼神,Supreme 小超暴怒起飞,化为一束red light ,直冲跑在最前面的企鹅人、谜语人。

  可大超不是木头,也进入亚光速飞行,直接在半途发生“车祸”。

  “BOOOM!”两个超人碰撞引爆的气浪,形成波及几公里范围的飓风,那些没超能力的恶棍,哀嚎着被卷飞,犹如风暴中的一片树叶,不知去向。

  至此,大战也正式拉开序幕。

  “大超,你去对付老超人,小超交给我.和超级小子。超级小子,帮我掠阵,我来主攻,你在边上守着,主要负责防止他跑路。”

  “哈莉,你去对付老超人吧,他大概会show mercy ,小超人却出手狠毒。”大超道。

  “就因为老超人不会下死手,小超人却会,我才这么安排。soldiers against soldiers, generals against generals ,你这会儿比老超人更出手留情,我却比那个恶毒的小崽子更very ruthless 。

  你若要担心,也该为他担心。”哈莉快速道。

  “你莫要把小超人打死了,他还只是个child 。”大超果然开始为小超人担心。

  “屁个child ,他今年快30了,和我差不多年纪。”

  两人精神交流,速度极快,不等大超撤回去迎战老超,哈莉已经抽出血杀棒,进入超频状态,”sou” 的一下飞到小超人跟前。

  他刚才被大超撞了一记狠的,脑袋有些晕乎,正摇头晃脑从雪地里爬起来。

  “小超人,是个男人就别跑,和我打一架。”

  “bang! ”哈莉一棒子闷过去,却被他闪电般抬手抓住。

  ”ao wu ,好痛,好痛,你打得我好痛!”

  血杀棒本就不是纯物理攻击,其附带的魔法效果“加百列之嚎”才是重点,小超人挡住了攻击,还是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嚎。

  不过,他的反应忒激烈了些,嘴巴不断叫痛,眼眶也在飙泪花,弄得哈莉都愣了一瞬。

  她第一次见到明着喊疼的“超人”。

  大超即便再痛也会忍着,甚至不动声色。

  “好痛,我要杀了你。”

  疼痛也强烈刺激到小超人,他表情扭曲,奋起的肌肉几乎把超人制服撑裂,拳头比闪电还快、比倒塌的Mount Tai 还重,“BOOOM!”

  哈莉如流星般被击飞,速度太快,身体甚至在空气中摩擦出一圈火焰,但小超人反应更激烈。

  “ao ao ao ~~~~”他像是从没接触过辣椒小孩,突然一口闷下半碗魔鬼椒的辣椒油,原地holding head 跳脚惨嚎,“好痛,好痛,真的好痛啊!我的脑袋要裂开了。”

  这是哈莉的Life Source 魔咒,荆棘黑涡。

  哈莉受多大的实质伤害,就有10%转化为spirit strength 攻击,作用在对手灵魂上。

  “ahhhh ,打死你,打死你.”不过,超人终究是超人,哪怕脑袋痛得要爆炸,他依旧没失去战力,反而被激发出野蛮的凶性,发了狂一般追着哈莉猛捶猛射——热核射线。

  “咕咚咕咚.”小超人的经验总量出乎意料地多,经验罐子几乎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填满,一分钟不到,几乎要10Level 8 了!

  小超人速度太快,拳头更快,哈莉完全不考虑如何反击或躲闪,只撑起防御金膜,护住要害让他打。

  “ao ao ao ,痛,痛,痛啊!”小超人一边打哈莉一边泪花四溅地嚎叫。

  因为实在太痛,也因为荆棘黑涡的精神反伤持续对他的灵魂和精神造成创伤,甚至让他七窍流血,渐渐的,小超人的速度慢了下来,拳头也不如之前有力气。

  借着食物防御专长快速恢复伤势,再加上自身防御过了100,达到物质界顶峰,哈莉这个挨打的人,状态反而比他更好。

  “你是个怂包,竟然痛哭了。叫你‘小超人’都是在给‘超人’抹黑,你该叫Nasal Mucus Insect 、窝囊废。”为了不让他跑掉,哈莉还时不时出言讥讽。

  “Ahhh ,我打死你,打死——cough cough .”

  连续上百次触发量子暴击的荆棘黑涡,终于让伤势积累到某个极限,小超人一阵头昏眼花,嘴里spit a mouthful of blood ,身上力气竟去了大半。

  他摇摇晃晃,差点从天上掉下去。

  哈莉见状,立即反守为攻。

  “Ahhh ,我打死你,打死你。”这是她在叫。

  用脑袋撞,用棒子敲,用拳头捶,用脚踹,每招每式都不留余地。

  “bō bō bō !”落在小超人脑袋上的攻击不停触发量子暴击,他开始流血,流了一脸。

  “Ahhh ,好痛,痛死我了。”both of his hands 乱挥,完全失去章法,可哪怕打在哈莉身上,荆棘黑涡也会反伤在他自己的灵魂上。

  他伤势更重了。

  “BOOOM!”

  就在小超人要被哈莉活活磨死的时候,一股强烈的white light 从调音叉的方向炸开。

  天空像是被棒球棍使劲敲了十下的汽车挡风玻璃。

  玻璃没crash-bang 碎掉,但表面布满裂纹。

  透过部分漆黑的裂缝,他们却看到了一个又一个的蔚蓝planet ,Earth ,parallel universe 的Earth 。

  “法克,哪个混蛋撞毁的调音叉?宇宙刚重启到一半,现在煮成了一锅夹生饭。”哈莉flustered and exasperated 地骂了起来。

   (ps:小超人的确会叫痛,漫画中,他经常被打得嗷嗷叫,只要感受到痛,他不会忍,会直接大声交出来。

    编辑是故意的,是为了强调他“child ”的身份。

    嗯,这点很恶心,每次小超人犯下滔天罪孽,漫画编辑都会直接用文字明示:这还是个child 啊。

    其实从无限Earth 危机出场时,小超人已经成年,到了无限危机,最终危机,他已经活了无数年——在英雄天堂,他们的时间从宇宙起源算起。

    至少,小超人远can’t be considered child 。

    但编辑为了给“超人”留下洗白的机会,硬是说他是个child .

    不过,别以为小超人叫痛,就是弱鸡。

    恰恰相反,他一边像个child 一样大声呼痛,一边又下手无情,爆掉一个Earth ,一个恒星系,甚至一个parallel universe ,杀死一个又一个英雄,狠得一比。)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