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Am Going To Have A Fight With Superman Chapter 1324

  “骨折?”哈莉扫了一眼莉娜快折成“V”字的大长腿,立即发现问题的根源。

  骨头像甘蔗般折断成两截,肌肉大面积拉伤,筋膜撕裂。

  就好似超人过来,对着她的小腿fiercely 踩了一下。

  不过哈莉很快就反应过来,踩断莉娜腿的人不是别人,正是她自己。

  “我这是怎么了?”

  卢瑟也隐约察觉到异样,盯着自己的right hand ,神色茫然。

  哈莉先把莉娜搀扶躺在沙发上,一边用低级圣疗术为她缓解痛苦,一边伸出自己的左手,靠近卢瑟的right hand ,轻轻碰了一下,什么感觉也没有。

  “集中精力,进入冥想状态,用思维寻找体内的能量。”老wizard 沙赞低shouted 。

  卢瑟看了眼哈莉,见她没反对,便依言而行,闭上双眼。

  老wizard 继续道:“先把意念集中在大脑,想象你站在一片星空之下,头群星便是你过去的记忆.有没有看到异常颜色的太阳?”

  这是最基础的apprentice magician 感应自身魔力的冥想教学。

  卢瑟自己就做过好几次,确定自己没魔力,也无法觉醒bloodline 之中的力量后,才放弃这种cultivation 。

  “没看到。”卢瑟道。

  “让你的思维化为流水,顺流而下,从大脑来到胸口,想象你的心脏是一颗太阳,然后——”

  “我看到了!”这次不等老wizard 说完,卢瑟便激动叫了起来,“我的心脏中央有一座燃烧冰blue 火焰的火炉。”

  老wizard 轻轻颔首,“这便是被诅咒法则扭曲的厚皮之力了。

  当然,现在它已经变成减防之力。

  刚才的杯子,你younger sister 支撑身体的腿骨,都是被‘痛痛人之力’接触后,防御大减,减到强度甚至无法承受自身重力。”

  “好霸道的痛痛之力。”她looked towards 哈莉,神色十分复杂。

  痛痛人之力越强,越说明她“厚皮Martial God ”的realm 高。

  同样是神圣存在,天使和上帝同时施展诅咒,被天使诅咒,顶多变成个monster ,被上帝诅咒的该隐,却成为黑魔法界的Supreme ,实力之强,连纳布王都hold不住。

  若非上帝在几百年前使了个小手段,封印了该隐,间接终结黑暗的中世纪,人类压根没机会文艺复兴,然后工业化、现代化、科学化

  “莉娜,你没事吧?”得知自己觉醒了“始祖级”的超能力,卢瑟并没露出任何惊喜之色。

  除非给他和超人同款的Iron Body (ps)。

  其它非智商类的超能力,都难以触动他的心弦。

  “现在好多了。”莉娜looked pale 道。

  “哈莉,我自己做痛痛人就算了,怎么连触碰目标也成了痛痛人?”

  “力量犹如拳头,你得学会控制它。嗯,你要多加练习,让我看看它的极限。”哈莉眼中有掩饰不住的兴奋,“如果你能形成‘痛痛人力场’,未来Earth 危机中的‘攻坚战’,你可能会比撕破曼更出彩。…

  成为‘人类真·希望’,也不再是梦。”

  “我要回哥谭了,你还跟着我做什么?”

  卢瑟家门外,哈莉疑惑looked towards 老沙赞。

  老wizard 黑脸现出扭捏之色,声音前所未有的柔和,甚至带着些谦卑,“哈莉,我想问你个事儿,你realm 为何提升如此之快?我感觉你都快超越我了。”

  “hehe ,‘快’超越你?”哈莉不客气地笑出声来。

  老wizard 偏过头,尴尬道:“我觉得,我们目前的realm 大概差不多,但我经验比你更丰富。”

  哈莉这会儿马上快110级了,但到底还没breakthrough 。

  把沙赞的realm 换算成等级,大概105左右,和她都是100 ,勉强也能算same realm 。

  “要想cultivation 快,心胸要放开。没有豁达的胸怀,只心境这一关都过不了。”

  沙赞brows slightly wrinkle ,她cultivation 速度快,肯定与豁达开朗没关系。

  她心眼小、性格贪婪,大家都知道。

  “还有呢?”

  哈莉表情一肃,双眼放光,下巴上抬,聚精会神地盯着天空某个方向,right hand 快速在胸口划了个十字,“还要虔诚!你明白滴。”

  老沙赞若有所悟。

  “你真的没受到纪元之变的影响?”他迟疑着问道。

  “你不说,我差点都忘了。”哈莉一拍额头,好奇问道:“你和纳布是怎么回事,怎么死而复生了?当初真的死透了?

  还有第九魔法纪元终结,开启第十魔法季元,是什么意思?”

  “看来你确实不受纪元之变影响。”老沙赞更加恍然,眼神多了艳羡之色,语气微微酸涩,“上帝可真宠爱你。”

  酸了一句,她又解释道:“魔法纪元其实就是‘上帝之力回流之日’,凡是借用地狱、天堂魔力的法师和Spiritual God ,都像是长在庄稼地——尹甸园里的杂草,被全部清理一遍。

  算上这次,人类历史上已经有过九次大清洗。

  一次大清洗,即是一次纪元的终结。”

  老沙赞竖起三根手指,在哈莉面前晃了晃,得意又苦涩地说:“我已经经历了三个纪元!

  每次大清洗,我们这些借贷过天堂之力、却又与天堂关系匪浅的Spiritual God wizard ,都会完完整整死一次。

  别问我死后的经历,死人哪知道自己经历过什么?

  不过,我感觉我们的魔力、经验、记忆、灵魂.统统被一股Supreme 的力量‘清洗’了一遍。”

  “刺啦刺啦~~~”老沙赞摊开手掌,thunder 电弧在掌heartbeat 跃,“有什么感受?”

  哈莉仔细感知了好一会儿,不确定道:“你的Divine Power .气息似乎有些不同。”

  老沙赞捏碎掌心的雷电,手掌顺势握拳,竖起大拇指,赞道:“好眼力!每次新纪元开启,上帝之力都有细微变化,我们的气息也跟着微调,毕竟,她是债主,我们都借用了她的力量。”

  哈莉looked thoughtful ,这个宇宙的上帝并不全能,上帝之力一直在进化。…

  为什么同样是魔君,三宫之子的本源能在天之声那卖出高价,七恶魔的本源天之声甚至不太愿意回收?

  天之声需要三宫本源。

  三宫属于“移民魔”,携带一整个高等维度的魔力。

  对地狱而言,三宫的魔力属于“新力量”,吸收、解析了新力量,上帝之力会有微弱提升。

  所以,老上帝才使阴招,指使陌客谋划蕾切尔.

  可以想象,这无数年来,类似偷窃、抢夺本源的事,一直在发生,也因此,上帝之力一直在进化。

  对了,还有纪元之末的“大清洗”。

  上帝肯定能从老沙赞、纳布等Spiritual God 在这一魔法纪元中获得的经验、力量、感悟中汲取养分,让上帝之力再进化一步。

  如此,每次魔法纪元都equivalent to “上帝之力的system 更新”,目前已经到10.0版本了。

  “为什么你和纳布能复活,别的法师却死透了?我感觉有潜力的Grandmaster ,比realm 几万年不变的old man Spiritual God 更有价值。”哈莉问。

  老沙赞fiercely 瞪了她一眼。

  “你瞪我做什么?”哈莉先unfathomable mystery ,接着便发现自己之前的话,有指着秃子骂和尚的嫌疑。

  “is it possible that ,你的realm 已经停滞几万年了?”她惊讶道。

  老沙赞黑脸更黑,嘴皮子还在轻轻哆嗦。

  “轰隆!”雷电闪过,她连招呼都不打,直接消失在原地。

  哈莉extend the hand ,张张嘴,却只能无奈sighed then said ,改道往命运之塔的方向飞去。

  命运Academician 肯特接待了她。

  她发现他没戴头盔。

  随着她的询问,肯特也向她讲述一遍“纪元之变”的缘由。

  和老沙赞说的差不多。

  “纳布王是什么状况?我刚和老沙赞分开,她早早复活,状态很好。”

  “不是复活,更像一种轮回——这是纳布说的。

  那些Spiritual God 和你一样,都曾做过‘天堂佣兵’,甚至现在依旧保留这一身份。

  也有法师得到Archangel 卷顾.

  总之,能活下来的,和天堂关系都十分密切。

  死的都是没关系、没门路,还没能力的。”

  这话够直接,也够真实、够残酷。

  肯特继续道:“就用纳布举例,无数年来,她已凭借丰厚的功勋,兑换了不用为借贷天堂之力支付代价的权力。

  或者说,以服务换功勋,再以功勋支付魔力代价。

  只不过,无论上帝找不找她们收取魔力代价,都不能改变她们体内依旧存有上帝之力的事实。

  魔力印记永远无法抹除。

  你不是也向海王承诺过,借他的力量完全属于他吗?

  可你的承诺改变不了他体内‘厚皮Divine Power ’的attribute 。

  当你realm 提升时,会不会更新海王和神奇女侠体内的力量?”

  哈莉gently nodded ,别说realm 提升,她等级每增加Level 1 ,都会与神卷者体内的“哈莉Divine Power ”共鸣,把它们的attribute “shua 新”一遍。…

  若非如此,戴安娜也不会欣喜发现:之前对自己实力没啥提升的“哈莉路亚”,如今竟让她拥有堪比超人的Iron Body 。

  “所以,当上帝之力为了适应新纪元,而进行更新迭代时,纳布和沙赞她们也要跟着轮回。也即是常人眼里的‘死而复活’。”肯特总结道。

  “纳布轮回慢,是实力更强的缘故?”哈莉疑惑道。

  她更新海王和神奇女侠体内的力量时,都只需一瞬间。

  “纳布在抗拒‘新版本的’上帝之力,她不想再和天堂有任何瓜葛,可惜.”肯特shook the head ,神色复杂。

  “hehe ,昨日借力爽,今日为债忧。可惜呀,忧也没用,一入债门深似海,从此自由成幻想。”哈莉taking pleasure in other people’s misfortune 道。

  肯特frowned :“你现在能恃宠而骄,未来和纳布不会有太大区别。”

  “不,我爱上帝哥,上帝哥也永远爱我!”哈莉得意洋洋道。

  数日后。

  阿卡姆岛,外星社区的冰山大酒店,二楼的酒吧区。

  “亚迪斯Prince ,您好。”眼见额头长犄角的瘦高男子,搂着两个衣着暴怒的艳丽女子嬉笑着走来,门口两位黑人保安立即恭敬行礼,主动为他们拉开大门。

  门一开,喧闹动感的音乐和multi-colored 的灯光,像是吃坏肚子却硬憋了三天三夜的稀,急切、激烈地倾泻而出。

  五光十色的舞池中,可以看到一个个demons and ghosts 般扭动身体的外Old Xing 。

  无论外星文明的使者,还是星际商人与旅行者,来Earth 后,一般都会选择暂住在阿卡姆岛的“外星社区”。

  原本它只是哥谭最偏僻的居民区,住进来的外Old Xing 多了,便变成“外星社区”。

  “嗨,亚迪斯兄弟!”

  犄角外星男刚进入酒吧,立即引来众多目光,连着好几个人都主动向他打招呼,长着长鼻子、笑声尖锐犹如企鹅叫的酒店Boss ,更是放下拐杖,张开双臂,满脸堆笑地和他拥抱。

  “科波特,我的事,你搞定了没?”

  看到科波特,亚迪斯Prince 也十分高兴。

  连身边两个性感女郎都顾不上了,拉着矮胖的企鹅人,激动问道:“我什么时候能见到银河上将?”

  “这个.”科波特神色尴尬,“别急,我正在帮你运作。”

  亚迪斯Prince 冷下脸,“都一个半月了,还没运作好?你到底去过奎茵庄园没?”

  “我发誓,真的去了。”科波特立即举手,严肃道:“我去过三次,第一次是一个半月前,向你做出承诺之后,我立即去了趟庄园。

  奈何哈莉不在家,听说去给创世星新神做Instructor 去了。

  第二次是一个月前,她又不在家,听说她在天堂办庆功宴。”

  “庆祝什么?”迪亚斯Prince 身边的褐发女子said curiously 。

  科波特本来懒得理睬这种骨肉皮,但随便一瞥,竟发现她的首饰与打扮,在艳丽中隐含奢华与典雅,不像ordinary person 家出来的女子。

  也对,亚迪斯Prince 可是银河霸主多恩帝国的第二顺位继承人,连他都要巴结。

  上东区老Qian Family Eldest Young Lady ,本就不是什么贞洁烈女,这会儿想要和外星Prince have an affair ,太正常了。

  刚才迪亚斯叫她“多蒂”,不知姓氏,不确定哪家的,但既然是上流圈子的小姐,自然也有和他谈话的资格。

  “hehe ,这是一条绝密消息哟。”科波特笑hehe ,mysterious and secretive 地说:“哈莉升官了!她先破除亚历山大·肯特——喔,不对,那个little bastard 已经被开除出肯特家族。

  他是亚历山大·卢瑟,bastard 卢瑟的little bastard 。”

  迪亚斯握着酒杯的right hand 紧了紧,脸上依旧挂着笑,眼底却有cold light 闪过。

  “.揭露小卢瑟那杂种的阴谋后,哈莉又握住创世之手,拯救了银河系和多元宇宙,上帝当然要奖励她。”

  “喔,她可真厉害~~”褐发大波妹的表情也有些复杂,这次被科波特看出来了。

  “多蒂,你和哈莉认识?”他said curiously 。

  “高中同学,关系……高中之后就没联系了。”大凶多蒂sighed then said ,道:“科波特先生,你继续。”

  dd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