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Am Going To Have A Fight With Superman Chapter 1322

  “半zombie 化,是要把我转化为zombie ?”卢瑟呆了呆,立即拒绝道:“不,不要!zombie 没有脑子,智力底下,我最不能失去的就是宇宙第一的智慧大脑。”

  “若是普通zombie ,我何必和你折腾?直接将你的尸体扔进地狱,风干两天,自然而然就成为行动木讷、脑汁干涸的zombie 。”

  卢瑟道:“我只问一句,你的zombie 能保持几成生前的智慧?”

  “至少110%。”哈莉语气affirmed 。

  “怎么还增加了?”卢瑟惊疑道。

  “不然怎么显出我的brilliant 手段?”

  卢瑟有些心动了。

  只要智商和记忆在,哪怕身体枯萎朽败,他也无奈之下,勉强也能忍受。

  “能不能说明一下原理?”他问道。

  “听过vampire 的传说没?”

  卢瑟道:“vampire 不是传说,这世上真的有vampire 。

  它们经常伪装成人类,在大都会的夜晚四处觅食。

  我甚至在五角大楼接过一笔单子,为暗影局的特工研发针对vampire 的‘银毒子弹’。

  不是简单的白银材质子弹,而是将白银离子化,和一种特殊有机化合物结合,能释放——”

  “行了,我问的不是‘传说中的vampire ’,而是vampire 传说,vampire 怎么来的。”

  “唔,vampire 的始祖是该隐,因为杀掉兄弟亚伯,受到上帝诅咒,成为被光明抛弃的monster 。is it possible that 你要将我转化为vampire ?”卢瑟又纠结起来,“哈莉,你是了解我的,我肩负树立人类真正希望的责任.“

  哈莉嘴角抽搐,正要说话,边上的莉娜先开口劝道:“卢瑟,实在不行了,成为vampire 也不错,既获得immortality 的超能力,还会变得英俊帅气。”

  “如果我愿意,通过基因改造获得长寿不难,而且我本来就长相完美,不需要用vampire 的阴柔气质来装点门面。”卢瑟傲然道。

  哈莉瞥了棺材板一眼,彷佛透过木板看到里面那颗苍白无光的大光头。

  “你可以拒绝vampire bloodline 带来的相貌加成,但你没必要,也没底气强调自己英俊帅气,还完美.”她撇嘴道。

  边上莉娜满脸赞同第nodded ,“卢瑟,即便你是我big brother ,我也得说,你长得很平庸。”

  “我已经连续两次当选被全国女性幻想次数最多的米国男人。”卢瑟严肃道。

  哈莉稍微一回想,便发现Bruce 和赛琳娜结婚一年多了。

  自从结婚以来,Bruce 便离开了各种“高质量男性榜单”,榜首位置被卢瑟和奥利弗·奎恩取代。

  “她们想的只是你的钱。”莉娜无情地吐槽道。

  卢瑟不理睬“没见识的”younger sister ,只向哈莉叫道:“不管是vampire ,还是zombie ,我都不想做。对我而言,人类的身份代表了非同一般的意义。”

  “我举vampire 的例子,只是为了方便你理解。该隐杀弟,违背上帝教义,上帝用自己的Holy Power 诅咒该隐,该隐成为vampire 始祖。”…

  哈莉脸上有细微的兴奋之色一闪而过。

  这种表情在卢瑟身上出现过无数次:在他面对感兴趣的实验材料,即将开始新试验时。

  可惜他躺在棺材里,什么也没看到。

  “你始终无法虔诚地信仰我,无法自给自足提供信仰力净spirit transformation 魂和身体。如果我用自己的Holy Power 诅咒你,你会变成什么?”

  “呃,这就是‘半zombie 化’的理论?”

  卢瑟自认聪明绝顶、思想like a heavenly steed, soaring across the skies ,智商低于210的“凡人”没资格和他谈话,可这回儿他发现自己有些跟不上哈莉的节奏了。

  她脑洞之大,简直unimaginable 。

  先有“死亡治疗法”,连“思路无限广的”精神病人都想不到;接着是“自给自足信仰恢复法”,这个还好,虽然精妙,但比较容易理解;最后就是这“半zombie 化复活术”,他觉得长脑子的碳基生命,都不该把思路往这方向歪。

  “上帝的赐福是上帝之力,上帝的诅咒还是上帝之力。该隐的六倍报,天下闻名,那就是上帝之力的表现。

  我的Divine Power 赐福有净化三宫邪力和地狱印记的特效,我的诅咒同样能排斥‘异种能量’。

  既然你无法得到我的赐福,就让我对你施加诅咒,效果都差不多。

  更重要的是,咱们是朋友,诅咒的内容可以商量着来,或者,你觉得我该如何诅咒你?效果你来选。”

  虽然这想法不该出现在碳基生命身上,但卢瑟也得承认,只要顺着她的思路仔细思考,貌似都特别有道理。

  “要不,你诅咒我因为太聪明,被天下人嫉恨?或者,太帅太完美,被无数女人烦扰得没时间做实验?”卢瑟试探着道。

  莉娜脸皮子抽动,如果这也算诅咒,请给她来一打。

  “你想得真美!”哈莉said ill-humoredly :“绝顶聪明,和完美相貌都是祝福,不是诅咒。”

  “可我真心觉得长得太帅也不是好事,每次我参加宴会,都有一群女人围过来,弄得我都没机会和真正重要的人交谈有意义的话题。”卢瑟认真道。

  “困扰你的不是相貌,是金钱。你若发布声明,卢瑟家族所有财产归于莉娜,你每个月只拿3000美刀工资,你看还有谁围着你。”

  “你刚才还说,诅咒内容由我自己选择。”卢瑟道。

  “你可以随便选,但选择范围仅限于诅咒。”哈莉解释道:“Spiritual God 的诅咒要涉及到‘诅咒法则’,而Universe Rule 已明确将诅咒定义为负面、非利好。

  违背了这一基本原则,就不是诅咒,无法引动多元宇宙诅咒法则。

  就好比你现在想进监狱,我对你说,你随便选一项刑法去触犯,然后就能达到进监狱的目的,选择权在你。

  结果你跑去助人为乐,还埋怨说,明明选择权在你,为什么警察不逮你去监狱。”

  这下卢瑟明白了,问道:“常见的诅咒都有哪些?”…

  “直接点的,身体缺失某个部位,浪漫点的.唔,参考睡美人。狠绝点的,就像该隐那样永堕黑暗、每时每刻承受无尽痛苦。”

  “被诅咒后,我会变成zombie ?”卢瑟又问。

  “半zombie 化只是比喻,其实我也是第一次玩‘Spiritual God 诅咒’,不太熟。不知道你是变成西方人的‘vampire 该隐’,还是东方人的‘zombie 将臣’,但可以肯定,你会发生某种变异,还是初代始祖。”

  “副作用极大,具体风险未知.还不如‘自给自足信仰恢复法’呢。”卢瑟muttered 。

  “我开始就建议你信仰我,问题是你做不到呀。”

  卢瑟probed :“要不,你直接赐予我Divine Power ,让我成为你的神卷者。”

  哈莉冷下脸,澹澹道:“我已经说得很清楚了,我可以和恶棍做朋友,但不能收恶棍做神卷者。

  这关乎Spiritual God 的道路。

  你现在就待在供奉‘天堂War God ’的教堂,难道不知道这种教堂存在的意义?

  假若民众知道Earth 第一恶棍也能代表‘天堂War God ’,还怎么向Divine Idol 提供纯粹的、正向的信仰力?

  天堂War God Transformation 成Evil God ,还怎么去天堂做少君?”

  莉娜笑着打破尴尬,说道:“要不,卢瑟你和睡美人一样,陷入沉睡,等待真爱之吻将你唤醒。

  既浪漫,代价还小,最终却能收获真爱,赚翻了。”

  “如果我一辈子遇不到真爱呢?”卢瑟问。

  “呃,不至于吧.”

  那该多可怜?!

  “活了四十多年,我从不知道什么是真爱。年轻时遇不到,年纪渐长,更加渺茫。

  别说我,换成睡美人本尊,四十岁陷入沉睡,你看她能不能遇到白马Prince 。”卢瑟道。

  莉娜幻想一下四十岁睡美人的模样,一个米国胖大妈往床上一躺,床板吱呀作响,脸上脖子渗出油腻汗水,鼻息间响起“呼噜呼噜”的声音,一位满脸深情的英俊Prince 弯下身,都着嘴巴凑到大妈

  她shivered 灵哆嗦了一下,瞬间觉得不好了,思想中了毒,再回不去了。

  卢瑟也陷入沉思,其实自给自足信仰疗法也有副作用——成为哈莉的信徒。

  这是他无法忍受,也做不到的。

  与做她的虔诚信徒相比,他宁愿身体少个部件,哪怕是最关键的那个。

  “哈莉,你诅咒我永远找不到真爱吧。”卢瑟咬牙道。

  ”Ah!” 莉娜惊呼,自己Old Brother 好狠,虽然真爱渺茫,但彻底放弃,也太绝了吧?

  “OK,永远遇不到真爱,确定了?”

  “确定,我要怎么做?”卢瑟问。

  “你稍微等一等。”哈莉掏出手机,拨通命运Academician 的号码,“喂,肯特,你能不能过来帮我个小忙.什么,纳布正在复活,你走不开?好吧,我去找别人。”

  “喂,沙赞,你死了没?已经复活了,这么快?那麻烦你来一趟.行,这次算我欠你个小人情。”…

  哈莉收起手机,向莉娜laughed ,“你退后几步,离我远点。”

  她自己也走到卢瑟棺材五米外。

  “shazam!”

  “轰隆~~卡察~~”随着她一声大喊,一道thunder 噼在她身前地面,把大理石地板都炸出个半米深的坑洞,碎石乱飞。

  闪电消失,原地出现个wrinkled skin and white hair 、杵着闪电权杖的黑人old man 。

  “thunder 沙赞?!”莉娜惊呼。

  old man 回头看了她一眼。

  莉娜似乎看到两道silver 雷电噼过来,接着双目刺痛,脑袋一闷,几乎晕厥。

  就在她摇摇晃晃将要倒地时,哈莉也看了她一眼。

  “weng weng! ”一圈golden 光膜将她环绕,金膜上还见一行大字:安如磐石,驱邪避魔。

  莉娜立即觉得身体一轻,沉重负担一扫而空。

  “你怎么当着凡人的面summon 我?我等Spiritual God 应当避免现身人前,你不知道?”老沙赞向哈莉抱怨道。

  哈莉向莉娜抬了抬下巴,“她一个普通凡人,还不是超级英雄,不怎么英雄的八卦,在见到你后瞬间叫破你的身份,你还装什么mysterious ?”

  “她知道我的身份,是因为我声名显赫、名声在外。”老沙赞傲然道。

  接着,他又精神sound transmission ,道:“越是如此,越要低调mysterious ,你若表现得像个凡人,凡人就会把你当凡人。你若只有Divine Vestige ,不见神踪,凡人越会敬畏你。”

  “别扯澹了,我找你真的有事。”哈莉走到卢瑟棺材边,right hand turns ,从“War God 辉印”里拿出一本厚厚的古老书籍。

  “帮我瞧瞧,看我有没有弄错魔咒。”

  “《抹大拿之书》?”老沙赞瞥了眼封面,便frowned :“这种黑魔法书籍,对现在的你应该没什么意义了吧?”

  “我要用它救人。”

  “你确定用这本书救人?”老沙赞表情古怪。

  “好吧,我要使用书中的‘Spiritual God 诅咒’,我要诅咒来克斯·卢瑟。”

  接着,哈莉大致把自己的计划说了一遍。

  不出意料,老沙赞惊得差点握不住权杖。

  “你果然是个疯子,‘疯狂哈莉’!我活了几万年,从没见过如此歪门邪道的救人之法。”

  “我的方法有什么问题?”

  老沙赞摇头道:“若有明显的漏洞,只能说明你愚蠢。

  现在我找不出问题,才说你的疯狂。”

  接着他又感慨道:“早年魔法界认为你和约翰·康斯坦丁,有潜力和尼克、扎坦娜并列为‘青年一代第一流人物’时,我还觉得你们不配。

  可十年后的现在,我发现真正在魔法realm 上落后的,反而是最早扬名魔法界的两位天才。

  你的点子虽然疯狂,但魔法本就疯狂无序。

  真正代表magician 水平和潜力的,不是魔力profound ,也不是知识储备,这些都可以靠时间来积累。

  like a heavenly steed, soaring across the skies 的思想,以及将想法化为现实的能力,更能体现法师的魔法造诣。”

  “感谢你的赞美,但现在看看,我的诅咒array 可有问题?人生第一次使用Spiritual God 诅咒,心里没底。”

  老沙赞说话的时候,哈莉已经以卢瑟的棺材为中心,对照书本快速绘制了一套pentagram array 。

  “唔,这里,这里”老沙赞眯眼在array 上指点几下,formation mark 和rune 立即像是有生命般扭动几下,“现在差不多了。”

  “等一等!“卢瑟叫了起来,“哈莉,你把我当实验品吗?之前你甚至不懂Spiritual God 诅咒,还需要一边看书,一边向人请教?”

  “闭嘴,这里哪有你个凡人说话的份?!”老沙赞shouted 。

  哈莉笑着安慰他道:“你看,这位便是威震多元宇宙的人类第一法师,Supreme 沙赞王。”

  老沙赞黑脸slightly red ,神情扭捏。

  “有她在边上指导,即便我是个新手,也能百分百成功,以沙赞的神位发誓。”哈莉严肃道。新

  卢瑟稍微放下心来。

  老沙赞的脸却黑成锅底,为什么要以她的神位发誓?万一失手,怎么办?

  网页版章节内容慢,请下载爱阅最新内容

  请退出转码页面,请下载爱阅最新章节。

  新为你提供最快的我要与超人约架更新,第1323章little white mouse 与担保人免费。s://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