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Am Going To Have A Fight With Superman Chapter 1312

  第1312章 第一恶棍?第一背锅侠?

  高科牢其实就是个边长三米不到的绿色立方体。

  从外表看,很像绿灯能量具现的造物。

  但它其实是特殊材料打造的实体建筑。

  哈莉手掌摁在它表面,稍微感应片刻,果然察觉和灯炉同样的气息。

  不过与灯炉提纯、储存绿灯能量不同,它只吸收红太阳光,将之储存在立方体内,制造类似灯炉核心的那种液态能量环境。

  也即是让小超人畅游在红太阳光波压缩的光能海洋中。

  对一个超人而言,那滋味确实酸爽。

  单看这个立方体监狱,哈莉对绿灯Legion 的安排还算满意。

  至少一个及格分。

  “嗡——ka-cha !”立方体的一面裂开一道三指宽的口子,通过它可以看到牢房内部的情景。

  小超人精赤着上半身站在狭小牢房中央,脑袋低垂,脸上带着诡异的笑容,用手指甲在胸口抠出一个血淋淋的“S”。

  看到他的变态表情和行为,哈莉都觉得瘆得慌。

  她默默观察了十分钟,他什么事也不做,就用手指甲一遍又一遍地抠挖胸腹,抠出皮肉,挖出鲜血,始终保持伤口不结痂,不愈合。

  当然,处于红太阳之下,他此时的身体素质连ordinary person 都不如,伤势也难以愈合。

  “他疯了,和简罗琳一样,变成了变态罪犯。”艾薇皱着鼻子,凑到哈莉耳边低声道。

  高科牢隔音效果不错,但被几持续注视,沉浸在人体刺青艺术的小超人还是被惊动。

  他抬起头,透过那道文具盒大小的缝隙,看到外面的哈莉。

  哈莉也察觉到他在抬头,立即把自己脸上的表情调整为aloof and remote 的鄙视与轻蔑。

  小超人立马感受到一股火焰从胸腔升起,几乎喷薄欲出。

  “你们别得意,这间小小监牢关不住我,我早晚能出来。”

  哈莉得承认,她很不喜欢老超人、大超动不动用“child ”称呼小超人,但这货城府与智商之低,确实像个child 。

  这很好,她很满意他在智力方面的童真。

  “我知道你成了反监视者的狗,可你若指望他来救伱,却是打错了算盘。主人不会在意一条败犬的生死。”哈莉下巴微抬,轻蔑地说。

  “狗,你说我是狗”小超人像恶犬一样向窗口扑过来,狰狞着脸咆哮道:“哈莉奎茵,我不是任何人的走狗,我是‘Supreme 小超人’!”

  “hehe ,Supreme ”哈莉眼神和语气更加轻蔑,“自封的‘Supreme ’算什么Supreme ?创世之手事件结束快一个月,我为何现在才来见你?”

  艾薇瞥了她一眼,secretly said in one’s heart :哈莉又开始骗人了。

  “其实我早来了,一直守在边上,in the vicinity 设下埋伏,等反监视者来救你。可惜你似乎联系不上他,他也完全不在乎你的死活。”哈莉摇头叹息,眼角余光却紧盯着小超人的眼睛。

  在她说他联系不上反监大王时,他神色没太激烈的波动。

  说明这货真没办法以Spiritual Fluctuation ,或者其它更奇幻的手段联系反监视者。

  等她说反监大王不在乎他的死活时,他狰狞愤恨的脸上闪过一丝惊慌。

  说明他真把反监大王当成了后手。

  也说明这段时间,被她认为假死的亚历山大·卢瑟并没联系他。

  小卢瑟若能在这种情况下悄然和他联系,那他八成有能力救小超人出来,至少安慰小超人说会救他出来,那小超人也不用担忧,反而会用充满优越感的眼神鄙视她。

  既然如此

  “tsk tsk ,trifling 五十个绿灯侠,以反监视者的能力,还不是随手一击的事?可他连一招之力都懒得浪费,足以说明你在他心中的地位有多卑微。”哈莉摇头晃脑道。

  ——艾薇,认真地警告我“哈莉,你不能粗心大意,即便一张Toilet Paper ,都有它的用处,小超人怎么说也是一位‘超人’,等反监视者需要炮灰时,说不得就会想到他,毕竟救他的代价极低”。

  这话通过精神sound transmission 进入艾薇脑海。

  艾薇愣了一瞬,便表情认真道:“哈莉,你不能.”

  哈莉looked thoughtful ,“你说得对,虽然反监视者看不上他,但找他做擦屁-股纸肯定没问题。

  可惜我的时间很宝贵,无法一直在这守株待兔。毕竟,谁知道反监什么时候找来呢,半年,一年,十年?说不得他不需要厕纸。”

  “ka beng ka beng ~~”小超人使劲gnashing teeth ,双眼几乎breakthrough 红太阳光的虚弱压制,对哈莉的脸蛋喷出热核射线。

  ——盖,用疑惑的表情问我“为什么反监视者看不上他”。

  盖·加德纳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愣在那没反应。

  哈莉只能再次提醒。

  他表情生硬地问道:“哈莉,公平地讲,他实力也不错吧,曾经捶破过反监视者的铠甲,为什么不被反监重视?”

  “不是不重视,是没法重视。”

  哈莉向小超人轻蔑地抬了抬下巴,“这家伙薄情寡义,可能已经忘记自己的血亲之仇。

  但反监不会忘,是他导演了无限Earth 危机,而始源宇宙和那个宇宙的人,比如老肯特夫妻,比如这家伙的女朋友劳瑞,都scattered ashes and dispersed smoke 、the soul flew away and scattered 、尸骨不存.

  这家伙都做了反监的走狗,说明他肯定记不得这血海深仇。

  但反监视者记得,所以他永远只会利用他做炮灰,利用完了一定cut weeds and eliminate the roots ,绝不会信任他。

  原因就像你说的,‘超人’实力都很强,能捶破反监的铠甲。

  换成你是反监,会信任一位与自己有杀父之仇、夺妻之恨且能伤害自己的人?”

  不管原来是什么目的,也不管小超人什么想法,听完哈莉这番分析,盖加德纳竟完全信了:反监不会太重视小超人。

  “我没忘!”小超人激动大叫,“就是为了重启始源宇宙,为了救回我的父母和劳瑞,我才和亚历山大合作,才离开英雄天堂。”

  “可你喊反监视者‘老爹’。”哈莉said with a smile 。

  “胡说。”

  “当初你穿他的铠甲时,一脸洋洋得意,宛若继承Royal Father Legacy 的王Crown Prince 。tsk tsk ,嘴上说不要,心里其实elated 。”哈莉taunted 。

  “你——”小超人快气炸了,两个鼻孔喷出两道白气,像开水壶的壶嘴。

  “我发誓,我会杀了反监视者,然后再将你碎尸万段。”

  哈莉悄然录下这段视频,嘲said with a smile :“我看你还是叫‘Supreme 大话王’吧。”

  说完她就关闭窗口,结束了这次的探监。

  不过小超人无法平静,他还在立方体里大叫大骂、拳打脚踢。

  “你刚刚那么说,有什么目的?”离开高科牢后,盖疑惑道。

  “自己去想。”

  “你在挑拨离间?你确定反监视者会来救他?”盖道。

  “我只确定一点,若反监来人,你的这帮队友一个也活不下来。”哈莉向前方抬了抬下巴。

  那里有一群绿灯侠聚在阿基米德飞艇边交谈。

  看到哈莉过来,他们眼神奇怪地看了她一眼,连招呼都不打,又四散离开。

  “奎茵小姐,结果如何?”蚂蚱灯侠声音中不带一丝情感。

  “嗯,你们做得很好,这里固若金汤,十分安全。我之前的担忧完全是多余的,继续保持。”哈莉笑容温和,语气也非常客气,完全不复初见时的tart and mean 。

  蚂蚱灯侠愣了愣,“你现在要回去了?”

  “嗯,不用送了,你们忙去吧。”

  蚂蚱灯侠只以为她在说实话,在向高科牢的严密安保服软,就带着一抹骄傲的笑意,和同伴一起disappeared 。

  “你为什么这么说?”盖·加德纳跟着进入飞艇,惊疑不定道。

  “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呗?”“

  “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是指对不同人说不一样的话。他们却是同一拨人,你的行为只能算前倨后恭。”加德纳道。

  哈莉摇头道:“你想多了,‘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就是字面意思。刚过来时,我还把他们当活人,现在他们在我眼里和亡灵没任何区别。”

  “呃”加德纳表情扭曲。

  “你也要回Earth ?”哈莉瞥了他一眼,准备启动spaceship 。

  盖·加德纳came back to his senses ,叹道:“我在绿灯Legion 没话语权,又觉得你的担忧很有道理,打算回Earth 找哈尔,让他说服Guardian 增强此地防御。”

  哈莉摁下启动键,spaceship “sou” 的一下消失在这片Star Domain 。

  想到刚才一群绿灯侠在她的飞艇边上眼神鬼祟,她好奇地打开“行车记录仪”,翻看被飞艇前置摄像头录下来的“绿灯密谈”。

  真空环境,只有画面,没有声音。

  “hehe .”看了一会儿,她便冷笑连连。

  “你在看什么?”加德纳unfathomable mystery 道。

  “他们在背后说我坏话。”哈莉道。

  “你怎么知道?”

  “我懂唇语,又精通几千种外星语。”

  “那些混账在说什么?”艾薇愠怒道。

  哈莉said with a smile :“说我实力一般全靠上帝庇佑,说我没信誉,很喜欢偷力量,还擅长使用crafty plots and machinations ,是个阴险狡诈的小人咦,他们重复了好几遍‘Earth 帮’,什么意思??”

  盖加德纳眼神闪烁,表情变得很不自然。

  “你知道不?”哈莉转头问道。

  加德纳迟疑片刻,sighed then said ,said with a bitter smile :“绿灯Legion 内,Earth 灯侠的数量有点多,不少灯侠都对我们有意见。

  尤其是‘迷失者’团体,对哈尔做Corps Head 很不满。

  嗯,迷失者是当初被哈尔收走戒指、留在Universe Starry Sky ,被机械猎人劫走的灯侠。

  前段时间哈尔和凯尔找到机械猎人的老巢,把他们救了回来。”

  艾薇道:“Earth 帮是形容你、斯图尔特、凯尔、哈尔?也才四个而已。”

  加德纳道:“这比例已经非常高了,无数文明几万年也出不了一个灯侠。

  而且翡翠和阿兰(老绿灯)也经常去欧阿。

  他们还知道离子鲨在奎茵庄园,赛琳娜做过离子侠,她女儿是未来预定的灯侠”

  “那些人难道不知道,没有Earth 人,绿灯Legion 早灭亡不知多少次了。”艾薇不忿道。

  “别在意,只少部分人说些无关紧要的闲言碎语罢了。”

  哈莉frowned :“他们对你们成见极深,甚至说‘Earth 帮’是Guardian 的走狗,所以才能得到如今的地位。

  哈尔失职了。

  作为Corps Head ,他没做好Legion 内部的思想工作。

  若是这种时候遇到大危机,绿灯Legion 只怕.”

  “hehe ,哈莉你多虑了,最凶险的多元重启危机也已过去,哪还有什么大危机?”加德纳said with a smile 。

  哈莉也laughed ,没说什么。

  second day 上午,哈莉吃完早饭,陪着小海伦娜练了一会儿拳,正准备跑步去天堂,家里却到来一位预料之中的稀客。

  卢瑟的younger sister 莉娜和mother 卢瑟夫人。

  说她们稀客,是因为她们很少来庄园。

  但哈莉也没感到意外。

  昨晚和大超聊天时,她就听说正联努力了将近一个月,也没把卢瑟救醒。

  正联不顶用,卢瑟母女来找她就不奇怪了。

  “夫人,你什么时候从天堂山回来的?”

  ”Ai, 卢瑟出事后,我就央求艾薇小姐去天堂山,把我接了回来。”卢瑟夫人也无奈。

  她已经在天堂山“吃斋念佛”好几年,自我感觉都快得道升仙了。

  偏偏儿子又犯了事,又犯下不可饶恕的inhuman 大罪。

  这让她在天堂山怎么静得下心来?

  “唔,你们其实不用担心,卢瑟这次又是被冤枉的。”

  随口安慰两母女一句,哈莉忽然愣住了。

  她为什么要说“又”?

  堂堂dc第一超级恶棍,似乎每逢major event 件都沦为背锅侠?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