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Am Going To Have A Fight With Superman Chapter 1291

  第1291章 哈莉归来

  继上次勇肛奧fuck 之后,黛娜再次成为北极星系战场上的英雄。

  依靠“武divine gold 身”对创世之手散发的联结之力的抵抗,她快速游走在战场各个角落,拯救一切进入她视野的人和战舰。

  凯尔则在边上帮她,他和她肩并肩,借助黛娜武divine gold 身的保护,他的绿灯能量也免疫创世之手的能量侵蚀,

  两人联手,不仅救助联结之力气息下难以使用任何能量的太空兵,还把残破的塞纳冈星推着离开了北极星系。

  主要是塞纳冈星距离创世之手较远。

  它之前便被凯尔和基洛沃格推着远离北极星系,若非兰恩人不断阻拦,塞纳冈星早去了别的星系,战争也早停止了。

  现在他们将塞纳冈星当成大灾变中的诺亚之舟,所有被拯救的人和战舰,不分塞纳冈和兰恩,都往上面放。

  战场上的舰队几乎全部陷在吞噬一切物质和能量的“创世vortex ”中,也只有塞纳冈星上还有相对完善的生活与医疗设施,可以救助伤员,保证成千上万人生存所需。

  “BOOOOM!”

  恒星如面饼般被撕裂,引发的超新星爆炸却没波及到附近的星空,金红瀑布般的能量刚爆发,立即如同遇到强力抽油烟机的烟雾,拉成一条丝带般的光之河,汇入创世之手。

  创世之手周围空间荡漾一圈又一圈能量波浪,犹如一个巨大的vortex ,所有的物质、光能、辐射能进入其中,都被分解为五光十彩的宇宙基础力。

  “救救兰恩星啊,救救它,那是我们的母星!”

  塞纳冈残星上,兰恩首席科学家哭嚎道。

  “救不了,你们距离战场——距离创世之手太近,现在兰恩星已经爆炸,碎片太小,上面也没幸存者,没救援价值。”黛娜叹道。

  萨达斯捂着脸,瘫在地上哭。

  他其实知道兰恩星的结局,兰恩星距离创世之手不算太近,以恒星为中心,兰恩星和创世之手在恒星一侧,塞纳冈星在另一侧。

  剧变发生后,恒星体积最大,第一个在引力差中扭曲变形、最终破碎。

  兰恩星是第二个。

  灾难爆发得没任何预兆,忽然间大地裂开,lava 如planet 之血喷薄而出,除了携带泽塔光波的萨达斯,整个planet 几亿人(之前几十亿,战争爆发后,平民转移走了很多,留下的都是战斗人员),大约只他一家活了下来。

  反正指挥部的议长和众将军,没一个逃脱。

  哪怕启动宇宙spaceship 也没用。

  创世之手能量波及范围内,无论人还是金属、陨石或spaceship ,都被逆反本源,化为构筑万天仪的七大基础力。

  幸好泽塔光波可以携带同伴,萨达斯没救同僚,只拉着女儿”sou” 的一下化光消失。几秒钟后,兰恩指挥部在爆炸的火光中化作尘埃。

  他本打算带着女儿直接离开这片恐怖的Star Domain ,半途发现黑Phoenix 和凯尔依旧在救人、能救人,而且Earth 女婿还在塞纳冈残星上急声呼叫他们。

  然后他才折返回来,继续领导残存的兰恩联盟部队。

  “为什么你没事?”阿莱娜pale face 问。

  她被骇住了,planet 碎裂,地心爆炸,亿万人在lava fire sea 中哀嚎.刚刚发生的一切,将成为她一生中最难以忘怀的噩梦。

  “我是武Divine King 、天堂War God 的神眷者,当年她能孤身进入时间母河的起源地,能直面真正的创世之手。

  现在,我借用她的力量在创世之手的力量下幸存,也不算奇怪。”黛娜语带自豪地说。

  既然已经被哈莉发现了“虔诚信徒”的身份,她不会更羞耻了,自然也不用再特意掩饰拥有“厚皮Divine Force ”的骄傲。

  她没法不骄傲。

  实践出真知,这一场兰恩-塞纳冈战争,完全证明了“厚皮Divine Force ”的强大,危机之下,只有她完好无损,其余绿灯侠,异能者、太空warrior 等等,都不管用。

  在生存方面,厚皮Divine Force 简直没短板。

  “武Power of God ,是哈莉奎茵.她现在在哪?这里发生了这么大的事,为什么还不过来?”阿莱娜又问。

  黛娜这会儿正在星空中和凯尔合作救人,听到通讯耳塞中的声音,心里立马有些不高兴。

  她不喜欢阿莱娜这种带着质问的语气,好似哈莉就应该替他们收拾烂摊子似的。

  别说哈莉也没闲着,即便闲着,只要她自己不乐意,没人能强迫她到兰恩-塞纳冈这个烂泥滩子里扑腾。

  兰恩、塞纳冈两家,没一个someone who is easy to deal with 。

  谁都不是好人。

  不过,黛娜也能理解阿莱娜的心情。

  如果Earth 在她眼前爆成渣,她也会心情低落、怨天怨地,怨所有能帮Earth 却无动于衷的漫Heavenly God 魔。

  “Earth 有更重要的事。”黛娜简单地说。

  “比这里几十亿人的生死还重要?”

  “Earth 上也有几十亿人!而且她在这又能做什么?我和凯尔也多次劝你们结束战争,离开危险的北极星系,伱们都不听。

  难道说她在这,你们就会听?”黛娜said ill-humoredly 。

  “我不是说战争的事,只说现在的创世之手,她为什么不来处理它。如果创世之手刚出来,她立即郑重对待,之后的Star Explosion 炸就不会发生,前前后后几十亿人啊,都因此丧命。”阿莱娜哽咽道。

  黛娜本来又想生气,可听到她悲痛欲绝的哭声,她又软下心来。

  今天死的人确实太多了。

  “来不及啊,她之前一直在和小超人战斗,调音叉忽然被撞断,事出突然,她也很生气,很无奈。”

  “调音叉与这场灾难有关?”萨达斯suddenly asked 。

  黛娜迟疑半响,还是speak frankly ,按照自己的意思,把哈莉的话转述给众人。

  “也不能怪超级小子,他involuntarily ,在战斗中被击飞,才撞上宇宙调音叉。

  而且,哈莉明确说了,即便不撞断调音叉,亚历山大·肯特也没足够的能量完成万天仪的重启。

  when the time comes 创世之手依旧会自发地从我们这个宇宙榨取能量,以维持重启的过程。

  此乃天命!

  我们的宇宙为主宇宙,无限Earth 危机时,整个多元宇宙的本源都汇聚到主宇宙,现在重启多元,当然要归还那部分本源能量。”

  这话是哈莉以“神降启示”的方式告诉她的。

  别说萨达斯父女,连鹰侠和凯尔都不知道。

  这会儿听她这么一说,所有人都震惊不已。

  不过黛娜并不知道,哈莉也没完全说实话。

  如果超级小子不撞断调音叉,亚历山大肯特会有序地引导主Universe Source 流出,不至于像现在这样,河水滚滚而来,却在中途堵住河道,水漫过堤坝,四处蔓延,酿成灾祸。

  可实话若说出来,兰恩-塞纳冈战场上倒霉的几十个顶级文明,不埋怨死Earth 才怪。

  即便“真相”经过修饰,还是有不少人立即开始埋怨Earth 。

  “都是你们Earth 人惹的祸,为什么让我们承担后果?”

  不仅是兰恩人,还有塞纳冈人。

  “科学派”联盟也下了血本,主力部队都投入进去,却一波葬送。

  黛娜怔了怔,解释道:“secret mastermind 是亚历山大·肯特,可他不是Earth 人啊!”

  “亚历山大·肯特就是Earth 人,他来自Earth -3。”

  “呃,Earth -3与我们Earth -0有什么关系?”黛娜有些尴尬,也有些无奈。

  平行Earth 的锅,怎么能算在他们头上?

  “据我所知,他是宇宙名记露易丝·莱恩的养子,甚至有正式的米国大都会户口,所以他叫‘亚历山大·肯特’,而非卢瑟。”萨达斯缓缓道。

  “这”黛娜脑筋急转,“其实,早在无限Earth 危机期间,在他快速长大后,银河上将就暗中将他开除Earth 户籍。

  她经常背后骂他thankless wretch ,不配做个‘肯特’,我发誓。”

  这点鹰侠鹰女都可以作证,哈莉确实看不惯亚历山大,骂过他好几次thankless wretch 、不懂感恩——主要是不愿帮Earth -0走后门、捞好处。

  想到这儿,三个Earth 英雄都心中感慨:哈莉看人的眼光真准啊!

  当年他们都觉得,作为Earth -3“唯一英雄卢瑟”的儿子,小亚力山大也有成为最伟大英雄的基因。

  虽然在监视者与Earth -0之间,他选择严格执行监视者的计划,而没想过帮Earth -0走后门,他们也表示理解,并更加敬重他公正无私的品德。

  哈莉却说他更应该做Earth -0卢瑟的儿子,两人几乎一模一样,满口仁义道德,胸中全是阴谋plot against 。

  呃,当年他们听了这话,还暗中吐槽她在说自己。

  黛娜的解释并不能让“难民们”满意,他们依旧喋喋不休、窃窃私语,神色时而愤怒时而悲痛.

  虽然埋怨的对象多种多样,有亚历山大、超人,还有“犯下致命错误”的Earth 英雄,甚至埋怨他们在战场上的对手,但他们唯独没有忏悔,只有懊悔:差点就赢了,却碰到这种意外。

  凯尔和黛娜听得心烦,干脆关闭公共频道的星际通讯,只一心拯救更多的“难民”。

  然后难民一多,塞纳冈残星上痛哭、咒骂的声音更多、更杂乱

  难民们也不是完全的thankless wretch ,他们很感激Earth 英雄这种时候依旧没放弃他们。

  可这场战争、这次的经历太惨,而兰恩和塞纳冈都有过即将大获全胜的机会,却因为意外因素功亏一篑,这会儿受不了打击,情绪濒临崩溃。

  “好消息,小超人终于被制服了。哈莉、超人还有绿灯Legion 联手,已经将他锁拿关押。”凯尔忽然兴奋yelled 。

  通过绿灯戒指,他时不时就和哈尔或欧阿联系,消息最灵通。

  “立即呼叫哈莉,她这会儿有空了。”他对黛娜说道。

  他没说的是,因为在小超人处置上的分歧,哈莉和绿灯Legion 、几位超人都起了小摩擦。

  把她喊到这儿来,既缓解了矛盾,又能解决动静越来越大、开始影响其它星系的创世之手,one move, two gains 。

  黛娜犹豫了好一会儿,还是放弃向“哈莉神”虔诚祈祷,而是选择用守户犬拨打电话。

  哪怕成了虔诚信徒,她也羞于行信徒之实。

  “奧fuck 都死了,怎么还闹成现在这样?”

  哈莉也没拖沓,挂断电话就乘坐阿基米德飞艇往这边赶来。

  等见到兰恩-塞纳冈联军现今的惨状,她心中暗骂“两个bastard 都活该”的同时,也表情严肃,大声地呵斥黛娜,“我让你负责收尾,你就这样收的?”

  “我能怎么办?”黛娜也不是受气包,大声向她抱怨,“我劝他们停战,他们都不听.也不是不听,个个和我pretend to be polite ,暗地里搞crafty plots and machinations ,向对方捅刀子。

  你都不知道,在你离开的短短几个小时,战场局势出现了多少次反转。

  一会儿兰恩人假意和谈,却阴了塞纳冈人;一会儿塞纳冈人同意投降,回头又联合‘科学派’联盟sneak attack 兰恩人。”

  “这期间,你在做什么?”哈莉问道。

  “劝和,救人。”

  “谁让你劝和的?你现在是Earth 派遣到兰恩星的志愿军,你应该在奧fuck 死后,以最快速度帮兰恩人打服塞纳冈人。”哈莉道。

  边上的萨达斯hearing this ,差点流下泪来。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