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Am Going To Have A Fight With Superman Chapter 1328

  整个过程说来话长,其实mutation 就在一瞬间,哈莉loudly shouted ,追到飞艇外,以超音速在天空绕了几个圈,便一把抓住个什么东西。

  她的手掌被黄灯能量包裹,拳头握紧,脸上挂着得意和讥讽混合的冷笑。

  “你在搞什么?”凯尔飞到她身边,疑惑问道。

  “大概找到你mother 生病的原因了。”哈莉举起右拳,在他面前晃了晃。

  接着她对着拳头coldly said :“敢装死,就让你真的死透。”

  一边出言威胁,她还一边用力捏紧拳头。

  但还是没反应,没有声音,没有额外的Spiritual Fluctuation 。

  哈莉干脆对指头缝哈了一口气,有极为澹薄的“黄雾”夹杂其中。

  下一瞬,好似老鼠叫的痛嚎从她手心里传出。

  “银河上将饶命,我愿投降。”

  “什么东西?”凯尔惊疑不定。

  红皮绿灯也飞了过来,looked thoughtful 道:“外星种族众多,大小形状各种各样。大概是你在星空中招惹来的银河恶棍,一种小体型的物种。”

  哈莉摊开手掌,一层黄灯能量覆盖在皮肤上,掌心空空如也。

  可next moment ,“波~~weng! ”

  她手掌上鼓起一个acne 大小的yellow 小泡,小泡破裂,不知什么东西飞出来,却撞在另一层近乎透明的光膜上。

  这次无论它怎么撞,光膜也completely motionless 。

  这是哈莉的防御光膜,高达100点的满值防御。

  哈莉said with a sneer :“我耐心是有限的,如果你再不老实,我不介意把你灵魂抽出来严刑拷打。

  别怀疑,我刚才能发现你,就是察觉到不同与雷纳夫人的Soul Aura 。”

  “我投降,我真的投降。”

  沮丧中带着浓浓畏惧的声音,以Spiritual Fluctuation 的形式传入几人耳中。

  “报上姓名来历。”哈莉澹澹道。

  “我是暴君虫,赛尼斯托Legion 中的情报员与杀手,奉Corps Head 之命来暗杀凯尔雷纳的mother 。”

  “法克,赛尼斯托”凯尔震惊且愤怒,“为什么要对我mother 出手?我甚至没见过赛尼斯托。”

  红皮灯侠脸色复杂。

  “我只是杀手,不知道、也不需要知道原因。”

  “你是个什么东西?naked eye 不可见,却又的的确确是实体物质,真奇怪。”哈莉said curiously 。

  “我是暴君虫,最小能把身体缩到几纳米,所以你们看不见。”

  “我特么知道你叫‘暴君虫’,可‘暴君虫’到底是什么?”

  “我是宇宙病毒之王!与有机生命birth, aging, sickness and death 相关的病毒、细菌,我都能生产。任何你想得到、想不到的病症,我也都能模拟出相应的病毒。”

  哈莉这下真的被惊到了,“world 之大,果然there is no lack of strange things 。”

  边上两位绿灯侠却恍然大悟,“原来是病毒族。”

  “你们还见过其它‘暴君虫’?”哈莉惊讶道。

  有一个这样的奇葩,她就觉得“造化钟神秀”了,若还真弄出个种族.唔,这里是dc宇宙,一切皆有可能。

  …

  “我们绿灯Legion 也有一名病毒族,不过里宙·庞只是天花病毒。”红皮灯侠道。

  “哈莉,你是怎么发现暴君虫的?我一点感觉都没有。”凯尔问道。

  “刚开始我也没发现”哈莉看着手心,问道:“刚才阿基米德飞艇启动时,你是不是准备逃跑?”

  “是的,我此时没携带灯戒——如果戴着黄灯戒指,别说瞒过你,连绿灯侠也能发觉到我的痕迹——没灯戒我无法在灵薄狱生存,可若一直跟你们去天堂山,经过天堂之门的时候,我会立即被发现。

  所以我才在spaceship 启动前,悄悄离开。

  didn’t expect 你的感知如此敏锐,我刚与凯尔mother 分离,就被你察觉。”暴君虫沮丧道。

  哈莉nodded and said :“你潜伏在雷纳夫人体内时,她的Life Aura 掩盖了你的,等你离开,哪怕你体量很小,依旧是独立的智慧生命。”

  如果暴君虫没有智慧,她八成还发现不了它。

  智慧越高,生命特性越强,越容易惊动法师的spiritual sense 。

  其实对ordinary person 也一样。

  ordinary person 走夜路,边上黑漆漆的林子里竖一块石头或一个人,他都看不见,但若是石头,他毫无感觉;若是人,哪怕没盯着他,他从边上走也会不舒服。

  把ordinary person 的spiritual sense 放大万倍,就是此时哈莉的状态。

  她能被暴君虫的Life Aura 惊动。

  “现在还去不去天堂?”哈莉把手一捏,收回暴君虫,说道:“没了暴君虫,你mother 应该能很快苏醒。”

  凯尔想了想,道:“还是去吧,至少天堂山更安全,更适合养伤。”

  红皮纳图指着哈莉垂在身侧的right hand ,“哈莉,让我帮你处理暴君虫吧。”

  哈莉向艾薇示意启动spaceship ,才转头道:“你要怎么处理?”

  “绿灯Legion 的高科牢,有专门关押这类病毒生命的牢房。另外,Legion 也能从它嘴里审问一些有关赛尼斯托Legion 的信息。”

  哈莉摇头道:“这种‘天下奇珍’关牢里太可惜,也不安全。我打算收它做个属神,从此弃恶从善,改邪归正,repent and be saved 。”

  “什么属神?”

  “就是小弟。“哈莉手掌托举空气,问道:“暴君虫,你可愿意?”

  “我想.做灯侠,我是个病毒,力量微弱,形体渺小,只有以情感为驱动力的灯戒,能无限放大我的潜能。失去灯戒,我就是个废物。”暴君虫弱弱地说。

  “不就是灯戒嘛,我也可以给你。你们黄灯誓词怎么说的,‘恐惧为源,赛氏威权’.he he he ,口气倒是不小,可真正的黄灯Old Ancestor ,是我啊!”

  暴君虫将信将疑,“你真能给我一枚黄灯戒指?”

  “我会给你一枚无限能量的真·黄灯戒,那时你将明白‘恐惧为源’的真正含义。”哈莉傲然道。

  此时的黄灯侠和绿灯侠一样,都需要借助灯炉充能,而灯炉的能量来自起源墙。

  …

  说白了,他们只是黄灯能量的搬运工,压根做不到恐惧为源。

  失去视差怪这么多年,哈莉一直宣称体内黄灯能量即将枯竭。

  可事实却是,能量不减反增,因为恐惧为源,源源不绝。

  只要她对外施加恐惧,有人对她产生恐惧,他们的恐惧情感就会化为恐惧之黄灯能量,进入她的体内。

  “is it possible that 你也想用暴君虫暗杀别人?”凯尔frowned 。

  哈莉瞥了他一眼,眼神轻蔑,“a trifling 杀手,能创造多大价值?我要封它为神,做天堂War God 的属神,布道All Heavens and Myriad Realms ,收拢万民信仰。”

  “啥?”凯尔一脸懵逼,暴君虫也听得迷迷湖湖。

  “听说过‘痘Empress ’没?暴君虫能害人,但用它来救人更方便,任何病毒类的疾病,它都能轻松解决,对不对,小暴?”

  “小暴?”暴君虫愣了一会儿,才确定她在叫自己。

  它立即谄媚地说:“是的,伟大的主人,小暴可以吞噬任何力量比我弱的病毒与细菌。”

  先不说“真·黄灯戒”,只她给自己规划的未来——成为天堂派系的Spiritual God ,享受无尽香火——就让它overwhelmed by emotions ,激动万分。

  Spiritual God 啊!

  与只让它做杀手的赛尼斯托比,嫌弃杀手没能发挥它的潜力、对它有更高期许与安排的新Boss ,无疑更大气、霸气、豪气,跟着她也明显更有前途。

  所以,也别叫Boss 了,直接recognizing Master 吧!

  Spiritual God 之康庄大路在前方等着自己呢。

  “小暴,你很有潜力。”哈莉很满意它的识情识趣,笑着对神色微怔的两位灯侠道:“现在教堂中的天堂War God ,手里只有大棒,威风有余,仁善不足。

  等我将小暴改造成信仰神,天堂War God 会模样大变,变得慈眉善目,左手扶剑柄,right hand 托着Clean Jade Bottle 。

  瓶口倾斜,汩汩流下圣洁之水,信善们喝上一口,有病的快速recover completely ,没病的也能抖擞精神。

  尤其在科技不发达的蛮荒planet ,‘痘Empress 哈莉’将大展拳脚,所向披靡,hahahaha !”

  “你很需要信仰吗?我听Guardian 说,你和宇宙中榨取民众信仰的Evil God 不同,完全不需要信仰力。”纳图医生frowned 。

  哈莉抬头看了眼窗外,天堂之门已在眼前。

  “马上你就知道我多缺信仰力了。”

  “哈莉来啦。”

  飞艇在天堂山半山腰的small wharf 落下,立即围过来一群人也不全是人,超过大半都是silhouette 虚幻的ghost shadow ——信仰力不足,未能转化成草头神。

  “啊,凯尔也来了,还有这位——”

  “她是纳图医生,咱们Earth 英雄的old friend 。”

  “你们.”凯尔放眼望去,周围一圈全是熟面孔。

  很多人他还刚参加过他们的葬礼。

  “你们都在这,真好。”他有些泪目。

  之前发现自己没钱为老母赎罪时,他还生出些许后悔,后悔把功勋都捐了。

  …

  现在看着那一张张洋溢幸福与安乐的熟悉面孔,他心中感到全所未有的满足。

  听说凯尔的情况后,草头神非常热情。

  “凯尔,你没必要一定留在这,我和苏会替你好好照顾她的。”伸缩人拉尔夫拍着胸脯保证。

  “凯尔,我是一名医生,你mother 的病,交给我了。”初代午夜Divine Doctor 自信道。

  “凯尔,你等着,我们马上为雷纳太太修建一栋wood house ,这活儿我们太熟悉了。”初代野猫侠朗声道。

  “凯尔,除了草头神,我还兼职天堂山小镇的裁缝,你mother 的衣服交给我了。”torch said with a smile 。

  “谢谢,谢谢大家。”凯尔又激动又感动,还十分后悔。

  后悔没早点想到把mother 送到这处世外桃源。

  尤其是在小镇逛了一圈之后,他发现这里真的什么都有,有书店,有饭堂,有杂货铺甚至有电影院,门口还挂着最新的电影海报。

  天堂山更不是哈莉早年所说的“荒凉石头山”,它美丽极了,从山脚到山巅,整齐分部一块块农场与果林。

  反物质宇宙,科瓦德planet 。

  黄灯Legion 总部。

  丽萨·德来克捧着《视差之书》,快速飞到赛尼斯托边上,严肃道:“暴君虫暴露了,哈莉奎茵发现了它的踪迹。”

  “它死了?”赛尼斯托怔了怔。

  “没有,《视差之书》显示它为黄灯Legion first 叛徒,我猜它背叛了我们,投靠了绿灯,或者Demoness 哈莉。”丽萨道。

  “凯尔雷纳的mother 呢?”赛尼斯托问道。

  “她很重要吗?这会儿已经beat the grass to scare the snake ,恐怕再难对她出手了。”purple 皮肤的女人说道。

  赛尼斯托迟疑片刻,道:“她不重要,重要的是凯尔雷纳。我要创造‘他连累自己至亲被害’的事实,来击溃他的意志。”

  “这是为什么?”丽萨奇怪道。

  “为了接下来的Legion 大战,凯尔雷纳的沦陷,就是战争全面开启的信号。”

  “我明白了。”丽萨眼底浮现奇异光辉,她快速翻动书页,无数发生在物质宇宙的信息,通过视差之书被她知晓。

  良久,她笑了,“瞒的好深!原来他father 还活着,而且father and son 早已相认,还相互谅解,遥遥相望,父慈子孝,好感人!”

  赛尼斯托精神一震,“亲生father ?”

  “嗯,他father 是米国特工,早年参与了一件了不得的major event 件,军方要kill a witness to silence them 。为了不连累child 和妻子,他才假死隐遁。

  但他一直在默默观察儿子的成长,凯尔成为绿灯侠后,也知道了father 对自己的另类关爱。”

  “那就是他吧,这次干脆点,反正我们已经暴露。”赛尼斯托道。

  “需要我来安排吗?”

  “不用,让Supreme 小超人去一趟Earth ,正好Guardian (反监视者)对亚历山大·卢瑟产生了些兴趣。”

  喜欢我要与超人约架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