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Am Going To Have A Fight With Superman Chapter 1313

  第1313章 油炸卢瑟鬼

  “其实,卢瑟的情况,我immediately 就有所了解。”哈莉沉吟着道:“如果能够医疗,哪怕代价很大、要花费不少功勋点,我当时也把他救醒了。”

  这是在说大话。

  若治好卢瑟需要的天堂功勋超过十万,她会假装天之声也无能为力。

  不过,她也不是在装腔作势,明明能花些代价,及时将卢瑟救醒,却故意一直拖着,拖到超级英雄和全球名医束手无策,拖到卢瑟家人焦急地来到她面前哀嚎“请Divine Doctor 出手”。然后她再peaceful 、神态悠然地掏出两枚银针,在众多老医生“啊,这是失传多年的装逼神针”惊呼声中,简单几下把卢瑟救活。

  哈莉当然喜欢装逼,但装逼的前提是不能耽误正事。

  单说及时救醒卢瑟的好处,立即了解“真假卢瑟”的案子,能提供假卢瑟的相关信息,甚至帮忙寻找假卢瑟她也真心实意希望卢瑟早早苏醒。

  even more how 卢瑟勉强算她的gang of scoundrels ,情理上她有帮他的理由。

  “卢瑟是什么情况?竟连奎茵小姐你都不知道怎么治疗。”卢瑟夫人忧惧道。

  在她心中,天堂少君几乎omnipotent ,是个小上帝。

  莉娜也又惊又愁,“医生说他只是脑震荡,只要好生休养,随时都可能自动醒来。”

  哈莉摇头道:“卢瑟的问题不在大脑,而是灵魂。莉娜,你了解你big brother 的‘灵魂数据化’试验吗?”

  莉娜有些尴尬地nodded ,“我没研究过,只从实验数据库中看到一些信息。”

  “卢瑟就像被人抽出灵魂,让灵魂数据化,再把数据顺序打乱,最后将乱码灵魂塞入卢瑟身体。”哈莉解释道。

  “偶买噶,还能这样?”莉娜脸都白了,“他的身体不会对乱码灵魂产生排异现象吗?毕竟乱码就等于那不再是他的灵魂。”

  哈莉深深看了她一眼,这小妞不老实啊,之前还说只看到些灵魂数据化的皮毛信息,这会儿立马就抓住了问题的核心。

  “灵魂数据乱码只是比喻,为了方便伱理解,真实情况比那更复杂。

  那个人的手段非常厉害,技术非常brilliant 。”哈莉叹道。

  莉娜嗄声道:“如果,我是说如果.我们能不能再把卢瑟的灵魂抽出来,先数据化,再重新调整到正确顺序?”

  “你觉得能办到吗?”哈莉反问。

  “能不能找到他原来的灵魂数据备份?我记得无限Earth 危机时,你曾帮他清洗过灵魂中的布莱尼亚克印记。”莉娜问。

  从聊到灵魂数据化的话题开始,老卢瑟夫人就开始听Heavenly Book 。

  什么都听不懂的她,只能一会儿眼巴巴looked towards 女儿,一会儿期待地望向哈莉。

  这会儿她又转移视线,把希冀的目光对准哈莉。

  “你big brother 是什么样的人,你还不了解?他怎么会允许自己的灵魂信息落在别人手里?当时他刚一恢复,就立即打电话索要那些数据。

  我对灵魂数据化的态度唔,你或许不知道,但你big brother 肯定知道。

  我压根没保存他的数据。”

  paused ,哈莉又道:“另外,灵魂数据和基因数据不太一样,灵魂由经历、world 观、记忆等要素构成,它everyday all 在变。

  今日的你不再是昨日的你,就是这么个意思。”

  “难道卢瑟彻底没救了,只能躺在床High Level 死?”莉娜绝望道。

  哈莉再次摇头,“至少在我这还有一种方法,但它太凶险,卢瑟有殒命之危。所以.”

  她扫视母女两一眼,古怪道:“我其实一直在等你们,等你们用尽方法为卢瑟寻找良方,等你们把普通方法都试一遍。

  等你们来找我时,我就把我的‘fight poison with poison ’之法告诉你们。

  作为他的至亲,你们若同意签下免责保证书,我便为他治疗。”

  “这”莉娜先惊讶,接着又迟疑。

  卢瑟mother 很干脆,“什么方法,先说来听听。”

  “杀掉卢瑟。”哈莉道。

  “偶买噶!”两个卢瑟连同边上旁听的艾薇和赛琳娜,都惊呼出声。

  “杀了卢瑟,他的灵魂必然除了天堂War God 、白银城守备,我其实还有个天堂职位——地狱镇守使。

  负责镇守地狱边境,缉拿非法越境者。”

  缉拿越境者其实是她的福利,她的真正工作是保证不再出现“地狱解禁”事件。

  “我是说假如,假如卢瑟的灵魂去地狱,我就能准确地将他锁拿。有些手段无法对活人用,却对灵魂特别有效。”

  “如果卢瑟不去地狱呢?”卢瑟mother 问。

  莉娜一脸无奈地拍了她手背一下。

  作为renowned 的超级恶棍扛把子,怎么能连去地狱的觉悟都没有?

  哈莉said with a smile :“如果去了天堂,那更好,直接升天堂享福得了,不用救了。”

  “喔,去了地狱还能救活?”卢瑟mother 这才反应过来,儿子还在抢救中,而非安排后事。

  “可能救活,也可能一命呜呼,这便是风险。”哈莉道。

  “能不能用魔法手段把灵魂抽出来,对灵魂使用你的治疗手段?”莉娜问。

  “卢瑟之所以陷入‘脑死亡’,是因为他知道一些很重要的秘密,有人不希望秘密曝光。同时也不能杀他,免得他死后灵魂被人寻到。

  他对卢瑟的身体使用了一种非魔法的手段。

  并不一定是抽出灵魂、打乱灵魂基因编码。我之前那么说,只是为了方便你们理解。

  他的手段更brilliant ,接近造物主,但不是魔法。

  那么,我就猜测,既然他不想卢瑟死,是不是代表卢瑟死后,灵魂能摆脱被施加在身体上的手段?”

  莉娜looked thoughtful ,“死亡时的灵魂状态,和活着时抽出的灵魂不一样?死后death ends all one’s troubles ,能摆脱身体的束缚,灵魂更容易清醒过来?”

  哈莉露出满意的微笑,“你愿意试试吗?”

  “是谁对卢瑟使用的这种恶毒手段?”卢瑟mother 气愤道。

  “我也想从卢瑟那听到确切答案。”

  莉娜神色迟疑地looked towards mother 。

  哈莉站起身道:“你们可以慢慢商量,不急。”

  一个小时后,植物人卢瑟被阿基米德飞艇接到“奎茵诊所”治疗。

  陪同义警为绿箭侠奥利弗。

  正联一直在“保护”卢瑟,今天轮到奥利弗值班。

  等卢瑟被抬上手术台,哈莉用黄灯能量具现一柄细长的手术刀,也不打麻醉,或者消毒,对准他的心口轻轻一插。

  “嗤——”鲜血飙射半米高。

  手术台和地板溅了一瓢鲜红,哈莉身上却滴血不染。

  “扑通扑通.”卢瑟的身体抽搐几下便没有了气息。

  边上一边吸奶茶,一边等待见证哈莉神奇医术的奥利弗惊呆了。

  ”pa ta ~”奶茶杯子掉在地上,他扭曲着脸向手术台扑去,嘴上大叫:“哈莉,你在做什么?住手——”

  “你在做什么?住手!”他刚一动作,边上两个女卢瑟便慌忙将他拉住。

  “你们——”奥利弗难以置信地看着她们,“哈莉做了什么,你们没看到吗?”

  “她在救卢瑟,别打扰她。”母女两个异口同声,严肃说道。

  奥利弗在她俩脸上扫了一圈,心中立即想到“豪门家的那点破事儿”。

  莫非要争夺遗产?

  不对,哈莉不至于参合那种破事儿。

  他冷静下来,不再前冲,仔细打量手术台手术室在客厅边上的一间小会客室,手术台就一张长有一米八的樱桃木书桌,十分简陋。

  但他很快pupil shrink ,表情变得惊愕。

  “卢瑟的血”他揉了揉眼睛,卢瑟的血还是深灰色,鲜血忽然从鲜红变成深灰色。

  接着更让他惊奇的事发生了,以卢瑟的伤口为中心,灰白与衰败犹如霉菌,迅速向all directions 蔓延。

  卢瑟的身体好似腐朽了几百天,樱桃木桌板像墓穴里刨出来的棺材板,地板和墙面凝结出灰色的霜花

  “整间房子都被拉入阴影界了。”奥利弗恍然。

  然后他看到了另一个卢瑟,complexion pale 似鬼,双眼黯淡无光。

  呆呆傻傻、行动迟缓像个zombie 。

  “啊,卢瑟?!”两个女卢瑟惊呼。

  “这是卢瑟的亡灵,他果然要去地狱,正被我用‘地狱镇守’的权柄扣押在地狱外围。

  你们不要乱叫,但可以大声喊他的名字。

  至亲之人的叫声,或许能唤醒他沉睡的心灵。”哈莉低shouted 。

  奥利弗看到她一边说话,一边闪电般抽出silver 忏悔棒,一棒子敲在亡灵卢瑟头上。

  “bang! ”奥利弗觉得自己听到一声闷响。

  亡灵卢瑟表情一阵扭曲,却闷不吭声。

  “卢瑟,卢瑟,你回来!”

  “big brother ,卢瑟,快快醒来。”

  两个女卢瑟都在撕心裂肺地叫。

  “卢瑟,卢瑟,你快回来。”他也跟着叫。

  苏醒过来就没法再赖医院,接受审然后就能送到史崔克岛监狱永久监禁了。

  “bang bang bang! ”忏悔棒如雨点般落下,终于,亡灵卢瑟嘴巴里喷出一口黑气,惨叫道:“妈呀,好痛!”

  “卢瑟!”卢瑟mother 立即叫喊:“我在这儿,你清醒了不?”

  亡灵卢瑟只扭曲着脸叫痛,没有回应她们。

  “他怎么不理我?”卢瑟mother 紧张道。

  “继续叫,不要停。”

  可之后任由两个卢瑟女怎么叫唤、哈莉怎么捶打,他都一个德行,神情迷茫地叫痛。

  哈莉额头开始爬上几滴汗水,要遭!死亡治疗法貌似失败了,她“哈莉Divine Doctor ,无病不医”的名声也将跟着完蛋,再没法装逼.

  “不行,决不能失败。”她眼中闪过决断之色,“各位,接下来要进入正题了,场面可能过于血腥残暴,心理承受能力弱的人不适合观看,你们要不要回避一下?”

  “什么,现在还没进入正题?卢瑟已经死了,还能更残暴?”卢瑟mother 惊呼。

  “哈莉,你确定是在救人?”奥利弗叫道。

  哈莉没看他们两个,只把目光对准最能跟上她思路的“聪明的莉娜”。

  “死亡医疗法的原理其实很简单,现在卢瑟的灵魂全是乱码,我们使用正常手段难以将他救醒。

  如果让卢瑟死亡,就可以借助地狱的力量对他‘灵魂格式化’,恢复出场设置。

  就像植物人、老年痴呆症患者,生前记忆丢失、智力下降、精力枯竭、Spiritual Fluctuation 几乎拉平成一条直线。

  可等他们死后去了天堂或地狱,立即恢复全部记忆,甚至包括他们脑瘫时的经历。

  清晰如掌中观纹。

  精神头和智力也达到青壮年时期的Peak ,几乎处于最完美的状态。

  是什么力量让他们发生如此大的变化?

  上帝!

  天堂是圣洁灵魂的归属。

  地狱是上帝为堕落之人搭建的通往天堂的阶梯。

  如果卢瑟始终这样无痛无觉、麻木不仁、无法思考,显然无法在地狱的酷刑中自我救赎,这不符合上帝的设定。

  所以,凡是踏足地狱或天堂之人,都会受到mysterious 规则的影响,让他恢复清醒。

  equivalent to 把中病毒的电脑恢复出厂设置,一切bug、木马皆被格式化。

  而我治疗卢瑟的方法,便是基于这一原理。”

  别说“聪明的莉娜”,连奥利弗都听懂她的意思,并in the heart inwardly shouted “精彩”。

  哈莉能不能成功,他不知道,但他可以确定,利用地狱格式spirit transformation 魂的技巧救人,绝对是肯尼迪座敞篷车——脑洞大开。

  一般人压根想不到,也不敢想。

  “可卢瑟现在不是死了吗,还要怎么做?”莉娜疑惑道。

  “我把他的灵魂拦在Gates of Hell 外,他只死了一半,没死透。”哈莉道。

  奥利弗立即想到“Divine Doctor 哈莉”在医疗上的一句名言:只要灵魂不进地狱,人就没死,可以极限抢救。

  她也确实救活过很多刚死之人。

  “现在我要把他送入Gates of Hell ,让地狱规则格式化他的灵魂。”哈莉接着道。

  “可是,送到地狱后还能回来吗?”奥利弗惊疑道。

  哈莉看着两个卢瑟女,道:“若没半点风险,我何必让家属签订‘免责声明’?”

  卢瑟mother 还有些犹豫。

  莉娜看了一眼“手术台”上凉透了的卢瑟尸体,事到如今,她们还能怎么办?

  哪怕是手术做到一半,黑心医生要强行收红包,家属也一定会给。

  even more how “Divine Doctor 哈莉”之前确实把风险告诉她们了,也没索要红包。

  “哈莉,卢瑟交给你了,无论结局如何,我们都欠你一份情。”

  哈莉nodded ,问道:“你们要不要避开?”

  “接下来会发生什么?”莉娜咽了口唾沫问道。

  哈莉歪头想了想,“大概,油炸鬼?以卢瑟的罪孽,Blade Mountain 油锅肯定少不了。”

  “油炸卢瑟?”奥利弗eyes shined ,这道菜似乎很合他胃口,他肯定不会走了。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