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Am Going To Have A Fight With Superman Chapter 1329

  最终凯尔还是从天堂山回到Earth 。

  他原本打算照顾mother 一直到她康复,可到天堂山后,曾经的朋友太热情。

  他能为老mother 做的,全被他们做了。

  雷纳老太也在抵达天堂山不久醒来,在小镇里走了一圈,便恢复大半精神,走路也不用人搀扶了,还能自己做饭。

  凯尔完全放下心来。

  而且赛尼斯托暗杀他老母,他不能一直待在天堂山。

  他迫不及待想找他报仇。

  “我觉得你不仅不该去找赛尼斯托的麻烦,从今天开始,反而要避开单独与黄灯Legion 接触。”听到他的想法,哈莉劝道。

  “我不怕他。”凯尔said solemnly 。

  哈莉道:“如果他和你单打独斗,你确实不用怕他,最不济你也能逃跑。但现在他明显在谋划着什么,而你是其中重要一环。”

  “去找Guardian ,询问他们赛尼斯托为何盯上你。”纳图suggested 。

  “嗯,我先去欧阿,纳图,你呢?要不要一起。”

  纳图sighed then said ,苦涩道:“最近科鲁加有些乱”

  凯尔眸light flashed ,“赛尼斯托回去过?”

  “我不知道他有没有悄悄回来,但他还活着,且组建了强大黄灯Legion 的消息,不知何时传入科鲁加planet 。

  甚至有一名身份很不一般的科鲁加人,已经加入黄灯Legion 。”纳图叹道。

  “科鲁加的谁?”凯尔奇怪道。

  “阿蒙苏,前代最伟大绿灯侠的儿子。”

  凯尔frowned :“这种身份对绿灯Legion 毫无意义。”

  绿灯Legion 可不会因为老爹是伟大灯侠,然后就让他儿子接他的班。

  要成为绿灯侠只有一种方式,被灯戒选中。

  你可以把儿子往绿灯侠的方向培养,增加被灯戒选中的几率——就像前些年Earth 上的“少年绿灯培训班”。

  但身份和bloodline ,甚至innate talent ,都影响不到灯戒的选择。

  别说前任伟大灯侠的儿子,现在哈尔这位公认“史上最伟大灯侠”本尊,都没能得到所有Legion 成员的认可。

  “阿蒙·苏的身份,对绿灯Legion 没太大意义,但对科鲁加意义非凡。因为阿宾苏是所有科鲁加人的骄傲。”

  纳图瞥了哈莉一眼,补充道:“类似银河上将之于Earth 。”

  “赛尼斯托呢,他在科鲁加是什么地位?”哈莉said curiously :“难道所有科鲁加人都恨他,都对他的统治没半点怀念?”

  纳图红脸上露出明显的不悦之色,“谁会怀念暴君的独裁统治?”

  “现在科鲁加是什么情况?很美好和平,人民既享受高质量的物质生活,又有绝对的和平与自由?”哈莉怀疑道。

  “或许不完美,但肯定比之前更美好。”纳图道。

  哈莉道:“既然如此,你为何满脸忧愁?赛尼斯托在科鲁加没民众基础,民众的生活也比过去更好。

  哪怕阿蒙苏在科鲁加有点威望,但与民众实际的幸福生活比,都不算个啥了。…

  他们若有理智,反而应该唾弃阿蒙苏。”

  “情况比你想的复杂。唉,很难说清楚,我先走了。”纳图烦躁地抠了抠脑袋,一飞冲天,消失在蔚蓝天空。

  “这家伙好没礼貌!哈莉关心她的国家,好心好意和她说了这么久,她话都不说清楚,直接就跑了。”艾薇不高兴道。

  凯尔讪said with a smile :“大概科鲁加的事弄得她心情心烦意燥。”

  哈莉looked thoughtful 道:“凯尔,如果你真想找赛尼斯托,也不用四处乱逛,或许可以去科鲁加守株待兔。”

  凯尔惊疑道:“你的意思是,赛尼斯托在谋划科鲁加?

  可是,在Legion 战争即将开启的紧要关头,为了一个科鲁加值得吗?”

  “不是谋划,我怀疑科鲁加的情况很糟,人民陷入水生火热之中,而赛尼斯托对自己的祖国、自己的民族又有一份炽烈无比的爱,他会忍不住冒险回去一趟。”哈莉道。

  凯尔瞪大双眼,“哈莉,你说这话是认真的?”

  “我哪里说错了?”

  “纳图perfectly clear 说了,科鲁加现在很好,为什么你要反着说?”

  “我问你,赛尼斯托生活奢靡吗?”哈莉问道。

  凯尔摇头,“他和大部分绿灯侠一样,对物质生活没多大追求。”

  “赛尼斯托精明还是蠢笨,勤奋还是懒惰?”哈莉继续问。

  “与蠢笨没任何关系,他很聪明,否则也无法成为绿灯Legion 的致命之敌。

  听哈尔说,他也非常勤奋,几乎不睡觉,依靠绿灯能量保持精力充沛的状态。”

  凯尔frowned :“话题扯太远了,你到底想说什么?”

  哈莉摇头道:“我就在回答你刚才的问题。赛尼斯托不奢靡,还非常英明,非常勤奋。先不考虑他的统治方式,只说在这and the others 物的统治下,科鲁加人创造物质财富的能力应该非常强,甚至处于历史顶峰。”

  “为什么非常强?”凯尔不解道。

  哈莉无语,“这不就像一加一等于二一样as it should be by rights 吗?”

  “我不觉得。”

  “凯尔,你可以参考苏联早期,把赛尼斯托当成加强版的‘慈父’。”艾薇道。

  “好吧,哈莉你继续,就假设你说的对。”凯尔很勉强地说道。

  哈莉sighed 。

  她终于明白为什么小蓝人宁愿捧“罪人”哈尔,也不肯扶持“完人”凯尔上位了。

  哈尔军人出身,出门左转就能从五角大楼走进白宫。

  凯尔却是一位画家,搞艺术的唔,也不是所有的画家都不懂政治,只是这位的政治智商,连“笨蛋”艾薇都不如。

  “赛尼斯托之罪,在于他用绿灯戒指控制整个科鲁加。

  他不允许任何犯罪行为存在,哪怕有犯罪的想法,也会立即被灯戒察觉。

  一个物质财富达到顶峰的科鲁加,还没有任何形式的犯罪,包括贪腐与舞弊。…

  等于财富公正分配,没有reap without sowing 的特权。

  科鲁加的普通民众必然处于个人财富最为富足的时刻。

  确实,用灯戒掌控每个人的想法太过极端。

  如此高压统治,换成我,我也受不了,想造反。

  唉,老赛心思不错,但治理国家的技术太烂。

  但那时科鲁加人绝对最富有。

  现在”

  哈莉shook the head ,“我不清楚科鲁加的情况,但一代强人倒台,还是被自由、皿煮打倒的,科鲁加的结局想一想解体后的苏联,或者现在的某乌。

  我猜科鲁加现在正被寡头和军阀统治着。

  由于缺少强权人士镇压全场,说不得这会儿还在闹分裂。

  赛尼斯托倒台也有些年头,他在位时期积攒的family property 八成也浪光了,所以现在各种社会矛盾频出,纳图才满脸愁苦。“

  “可她说科鲁加很好,更美好了,难道纳图在说谎?没必要呀!”凯尔道。

  “安吉丽娜朱莉也speak frankly ,十分真诚——他们虽然失去了一切,但他们很幸福,因为他们终于自由了。

  纳图只是个受人尊敬的医生,思想八成比朱莉更‘单纯’。

  这种人参与政治、统治国家,比脑子聪明的暴君最terrifying 。”

  哈莉shook the head ,“算了,你可以怀疑,我不强行推销自己的观念,甚至不确定自己说的是对是错。

  或许科鲁加人民和Earth 人不同,这会儿真的生活更美好呢。

  我只是向你提供一个建议,可以到科鲁加蹲守赛尼斯托。

  反正你们灯侠速度快,亲自去一趟科鲁加,耽搁不了多长时间。

  如果那里一片祥和安宁,就证明我想错了,Earth 人的理论不一定适合外星佬。

  如果你在那里看到的一切,都如我说的一样,你就蹲在那,八成能蹲到赛尼斯托。”

  “即便如你所想,科鲁加一团糟,也不代表赛尼斯托会回去。”凯尔道。

  “他很爱国,甚至可能是科鲁加人中最爱科鲁加planet 的人。”哈莉认真道。

  凯尔一脸怀疑,“他是公认的暴君,不顾自己人民的真实需求,只以最严厉的手段控制他们,像在对待一群slave 。”

  哈莉叹道:“如果他不爱国,就不会在科鲁加planet 花那么多心血。

  他甚至没必要一直留在科鲁加。

  毕竟,他当时在绿灯Legion 已经有更美好的未来。

  is it possible that 他享受极端独裁的生活?

  可在绿灯Legion ,他完全是个‘正常人’,是同伴眼里热情负责的好领导,是小蓝人心中守规矩的好下属。

  没玩弄权术,没争权夺利,没想过掀翻小蓝人的统治,自己掌控Legion 的运转。

  无限Earth 危机中,反监视者之所以能收买他,就因为祂向他承诺能保住科鲁加,而我之所以能挑拨离间,策反他,也靠他对科鲁加的爱。”

  “好吧,我去试试。”凯尔有些被说服了。…

  试一试的代价很低,收获却可能非常大。

  “记得多叫几个人,最好把哈尔叫上,他比较克赛尼斯托。见到目标,也别讲什么道义,直接围攻。”

  凯尔离开没多久,哈莉就收到一份意外之喜。

  大卢瑟昂首挺胸、得意洋洋地把耷拉着脑袋、面如死灰的小卢瑟献给了她。

  “bang bang bang! ”哈莉使劲在他手臂处的玻璃外壳上拍了几下,赞叹道:“卢瑟,你真给了我一个大惊喜啊!

  这下‘宇宙重启危机’和秘密会社危机,可以彻底画上句号了。

  Earth 再不用风声鹤唳,担心阴谋家躲在暗中搞破坏啦!”

  “嘿,我向你承诺过,must 找到这个bastard ,我说到做到。”卢瑟high-spirited and vigorous ,满脸带笑。

  “和我说说看,你怎么找到他的。把你救活后,我还让你当场试过,当时你并不能感应到小卢瑟的脑波。”

  她费尽心思救他,一部分原因就在为了寻找小卢瑟。

  ——既然小卢瑟可以压制、控制大卢瑟的思维,理论上大卢瑟也能对小卢瑟做同样的事。

  至少能通过脑波共振,找到小卢瑟。

  但当时成为痛痛人始祖的大卢瑟并没成功。

  卢瑟慨叹道:“在你离开后,我消沉了两日,痛痛人之躯让我几乎失去行动力。

  但后来我想通了。

  或者说,我divine light flashed ,想到一种开发痛痛人innate talent 的好方法。”

  “控制痛痛之力形成力场,达到there is no stronghold one cannot overcome 、nothing that cannot be broken 的realm ,就是最好、最强的技巧。”哈莉道。

  卢瑟摇头道:“这不是我想要的。”

  他指了指自己的大脑,得意道:“我在想,如何利用痛痛人innate talent 增强自己的大脑。”

  “呃,这个思路很清奇,你成功了?”哈莉古怪道。

  打破她脑袋,也想不通痛痛人和超级大脑能形成什么联系。

  “痛痛人innate talent 的本质,是弱化防御,而spirit strength 的本质从科学的角度,是脑波的强度与运转速度。

  而脑波又可以简单理解为脑细胞与神经纤维中的电子移动。

  所以,我的方法就是弱化电子移动通道中的阻碍,让它更快更流畅,以达到增强spirit strength 和思维速度的功效。”卢瑟兴奋道。

  哈莉皱眉想了想,“原理上勉强说得通,但怎么做到?电子那么小,移动通道更纤细,你怎么控制?”

  “痛痛人之力对外释放,精准度较低,力度的确很难控制,但对自己使用,仿佛本能。我思维的路线,便是痛痛人之力的流动轨迹,简直有点奇幻了。”卢瑟said with a smile 。

  “痛痛人之力本就是魔法,当然奇幻。”哈莉道:“你spirit strength 增强了几倍?”

  卢瑟竖起三根手指,“spirit strength 增加三倍,智力大概提升一点五倍。”

  “才三倍”哈莉twitched his lips ,听他说得神乎其技,还以为他ascending to the skies with a single leap ,成就“超人之脑”了呢。…

  “三倍已经不低了,足以让我感应到这个little bastard 的脑波。”大卢瑟指着小卢瑟,gnashing teeth said :“即便感应到他的位置,我也足足忍耐了一个星期。

  用这一个星期,我寻找盟友,打造自己的新mecha 。

  现在,我终于不用忍了。

  哈莉,有什么话想问他,你赶紧问,问完了我来好好炮制他。”

  哈莉往门口瞥了一眼,卢瑟不是一个人来的,同行的还有科波特、骚包紫的笑疤,以及一个大凶女人。

  “小卢瑟躲在哥谭?”她问道。

  科波特尴尬道:“这家伙太cunning ,伪装成了多恩帝国的Prince ,身份上没任何weak spot ,完美取代。

  他自打来到Earth ,就非常高调。

  短短几天时间,就成为哥谭上流社会家喻户晓的great character 。

  连Bruce ·Wayne ,都曾邀请他参加过Wayne 庄园的派对。

  而且他还是公认的你的狂热粉丝。

  哥谭小报都报道过他出重金走门路,想要和你见一面的新闻。

  如此,我我们便都被他骗了。”

  “多恩Prince 迪亚斯?”哈莉表情古怪地瞥了眼小卢瑟,“你倒是好手段。”

  “喔,哈莉你也听说过他。”科波特sighed in relief ,脸色好看了些。

  名声大到连哈莉都有所耳闻,他们被骗也不丢人了。

  “你们都参与了小卢瑟的搜捕?”哈莉目光在他和另外两人脸上扫了一圈。

  “我是卢瑟的盟友,他只负责指认目标,其余工作都是我做的。”笑疤眼神闪烁,语句简短地说。

  哈莉gently nodded ,“你想要什么?”

  “仿照雷霄古老规矩?”笑疤问。

  “老规矩”哈莉意味深长地laughed ,“行。”

  初代小丑捉住雷霄古交给她后,得到不招惹她,她便不干涉他在哥谭的任何行动的承诺。

  仿雷霄古旧例,等于二代小丑可以再次纵横哥谭、折腾百特曼了。

  笑疤向卢瑟nodded ,转头就走出奎茵庄园。

  “你呢?”哈莉转向大熊女,这女的看她的眼神有些奇怪。

  “哈莉,是我,多蒂,你还记得不?高中时,我们是朋……嗯,在一个班里,是同学。”多蒂神色拘谨且略显狼狈,涂着厚重眼影的眼睛四处乱飘,不敢与她对视。

  pt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