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Am Going To Have A Fight With Superman Chapter 1320

  哈莉得意said with a smile :“对一条听话的狗,你的意图是西,就告诉它往西。

  对付一个桀骜不驯、冲动易怒、做事不顾后果只顾爽快、还特别憎恨你的人,你想往西,就得让他以为你想向东。

  赛尼斯托、小超人、反监视者三方组合中,赛尼斯托的黄灯Legion 看似声势浩大,可说上天就是另一个绿灯Legion ,一群clay chickens and pottery dogs 而已。”

  哈尔不乐意了,黑着脸道:“哈莉,你怎么嘲讽黄灯Legion 都没关系,但不要侮辱绿灯Legion 。”

  paused ,他又道:“即便你心里看不起我们,也别当着我这位绿灯之首说这样的话。”

  “好吧,我向你道歉。”

  哈莉接着道:“小超人力量强大,奈何没脑子喔,不对,超人都有‘超级大脑’,但超人的脑子都生锈了。”

  this time 轮到大超不满了。

  不过他只咬了咬牙,没大声争辩。

  “反监实力足够强,脑子也不错,懂得玩crafty plots and machinations ,还拥有‘造物主视角’。

  也即是站在更高维度,俯瞰我们的物质宇宙。

  为什么must 在今天选出正联之首?

  为什么要提议黛娜做话事人?

  为什么让你们之外的其他人都离开?

  所有一切,都是为了避开反监可能的监视。

  有了正联之首,就不用把完整计划告诉更多英雄。

  即便需要其他英雄参与计划,也有正联之首来负责调度。

  让黛娜做英雄之首,首先她在上次无限Earth 危机中名声不显,不会引起反监注意。

  其次,如果被敌人盯上,有武Power of God 保护的她,也不至于被控制心灵,窃取脑海中的机密。

  即便实力不济被敌人掳走,也可以in the heart 向我虔诚祈祷,传递信息,锁定位置。”

  大超frowned :“你说了这么多,就是在强调小超人、赛尼斯托、反监视者三方合作中,反监最危险?这不是显而易见嘛。”

  “既然显而易见,你怎么还疑惑为何我在中威胁小超人去杀赛尼斯托?”

  大超怔了怔,立即启动有些生锈的超级大脑想了一会儿。

  “你给小超人看那段,威胁他不杀赛尼斯托,就把录像交给反监视者。

  小超人担心反监视者看到自己发誓杀他的,却又不愿被你威胁,只能恶向胆边生,去尝试杀掉反监视者?

  你的目标at first 就是反监,因为他威胁最大。”

  哈莉gently nodded ,“根据我的判断,反监视者对小超人几乎没有防范之心。

  他可能已经忘记自己在无限Earth 危机中毁了小超人的家乡,也不认为小超人会为了那么点‘小事’,找自己报仇。

  一方毫无防备,另一方却是力量随意志无限提升的‘Supreme 小超’,很可能出现我们最愿意看到的结果。

  假如小超人做掉反监视者,三方同盟自然土崩瓦解。”…

  “我怎么感觉你的这段来得有点巧。”黛娜不解道:“你去见小超人的时候,为什么会录?”

  “巧什么巧,一切都是安排好的剧本。”哈莉向哈尔抬了抬下巴,“抵达绿灯Legion 的高科牢时,我就预感早晚有一天,绿灯狱警又要团灭,小超人要被反监视者救走。

  所以我故意用他父母与女友的死刺激小超人,让他回忆起对反监视者的血海深仇,然后再用话术逼得他发癫发狂,说出以上那些话。

  等我预感成真,反监视者真的把小超人救走,就可以用这招反间计弄死他们中的一个。”

  黛娜目瞪口呆,“你竟然那么早就安排好一切,太奸诈,太阴险了。”

  哈尔心里很不是滋味,哈莉话里的意思很明显,她在等高科牢附近的灯侠被团灭。

  可没人能指责她,因为她多次警告过绿灯Legion 。

  “哈莉,你确定事情会向你想的方向发展?”大超hesitantly said :“首先,为什么说反监视者对小超人毫无防范?

  其次,为什么小超人不把给反监视者看,然后化解误会?

  为什么他一定会backlash 反监视者?反监视者至少帮了他两次。”

  哈莉澹澹道:“为什么有人抬头看了天空一眼,说明天要下雨,明天就真的下雨了?”

  “你解释一下原因,我们心里也更有底。”大超道。

  “我怎么没解释?这是小超人和反监视者的性格!

  我的一切计划和安排都源自知彼知己。

  你认为这理由不够,只因为你眼中的他们,和我眼中的不一样。

  这要我怎么说服你?

  is it possible that 把他们过去做的每一件事、面对每个选择时的细微反应,统统说一遍,接着对比你的理解,最后再一点点驳斥你的观点?

  无论你们believing or not ,对计划都没影响。

  反正你只负责设计只有‘超人’能听到的声波、电波,哈尔负责将仪器藏在太阳系和欧阿附近。

  黛娜”

  哈莉看了她一眼,“你可以什么也不做,也可以假装正在为‘赛尼斯托Legion ’夙夜忧叹。

  然后大家悄悄等结果。

  成功了,皆大欢喜,失败了也没付出什么代价。

  你们甚至可以在等待期间弄自己的B计划、C计划。”

  同一时间,反物质宇宙,科瓦德星。

  死尸枕藉的烈焰战场。

  赛尼斯托飘浮在残余科瓦德人上方,厉声shouted :“投降者为奴,反抗者死,这是我最后的仁慈。”

  “怖火焚葬,oppose me and perish 。恐惧为源,塞氏威权!”他身后数以千计的黄灯侠齐声呐喊。

  “我们.”科瓦德首领环顾all around ,数以百万的持械者(科瓦德武装)战死,尸体随便抛弃在战场上,流下来的鲜血在低洼处汇聚成一片惨红的湖泊。

  而他身边除了老弱妇孺,再无成建制的部队。

  整个Legion 都在今天的great decisive battle 中被打残,超过七成持械者直接战死,剩下的也惊慌逃窜,有的逃亡反物质宇宙深处,有的则前往正物质宇宙。…

  还有一小部分人说要去找Earth ,找“黄金核弹”哈莉奎茵主持公道。

  想到“科瓦德人民的old friend ”、反监视者的终结者、Earth 人的黄金核弹,科瓦德凄凉绝望的心,稍微恢复一些希望的活力。

  或许可以先委曲求全保住性命,等待黄金核弹能再次将他们从“暴君”手中救出来?

  “我们愿意投降.为奴。”

  “hahaha ,非常好。”

  赛尼斯托瞥了眼身边的小超人,得意大笑。

  “我以为你们早已将科瓦德征服。”

  小超人心中对他的这点“盖世功勋”不屑一顾。

  赛尼斯托摇头道:“征服科瓦德人不难,可他们和物质宇宙也有联系,动手之时就是黄灯Legion 暴露之日。

  前段时间我们一直在积蓄力量,需要隐瞒行迹,低调发展。

  现在Guardian 实力趋于稳定,3600名黄灯侠也凑齐九成,不用再潜伏爪牙忍耐。

  我们才at this time 突袭高科牢,也是这时才开始统一科瓦德planet 。”

  小超人眸光微闪,“Guardian 是反监视者?”

  “他是我们的Sovereign ,是我们的王,你可明白?”赛尼斯托意味深长道。

  “这是你们把我救出高科牢的条件——向反监大王效忠。”小超人垂下眼眸,表情平静地说。

  听到“反监大王”的称呼,赛尼斯托脸上露出满意的微笑,道:“黄灯Legion 彷照绿灯Legion 建造

  我们不仅有中央灯炉和《视差之书》,还有一位真正不朽的至高Guardian 。

  现在科瓦德征服战结束,我带你去见他。”

  反监大王还是蛋壳形状的脑袋,没有脖子,体表覆盖一层金属质地的反物质装甲。

  不过装甲的颜色改为代表黄灯Legion 的yellow 。

  在胸口处,还有黄灯Legion 的灯炉标志。

  “您的使者已经诞生,我的Guardian 。”赛尼斯托来到反监大王身前,态度恭敬地one-knee kneels 地,“我的Legion 也整装待发。”

  小超人表情有些挣扎。

  “杀父仇人。”

  “血海深仇。”

  “反监的走狗,狗!”

  “喊反监老爹’。”

  哈莉的声音和讥嘲的面孔,如同摁下10倍快进的幻灯片,快速在他脑海里滚动。

  他快按捺不住了。

  突然,他的长cloak 被人轻轻扯了一下。

  他侧头看去,是塞尼斯托。

  他冷静下来,现在他需要反监视者的帮助。

  “Guardian ,我愿做您的先锋,突袭Earth ,拿下Demoness 哈莉。”他还是站直身子,但脑袋低了下来。

  反监大王只瞥了他一眼,便又转向赛尼斯托,“时机未到,不拿下凯尔雷纳,你们可能连绿灯Legion 那一关都过不了。”

  “凯尔雷纳?”赛尼斯托疑惑道:“他有什么特殊的?”

  “他是宇宙life force 的化身,想想上一位‘宇宙意志的化身’,你就明白了。”…

  “意志的化身,哈尔乔丹?”

  “不,是时魔,失去天命之后,他才是绿灯侠哈尔乔丹,现在凯尔雷纳还未失去天命。所以,你去想办法先把他搞定,让他没机会再战争的关键时刻出来捣乱。”反监大王道。

  “Guardian ,我要做什么?”小超人问。

  “你?”反监大王随便看了他一眼,道:“戴上黄灯戒指,加入赛尼斯托Legion ,好好训练。”

  “我是超人,不需要灯戒。”小超人梗着脖子叫道。

  “事实证明,哪怕给你至强铠甲,没灯戒的你依旧是个废物,我不养废物。”反监大王不耐烦道。

  小超人面色阴沉,双拳紧握。

  物质宇宙,欧阿。

  “Guardian ,我有要事禀报,我从Earth 带来一位持械者。”

  哈尔乔丹领着一位golden 飞翼头盔的warrior 来到Guardian 之崖,向着上方的Guardian 大喊:“赛尼斯托摧毁了持械者Legion ,科瓦德planet 已经沦陷。”

  好一会儿,上方才传来甘瑟的声音,“让报信的持械者留在原地,你一个人上来。”

  飞上Guardian 之崖,哈尔立即发现气氛有些不对。

  小蓝人聚在一起,围成一个小圈,似乎在为什么事激烈争论。

  随着他的靠近,他们激动的表情依旧难以平复,但都住了口。

  “告诉哈尔吧,听听他的意见。”甘瑟叹道。

  “不能告诉他,你们的担忧原本就是无稽之谈。”有个中分头小蓝人叫道。

  他的话立即引来好几位小蓝人的反驳,“《欧阿之书》上写得perfectly clear ,怎么是无稽之谈?”

  “都住嘴!”甘瑟loudly shouts ,“在绿灯Legion 重建时,我们发过誓,遇事做出大的决定时,至少得向Corps Head 解释清楚缘由。

  even more how 那件事若是真的,当它降临时,我们不仅无法隐瞒,还必须寻求Legion 的帮助。

  你们也不希望因为背誓,失去Legion 成员的信任吧?”

  “甘瑟,我不反对未来将这件事告诉Corps Head 哈尔,但现在我们自己都没讨论出结果。”中分头小蓝人道。

  “可哈尔已经来了。”

  “告诉我,我想知道。”哈尔道。

  小蓝人无奈sighed then said ,不再说话。

  “你想找我们询问Guardian 对赛尼斯托Legion 的态度,对吧?”甘瑟问道。

  哈尔gently nodded ,“现在一切信息都在显示,赛尼斯托正酝酿一场针对欧阿、针对物质宇宙的大阴谋。

  我们不能装作什么都没看见,更不能毫无防备。

  但我发现Guardian 对赛尼斯托Legion 的行动似乎漠不关心。”

  “我给你看一则预言。”甘瑟轻轻一挥袖子,巨大的欧阿之书出现在他们跟前。

  “crash-bang ~~”书本打开,快速翻到内容空白的一页。

  “你看到了什么?”甘瑟问。

  哈尔第一眼看去,什么都没看到。

  但他知道甘瑟不会耍他,更了解《欧阿之书》的特性,书中某些预言类的文字,自然天成,没人书写,but also not 所有人都能看到、能看清楚。

  他聚精会神,调动灯戒内的绿灯能量在自己身体流动。

  渐渐的,他真的看到一个个蝌蚪般游动的字符

  “色光之战,至黑之夜什么意思?”

  “他也看到了。”甘瑟对那些说“无稽之谈”的小蓝人道:“无论真假,至少我们该为此警觉。”

  接着,他又转向哈尔,主动解释道:“我们其实一直在盯着科瓦德planet 。

  因为我们知道反监视者将在那里复活。

  也因此,我们比灯侠更早发现赛尼斯托和黄灯Legion 在暗中发展。

  但我们不能对他们出手,甚至不敢告诉你们。

  原因就是‘至黑之夜’这条预言——代表willpower 的绿灯,代表恐惧的黄灯,代表爱的紫灯,代表愤怒的红灯,代表怜悯的青灯,代表贪婪的橙灯,代表希望的蓝灯,将各自组成自己的Legion ,发起‘色光之战’,也即是不同色灯间的战争,然后‘至黑之夜’在战争中降临,代表死亡的黑灯将会吞噬宇宙内一切生命。”

  看着神色震惊的哈尔,甘瑟叹道:“所以,无数亿年来,我们一直避免让绿灯之外的其它色灯出现。

  所以,我们对赛尼斯托Legion 顾忌重重,担心引发黄灯与绿灯的Legion 之战。

  战争爆发,则代表‘色光之战’开启。

  那么接下来就是至黑之夜的降临,整个宇宙都会被死亡的阴影笼罩。”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