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Am Going To Have A Fight With Superman Chapter 1296

  第1296章 夜壶

  “你在说什么?”众恶棍巨头疑惑地看着他。

  “哈莉奎茵触动了创世之手”卢瑟转向计算家,快速ordered :“让会社的恶棍们都动起来,我要让米国陷入彻底的混乱。

  不顾及法律、警察和米国政府,也不用在意ordinary person 的伤亡,越多死伤越好。

  恶棍们可以肆无忌惮,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不想做也得完成摧毁至少一片社区、一条街的任务。”

  “BOSS,这种时候.”计算家神色为难,“大家刚从调音叉战场上下来,一番变故后都心中惶惶,急需安抚拉拢,不适合再安排任务,尤其是这种明显.”

  ——明显不顾恶棍们死活的炮灰任务。

  恶棍们只是邪恶,又不傻。

  “我怎么说,你就怎么做,别废话。”卢瑟shouted 。

  计算家无奈,只能照做,模仿哈莉“英雄令”,向全球恶棍发去“犯罪令”。

  几位恶棍巨头对视一眼,心中都猜测卢瑟遇到了什么棘手问题,竟如此不顾后果地对秘密会社竭泽而渔。

  “我希望你们也立即行动起来,做好领头人的示范工作。”卢瑟转向他们说道。

  塔利亚心中冷笑,面上said curiously :“至少给个说服我们的理由吧?”

  卢瑟迟疑片刻,道:“创世之手出现在北极星系,它便是重启的总枢纽。

  无论百亿年前单体宇宙变为多元宇宙,还是数年前多元宇宙塌缩为唯一主宇宙,其主导者马尔图斯人和哈莉奎茵,都观测过创世之手。

  因为宇宙诞生自那只手。

  就在刚刚,创世之手被哈莉奎茵触动,我猜她大概想主导接下来的多元宇宙重启。”

  “北极星系发生的事,伱怎么知道的?”豹女奇怪道。

  “我自有观测宇宙状态的仪器。”卢瑟简单解释道。

  这会儿只是视频会议,大家也不晓得卢瑟那边有什么仪器,但考虑到他“宇宙第一聪明的”大脑,以及与亚历山大·肯特的盟友关系,他们倒也没怀疑。

  “咦,BOSS,哈莉奎茵又发英雄令了,她号召所有有异能、有魔力的英雄到北极星系拯救world 。”计算家忽然说道。

  “异能和魔力”卢瑟looked thoughtful ,“‘观测’创世之手需要大量能量,is it possible that 她要吸收众人的力量来控制重启过程?”

  “你让我们在米国疯狂制造动乱,是为了让她没精力‘观测’创世之手?”浮士德问。

  卢瑟gloomy face gently nodded 。

  他让小超人毁掉欧阿,引爆主宇宙,也是同样的目的:不希望哈莉续接“亚历山大·肯特”的未竟之功。

  didn’t expect 怕什么来什么,她果然还是把黑手伸向了创世之手。

  “为什么?”塔利亚不解道。

  “我们刚才还在谈论武Divine King 的历史,它是怎么来的?如今哈莉奎茵再次掌控宇宙重启的过程,你说她会利用权柄创造什么新历史?或者直接扭曲现实?”

  众巨头神情一震,明白了事情的严重性。

  “现在还需要制造动乱吗?”计算家问了一句,又语气迟疑地解释道:“我将您的命令传达给超级恶棍们之后,反应寥寥。

  很多人都计划跑路到国外,躲一段时间的风头。

  嗯,避开Demoness 哈莉的‘大清算之日’,不敢再闹事。”

  卢瑟眼中闪过愤怒之色,“一群烂泥扶不上墙的蠢货,连这点胆气和见识都没有,活该被正义联盟扭曲意志、被阿曼达·沃勒捉去当炮灰。”

  ”Ai, 你得证明哈莉奎茵的怒火只是‘小挫折’,不然”塔利亚苦笑摇头,“说了不怕你们笑话,如今的影Martial Artist Alliance ,从我father 到最基层的Shadow Warrior ,都把Demoness 哈莉当做最大的梦魇。

  也就是卢瑟你往日和她关系不错,她没对你用过那些狠毒手段,否则.”

  说到这儿她忽然觉得有些奇怪,以他们两个的交情,首先,卢瑟不该这么直白地表现出对Demoness 哈莉的痛恨。

  据她所知,她帮过他好几次。

  其次,卢瑟更不该在心里或语言上贬低Demoness 哈莉。

  作为她的朋友,他很了解她,并多次在公众场合表达对她能力的敬佩。

  最后,塔利亚心中一动,想到一件怪事:调音叉战场上,Demoness 哈莉语气十分肯定地说,这是个冒名顶替的假卢瑟

  她看卢瑟的目光多了一丝异样,“卢瑟,事到如今,我们可能真得考虑转移parallel universe 的可能了。

  我们最好能立即见一面,你当众演示前往parallel universe 的仪器,以增强我们的信心,你觉得呢?”

  卢瑟敷衍地摆摆手,“我有急事要办,先散会。等多元宇宙重启完成,我再找你们商量退路的事。”

  说完不等几位巨头反应,就直接关闭了视频通讯。

  “刺啦.”

  他的全息projection 闪烁一下,消失无踪,独留另外几位犯罪巨头looked at each other in blank dismay 。

  “那,今天就到这了?BOSS一定研究对策去了,我们要相信他,他可是宇宙第一聪明人。”卢瑟的忠诚小弟、秘密会社的Chief Manager 计算家挤出个笑脸,对众人道。

  “喂,浮士德,是我,塔利亚。”

  塔利亚刚下线,立即又掏出天朝某花手机,联系上浮士德。

  “有什么事?”浮士德疑惑道。

  “你现在依旧在用魔array 模拟电子communicator ?”塔利亚问道。

  “一位优秀的魔法Grandmaster 能用魔法解决生活中的一切问题。”浮士德傲然道。

  塔利亚安下心来,“那就好,我马上要和你说的事,不能让计算家知道。那bastard 一直在帮卢瑟监控我们所有人!”

  “你说的事与卢瑟有关?”浮士德奇怪道。

  塔利亚直接道:“你有没有怀疑过,卢瑟并非真卢瑟?他对哈莉奎茵的态度不像卢瑟本人,哈莉奎茵更坚定否认他卢瑟的身份。

  Demoness 哈莉啊,多聪明狡诈的人,绝不会无的放矢。”

  “身份伪装能骗到你们凡人,却绝对骗不过一位优秀的魔法Grandmaster 。”浮士德语气中带着淡淡的得意和轻蔑,“physical body and mortal flesh 的你们,只看到他的皮相,我却读懂了他的灵魂,他就是卢瑟。

  至于Demoness 哈莉,我比你更了解她。

  在任何场合下,都能认真说出对她有利的谎话,是她的本名innate talent ,比荆棘黑涡还要娴熟。”

  塔利亚很想啐他一口,然后挂断电话。

  但她的计划很需要对方的Grandmaster Level 魔力,而且恶棍巨头中也没比他更合适的盟友——他和哈莉奎茵也有一点点交情。

  “浮士德,作为一名活了几百年的优秀老牌Grandmaster ,你应该对如今的局势洞若观火,对吧?”

  浮士德looked thoughtful ,“我和你father 是四百年的old friend ,和卢瑟只是纯粹的利益关系。所以你想说什么,无须顾忌,直接说吧。”

  塔利亚没真把他当成四百年交情的可靠uncle 父。

  他和她老爹之间连利益联系都没有,早年倒是因为LS路泉水的事,双方有过矛盾。

  “不怕uncle 父笑话,我father 这辈子最大耻辱你知道的,就发生在哥谭,在Demoness 哈莉身上。

  那次他本来有胜无败,至少可以全身而退,结果他的盟友背叛了他,因为Demoness 哈莉一句话,一个承诺。”

  浮士德心念急转,很快就明白了她的意思:学习雷霄古的哥谭恶棍盟友,卖掉卢瑟,换取Demoness 哈莉的特赦。

  “我们还是得给卢瑟一个机会,先盯着他不动手,看他能否力try to turn the tides 。”

  浮士德语气复杂又真心诚意地说:“这么多年,我们超级恶棍饱受各方欺凌,是他组建的秘密会社,让我们扬眉吐气,活得像个人。

  也是他巧施计谋,带领我们接连战胜正义协会、自由斗士、正义联盟.几乎打遍天下超级英雄无敌手。

  若非碰到宇宙重启的意外,我们还能继续赢下去。

  唉,他是不是真卢瑟,又有什么区别呢?

  我们需要的是胜利,是利益,谁能带给我们大好处,别说叫他一声‘卢瑟老大’,喊他‘father ’都可以。”

  “你觉得我愿意向Demoness 哈莉妥协?”塔利亚苦涩道:“如果能一直赢下去,我绝对一直对卢瑟忠心耿耿,比对我老爹还忠诚。”

  哥谭,阿卡姆岛,大房地产商科波特旗下的“银河War God 大酒店”,三楼总统套房。

  “造物主,监视者?回应我!”

  卢瑟坐在办公椅上,头戴一个镶嵌很多multi-colored “小灯泡”的古怪金属头盔。

  一波波Spiritual Will 扩散到新诞生的dc多元宇宙。

  如果大超或百特曼看到他的“脑波仪”,会立即想到亚历山大肯特在监视者卫星上使用的“能量转移器”。

  监视者死亡后,亚历山大曾通过它,把先知的力量传递给多元宇宙内的调音叉,要将那些宇宙带离万天仪,前往冥宇宙。

  此时,他又重造了“能量转移器”,并通过它与新诞生的多元Universe Source 沟通。

  “玛尔·诺乌,回答我,不要装死!当初我得到你的全部记忆,自然也知道你的全部秘密。

  多元宇宙重启之时,就是你们复活之日。

  多元已然重启,你们也必然复活,至少拥有和我对话的意识。

  现在我需要你的帮助。

  你比我更明白,如果哈莉奎茵掌握多元宇宙的权柄,会发生什么事。

  你还需要我。”

  玛尔诺乌是监视者的名字,就像反监大王的真名为“莫比乌斯”,只不过他们的真名比地狱Demon King 的还罕为人知。

  哈莉就不知道。

  “玛尔·诺乌已经死了。”

  好一会儿,终于有人回应了卢瑟。

  不是一个人,而是一群人,很多个声音混合在一起,有男有女,有老有少,好几十个。

  卢瑟愣了一会儿,惊疑道:“你们都是监视者?”

  “我们发现一个监视者无法管理整个万天仪,所以我们在复活时分裂了51个,每个单体宇宙都有一位管理员。”监视者们说道。

  “51个?现在不是有52个宇宙吗?”卢瑟奇怪道。

  51个监视者同时陷入沉默,好一会儿才有个middle-aged man 的声音说道:“时机未到,‘它’还未成熟。”

  卢瑟心里想着更重要的事,也没深究“时机”的问题,直接道:“我需要力量对付哈莉奎茵,我会帮你们夺取多元宇宙的权柄,给我更多的力量。”

  “你做不到,当哈莉奎茵握住创世之手的时候,天命已定,再无人能与她争锋。”监视者们叹息道。

  “是我开启的多元宇宙,宇宙调音叉倒塌之前,万天仪51个宇宙已经在我的主导下成型,我至少有50%以上的权柄,我才是真正的天命。”卢瑟loudly said 。

  “你曾经拥有天命,现在你天命已失。”监视者道。

  卢瑟怔了怔,excitedly said :“impossible ,当初在监视者卫星,你亲自对我说的,我生就Destiny Physique ,身体是多元宇宙内最佳的‘天命载体’。

  只要我活着,我永远被命运眷顾,也永远承担执行多元宇宙意志的使命。”

  “亚历山大,接受现实吧。我明白你现在的处境不太好,你可以先找个地方躲起来,隐姓埋名、静心休养,未来可能还有你再次崛起的机会。”有个女监视者安慰他道。

  “我不用躲藏!”卢瑟愤怒叫了一声,又立即恢复冷静,说道:“新诞生的多元宇宙中,我有超越哈莉奎茵的权柄。

  只要给我足够的正物质能量来驱动它,哈莉奎茵也奈何不得我。”

  一个年老的监视者indifferently said :“你一分权柄也无!你驱动调音叉的造物之力皆来自监视者,所得权柄全归我们。

  那些权柄就是我们在未来管理多元宇宙的凭据。”

  卢瑟呆了呆,“你们这是什么意思?剥夺了我的权柄,又不给我力量”

  “你永远都是我们的child ,这点不会变。只不过现在大局已定,你只能隐忍等待。”

  卢瑟面色数变,“那你们送我回英雄天堂,我要离开主宇宙。”

  “只怕不行,英雄天堂此时已被哈莉奎茵盯上。”

  “阻止她。”

  “把权柄比喻成钞票,它用一点少一点。英雄天堂对我们没什么用,让她把权柄浪费在不重要的事物上,对我们有好处。”监视者道。

  “哪怕为了我,那点权柄也不值得付出?”卢瑟神色阴沉道。

  “为了多元宇宙的大局,你稍微忍耐一下,英雄天堂又不是你唯一的去处?”监视者淡漠地说。

  卢瑟咬了咬牙,“那行,给我任意穿行parallel universe 的力量,我去别的宇宙。”

  “不行,新多元宇宙禁止时空穿越。”

  “为什么?”

  “为了宇宙的稳定,所有跨维度旅行者,皆是监视者追捕的罪犯,这是多元宇宙的法律,是规则唔,是哈莉奎茵浪费大半权柄制定的规矩。”

  “她制定这条规则做什么?”卢瑟惊疑道。

  “not quite clear 。”

  “你们总不能让我在主宇宙等死吧?”卢瑟气愤又无奈。

  早知道现在这种结果,他说什么也不会把体内仅剩的那些“造物之力”给小超人。

  小超人那bastard 一事无成不说,还浪费了他最后的底牌。

  “主宇宙那么大,以你的聪明才智,肯定能轻易找到安身之所,甚至活得比在英雄天堂更逍遥自在。”

  “法克!”卢瑟看着窗外茫茫夜景,心中一片迷茫。

  他明白,自己被监视者抛弃了。

  ——法克,法克,法克!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