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Am Going To Have A Fight With Superman Chapter 1325

  听多蒂说自己是哈莉的老同学,科波特也没对她另眼相待。

  哥谭和她同校的“高中同学”太多了。

  他知道她的情况,她目前交往的朋友中,除了Bruce ·Wayne ,没一个是高中同学。

  她最好的两个姐们赛琳娜和艾薇,都是街头女混子出身,奎茵庄园的女steward 则来自教会孤儿院。

  当然,“哈莉的高中同学”这一身份也不是毫无作用,至少科波特可以确定,多蒂家世不错。

  哈莉当初上的是名校!

  “昨天我又去了奎茵庄园,这次倒是见到哈利,但她正忙着给绿灯侠的mother 看病。”科波特端起酒杯,遮掩眼底的些许心虚,叹道:“她不想讨论别的事,让我过段时间再去找她。”

  他确实去找哈莉了。

  但只是例行汇报哥谭以及秘密会社的最新情报,压根没提外星Prince 的事。

  他了解哈莉,别说某个外星文明的Prince ,就算Prince 的老爹亲临Earth ,也很难见到她本尊。

  创世之手事件后,多少外星文明派遣使者、亲王来Earth ,想要与Earth 文明建立友好关系,更想亲自和哈莉谈一谈.据他所知,米国总统都亲自去庄园做过人情,想说服哈莉去见外星大使,结果没几天,连总统本人也见不到她了。

  她不感兴趣的事,没人能勉强她做。

  但这话他不能对迪亚斯Prince 坦白。

  哈莉not interested in mundane affairs ,他却乐在其中,权势和金钱,都是他极为渴望的。

  巴结好了这位外星文明的第二顺位继承人,不说利润惊天的星际贸易,只要能贷款让他到帝国首都开几家“冰山大酒店”,他也能立马跻身米国highest 的权贵圈子——这是曾经哥谭皇帝、哈莉和他共同好老**尔科内的最高理想。

  若是能借助连锁酒店倒卖一些违禁品

  “迪亚斯Prince ,你看!”科波特掏出手机,打开一张自拍照:他穿着西服,满脸微笑地站在花园。

  外星Prince 探头看了好一会儿,终于顺着他胡萝卜粗的手指,看到照片中的重点:科波特身后七八meter away 的地面,有道影子。

  “这是.”

  “就是哈莉啦!”科波特得意said with a smile :“你看,trifling 一道影子,就难言绝代风姿,还有凛凛霸气透露而出,除了银河上将,还能是谁?”

  两个女伴也把头伸过去,睁大眼睛使劲看初看就是一道普通影子,可想到他的描述,似乎真能看到些非同一般的mysterious

  科波特粗手指往下挪,“你在看照片的拍摄时间,昨天下午三点13分。”

  “为什么只有影子?”多蒂疑惑道。

  “大家都知道,她最近很低调,连专访都没参加,各大报纸也没拿到她一张正面照片。

  我是她朋友,当然不能做让她不高兴的事。

  可我也记挂着His Highness the Prince 的任务,为了让我好兄弟安心,只能冒着惹她生气的风险打擦边球。”…

  迪亚斯Prince 握住他的双手,真诚感谢道:“科波特,我的兄弟,无论最终能不能见到她,你的这份情,我永远记在心里。”

  科波特心中得意,面上全是感动与激动,“迪亚斯兄弟,无论如何我也must 帮你把这事办成。”

  “不急,不急!”迪亚斯Prince 这会儿反过来安慰他,“就让奎茵小姐先忙完对了,她在忙什么?给绿灯侠mother 看病?哪位绿灯侠?”

  科波特道:“绿灯侠凯尔·雷纳,就是曾经的绿灯传炬者,现在的绿灯仪仗队。”

  “喔,是他.“迪亚斯Prince 奇怪道:“可我记得前些天还有新闻报导,超级恶棍Divine Power 少校切下他mother 的脑袋,并将它塞入烤箱.”

  “有这篇新闻,但内容错了。Divine Power 少校那个变态确实想那么做,他都找到凯尔雷纳的老家了。

  可是正义联盟也不是蠢货,‘七人众’事件结束后,他们加强了对自己身份的保护。代表米国政府的Heavenly Eye 会,也给予全面配合。

  Divine Power 少校得到地址是从电话簿上查到的,假的,他扑了个空。”

  “我看新闻说,Divine Power 少校杀了绿灯侠的女朋友。”边上名叫爱丽丝的女伴说道。

  “凯尔·雷纳的女朋友早就被杀了,几年前的老新闻了。”多蒂道。

  “我知dao divine force 少校曾经把绿灯侠的女友肢解塞进冰箱里,真是个变.“爱丽丝一脸厌恶,准备骂上几句,可一抬头就瞥见对面的科波特。

  企鹅人这会儿笑眯眯,满脸和睦,可谁都知道他也是一名超级恶棍。

  在秘密会社里,他和Divine Power 少校还是队友。

  虽然他刚才也骂过Divine Power 少校变态,可她跟着骂,他会不会告诉Divine Power 少校?

  她不想被肢解了塞冰箱,或者切下脑袋塞进烤箱啊!

  “我看的新闻是三个月前,他又一次杀死了绿灯侠的女朋友。”爱丽丝道。

  “有么?”多蒂有些怀疑,“为什么我不知道?我天天在小狗网站刷英雄。”

  “真的!”爱丽丝掏出手机,直接“Divine Power 少校杀死绿灯侠女友”,跳出来几十万条信息。

  她快速扫了几页,神色尴尬道:“好吧,我记错了,Divine Power 少校真的杀死了绿灯侠的女友,但Earth 上的绿灯侠有好几位。

  这次被害者不是凯尔·雷纳,而是那位红发绿灯侠。”

  “盖·加德纳?”

  “嗯,就是他,不过我之所以记错,也因为被害者同时也是哈尔乔丹的女友,前女友。或许,还和凯尔雷纳have an affair ?绿灯侠们的关系太复杂,我记混了。”爱丽丝道。

  多蒂也拿出手机搜了一下,被Divine Power 少校杀死的人,是一位女性绿灯侠,还是一位外planet 的女精灵,长得非常漂亮。

  她做过哈尔乔丹的女友,目前是加德纳的现任,经常来Earth 串门,被Divine Power 少校一拳贯穿胸口,凄惨无比。…

  “咦,新闻说Divine Power 少校又杀了绿灯侠凯尔雷纳的mother 。”

  科波特侧头看了一眼,said with a smile :“又是假的。当正义联盟真正开始发力,他们是非常难对付的。

  Divine Power 少校击杀的老太太,只是绿灯侠mother 的邻居。”

  迪亚斯惊疑道:“超级英雄竟用无辜老太做自己亲人的挡箭牌?”

  科波特摇头道:“是前任邻居,凯尔雷纳的mother 搬家了,Divine Power 少校只找到旧地址,但那家伙是个疯子,找不到目标,就胡乱杀人发泄。”

  “那这次凯尔·雷纳的mother 病危,是不是Divine Power 少校做的?”迪亚斯said curiously 。

  “肯定不是。Divine Power 少校什么性格?真碰到对雷纳太太出手的机会,放油锅里炸了,will not 下毒害人。”

  “油炸.”多蒂大脸上露出惊恐与恶心混合的表情。

  她拉住迪亚斯的手笔,在自己大凶处来回摩擦,嘴里娇滴滴叫道:“达令,咱们别聊Divine Power 少校了,去舞池hy去吧。”

  “是呀,这话题不适合您这样高贵的Prince 。”爱丽丝拉住他的另一条手臂,做同样的事。

  “hahaha ,你们说得对,Divine Power 少校的话题太煞风景,影响了佳人的心情。”

  迪亚斯Prince 大笑着一挥手,“今晚酒水,我买单,为美人压惊。

  各位,你们随便点,千万别客气。

  科波特,哪怕客人要最好的酒,哪怕喝不完全倒掉,只要你有,全都拿出来。”

  “迪亚斯Prince 牛批!”

  “迪亚斯Prince 万岁。”

  “迪亚斯兄弟豪气!”连科波特都真心实意地竖起大拇指。

  这里可不是普通酒吧。

  为了招待外星贵宾,他进口了很多银河名酒。

  跨越几百光年运到Earth ,价格之高,可想而知。

  可迪亚斯已经不是第一次给全场买单了。

  “嗨,科波特!”一个purple 西装、purple 头发、惨白脸颊的骚包男子,身形快速几个闪烁,在保镖反应过来前,站到企鹅人跟前,手搭在他肩膀上,said with a smile :“咱们聊聊。”

  “笑疤.”企鹅人ugly complexion 地挥退围过来的小弟,后退几步,带着笑疤进入小包间,才眼神忌惮地看着他问:“你想聊什么?我们之间应该没什么交集才对。”

  他不害怕小丑,也不害怕“哥谭新星”笑疤。

  但自从哈莉在聊天中无意间透露他是小丑和笑疤的融合后,再见到他时,他心里开始犯怵。

  而且,说句对哈莉姐大不敬的话,他觉得此时的笑疤很像早年的她。

  从地狱归来,精通黑魔法;武道innate talent 极强,能和百特曼五五开;看似疯癫到极点,却又十分聪明.让他不自觉想到当年叱咤哥谭的她。

  “我盯上了那位迪亚斯Prince ,想找你确认些信息。”笑疤said with a smile 。

  科波特面色骤变,低声shouted :“你想courting death 吗?不对阿卡姆岛上的外星贵宾动手,是黑白两道的默契,你敢违规,我们谁will not 放过你。…

  哥谭的黑邦、杀手、超级恶棍,哥谭民众、上东区富豪、gcpd、市政府、市检察院,乃至白宫、五角大楼.都将是你的敌人。”

  笑疤twitched his lips ,“你直接说出那个名字,比什么clay chickens and pottery dogs 、臭鱼烂虾都管用。”

  “既然你知道,为何还敢犯戒?”科波特said solemnly 。

  “如果犯戒的不是我,而是他呢?”

  “什么意思?“科波特惊疑道。

  半小时后。

  还是冰山大酒店的酒吧区。

  科波特像胖企鹅一样,歪歪扭扭地走到正和两位外星商人谈笑风生的迪亚斯Prince 身边,凑到他耳边,压抑着喜悦低声道:“兄弟,有好消息,我刚找到一位哈莉的老友,他很有门路。知道你为人豪爽大气,很想和你交个朋友。”

  迪亚斯眼中闪过惊喜之色,连忙和对面的两位外星人道声歉,又低声嘱咐两位女伴几句,站起身整理一下衣领,跟科波特往最里间的包厢走去。

  “是哪位朋友?和银河上将关系很亲近吗?”他似乎按捺不住激动,连声问道。

  科波特小眼睛笑成一条线,“过命的交情,我保证His Highness the Prince 见到他后,一定会非常惊喜。”

  “过命的交情”迪亚斯正要再问,忽然brows slightly wrinkle ,住了口。

  一股奇异却又熟悉的Spiritual Fluctuation 从前方传来,他的脚步不自觉放缓。

  “怎么了?”科波特疑惑道。

  没人注意到,他握住手杖的手紧了紧。

  “我们要去哪?”迪亚斯刚警惕地问了一句,那种奇异的Spiritual Fluctuation 又倏忽消失。

  “兄弟你是贵人,他身份也不低,你俩会面当然要在最豪华的包厢,就是上次你和朱迪小姐hehehe !”科波特对他挤眉弄眼,笑声略带淫猥。

  “他在里面?他到底是谁?”迪亚斯止住脚步,坚持问道。

  科波特怔了怔,背在身后的左手做出一个手势,他的保镖立即警觉,动作自然地挪动几步,挡住大厅望向这边走廊的视线。

  他本人则笑着凑近His Highness the Prince ,“他是——”

  “嗖~~”看着像伞柄的拐杖,从龙头裂开一道口子,一点cold light flashed 而过。

  “你敢暗算我?!”迪亚斯却早有警觉,甚至注意到科波特保镖们的动作,灵活地侧身躲过射来的“hidden weapon ”,抬腿一脚踹向胖企鹅。

  “hahahaha ,露馅了吧!”

  一阵癫狂大笑,如同幻影,瞬间跨越四五米的距离来到迪亚兹身后。

  他只觉颈部一麻,意识便开始模糊,身上的力气也迅速消散。

  “笑疤.”他看清了sneak attack 自己的人,骚包紫的西装和头发,惨白的脸颊,嘴唇到耳根两条长长伤疤。

  “为什么?”

  笑疤提着他的衣领,单手拖着往前走,走到豪华包间门口,由科波特用指纹打开房门。

  灯光大亮,房间中央站着个穿绿漆mecha 的怪人。

  人长得不怪,ordinary person 类,但他的行为和mecha 非常怪。

  mecha 下半部分为正常的金属材质,从胸部往上却是全透明的太空玻璃,透过玻璃,可以看到浑圆的mecha 胸腔内灌满浅绿色的液体,那个怪人穿着tight clothes 泡在里面。

  不过,他的脑袋露在外面,他的两只手也没被mecha 部件包裹,直接显露在外。

  “卢瑟~~”迪亚斯pupil shrink ,嘴上愤怒叫道:“我认识你,你是Earth 第一恶棍,莱克斯·卢瑟。

  为什么绑架我?你知不知道我是谁?我乃——”

  “行了,别装了,我比谁都清楚你是谁。”卢瑟冷笑着一瞪眼,似乎有银芒在眼底闪过。

  迪亚斯再次感应到那股奇异又熟悉的Spiritual Fluctuation 。

  这次更强烈,更真实,也一直持续没消失。

  “hehe ,little bastard ,现在谁才是蠢货?”卢瑟said with a sneer 。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