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Am Going To Have A Fight With Superman Chapter 1290

  第1290章 不要,香,真香,太香了

  时间倒回到几分钟之前,黛娜正思考如何礼貌地婉拒亚当奇侠的“百万巨款捐赠”请求,凯尔做起中间人,撮合鹰侠与兰恩首席科学家谈判。

  这会儿塞纳冈虽损失了根本,兰恩联军也丢失大半主力,都不好受,都损失惨重,不如握手言和,各自回家舔舐伤口。

  原本萨达斯对凯尔的劝和兴趣寥寥、甚至心中厌烦,可听他强调巨手乃创世之手、凶威滔滔不可抗拒、unfathomable 不可揣度,他精神一震,猛地记起两件事:首先,观测创世之手代表的意义,以及无限Earth 危机的过程;其次,零时危机的经过与结局。

  创世之手出现,代表宇宙又要重启?

  Earth 超级英雄正在处理“重启危机”,领头人依旧是哈莉奎茵。

  零时危机的宇宙“小重启”中,哈莉奎茵允许现场所有人微调自己的“不谐人生”,然后他们真的得到了美满人生(闪电侠巴里竖起中指)。

  他刚刚还在懊悔,若时间倒回半小时前,他一定给银河上将的代表黛娜、绿灯Legion 的代表凯尔一人一个面子:暂时撤军,让塞纳冈人回归北极星系,然后惨被巨手捏爆,兰恩再以人道主义救援的借口吞并整个塞纳冈。

  现在他立即得到吃Regret Medicine 的机会,宇宙马上要重启了,创世之手就是“许愿之地”,如果在重启时许下“半小时的懊悔之愿”,他不就能美梦成真?

  这种想法看似荒诞,但现实真这么发生过,大家都知道。

  萨达斯轻易说服了指挥部其他兰恩领袖,以及同样损失惨重的盟友们。

  “试一试又没什么损失。”

  萨达斯心里这么想,也这么劝说同伴,然后大家都开始这么想,最后便如黛娜看到的,兰恩联军剩余部队重新集结,缓缓靠近创世巨手。

  “我们许愿的时候,不能让外人——尤其是塞纳冈人靠近。而且,人多力量大,无数人的共同愿望,肯定比一个人更强。”

  当然,这话只能他们内部说,面对凯尔和黛娜的疑问,他们语气很温和,目的很纯良:“既然知道它是危险的创世之手,还对战场造成如此巨大的伤害,当然要将它圈起来,免得造成二次灾难。”

  “用Star River 舰队封锁?”黛娜觉得首席科学家变成了首席大笨蛋。

  “刚才创世之手出现时,战舰能量罩表现出的defensive power ,远不如鹰人的N金属装甲。”

  她这是委婉提醒,也是委婉建议:如果must 封锁Star Domain ,不如让塞纳冈的鹰人warrior 来做。

  她的委婉暗示,并没变笨蛋的首席科学家完全听明白了,但他肯定不会听从。

  “之前创世之手来得突然,我们无法及进行针对性防御,现在我们会特意加强面向巨手一面的护盾。

  并且调整护盾模式,从防御能量光波攻击,改为偏向奇幻之力的力场护盾,功率也会调整到最大。

  经过我的计算,战舰的最终防御强度至少是单个普通鹰人的300万倍。

  三百万倍,加上位置也远离刚才的杀伤范围,你们还有什么不放心的?”

  萨达斯说得合情合理,他们挑不出半点错,甚至有些被他说服了。

  “让兰恩联军建立安全带也好,总比继续与塞纳冈残军战斗强。塞纳冈可以趁此良机,撤出这片星空,结束这场战争。”凯尔道。

  “我觉得兰恩人动机不纯。”鹰侠frowned 。

  “他们能做什么?”

  鹰侠想了想,“会不会学习马尔图斯人(小蓝人),通过观测创世之手,创造parallel universe ?”

  “你想太多了,宇宙调音叉正掌控在亚历山大手里呢,哈莉也在现场,那里才是改变宇宙的原点。”黛娜道。

  “好吧,无论他们什么目的,能暂停战争都是好事。”鹰侠叹道。

  可很快他就遇到个大问题,兰恩人允许塞纳冈人离开,却要把缺了一块continent 的塞纳冈planet 扣下。

  “这是我们的spoíls of war ,如果要想赎回,可以通过战争或谈判来争取。”萨达斯严正声明。

  他还单独对两位Earth 和事佬解释:“我们的第二母星、第三母星,以及三十多颗资源planet 被‘科学派’的塞纳冈联军占领。

  如果我们手中没筹码,无法和平地拿回失地。

  几十颗planet ,几百亿人啊!我们impossible 不管他们。

  如果你们做不到劝说塞纳冈归还我们的领土,也别一直劝我们退让。”

  黛娜和凯尔两人都是超级英雄,节操满满的,不懂政客的奸诈与shameless ,听了这番看似很有道理的话,个个心中羞臊,面色涨红。

  甚至开始反思:似乎在奧fuck 死后,他们确实一直在劝兰恩人“善良”,从没考虑过兰恩人的损失。

  “萨达斯的意思是,塞纳冈人先离开北极星系,把北极星系连同星系内的行星作为抵押物,用来从‘科学派’塞纳冈联军手里交换他们失去的planet 。”黛娜道。

  鹰侠frowned :“只怕鹰人warrior 不愿在这种情况下放弃自己的母星。”

  如果兰恩人主力健全,塞纳冈人眼见事不可为,哪怕再舍不得,也会选择保全clansman 性命,未来重整旗鼓再去争夺母星。

  可现在大家又从九一开,变成五五开或者六四开,兰恩六,他们四。

  果不其然,在鹰侠转述兰恩人的意思后,首先有塞纳冈聪明人点出兰恩人的小心思:图谋塞纳冈残星上仅剩的N金属。

  除了N金属,一颗残破的planet 也不值得他们惦记。

  这番分析有理有据,塞纳冈人更加不愿放弃母星。

  接着,更聪明的人提出可以联络科学派,在七恶魔sect 全灭的现在,分裂的塞纳冈有统一的基础与必要性。

  他们成功了!

  知道奧fuck 死后,议Elder 早就想统一塞纳冈了,双方是一拍即合。

  最后,更更聪明的塞纳冈人说出一个可能的事实:似乎,现在优势在我?

  塔马兰女王黑火煽风点火,“让留在北极星系的塞纳冈人和兰恩人和谈,等兰恩人放松警惕,把防护盾都开在创世之手的方向,我们‘科学派’联军突然杀出,突袭兰恩舰队毫无防御的柔软腹部,hahaha ,保证一打一个准。

  更妙的是,兰恩人是和‘七恶Demon Sect ’余孽签订的协议,与我们科学派无关,绿灯Legion 和哈莉奎茵知道了也不能说什么。”

  五分钟后。

  以创世双手为中心,在外围“Safety Sector ”多了一条松散的圆形环带,全是兰恩人的舰队,塞纳冈人的舰队则化为流光消失在这片Star Domain 。

  “成了!”萨达斯满足地叹息一声,“至少,我们拿到两个保底:塞纳冈planet 上所有的N金属矿脉,以及可能出现的‘重启许愿’,希望——”

  话音未落,他眼前的星空忽然飞来千万道光束:亚光速spaceship 从四面八方向兰恩联军靠近,也几乎组成一道圆形的光弧。

  他立即察觉到致命危机,后背与额头在瞬间沁出一层冷汗,“快——不!”

  “BOOMBOOOMBOOOOM!”

  广袤的太空点燃一道烟花火环。

  “卡特,这是怎么回事?”亚当奇侠大声质问。

  “我,我也不知道”看着远处激烈爆发的战斗,鹰侠先头脑茫然,然后他一阵心寒:塞纳冈人骗了他,利用了黛娜和凯尔对他的信任。

  “对不起,我——”鹰侠到底是个积年老兵,立即排除心中纷杂的负面情绪,clenching one’s teeth and said :“我们重新合作,一起终结这场战争。”

  他能这么快做出“打倒塞纳冈战争派”的决断,很不容易。

  可这话落在亚当奇侠耳中,却异常刺耳。

  “我现在这样,还怎么战斗?”

  他三条腿和半个屁鼓都没了

  “凯尔,伱联系‘科学派’的统领,让他们立即停战。”黛娜道。

  “我?以什么理由和身份?要不,你来说?”凯尔苦涩道。

  “我哪还有立场?”黛娜表情更苦。

  虽然这么说,她还是紧急联系上“科学派”联军的母舰。

  刚说了一句“现在宇宙正面临重启危机”,黑火就怼道:“你一个兰恩志愿军,在我们占据优势的时候劝我们放弃,要shameless ?”

  黛娜脸臊得通红,只能怏怏结束通讯。

  从她这儿知道“科学派”塞纳冈联军斩尽杀绝的态度后,兰恩指挥部果断压上最后的底牌:泽塔光波战队!!

  泽塔光波战队的成员都和亚当奇侠一样的单兵太空warrior 的打扮,他们也有和亚当奇侠类似的“立体空间感应力”。

  简单来说,他们能像泥鳅一样穿行在战舰丛林、光炮暴雨中,不受伤害,还能灵活反击。

  一共五十人。

  “嗖~~嗖~~sou! ”他们就像战场魔术师,所到之处,一艘又一艘银河战列舰消失无踪,战场肉眼可见地清空一大片。

  “这”几个Earth 人看得目瞪口呆。

  “BOOOOM!”终于,他们看到第一起由泽塔warrior 引起的爆炸,一束近乎透明的纤细光束落在500米长的塞纳冈星际堡垒上。

  堡垒犹如被狗熊咬了一口的面饼,凭空消失大半,留下uneven 的缺口,然后猛然爆炸。

  “难怪泽塔光波能成为兰恩镇压国运的技术,当做武器来用,太强了,哪怕开启满功率的防御罩,也完全挡不住。”黛娜声音颤抖,心中生出淡淡的恐惧。

  如果几十个“亚当奇侠”对她使用泽塔光波,她会不会五马分六尸,每一块肢体分别落在宇宙不同角落?

  或者,毫无反抗地被传送到黑洞?

  泽塔光波warrior 不仅传送战舰,也会传送自己。

  当塞纳冈人从多个角度一拥而上,要将他团团包围,他们立即”sou” 的一下原地消失,比Spatial Teleportation 更快、更便捷,却没引起space fluctuation 。

  “除驾驶员外,所有星际warrior 离开战舰,保护在战舰附近,围杀靠近的泽塔warrior 。”塔马兰女王很快做出相应的战术调整。

  泽塔光波很强,但它一次性只能传送一件物体,如果数以百计的warrior 护在战舰周围,泽塔warrior 该首先攻击谁?

  战场局势逐渐陷入僵持,直到“BOOOOOMM!”

  北极星系的恒星爆炸,超新星没预兆地爆发。

  没人攻击它,战场也离它较远。

  不仅恒星爆炸,兰恩星也“crack crack ”肉眼可见地出现裂缝,犹如一颗塞在brawny man 牙齿下的核桃。

  北极星系内的所有人、所有战舰、所有planet ,都感受到一股强大的扭曲引力。

  引力太强,以至于不同部位承受的引力差,能撕碎一个planet 。

  嗯,体积越大,引力差越大,恒星直接扭爆,行星在慢慢撕裂,战舰只“crack crack ”作响,太空warrior 像落在大vortex 的边缘,被一股巨力拉向创世之手。

  原本如海中水草飘摇不定、却毫无危害的创世之手,像是挽了个剑花,手掌就是那柄剑,周围的时空、物质和能量,疯狂向它坍缩。

  “发生了什么事?创世之手为什么会突然变成黑洞?这引力,比黑洞都强。”鹰侠使劲扇动翅膀,却依旧无法远离拉扯力,“是不是哈莉那边出了意外?”

  凯尔赶紧联系哈尔,“没错,宇宙调音叉被超级小子撞断,哈莉说重启暂停了。”

  “重启暂停为什么会有‘创世黑洞’?”黛娜身形轻盈若燕,在引力拉扯中来去自如,先拉住亚当奇侠,又挨个捡起凯尔、鹰侠,以及远处的鹰女与基洛沃格。

  “你怎么没事?”基洛沃格惊疑道。

  “我”黛娜看了眼笼罩身周的“武divine gold 身”,“我是哈莉的神眷者,天生防御强,但为什么能免疫创世之手的‘引力’,我也not quite clear 原理。

  其实不仅是引力,创世之手的任何攻击,都对我无效。”

  说到最后,她是既得意,又感慨:厚皮Martial God 果真是强!

  “这不是‘引力’,是联结之力在侵蚀七大基础力。就像你把吸管插入汤盆底部,猛地吸走汁水,汤水表面的葱花会遇到黑洞一般,被吸到吸管的位置。

  调音叉被毁,失去外界提供重启的能量,创世之手只能通过吞噬这片星空来修补未完工的万天仪……”这声音直接出现在黛娜脑海。

  “哈莉?你来了?”黛娜又惊又喜。

  “我这边正忙,要去Earth -2找超人,你们先自己坚持吧。至于为何能联系你……”哈莉的语气变得古怪,“就在刚刚,你对我的信仰breakthrough 了一个极限,几乎equivalent to 虔诚信徒。

  好多信仰力,好tenacious 牢固的信仰通道,我们的联系更紧密了,甚至能在物质界内远距离交流。

  当然,我为神,你是信徒,只能我主动联系你。

  你如果must 找我,可以在心里虔诚地祈祷。”

  黛娜有些尴尬。

  几天前她还是坚定的“无信仰者”,还坚决不肯在Sea of Consciousness 观想“Martial God 哈莉”的Divine Idol 。

  当时哈莉说什么来着等她了解武Power of God ,会敬她如神。

  ——该死,又被哈莉说中了!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