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Am Going To Have A Fight With Superman Chapter 1323

  “以Martial God 之名,诅咒来克斯·卢瑟永远遇不到真爱!”

  哈莉激活Spiritual God 诅咒的魔法incantation ,以自己的“厚皮法则”勾动dcUniverse Principle 海中的“诅咒法则”。她声音洪亮,像是Spiritual God 居高临下,对凡人颁布Oracle ,她bloodline 中力量澎湃激荡,想要找准方向,宣泄而出。

  可力量始终找不到方向,卢瑟的棺椁也毫无变化。

  棺材里的卢瑟自然没感受到半点异样。

  “失败了。”哈莉怔了怔,侧头looked towards 边上的老沙赞,“你再检查一遍,array 、rune 、incantation 、引子.”

  老沙赞frowned :“我一个活了几万年的老牌wizard ,不至于在Formation 、rune 上出错。

  incantation 只起到引动法则的作用,对意识直接进入法则海的Spiritual God ,更是可有可无。

  如果失败,只能是‘诅咒之引’出了问题。

  来克斯·卢瑟,你可有抗拒Martial God 哈莉的诅咒?”

  Spiritual God 诅咒并非毫无限制。

  但凡魔咒涉及到Universe Principle ,都必须遵守法则带来的“规矩”。

  就像summon 法则的规矩是知晓神魔真名。

  Spiritual God 诅咒要想成功,必须有“引子”。

  诅咒之引,又叫诅咒之因——Spiritual God 施展诅咒的原因。

  就像睡美人Princess 被女仙诅咒,是因为她的国王father 得罪了女仙。

  原因越强烈,越能形成因果,诅咒过程越顺利。

  比如,一个凡人对Spiritual God 十分恭敬,半点错也挑不出,Spiritual God 是无法诅咒他的。

  Spiritual God 与凡人间没形成足够强的“引子”,诅咒法则不会响应Spiritual God 的诅咒请求。

  哈莉诅咒卢瑟的引子不是他得罪了她,是他贱,他主动要求Spiritual God 诅咒自己。

  equivalent to 他在对哈利说:你诅咒我呀,来呀,厚皮Martial God ,但凡你有种,就来诅咒我呀,不诅咒我你就是我孙子。

  这是相当强大的引子,完全符合诅咒法则。

  理论上哈莉会言出法随,说出诅咒后,诅咒立即在卢瑟身上生效。

  可现在诅咒失败了。

  老沙赞怀疑卢瑟在使坏,没有犯贱。

  “我什么都没做,没有抗拒,只一心期待。”卢瑟委屈叫道。

  “那诅咒为什么会失败?”

  老沙赞依着自己一贯对待凡人的态度,居高临下地大声呵斥。

  “你问我?不是你用神位向我保证,一定成功吗?”

  卢瑟对“人间上帝”、“天堂War God ”都没半点敬畏,怎么可能任由一个老wizard 对自己大吼大叫?

  他的语气比老沙赞还冲。

  “你——”老沙赞暴怒,抬起手里的thunder 权杖,就准备在卢瑟尸体上狠戳几窟窿。

  哈莉拦住了他,说道:“别吵了,让我和诅咒法则‘聊一聊’。”

  “和诅咒法则聊?怎么”老沙赞刚开始还一脸疑惑,接着不知想到什么,面色忽然大变,失声道:“你又breakthrough realm 了?

  不,impossible ,你才晋升中等神几年,怎么会这么快就成为‘小Divine King ’(高等神)?绝对impossible !”…

  莉娜对她癫狂的态度感到unfathomable mystery ,哈莉则闭上双眼,没理睬她。

  好一会儿,她睁开眼,表情古怪道:“卢瑟,恐怕你得换一个诅咒了。”

  “为什么?”

  “永远无法遇到真爱的诅咒无法实现,因为你早已遇到了。”哈莉的音调有些扭曲,声音也跟着发生变形。

  “什么?我big brother 竟然已经遇到真爱?!”莉娜既震惊,又羡慕。

  卢瑟呆了呆,“我的真爱是谁?”

  哈莉摇头道:“诅咒法则只向我传来‘已发生之事不可再在未来改变’的信息,并没说出你真爱的身份。

  但我猜你应该有所猜测。

  问一问你的内心,当你死亡时,脑海里最先出现的人是谁?”

  也不知道卢瑟有没有猜到“真爱”是谁,好一会儿,他都没说话。

  老沙赞童孔收缩,惊疑不定地看着她,“你真的和Universe Principle 有交流?即便最低程度地操控它,让它回应你,也得保证你自身凌驾法则之上。”

  80级为Demi-God ,初次感应法则海;90级为正式的Spiritual God ,诞生属于自己的法则;100级,中等神,自己的专属法则与同attribute 的法则编织成网,能相互感应,相互交流,此时已可以组建神系。

  110级,高等神,专属法则更进一步往法则海的核心处延伸,凌驾Ordinary Law 之上,具体表现就是能与不同attribute 的法则进行简单的信息交流——表面上与法则交流,其实是得到Universe Source 的回应。

  哈莉的法则attribute ,天下皆知,必然是防御,与诅咒法则的attribute 完全不同。

  但她能和它沟通,只能说明一件事:她已经是高等神,或者无限接近this realm 。

  哈莉都没拿眼角去瞥老wizard ,只each minding their own business 仰头叹息,“现在我大概处于‘中等神高阶Peak 极限’,accidentally 又要breakthrough 啦!”

  老wizard 又惊又疑,又嫉又羡,又骇又敬,mixed feelings in the heart 。

  哈莉皱眉looked towards 卢瑟棺椁,他已经噤声好一会儿。

  她猜他已经猜到那人是谁,还猜他这会儿正心里难受,但她没时间陪他平复心情。

  她主动问道:“卢瑟,我诅咒你‘永远得不到真爱的回应’如——”

  “嗡嗡~~~”话音未落,诅咒法则轰然响应。

  她身体像是扎了个口子的水囊,力量倾泻而出。

  接着,Divine Power 在incantation 的加持下,转化为一枚散发阴暗evil aura 的purple black 印记。

  诅咒之印如幻影般穿过棺材板,深深烙印在卢瑟额头。

  “huhuhu ~~~”刹那间,明亮温暖的停棺室阴风呼啸、寒气四溢,隐约似乎有无数扭曲的影子要从墙面挣脱出来,还有阵阵恐怖嚎叫在耳边、在in the depth of one’s soul 响起。

  哈莉还好,虽惊不乱。

  莉娜却被突如其来的mutation 骇得面色发白,几乎失声尖叫。

  “彭彭彭~~”棺材内部突然传来的拍打声,成为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她尖着嗓子嚎道:“上帝啊,有亡灵!”

  本来还对这种夸张natural phenomenon 惊讶不已的哈莉,一下子被她逗笑了。

  “你和你的死鬼Old Brother 相处这么多天,还说了很多话,怎么就didn’t expect 他是鬼呢?”

  “呃,是卢瑟?”

  “额ahhhh ~~~”棺材内响起卢瑟痛苦的叫喊:“痛,好痛,妈呀,好痛啊!”

  哈莉不确定道:“诅咒已成?诅咒复活术也完成了?卢瑟‘完美’复活?可我还没开始诅咒.”

  她对现在的情形有些茫然了。

  “老wizard ,怎么回事,诅咒怎么就突然完成了?”

  这会儿老wizard 虽依旧处于对她再次晋升的震惊中,但状态比之前好了很多。

  hearing this ,他神色复杂道:“你已经诵念魔咒,且意念沟通诅咒法则,来克斯·卢瑟又一直让‘引子’处于开启状态。

  那么你说‘卢瑟,我诅咒你’的时候,诅咒自然就成了。”

  哈莉叫道:“可是我用的问句,完整的话是‘卢瑟,我诅咒你永远无法得到真爱回应如何’。

  ‘如何’还没完全问出来呢。

  诅咒法则太过奇葩,反应过于敏锐。”

  老wizard said ill-humoredly :“奇葩的是你,不是Universe Principle 。

  since ancient times ,从没Spiritual God 使用诅咒时,向被诅咒者征求意见。

  沟通Universe Principle 时,Spiritual God 言出法随,Only I Am Supreme ,压根没问句、肯定句的区分。”

  “哈莉,先看看卢瑟吧,他似乎很痛苦。”莉娜趴在棺材上叫道。

  “彭彭彭~~ao ao ao ~~~”棺材内,卢瑟一边疯狂拍打棺材板,一边痛苦嚎叫。

  “别管他,他正在变异,等变异完成,就是初代.”哈莉歪头想了想,转向老wizard 道:“用武Power of God 诅咒他,他的身体会有什么变异?”

  老wizard 沉吟着道:“一般Spiritual God 不愿浪费太多Divine Power 在被诅咒者身上,诅咒者mutation 程度比较低。

  但如果在诅咒中灌输足够Divine Power ,确实可能引起变异,变异的方向与Spiritual God 神性有关。”

  “bang! ”哈莉抬腿往上一踢,手掌厚的棺材板纸片似的飞起来,一直撞到墙壁上。

  众人定睛往棺材内看去,却只看到一个平平无奇的光头男。

  卢瑟穿着浅blue 的病号服,捂着脑袋呼痛,但身上没任何变异。

  “你哪里痛?”哈莉said curiously 。

  “哪里都痛.”

  半小时后,卢瑟家的公寓。

  完成检查的哈莉,表情古怪道:“卢瑟,现在有两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你想先听哪个?”

  “坏消息吧。”卢瑟大字型躺在沙发上,声音虚弱地说。

  哈莉each minding their own business 道:“第一个好消息是,我的‘死亡治疗法’大获成功,你完美复活,不留半点repercussions 。

  第二个好消息是,你没有失去成为‘人类真·希望’的机会,你依旧是人类,能代表人类。”

  说到这儿,哈莉眸light flashed ,忍住笑说:“坏消息其实也算好消息,恭喜你,shedding body, exchanging bones ,成为一名光荣的transcender 啦!…

  还是和该隐same level 的‘bloodline 始祖’,痛痛人之祖!”

  “痛痛人是who ?”莉娜said curiously 。

  “就是天生防御值为负数的人。

  ordinary person 防御也普通,被一拳打中胸口,会痛,却不会太痛。

  身体素质越好,挨上同样的一拳,疼痛感越弱。

  如果是有过防御训练的拳手,压根不会痛。

  卢瑟却相反,ordinary person 的防御若是1,他则是负100,别说挨一拳,他站在地上,身体的重量都会压得他脚痛,痛得嗷嗷叫,钻心的痛。”

  “hahaha ,很神奇,对不对?didn’t expect 我的诅咒竟然是减抗减防。”哈莉一脸惊奇地笑了起来。

  老wizard 摇头道:“这很正常,不值得惊奇。Spiritual God 诅咒落在被诅咒者身上,一般有两种效果。

  一种是Spiritual God 语言诅咒的具现,比如,让人沉睡,让Prince 变成青蛙。

  另一种则是神spiritual power 量的反向浸染。

  你对卢瑟的语言诅咒与身体无关,那么,卢瑟身体的变化只能来自武Power of God 的反向浸染。

  你是防御attribute 的厚皮Martial God ,正常情况下,被你的Divine Power 浸染,会变得皮实耐操。

  就像你的神卷者们表现的那样。

  但诅咒之力的浸染,通常是反向的。

  上帝是光明与仁慈的象征,被她诅咒的该隐,畏惧阳光,被Holy Power 克制,身体散发黑暗堕落的气息。

  你是厚皮Martial God ,skin is rough, flesh is thick ,卢瑟被你的诅咒之力浸染,理所应当地疲软娇弱。

  这是诅咒法则的效果,方向浸染。

  Myths and Legends 中,不是经常有英雄被邪魔诅咒,反而实力暴涨,成为屠魔大英雄的例子吗?

  所以,除非深仇大恨,一般Spiritual God 在诅咒中不会添加太多能量。

  对了,你向卢瑟输送了多少诅咒之力?竟让他连站都站不稳。”

  哈莉瞥了卢瑟一眼,对上他哀怨的眸子,心里有些尴尬,嘴角却勾起一抹笑意,“为了让卢瑟成为始祖,我‘尽力而为’,大概十来个恶魔公爵的力量吧。”

  “嘶~~”老wizard 倒吸一口气,看着哈莉惊叹:“你可真贪!若非你贪,不会有这么多魔力,若非你魔力总量多到令人发指,不会随便就在一介凡人身上浪费这么多魔力。”

  接着他又转向卢瑟,满脸同情道:“你可真惨,恐怕未来只能在床榻间渡过了。”

  “不至于,卢瑟你可以打造一套维生装甲,身体时刻浸泡在营养液中,就像《planet 大战》中的达斯维达。”哈莉立即给卢瑟想了个好主意。

  莉娜看兄长的眼神更同情了。

  不过,她心里也隐隐轻松了些,卢瑟成了痛痛人,今后肯定不会再混超级恶棍圈子。等他退出江湖,他们一家都会轻松安宁许多。

  这也算祸兮福所倚吧。

  “你对我的‘真爱诅咒’,是怎么回事?”卢瑟木着脸问。

  哈莉耸耸肩,“你的真爱永远不会回应你。这和你永远遇不到真爱,其实是一个意思。…

  遇不到,不就没有回应?”

  卢瑟神色阴郁。

  没遇到,就不会失去;遇到了没回应,就等于彻底失去,两者区别大了去了。

  “谢谢你,哈莉,虽然结果不尽如人意,但我明白,你是在救我。为了救我,你前后忙碌了一个多月,付出不小的代价。”卢瑟用眼角瞥了一下老沙赞,语气更加真诚。

  成为痛痛人始祖,他很不满意;失去“真爱”,他心情抑郁。

  但他明白,哈莉确实尽了全力。

  治疗原理,她早告诉他,还征求他的建议。

  风险更是从没向他隐瞒。

  他是深思熟虑后才同意的。

  虽然她有拿他试验“歪门邪道治疗法”的嫌疑,可正规疗法治不好他身上的“顽疾”。

  要怪只能怪小卢瑟下手太狠,还使用了监视者的造物之力。

  若非哈莉倾力相助,他的结局只会更惨,在昏迷中被当做替罪羊,生不如死地永远做个植物人,满腔抱负终成空,更没机会复仇.

  卢瑟眼中闪过一道cold light 。

  没错,他要复仇,要让foreign world 的儿子明白,他卢瑟不是任人愚弄的蠢货。

  “卡察~~”他手中装着温水的玻璃杯,没预兆地“融化”成碎片。

  他呆呆看着它。

  他的right hand 甚至没捏它,而是握住把手,可它就像奶油冰冻而成,然后在45度高温的太阳下放了一段时间,结构垮掉了。

  “Aiya ,玻璃杯怎么突然破了,有没有受伤?”

  莉娜cried out in surprise ,赶忙扑过去查看卢瑟right hand 。

  在触碰到手掌的瞬间,她笔直大长腿“卡察”断成两截,身子像劣质的玩偶,歪倒在地板上。

  “ahhhh ~~”她茫然痛嚎,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