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Am Going To Have A Fight With Superman Chapter 1317

  “哈莉,今后别再使用‘死亡医疗法’了。”

  在天堂大门口,哈莉被光头黑妹扎乌列拦了下来。

  “这么快你就知道了?”哈莉有些惊讶。

  “你闹出那么大动静,足足四十三位地府神魔被你拉去做小工,ninth layer 地狱的运转都因此变得不顺畅。除了聋子blind ,还有谁不知道?”扎乌列道。

  “身为地狱镇守使,地狱公务员中的一把手,我邀请同僚搞团建,增加友情和团队活力,有什么问题?”哈莉said with a smile 。

  “你利用地狱规则漏洞,帮卢瑟恢复清醒的行为,是在公然挑衅上帝威严。”扎乌列严肃道。

  哈莉眼睛spinning 转了一圈,问道:“这是上帝哥的意思,还是你自己的想法?”

  “有区别吗?”

  “我觉得对的不一定是对的,你觉得对的也不一定是对的,但上帝Old Brother 无论说什么,都绝对是对的。”哈莉严肃道。

  扎乌列犹豫片刻,张嘴正要说什么,哈莉又抬手打断,道:“我明白了,今后不再使用‘死亡治疗法’。

  亚历山大·卢瑟对卢瑟使用了监视者的造物之力,从根源上摧毁他的记忆和人格。

  除了借助上帝哥的力量,我再找不到second 方法。

  所以说,‘死亡疗法’不是亵渎上帝哥的威严,反而从侧面证明上帝哥的伟大。

  只借用她的皮毛之力,就搞定了造物主之患。

  当然,卢瑟这次属于特殊情况,下次也没机会用到这种疗法了。”

  “你”扎乌列盯着她看了一会儿,sighed then said 道:“算了,你明白就好。”

  哈莉反而不急着去白银城了,拉着扎乌列坐在门口的一块大岩石上,准备和她促膝长谈。

  她这趟来天堂,一个目的就是打听与幽灵、多元重启有关的消息。

  本来准备去找天使议长拉斐尔,那货权柄不如大君米迦勒,但肯定也知道不少内幕。

  但这会儿老扎向她透露了一条很重要的隐秘信息:黑妹天使刚见过小狗上帝!

  “幽灵现在怎么样了?”她问道。

  “她很好,陌客已经找到一位合格的宿主,复仇之灵马上就能重新归位。”扎乌列道。

  “新宿主是谁?”哈莉said curiously 。

  扎乌列深深看了她一眼,“正式归位前,不能告诉你。”

  哈莉laughed ,道:“我能不能推荐一个人,哥谭第一正义警察,吉姆戈登。

  他为了成为幽灵,已进行了长达一年半的练习生训练,每时每刻都以幽灵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

  虽然他是我的‘神之spokesperson ’,但践行的理念却是‘上帝驱魔法’。

  以上帝之名,弘扬上帝之法理。”

  “你去找陌客,和我说没用。”扎乌列道。

  “可谁都知道,你和上帝哥关系不错,只有你能经常见到她。作为我的好朋友,why not 愿帮我走关系?”哈莉said with displeasure 。…

  “我是你的好友,更是主的仆人。别的事情不用你说,我都会力所能及地帮忙,但主的安排我无力干涉,也不愿违背。”扎乌列严肃道。

  哈莉白了她一眼,又问道:“上帝哥对天蚀有什么安排?总不能留着她继续威胁人间吧?”

  “这个你可以放心,等幽灵归位,天蚀就是她的责任了。”

  “这叫我如何放心?”哈莉叫了起来,“幽灵出了名的不靠谱,大家都知道。”

  “这次幽灵换宿主后,一定会非常靠谱。”扎乌列认真道。

  哈莉indifferent expression ,“天蚀和天堂是什么关系?”

  “这”扎乌列眼神闪烁,神色犹豫。

  哈莉不满道:“请你在上帝哥那说人情,你不愿意。现在只是问个问题,你有什么为难的?”

  扎乌列叹道:“你既然都这样问了,肯定猜到了什么,也明白答桉关乎主的隐秘。”

  “你的意思是,堂堂上帝,还有不得对人言的龌龊过去?”

  扎乌列瞪了她一眼,“天蚀是前一任‘上帝之怒’。”

  “前任上帝之怒.”哈莉有点小惊讶,“我还以为天蚀和幽灵是同僚,哼哈二将,羁绊深厚,最终因为狗屁倒灶的烂事儿决裂。

  didn’t expect 她们竟是前任与现任。”

  怒是一种情绪,但这种情绪有很多种细微变化,产生愤怒的原因更多不胜数。

  幽灵这位“上帝之怒”,是正义对邪恶、公正对不公、仁慈对残暴的复仇之怒。

  幽灵的本质是复仇之灵,是上帝教义中复仇的具现,是路见不平一声吼的那个“怒”。

  那蚀主呢?

  哈莉已经知道她是负面情绪的总集合体。

  她的气息甚至能让她灵魂中的幻人失控暴动。

  只要心中存在负面思想的人,都会被蚀主操控。

  所以,蚀主这位前任“上帝之怒”,八成是无能狂怒、fly into a rage out of humiliation 、暴躁易怒、无名之怒.全因为负面情绪带来的怒火。

  咦,蚀主是负能量的怒,后来的幽灵则是正能量的怒,这一正一负,One Yin One Yang .**,这就是上帝处理幻人的方法?!

  哈莉恍然间似乎明白了什么。

  对自己未来的法师之路,也拨开云雾,看到一丝模湖的通天大道。

  “哈莉,哈莉,你在发什么呆?”

  好一会儿没得到哈莉的回应,扎乌列奇怪地推了她几下。

  “上帝之怒怎么堕入灵薄狱底层,成了至恶至邪的魔物?”哈莉问道。

  “幽灵存在的目的,是惩戒恶人,洗刷世间罪恶,向一切制造灾难与死亡的邪恶存在复仇。

  除了没‘复仇之名’,Archangel 拉蒂兹早年的工作几乎和幽灵一模一样。

  嗯,拉蒂兹就是曾经的‘愤怒之灵’。

  都说上帝引发大洪水,毁灭了world 。

  其实这是谬误。

  引发大洪水的是愤怒之灵,主替拉蒂兹承担了全部责任。…

  那件事后,主不再信任拉蒂兹。

  她认为被愤怒驱使的上帝之怒是不合格的。

  于是,主创造了幽灵,以复仇之名驱使愤怒、控制愤怒。

  失去主的宠幸和‘上帝之怒’的荣光,拉蒂兹终于在愤怒中堕落。

  她被幽灵驱逐出天堂”

  扎乌列忽然住口,粗厚的眉毛皱成“W”,盯着哈莉的脸,said with displeasure :“你这是什么表情?在做鬼脸?”

  哈莉揉了揉表情扭曲的脸,强said with a smile :“我in the heart 忏悔,忏悔曾经误会大洪水是上帝哥永远难以清洗的黑历史。

  我又in the heart 赞美,赞美上帝哥真·完美无瑕,身无半点过错和缺陷。”

  ——法克,连大洪水的锅都能threw away 去,还特么装无辜、装伟大

  哈莉心中早早树立的“在使用黑手段方面赶超上帝哥”的信念,动摇了。

  有些事上帝哥做起来行云流水,宛若天成,可她却会有沉重的负罪感。

  比如,她能毫无心理负担地出卖为自己工作多年、为自己背黑锅的拉蒂兹,还顺手就把它从弃子变成另一个棋盘的棋子。

  嗯,哈莉百分百确定,拉蒂兹堕入炼狱(灵薄狱底层),与怨念、邪念的潜意识集合体融合成蚀主,必然是老上帝的另一个“伟大计划”。

  刚背了一个灭世大锅的拉蒂兹,甚至连休息的时间都没有,立即又赶赴下一场“棋局”,太惨了。

  扎乌列不晓得她心中大逆不道的想法,只疑惑地看了她一会儿,就继续道:“那时,幽灵在处置拉蒂兹的时候,也犯下一个大错。你听说过黑暗之心吗?”

  哈莉舔了舔嘴唇,“有所耳闻,那是天启星上特有的宝石,是天启星在多元宇宙制造的悲伤、痛苦与嚎叫的实体具现。

  哪怕强大如Spiritual God ,稍微触碰一下黑暗之心,也会被无尽痛苦与悲伤淹没。”

  ——也不知它是什么滋味,她在知道天启星有这么一种宝贝后,就一直馋它的味道。

  嗯,吃下去后,一定让她的食物防御专长提升一大截的经验。

  扎乌列道:“幽灵太过愤怒,为了惩罚拉蒂兹,竟将她封印在黑暗之心内部,还将宝石丢入炼狱——也即是灵薄狱底层。

  拉蒂兹每时每刻都受到无尽煎熬,最终褪去天使的外形,堕落成如今的蚀主。

  也因此,作为她宿主的天蚀,会格外憎恨幽灵。

  她控制幽灵在魔法界发动大清洗,就是想让幽灵也堕落成魔,失去上帝之怒的身份。”

  哈莉长吁一口气,心里竟对幽灵和蚀主生出些同情。

  辞别扎乌列进了白银城,见过天使议长拉斐尔,哈莉也没得到更多与幽灵、天蚀有关的信息。

  议长甚至不愿透露拉蒂兹的秘辛。

  不过他也给了她一个好消息。

  “恭喜你,经过天使议会各位议员的认真评估、郑重讨论,你因功被选拔为候补议员,赏赐Archangel 之翼一对,并在职位品级上提升到”拉斐尔神色复杂地看了她一眼,“大概从Grade 2 吧。”…

  “hahaha ”哈莉先乐呵一阵,又said curiously :“是为了多元重启的事?”

  拉斐尔眯眼道:“你觉得呢?”

  哈莉挺起胸膛,摇头晃脑地竖起三根手指,“我以为我有三大功劳。

  第一功,我主动握住创世之手,拯救了银河系,自然也就拯救了Earth ,和尹甸园亿absolutely 上帝信徒。

  第二功,我弄出百万天使神降的大场面,震撼了全宇宙的外Old Xing ,天堂威严、上帝信仰,传遍物质界。

  第三功,也是最重要的功劳,上帝之力直接参与多元重启,咱天堂在新多元宇宙拥有更多权柄。

  several millions 神降的天使都耗尽能量,表面上他们把力量都传输给了我,其实我只是个中转站。

  我敢用我的Grade 2 天堂官位发誓,那次我不仅没偷天使一滴能量,反而倒贴了很多。

  如此浩瀚的能量,就是天堂对新多元宇宙的投资。

  我让咱天堂一举成为新宇宙的最大的个人股东,这是泼天大功。”

  她说的是事实。

  最近几年,她一共有三次获取海量能量的机会:第一次,天堂叛乱,她短暂掌控天之声,偷了一万;第二次,阿斯加德被虚无之风抹除,她抢劫了北欧神系除洛基之外所有Spiritual God 的能量,所获Divine Power 超过5000 ;第三次,无限多元宇宙重启,several millions 天使灌入她体内的能量。

  她肯定不止这三次捞取力量的机会,但这三次总量最多。

  第一次她吃饱喝足。

  第二次她也能吃饱喝足,但当时开启了第十Divine Power 防御专长,北欧诸神那弄来的力量把奇迹之力(Divine Power 与虚无之风)提升到Level 8 ,获得90%的Divine Power 攻击免疫,和完全不受信仰backlash 的defensive power 。

  第三次不是她突然洁身自好了,实在是创世之手索取太多,没留下让她贪污的机会,反而倒贴了5000 的Bloodline Power 。

  如今她自身仅剩5000 的Bloodline Power 。

  当然,她既不后悔,也不觉得亏了。

  失去的5000 Bloodline Power 中,大概只200左右投资新多元宇宙。

  她自己做了个小股东。

  剩下的全都经过Universe Source 的“超级杠杆加倍”,分到无限宇宙的无限哈莉身上。

  唯有一点让哈莉心里很不踏实:这多元宇宙重启都快一个月了,为何她还没收到来自parallel universe “哈莉Legion ”的经验?

  “pa pa pa ”拉斐尔轻拍巴掌,嘴上不温不热第赞道:“就你这种见识和觉悟,难怪能在短短几年内,让自己的实力、身份飞速提升。”

  哈莉毫不在意他mystifying 的语气,只神色肃穆,面朝圣音城的方向,在胸口画了个十字,“赞美主,一切都是为了她的荣光,一切都是为了沐浴她的荣光。”

  她这么一本正经地装,拉斐尔也不能说什么,说了就是亵渎。

  “就这样了,你走吧。”他心里不爽,只能挥手赶人。

  “话还没说清楚呢,身为Grade 2 大员、候补议员,我有什么权力和职责?”哈莉道。

  “除了称呼和身份不同,一切照旧。”拉斐尔道。

  paused ,他又道:“而且这次也不止你一个人晋升,除了你,总计还有三十二位主动下界为创世之手奉献力量的天使皆升级为Archangel ,获得候补议员的身份。”

  “唔,又多了几十位Archangel ,很好呀!这是天堂兴旺发达、繁荣昌盛的征兆。”哈莉面上laughed ,心里也在冷笑。

  别说增加32个候补议员,即便把神降的几百万天使全都选进来又如何?

  她需要的是身份和名分。

  从没指望过直接从天使长议会那儿获得权力。

  就像在米国议会,有些议员能指点江山,引领群雄,搅动国际风云。

  可大部分议员平平无奇、平庸无为,别说国际社会,连米国民众都不晓得有这么一号人。

  有了名分,接下来是使用它的手段。

  接下来,且看她的手段!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