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Am Going To Have A Fight With Superman Chapter 1299

  第1299章 结束

  萨达斯难以接受这样的现实。

  他堂堂银河第一文明的Number One Person ,耗费了宝贵的生命来向创世之手祈愿,得到的赐福即便不能称霸宇宙,至少也该让兰恩盖压银河系吧?

  结果他收到的回报仅仅只一个便池。

  is it possible that 银河第一文明的Number One Person 的生命,就值一座便池?

  周围其他文明的代表本该大声嘲笑。

  可这回儿他们心中的难堪不比萨达斯心中的难过少。

  错把粪池当做生命之池、还相互争抢的经历,将成为他们永生难以忘怀的黑历史。

  偏偏这段历史还没发隐瞒,大家都看到了。

  “当初我从反监old thief 那儿夺到equivalent to 多元宇宙一半的能量,结果呢?我只许愿了一部‘武Divine King 传’。

  与我的超低回报相比,你这次够可以了。”哈莉忍着笑安慰old man 道。

  “不止吧?你最大的愿望是‘诸神凋零’,无数神魔因此scattered ashes and dispersed smoke ,或陷入沉寂。

  影响力之广,超越了八大Divine Domain 。

  物质界也有众多文明突然失去信仰神,或者信仰被扭曲。”欧米伽战队的一位法师英雄说道。

  “你只知其一,不知其二。‘诸神凋零’的历史中,我压根没得到多少好处,反而贻害深远。”哈莉叹息道。

  “诸神失去的信仰都归了天堂,天堂获利最大,‘诸神凋零’其实是上帝的祈愿.”那位英雄looked thoughtful 。

  哈莉没nodded 也没反驳,只神色肃穆道:“谁拿好处,谁付出代价。

  我得到的好处,伱们都知道。

  与我付出的反物质本源比,效率之低下,肯定超越了萨达斯阁下。”

  “可我的愿望不是粪池啊!”萨达斯哀嚎道。

  “其实你仔细想想,也不是不能理解。你想要兰恩,粪池在兰恩星上;你想要死去的兰恩军人全部活过来,他们的大便难道不是他们曾经的一部分?”哈莉解释道。

  萨达斯目瞪口呆。

  其他人也表情扭曲。

  “称霸宇宙呢?”有人问。

  哈莉扫视众人一圈,反问道:“就在刚才过去的十几分钟,你们不都认为,得到它就能称霸宇宙吗?

  还赐予它‘欧米伽之池’、‘生命之池’、‘喝一口strong as an ox 、智慧如海的圣杯’等牛批到称霸宇宙的名字。

  至少在那一刻,在你们的认知中,它拥有称霸strength of Universe 。

  相比整个多元宇宙,萨达斯的生命渺小了亿万倍。

  自然的,创世之手回应的赐福也只有真正愿望的亿万分之一。

  合情合理,童叟无欺。”

  众人竟无言以对,细想一下,甚至觉得她的话有一定道理。

  “童叟无欺?你觉得我的命只值一个粪池?”萨达斯哆嗦着身子癫狂大叫:“我不接受!如果你当初和我说明会有这种结果,我绝不会这么做。”

  “哈莉当初明确说了,她没握住创世之手,也不确定结果,大家都听到了。”黛娜不满道。

  “我们当初参与能量供应计划,只是抱着快速完成重启、避免银河系被创世之手吞噬的目的。”欧米伽英雄战队的Captain 泰虎说道。

  “而且大家都没事,就你一个人失去life force ,只能说明你贪心,能怪谁呢?”

  “换在别的时候,哪怕你献出全部生命,也无法凭空创造一枚原子。现在你以trifling several decades 的凡人lifespan ,做到只有创世divine ability 做到的‘凭空造物’,虽死无憾啦。”

  “说实话,对多元宇宙而言,你的性命和beggar 的命没区别,真就只值一座粪坑。”

  听着周围人的风言冷语,看着他们脸上的极尽之嘲讽,萨达斯只觉一股怨愤从钢门直冲头顶。

  “puchi !”他喷了出来,是夹杂怨愤的鲜血,然后一阵天旋地转,耳边的声音越来越远,他被永恒冰冷的黑暗淹没。

  “father ,father ,不~~”

  阿莱娜抱着father 的尸体,发出悲痛欲绝的哀嚎。

  银河第一文明的Number One Person ,直接嗝屁了。

  “哈莉,人刚死不算死,还能极限抢救,求求你了,帮帮他。”兰恩人的Earth 女婿哀求道。

  哈莉frowned :“你老岳父不是死于意外,他阳寿早已耗尽。说白了,他是老死的,吐血只是表象,根本原因还是lifespan 到了终点,没法救。”

  持续多日的兰恩-塞纳冈之战已经死亡太多人,萨达斯的死放在往日能震动银河,现在嘛大家围着他的尸体pointing fingers 几句,就围上哈莉,无比热情地邀请她去各自的planet 做客。

  等哈莉表示“这些天事太多,此时已然心神俱疲”,好几个非银河系的文明竟向她表示,他们的河系也需要“银河上将”。

  原因很简单,首先,哈莉很牛掰。

  他们早听说过哈莉在无限Earth 危机中的光辉事迹,但那都是道听途说,今日亲自见证创世之手的伟大力量,又看到她用自己的“小手”握住它

  尤其是亲自经历了重启过程,他们已把“能与创世神交锋”的她当成“Divine Immortal ”。

  既然她这么牛掰,当然有结交的必要。

  其次,她对“银河上将”这个职业有一定的责任心。

  与亚历山大·肯特一直担心哈莉抢夺多元重启的控制权不同,她起初极为珍惜自己的Bloodline Power ,又对多元宇宙没什么渴求(早前还没‘疯哈莉占领多元宇宙’计划),因此不太乐意触碰创世之手。

  是他们主动提出做她的能量电池,才打动她。

  很显然,她不是那种无私奉献的英雄,但她也对得起“银河上将”的身份——她的付出远高于从这个身份中得到的好处。

  最后,她对盟友、朋友很大方。

  之前的零时危机,这次的多元重启,她都给了所有盟友向创世之手祈愿的机会。

  虽然不是谁都有资格消受这机会,但至少她表明了愿意分享的态度。

  解决危机的能力特强、有一定责任心、索取的回报几乎为零,还愿意分享创世之机,这种“银河上将”,多元宇宙百亿年来,也就她一个,他们为什么不要?

  “巨蝎星系愿意请您做个‘巨蝎上将’,奎茵小姐,你意下如何?”

  “唔,到我们海胆星系做‘海胆上将’吧,我们克顿文明能立即授予您正式的上将勋章。”

  “织女星系就在银河系边上,要不‘银河上将’把织女星系也兼管了吧。以后再有波及宇宙的危机,只要银河上将下令,我们赛昂人一定鼎力支持。”

  面对众高等文明代表的殷勤,哈莉只神色平静地摆摆手,道:“宇宙太多Star River ,那么多‘xx上将’听得我头晕。

  也不用叫‘上将’了,直接称呼我‘天堂War God ’。

  只需在你们的首都planet 建立一座‘War God Cult 堂’,今后在遇到宇宙级的危机,都可以找我。”

  Earth 超级英雄本以为这种公然传播信仰的行为,会受到高等文明代表的抵制,至少会表现出迟疑。

  可哈莉tone barely fell ,他们便兴冲冲nodded 同意,表示回去后一定建不止一座教堂。

  “如果Earth 方面同意,我们可以派人到Earth 参加‘神父培训’。”赛昂超能战队的代表说道。

  “可以。”哈莉笑着应下。

  “你到外planet 修教堂做什么?外星人都不是伊甸园的子民。”回去的路上,黛娜疑惑道。

  商量好“War God Cult 堂”的事,众人便分道扬镳,各回各家。

  只有几个绿灯侠受亚当奇侠邀请,留在北极星系处理兰恩-塞纳冈战争留下的烂摊子。

  鹰侠鹰女也没回Earth ,他们打算帮塞纳冈人完成初步的重建。

  “修教堂当然是为了捞取信仰力,这次危机中,众多英雄被秘密会社祸害,或者死在调音叉一战中,我还答应过他们,死后去天堂山做草头神。

  一下子多了几十位草头神,我不想办法开拓信仰源,哪来的信仰力为他们重铸信仰神躯?

  另外,这次天堂神降几百万天使,消耗大量上帝之力,不给天之声一些明显的好处,面上过不去啊!”

  paused ,哈莉瞥了眼大超,说道:“至于信仰上帝的问题,Earth 也有不少外星人,他们都很虔诚,死后会去天堂。”

  虽然名字是“War God Cult 堂”,但这种教堂只是在基督之外增添了天堂War God 的Divine Idol ,并非只祭拜天堂War God 。

  只拜天堂War God ,教堂就成了不合规矩的淫祀。相反,加上基督的十字架,她的War God Cult 堂立马变得正规且合法。

  大超严肃道:“既然教堂关乎战死英灵的未来,那这件事就不是哈莉一个人的事。回去后我们制定一套章程,帮助她在宇宙推广信仰。”

  “不用我们帮忙,你看之前那些外星代表,简直欣喜若狂。我都不明白他们为何这么积极,据我所知,很多文明都有自己的primordial 信仰。”神奇女侠道。

  “换成你是外星佬,见到天堂随手就安排几百万天使神降,其它Spiritual God 却没啥反应,主持多元宇宙重启的人还是天堂War God ,你会有什么想法?”哈莉反问道。

  “见到天堂如此强大,不是更应该排斥基督教吗?免得自家Spiritual God 被抢夺了信仰。”黛娜道。

  “如果他们是把信仰看得比利益更重的虔诚牧师,的确有这个可能。可之前‘粪池之争’你也看到了,他们一个个利益熏心,见利忘义,明显有奶就喊娘——”

  大超打断她道:“don’t say this ,他们很多人都来自银河系外,明明可以对创世之手冷漠旁观,却依旧无私地献出自己的能量,绝对是英雄的行径。”

  “我不否认他们的队伍中有英雄,但他们和兰恩-塞纳冈战争中的‘Earth 中保squad ’一样,成分很复杂。

  你不能因为队伍里有黛娜这样的超级英雄,就觉得整支队伍都是英雄,都大公无私、乐于牺牲,其中还有总统——shit,我们把总统和国务卿给忘了。”哈莉一拍脑门,懊恼叫道。

  “对哟,总统先生还被”黛娜表情尴尬又疑惑,“他们到底被谁绑架的,兰恩人还是塞纳冈人?“

  “唔,经过我缜密调查,可以确定,是兰恩-塞纳冈势力之外的第三方恐布份子的所为,为了挑拨我们和两位友邦文明的关系。”哈莉沉吟一番,语气肯定地说。

  “什么时候调查的?”黛娜疑惑道。

  哈莉摆手道:“现在就给兰恩和塞纳冈领导人发信息,将我的话重复一遍,然后请两位Earth 友邦帮忙解救人质。”

  “可你都没说星际恐布份子是谁,是亚历山大·肯特在捣鬼?他们把人藏在哪?”黛娜问了一句,就looked towards 角落里黯然呆坐的老超人。

  老超人沉浸在自己的world 里,压根没听他们讲话。

  大超准备碰他几下,将他唤醒,却被百特曼拉住。

  “就按哈莉说的通知兰恩与塞纳冈人,总统先生很快就会回来。”他说道。

  大超愣了一瞬,主动开启超级大脑,下一瞬就面露恍然之色,“总统是兰恩、塞纳冈其中一方绑架的,现在战争结束,人质也没用了。

  而哈莉又将案子定性为恐布组织的行为,等于向两个文明暗示,只要总统回来,就不再追责唔,她这种随意、轻慢的态度,还极大地降低了两位人质对Earth 的价值。

  即便某些人还持有异样心思,也只能无奈放弃变成包袱的两人。”

  百特曼nodded ,又看着哈莉疑惑道:“之前多元宇宙重启时,萨达斯身上的natural phenomenon 其实远不如两位超人”

  他把两个超人holding head 惨嚎,身体像是相位移动,向all directions 拉出one after another 残影的事说了一遍。

  “我不知道啊。”大超茫然道。

  他碰了碰老超人,问道:“你什么感受?”

  老超人想了想,说道:“身体、灵魂像是被撕裂,无数信息灌入脑海的同时,又有无数信息从脑海中流出。

  但我没察觉,没看到幻象。”

  “哈莉,这是怎么回事?”

  哈莉神色复杂地看了两位超人一眼,道:“因为‘超人’是宇宙的根基。”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