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Am Going To Have A Fight With Superman Chapter 1301

  第1301章 风波

  无限Earth 危机刚结束时,全球媒体蜂拥而动,追着每个英雄进行深度专访,话题的热度持续了将近一年,才被新的危机事件压下。

  这次的多元宇宙重启,对dc宇宙的影响不弱于上次,但overwhelming majority Earth 人都不知道宇宙又重启了。

  媒体们依旧很疯狂,不过他们关注的焦点成了“正联与秘密会社的旷世大战”。

  有消息灵敏的媒体已经知道“北极调音叉之战”,超级英雄和超级恶棍全面开战,他们正在追逐这条新闻。

  等哈莉他们从北极星系归来,立即就有一群记者围了过来。

  一般只有两种情况哈莉才接受采访:要么是需要对外传递一个态度或某条信息,要么是在危机中安抚民众的情绪。

  如今这两个需求她都没有,也就没接受名记们的专访请求。

  但有些人的拜访,她无法拒绝。

  比如阿宝·特斯拉总统的eldest daughter 和老婆,以及瘸腿蓬的老婆与兄弟。

  “你们放心,他们马上就会回来,我保证。”哈莉语气肯定地给出承诺。

  三天后她便兑现承诺。

  亚当奇侠亲自用泽塔光波带着两人回到Earth 白宫。

  接到消息后,哈莉还亲自去见了几人一面。

  失去下三肢和左臂的亚当奇侠,已经在短时间内重获新肢。

  “使用了和钢骨类似的赛博格技术,不过不是Iron Body ,而是用我自己干细胞培植的生物体。

  新肢体中还添加了超能者的RNA基因链条,我现在的身体素质达到正常人类的两倍。”

  先语含得意地介绍了自己的新身体,亚当奇侠又神色扭捏地对哈莉小声道:“但我的身体还有个小问题,或许只有魔法能解决。”

  “什么问题?”

  “我的生殖.”他红着脸,声音更小了,“功能几乎完全消失,仿生肢体没法用,你看”

  哈莉一脸腻歪地退后几步,“这种事别找我,你也开了守户犬,要么自己去寻天之声,要么去正义联盟,找魔法侧的队友。”

  接着她便转向正和家人拥抱抹泪的总统先生,喊道:“阿宝总统,伱现在感觉如何?他们有没有折辱、折磨你?”

  “我很好,好吃好喝,还有电子游戏玩。除了人身自由被限制,几乎和外星旅游没区别。”阿宝爽朗said with a smile 。

  哈莉只稍微打量他一番,就相信他不是在强颜欢笑。

  因为这货竟然还胖了一圈,皮肤也红润有光泽,眼神明亮锐利,身体棒,精神好。

  “既然如此,我先回去了。”她准备告辞。

  “哎,别走呀,你来这一趟,什么话都没说呢。”

  阿宝也不和eldest daughter 相拥而泣了,连忙走过去,将哈莉拉住。

  哈莉道:“该说的已经说了。”

  “你说啥了?”阿宝疑惑道。

  哈莉解释道:“如果他们羞辱或者折磨过你,我便会为你复仇。你可是总统,又是人类文明代表,侮辱你就等于侮辱米国、折辱全人类。

  既然你很好,red light 满面,也没经受折磨,说明他们识情识趣,没把事情做得太过分,我可以安心回去了。”

  阿宝有些感动,现场来了好几个超级英雄,和好几十个米国政客,连前任总统、现在的“臭屁侠”都在现场,但他们没一个提出为他讨还公道。

  “我和瘸腿蓬也不晓得谁是绑架犯,当时我们刚走出电梯,一阵黑风袭来,我们目不能视、耳不能闻、口不可喊,迷迷糊糊失去意识。

  之后几天我们也没见到一个活人,饭菜都由机器装置传送进来。”他叹气道。

  哈莉indifferently said :“不需要知道他们是谁,只要确定你有受辱,我就去地狱逮几个精通诅咒术的恶魔。

  根据你的记忆,以及你身上沾染的他们的气息,让他们not have the will to live and be unable to ask for death 。”

  温馨温暖的白宫客厅,似乎落下一层寒霜,气温陡然降低了十度,喧闹的声音也被冻结。

  尤其是来自五角大楼的那群将军们。

  想到曾经暴毙的卡德摩斯实验员与Chief-In-Charge ,他们军装下的身体微微哆嗦。

  “呃,那倒不至于,我们昨天就被亚当奇侠救了回来。兰恩与塞纳冈政府都派遣代表对我们嘘寒问暖,还送了不少礼物接下来我还打算撮合米国与两大文明正式建交呢,那时我们就是友邦了。”阿宝总统讪讪道。

  瘸腿蓬看了眼哈莉,又很快把目光转向黛娜,抱怨道:“你当时在干什么?为什么不早点来救我们?”

  黛娜连千万人级别的planet 大战都参加了,现在可不会在乎“trifling ”一位国务卿。

  她不客气地shouted :“我们又没闲着,当时战场上changeable situation ,作为中保哪能擅离职守?

  你们之所以被绑架,明显有人打算在关键时刻用你们要挟我和哈莉,要挟Earth 。

  我们反应越大,越表现出对你们重视,你们反而越危险。

  因为Earth impossible 同意他们的要挟。

  达不成目的,你说他们会怎么对待人质?”

  瘸腿蓬很想说:我们可是米国的第一、第二号great character ,为什么你这么坚定地表示不受要挟?

  可这话也只能在心里想。

  他只能继续抱怨:“原本计划好,在兰恩-塞纳冈的战争中随机应变、左右摇摆,为Earth 文明谋取最大利益。

  现在好了,我们制定了那么多计划,连一套也没机会实施。”

  黛娜said with a sneer :“你还有脸说,当时是谁硬要去兰恩星的?

  在塞纳冈难民营动乱爆发后,哈莉立即带着我们离开兰恩,一直待在外太空,避免与两大文明的直接接触。

  你们若obediently and honestly 按照她的要求来,怎么可能被绑走?”

  “不去兰恩星,不与他们交流,怎么为Earth 、为全人类谋取利益?”瘸腿蓬道。

  “你是primordial 人,连秘密视频会议都不懂?而且,你也别说得这么冠冕堂皇,尤其别说为Earth 、为人类。

  你们失踪后,兰恩人详细和我们说明了当时的情况。

  你们大晚上撇开兰恩为你们配备的保镖,悄悄去兰恩红街潇洒到大半夜,才醉醺醺回到兰恩国宾馆,结果被mysterious person 掳走。”

  “嚯~~”黛娜tone barely fell ,现场哗然,几位宇宙名记更是拿出速记本,快速把这段话记录下来。

  “不是你们想的那样。”志在成为“全宇宙最伟大米国总统”的阿宝急了,双手连连挥动,快速解释道:“我们的确去了兰恩红街的夜店,但不是寻欢作乐,而是和塞纳冈的特工秘密会面。

  虽然我们去的是兰恩星,但当时兰恩接收了数以千万计的塞纳冈难民,难民还暗中组建了地下组织。

  组织的领头人在塞纳冈具有很大的话语权。

  既然游走两大文明之间,当然要和双方都有所接触。

  可我们住兰恩人的宾馆,又on the surface 接受他们的招待,无法明目张胆去见塞纳冈人。

  所以我们才伪装成夜店欢客。”

  “如此三心二意,两头下注,双方都得罪了,难怪会被掳走.”露易丝小声whispered 。

  这会儿阿宝总统在她心中的形象,已经从“星战中的不死老兵”,下降到脑子有坑的煞笔。

  国会议长也frowned :“兰恩科技那么发达,又在别人地盘上,你们偷见塞纳冈特使的事,肯定瞒不过他们。”

  ”Ai, 我们也考虑过被发现的可能,但身为外交特使,还有银河上将支持,总该有点特权吧?

  即便被发现,兰恩也该turn a blind eye 。

  理论上讲,即便just and honourable 见塞纳冈代表也不违法。

  谁承想他们这么蛮横不讲理。”阿宝叹息道。

  从一众Earth 人开始说与兰恩有关的“真心话”开始,亚当奇侠就感到不自在。

  这会儿他终于忍不住,大声为兰恩辩驳道:“总统先生,你刚才的话似乎在暗示绑架你的人是兰恩政府。

  这是极为错误的想法,更不该由您说出口。

  是我和鹰侠亲自前往格鲁星系,闯入‘泽国mercenary group ’的营地,把你们救出来的。

  人证物证确凿,是mysterious person 雇佣泽国佣兵绑架的你们。

  泽国佣兵是银河small reputation 的恶棍聚集体,里面有不少兰恩与塞纳冈逃犯,所以能混入兰恩将两位绑架。”

  白宫官员对他直接吼叫总统的行为很不满,正要出言呵斥,阿宝总统却满脸堆笑,不顾众人惊诧莫名的目光,连连鞠躬道歉,“对不起,斯特兰奇阁下,我说错话了。

  其实我at first 就表明了态度——不晓得绑架我的人是谁。

  刚才的话主要是反驳黑金丝雀对我的污蔑。”

  能不恭敬吗?萨达斯死后,阿莱娜继承了father 首席科学家的位子,也即是说,亚当奇侠现在是兰恩人的“王夫”,身份地位比他米国总统高多了。

  黛娜怒了,“什么污蔑?当初调查你们的失踪案时,兰恩人为了向哈莉证明他们不是没做好安保措施,直接送上你们和外星女人鬼混的视频,让我和哈莉哑口无言,再没脸责怪他们护卫不力。”

  “法克,还有视频?我们果然被监视了。”阿宝脸都绿了,“误会,都是误会,为了伪装得更自然逼真,我不得不以朽老之躯,为米国,为Earth 做出巨大牺牲。”

  瞥见边上的瘸腿蓬,他灵机一动,指着自己的国务卿嚷道:“都是他的主意,我本来准备obediently and honestly 待在阿基米德飞艇上,是他要我在兰恩-塞纳冈文明中间增加米国政府的存在感,是他”

  他巴拉巴拉说了一大通,把责任全推在瘸腿蓬身上。

  瘸腿蓬满脸涨红,却一字难言。

  现场有好几位宇宙名记,无论白宫怎么努力,当晚发生的口角还是曝光出来。

  然后全球舆论爆炸了。

  “shit,那可是两个文明间的planet 大战啊,死亡几千万人!如此严肃的时刻,堂堂Earth 文明的代表,居然跑到夜店嗨皮,还因此导致整场战争期间,Earth 外交完全无法进行简直unimaginable 。”

  “千万别说Earth 文明的代表,我们欧洲人不愿被这种货色代表。嗯,我们只愿被黑金丝雀和银河上将代表,她们做得真不错。”

  “别说你们欧洲人,我一个米国人都唾弃他们,他们是人类之耻,米国之蛆。”

  “我就想不通了,两大高等文明间的planet 大战,不比夜店精彩?换成我,我一定时刻守在阿基米德飞艇的驾驶室,一场不漏地看完整场战争。”

  “他们想亲自与外星女郎的战斗。唔,换成我,我也想试试,但得在完成工作之后。人类第一次正式的星际外交,竟以如此荒谬的方式结束,太丢脸。”

  肯特之家。

  露易丝clapped 中的平板,叹道:“现在有总统的丑闻强势霸占全球舆论视线,正义联盟可以趁机好好处理内部问题了。“

  正用浴巾擦头发的克拉克一愣,回头道:“你故意引导舆论?”

  露易丝摇头道:“不算引导,只是说服佩里,压下调音叉之战、正联与会社大战等相关新闻。”

  “你怎么说服佩里的?”克拉克said curiously 。

  “speak frankly ,这些新闻一旦曝光,必然引起民众对‘英雄之罪’、正联分裂的讨论。

  那时超级英雄的压力会非常大。

  本就陷入困境、伤亡惨重的你们,很可能一蹶不振,分崩离析。

  现在压力让白宫承担了,你们有了宝贵的喘息之机话说,你们打算怎么解决那些乱七八糟的矛盾?”

  露易丝揉了揉额头,苦恼道:“我和佩里仔细讨论过正联的情况,以及哈莉的建议。似乎按照她说的,弄个‘英雄分级制度’是最好选择。

  超级英雄可以选择纯粹的光明与正义,也可以选择秉持正义,游走在灰色地带。”

  克拉克古怪一笑,“现在哈莉已经改变主意了,她公开承认自己之前犯了错,还支持我们坚持纯粹的正义。”

  “怎么可能,这不是她的风格。”露易丝满脸难以置信。

  克拉克said resolutely :“因为她的realm 随着视野的提升也提升了一个档次。

  她发现正义联盟是光明宇宙之‘绝对正义’的化身。

  所以,我们有责任保证正义信念的绝对纯粹。

  当我们被选中作为宇宙之基石时,我们便对光明宇宙产生了义务,无论我们怎么想,她怎么想,都不能改变这一现实。”

  “你在说什么,我怎么一句话都听不懂?”露易丝茫然道。

  克拉克瞥了眼她的天堂山平板,屏幕还亮着,能看到“阿宝不配做米国总统”的新闻标题。

  他指着平板上的新闻,道:“民众为何反应这么激烈?如果是ordinary person ,做了他那样的事,会不会被批评?”

  露易丝不解其意,还是说道:“可他不是ordinary person ,他是米国总统,代表米国,还自称代表Earth 和全人类。

  作为first 出访银河高等文明的总统,他有责任维护自己的形象,至少别让Earth 跟着丢脸。”

  “嗯,无论他私下什么性格和习惯,当他手摁《圣经》发下总统誓言,他都必须对这个身份负责。

  正义联盟的超级英雄也一样。

  当我们穿上制服,宣布成为一名超级英雄,也必须对自己的身份负责。

  而我们的责任和义务并非我们自己决定,就像总统不能划定自己的权力和义务的范围。

  总统的责任来自宪法。

  超级英雄的责任也来自法律,多元宇宙的法律,也即是Universe Principle 、本源的意志。”

  露易丝先looked thoughtful ,又疑惑道:“Universe Principle 要求你们绝对正义?听着很玄幻,你们怎么知道的,宇宙能说话?”

  “哈莉握住创世之手时,从Universe Source 意识那聆听到的信息。我们所处宇宙为‘光明多元宇宙’,构成光明多元宇宙的基石之一,就是‘绝对正义’。”

  “其他英雄认同这个‘绝对正义’?正联接下来要怎么做?留给你们的时间不多了。”露易丝问道。

  “先搁置分歧,处理秘密会社。拿下会社的大头目卢瑟和几位巨头后,全体超英大集结,参加哈莉的‘英雄天堂’重建。

  到那时,我希望我们都能纯化心中的正义理念,彻底解决矛盾和问题。”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