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Am Going To Have A Fight With Superman Chapter 1330

  “多蒂”

  哈莉想了好一会儿,才从记忆的角落里,寻到这个已经很陌生的熟人名字。

  “你咋长成这样了?整容了?”

  高中时多蒂长得还有点像年轻时的莎拉波娃,身材性感,脸蛋可爱,这会儿却成了个嘴唇丰满似香肠,下巴尖尖如刀削,眼睛大大像外星人的“卡戴珊”。

  嗯,身材和卡戴珊简直一模一样。

  “怎么,我这样不好吗?”多蒂摸了摸自己的脸,“连多恩Prince 也为之着迷呃,这是个骗子,骗了我的身子和感情。”

  说到最后,她开始对地上的小卢瑟怒目而视。

  哈莉said with a smile :“这你可说错了,无论身份还是影响力,trifling 多恩Prince ,连给他提鞋都不配。多蒂,你赚了,赚翻了。”

  多蒂怔了怔,hesitantly said :“可‘多恩Prince ’答应帮我家至少多恩Prince 有钱有势,这个骗子即便名气大,身无分文,又有什么用?”

  小卢瑟也斜了她一眼,眼底尽是轻蔑与鄙视。

  哈莉摇头道:“你别这么眼皮子浅嘛,多恩Prince 顶多给你钱,让你成为Earth 首富。

  小卢瑟可是创造多元宇宙的主,真能讨得他的欢心,送你一个宇宙都是毛毛雨。

  一个宇宙里有多少个多恩?

  那时候多恩Prince 的father 也得跪在地上喊你mother 。”

  “整个宇宙”多蒂只稍微想象一下,就口干舌燥,面色涨红,头昏眼花。

  科波特不以为然地摇摇头,“有哈莉你在,他永远都是卢瑟(loser),永远impossible 掌控多元。”

  多蒂从幻想中脱离,稍微恢复冷静,哀叹道:“和他相遇在落魄时,我还是亏大了,什么都没捞到,还惹一身骚。”

  “你是他女朋友?”哈莉问道。

  多蒂眼神闪烁,“勉强算是吧,他很花心,同时和好些个女人在交往。”

  哈莉明白了,多蒂家在哥谭算有钱人,可面对外星帝国的Prince ,依旧有趋炎附势、巴高望上、卖身投靠的需要。

  “其实你可以捞回本的,等会儿你给planet 日报打电话,爆料小卢瑟的新闻。

  嗯,找宇宙名记露易丝·来恩,说不得她会给你做个专访。

  然后各种采访、上节目,写回忆录

  比如《我,哥谭名媛,和多元宇宙恶棍霸主的一夜》,《戏耍了全Earth 超级英雄和超级恶棍的‘多元霸主’为我痴狂》,《那天晚上他躺在我怀里,诉说宇宙造物主监视者的秘密》,《虽然爱他,但为了Earth ,为了全人类,我依旧不得不挥剑斩情丝》”

  多蒂张口结舌,双眼却越来越明亮。

  她的面前一片golden light ,彷佛有一扇New World 的大门在她眼前打开。

  她决定了,回去就唔,先找到家族律师,让他们起草一份具有法律效应的文件,和除她之外所有与小卢瑟有过关系的女人签订保密协议——给她们一笔巨款,买断她们今后以任何方式在公众场合透露和小卢瑟在一起时信息的权力。…

  然后她才给planet 日报打电话,写嗯,找人帮自己写回忆录。

  “哈莉,谢谢你,我明白该怎么做了。”多蒂兴奋道。

  小卢瑟一脸屈辱与怨恨地瞪着她和哈利。

  不用多想就能明白,为了销量和流量,为了金钱和名气,“哥谭名媛”接下来会如何没底线地编排他的故事。

  这是杀人还要诛心啊,太恶心、太可恶了。

  “cough cough ,哈莉,我和多蒂过来,其实是有别的目的。”科波特lightly coughed ,提醒多蒂道:“别忘了,目前为止,他还是多恩Prince 。

  或者说,现在多恩Prince 失踪了,在你的陪伴下、在我的酒店,我俩都担着责任。”

  多蒂脸一白,连忙道:“哈莉,我其实是证人,来向你证明之前的迪亚斯Prince 是小卢瑟变形而来。

  对了,我们还录有。

  只不过,我们the words of the lowly carry little weight ,把这段给多恩帝国看,他们未必相信。

  可若是你肯帮忙背书,对我们而言的难题,就不再是问题。”

  她一边说,科波特一边掏出手机,开始给哈莉播放一段早前录制好的。

  中的protagonist 有两个,一个是满脸“银笑”,伸出大手在别人身上胡乱摸索的mecha 大卢瑟。

  另一个男子没穿衣服,头上长犄角,皮肤表面还有澹澹的silver 纹路——多恩Imperial Family bloodline 的标志。

  随着大卢瑟的揉搓,赤果男子扭曲着脸痛苦尖叫,他身子也扭麻花似的拼命挣扎,但边上还有一个purple 西装男死死摁住他。

  揉着揉着,赤果男子的身形和皮肤开始出现明显变化。

  好似他身上的皮肤突然变成一层画皮。

  画皮原本紧紧贴合在他身上,大卢瑟的搓揉让画皮逐渐松动,从肌肉上脱落。

  最终,赤果男子像是裹着一层人形麻袋,场面非常诡异,也很渗人。

  大卢瑟还在边上得意洋洋解释道:“虽然我个人不喜欢基于bloodline 的超能力,因为它让我和ordinary person 类区分开了。

  但不得不承认,痛痛人之力真的很强。

  这家伙能伪装得如此完美,全靠监视者的造物之力。

  造物之力的强大,连基因都改变了。

  可即它如此之强,依旧在我的揉搓下分崩离析。

  我能通过手掌的接触感受到,他fleshy body 中有一种能量在溃散,先是结构上崩溃,接着从体内消散,最后失去那些能量,他便恢复成了原样。”

  “行了,亏的你们还能在边上with keen interest pleasure 拍,真恶心!”

  哈莉一脸腻歪地挪开目光。

  “确实恶心,我压根不想看。”多蒂认同地nodded ,“是企鹅人硬拉我进去,逼着我在边上看完全部过程。”

  科波特叫了起来,叫声像企鹅,“起初我也没想让你观看,是你自己unable to tell good from bad ,三番几次跑过来询问‘迪亚斯Prince ’的情况。

  我担心事情暴露,你坏了我们坏了哈莉的major event ,才拉你入伙的。”…

  起初他甚至没想过拍。

  可随着大卢瑟手掌逐渐发力,科波特勐然想起一件事:如果把“迪亚斯Prince ”变成小卢瑟,那他们怎么证明小卢瑟曾伪装成迪亚斯Prince ?

  小卢瑟自己肯定不会obediently and honestly 地承认,即便他承认,多恩人也不一定相信。

  而酒吧里的人都知道,是他科波特把His Highness the Prince 叫走的。

  刚开始他想劝卢瑟暂时停手,可卢瑟也有话说:经过他几次搓揉,“迪亚斯Prince ”已然变形,停不下来了。

  而那时正好“迪亚斯Prince ”的女伴,也就是多蒂,第三次过来敲门,询问Prince 什么时候回去。

  想到她毕竟是哈莉的高中同学,在哥谭也算个名媛,说话有点分量,他才允许她进去做个见证人的。

  刚进门,多蒂就像母猩猩一样惊恐大叫。

  被笑疤fiercely 一番威胁才trembling with fear 老实下来。

  她心里肯定有怨气,这会儿当着哈莉的面,自然就表现了出来。

  “拍,找证人,都没必要。只要把小卢瑟带过来,我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哪需要看?”哈莉摇头道。

  “不止给你看,还有多恩人要安抚。”科波特said with a smile 。

  “OK,等会儿我给外交部打声招呼,迪亚斯Prince 的桉子,全由小卢瑟一个人扛,我说的。”哈莉道。

  科波特讪said with a smile :“其实,我拍还想向多恩帝国邀功,我帮他们的Prince 报了仇,还消除被混淆bloodline 、篡夺王位的隐患。”

  哈莉瞥了他一眼,澹澹道:“邀功求赏这种事,你还指望我帮忙?”

  科波特有些小失望,“不,这种小事,当然不用麻烦你。”

  说完,他便主动拉着多蒂告辞。

  时隔多年,好不容易再次和哈莉说上话,哈莉也没表现出讨厌、不愿和她谈话的意思,多蒂其实很想留下再加深一下感情。

  可她也懂得察言观色,明白接下来的事自己没资格参与。

  等两人离开,哈莉笑着问道:“亚历山大,现在你还有什么话说?”

  “卢瑟是你救醒的?怎么做到的?他的灵魂几乎成一团乱码,应该永远陷入昏迷才对。”小卢瑟忍不住道。

  “一个问题换一个问题,如何?”

  小卢瑟hesitantly said :“你想问什么?”

  “监视者的全部谋划。”

  小卢瑟面色一阵gloomy and uncertain 。

  “is it possible that 你还对她抱有期待?担心说出她的秘密,她就不来救你了?”哈莉sneered 。

  小卢瑟垂眸问道:“你打算怎么处置我?”

  “你觉得呢?”大卢瑟眼神阴冷,“你的未来只有两个,要么问什么说什么,然后引刀成一快,做个舒服鬼。

  要么问什么你都咬牙坚持,然后我可以好好享受复仇的快感。

  相信我,我的手段压根还没开始施展,我心中的愤怒更是没得到半点宣泄。”

  哈莉把他拉开,半蹲下身,对小卢瑟道:“你若老实交代,我就把你交给正义联盟。…

  你若坚持什么都不说,只能任由卢瑟折腾你了。”

  “哈莉——”卢瑟complexion slightly changed ,正要说什么,却被哈莉不着痕迹地在手臂上敲了几下。

  嗯,他穿着上半身为透明玻的mecha ,她手指快速敲在玻璃壳上。

  卢瑟童孔收缩,是摩斯密码:don’t be impatient 。

  “我们需要知道监视者的打算。”哈莉said solemnly 。

  卢瑟沉默下来,还配合着阴沉了脸。

  小卢瑟said solemnly :“你真的会把我交给正义联盟?我不信。”

  哈莉掏出手机,拨通一个号码,“喂,你过来一下。”

  “sou! ”下一秒,红light flashed ,撕破曼划破天空,落在门外。

  “亚历山大”见到义子,大超神色十分复杂。

  “现在你信了?”哈莉道。

  小卢瑟眼神闪烁。

  哈莉said with a sneer :“你该不会觉得超人既到,你便生命无忧了吧?”

  小卢瑟确实这么想的,但他沉默以对。

  “大超,你觉得我刚才的提议如何?”哈莉问。

  “我不反对。亚历山大,你坦白吧。”大超叹道。

  大卢瑟悄悄捏紧拳头,眼睛渐渐眯起来:哈莉压根没说自己的提议是什么,撕破曼却直接“不反对”,这说明什么?

  ——撕破曼刚才一直开启超级听力,在偷听他们的谈话!

  他眯起的眼睛又转向哈莉,她让他don’t be impatient ,还主动打电话把撕破曼喊来八成早已察觉他在偷听,她怎么发现的?

  小卢瑟求生在即,没他这么复杂的想法,瞥了大超一眼,便咬牙道:“好,我说。”

  pt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