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Am Going To Have A Fight With Superman Chapter 1332

  夜幕深沉的奎茵庄园。

  “哈莉,小卢瑟失踪了。”大超excitedly said 。

  百特曼目光灼灼,嘴唇紧抿。

  哈莉的视线在两人脸上扫了一圈,“就为了这事儿,你们大半夜跑到我家,把我从睡眠中吵醒?”

  “你在冥想室,还没睡觉。”百特曼道。

  哈莉rolled the eyes ,“我在冥想室打坐睡觉。”

  “哈莉,你答应过我,也向小卢瑟做过承诺,他属于正义联盟,你不会再悄悄下黑手。”大超said solemnly 。

  “凭什么说他的失踪与我有关?”哈莉不满道。

  “你不是第一次命令‘魏征斩龙’。”百特曼道。

  “那你去山下找魏征,问他把‘龙’藏哪儿了。”

  百特曼严肃道:“哈莉,我不关心小卢瑟的死活,哪怕你让戈登悄悄把他杀了,我也不在乎。”

  大超张张嘴,你不在乎,我在乎啊!我刚给露易丝打包票,小卢瑟就没了,我的脸被抽得好疼。

  而且得知小卢瑟失踪,露易丝立即像死了唔,刚结婚时,养了多年的柯基去世,她也这般伤心欲绝。

  “可小卢瑟还没完成审判,他还没说出控制兄弟眼的后手。”百特曼继续道。

  大超表情一肃,“哈莉,小卢瑟关乎百万欧麦克的命运,你赶紧将他交出来。”

  “你们可真心大,过去快一个星期了,还没把秘密从他嘴里撬出来。”

  哈莉眼神有些鄙视,语气十分坚定,“你们找错人了,小卢瑟失踪与我没任何关系——”

  “轰隆隆!”像是火箭喷射的声音,忽然在窗外响起,由远及近,速度极快,哈莉一句话都没说完,它已经轰隆落地。

  接着院子里响起卢瑟震天响的嚎叫,“哈莉,哈莉,出事啦,我在弄死小卢瑟的时候,出了个大意外,你绝对想不到——呃,你们也在。”

  他一边叫喊,一边急吼吼冲进大厅,然后看到哈莉木然的脸,大超和百特曼恍然与责怪的脸。

  “卢瑟,我不懂你在说什么。”哈莉coldly said 。

  “哎,哈莉,小卢瑟那个杂种真的——”

  “与我无关。”哈莉冷漠打断他的急切述说。

  大超和百特曼都一脸“我信你个鬼”的表情。

  “与你有关,与所有人都大有关联!”卢瑟或许明白了什么,但他完全不在意,反而更加急切了,“关乎这个宇宙所有人的未来。因为小卢瑟不单纯是小卢瑟,他还是监视者,监视者玛尔·诺乌!”

  “什么意思?”哈莉一惊。

  “今晚我买通狱警弄晕小卢瑟后,没有任何耽搁,直接将他拉入阴影界。我们都是fleshy body 进入地狱边境,由笑疤亲自动手施展你交给我的秘术,打开一汪——”

  哈莉摆手打断他,“直接说结果。”

  “小卢瑟灵魂中隐藏着一个监视者,我有录像,你来看”

  阴影界原本无法录像,物质界的摄像机进入五维灵薄狱就会迅速分解。

  不过卢瑟这些年一直在搞“灵薄狱卫星”项目,很容易就把自己一身装备也浸染成半魔法item 。

  视频的拍摄角度在卢瑟的头顶,摄像机大概在头盔上。

  从他把一箱子美钞递给狱警开始,一直到他扛着小卢瑟,和笑疤一起进入阴影界——笑疤和他没带着小卢瑟离开监狱,而是隐藏在另一间空牢房。

  在那间牢房,笑疤绘制了一个把附近空间拉入阴影界的魔array 。

  进入阴影界后,他们还继续向地狱靠近,一直来到Hell Sect 口,看到长长的亡灵队伍才停下。

  然后笑疤拿着一本black 封皮的古老书册,对照书册完成array 和ceremony 。

  “嗡~~~”献祭array 中央荡漾一圈purple black 波纹,一汪“清泉”出现在他们面前。

  即便隔着屏幕,也能感应到浑浊black liquid 散发的阴秽evil aura 。

  “这是什么?”大超muttered 。

  百特曼瞥了哈莉一眼,澹澹道:“没听他们说吗,在summon ‘Netherworld River 之心’,也就是Netherworld River 最底层的邪祟意识集合体。”

  哈莉面无表情,心里暗骂卢瑟unprofessional 。

  这么简单的一个黑魔法,内容不足两百个单词,竟然记不住,还要拿着书“照本宣科”。

  拿着书就算了,他还像讨论高等数学题一样,和笑疤讨论魔法的原理、难点,以及精妙之处全被录像,然后被大超和百特曼听到。

  “我要声明,这本书属于我,但绝非我给卢瑟的。”哈莉先义正辞严对两位英雄说了一句,又转向大卢瑟,scolded :“老实坦白,你是不是偷偷潜入我家,偷走了我的魔法书?”

  卢瑟一脸别扭地说:“我确实不告而取。”

  哈莉这才粲然一笑,指着他对两位英雄道:“他说的,你们都听到了?这件事完全与我无关。”

  大超木着脸道:“别说废话了,继续看视频。”

  视频中,在summon 出“Netherworld River 之心”后,卢瑟和笑疤两个恶棍便几个巴掌把小卢瑟抽醒,大笑着将他活生生丢入其中。

  ”ao wu ~~~~”小卢瑟像是落入滚烫的沥青溶液,身上爬满黏稠的秽物。

  那些好似亡灵拉出来的粑粑的东西,还使劲往他每个毛孔里钻,让他感受到扒皮抽骨的痛苦。

  “hahaha ,哈莉的魔法果然没错,Netherworld River 底部沉淀了百亿年的wraith 残骸,是地狱中侵蚀性最强、堕落气息最浓郁的存在。

  用它来浸染灵魂,比Demon King 本源都强大。”卢瑟畅快的大笑从视频中传出。

  哈莉很想扶额,你是个憨憨吗?明知道自己在录视频,还特么这么豪放,什么crafty plots and machinations ,什么secret mastermind ,都主动供了出来。

  “ao 不~~~”就在这时,视频中献祭现场mutation 突生,已被至邪之物浸透的小卢瑟,发出一声不似他声音的灵魂之嚎。

  接着就见悬浮在Netherworld River 的小卢瑟尸体中,挣扎着飞出一道golden 的灵魂。

  那亡灵既是小卢瑟,也不是小卢瑟。

  它是一个长相威武的魁梧老男人,体表套了一层小卢瑟相貌的透明灵魂。

  宛若画皮。

  “画皮灵魂”连同小卢瑟的fleshy body ,都像一套衣服,外套与紧身内衣,被老男人脱了下来。

  “监视者!”大超和百特曼异口同声。

  “这是监视者,无限Earth 危机时,我在监视者卫星见过他,他怎么在小卢瑟体内?”大超惊呼道。

  “so that’s how it is ,这便是最后一位监视者了!”哈莉也很震惊,很快她又恍然。

  另外几人愣了一瞬,立即通过她的话,联想到小卢瑟曾说过:预定的52位宇宙监视者,目前只51位,还剩一位未出,因为时机未到。

  “时机未到.什么时候才算时机已到?”大超额头冒冷汗,声音艰涩道。

  哈莉said with a sneer :“很显然,小卢瑟死亡之时,便是主宇宙监视者破茧而出的日子。

  我之前还在疑惑,既然52个监视者已经诞生了51个,他们why not 帮小卢瑟逃离主宇宙。

  原来他们就是在等他被我们抓住、审判,杀死.然后最后一位监视者从他的尸体中孕育而出。”

  “那他到底是小卢瑟,还是监视者?小卢瑟的**里,既有小卢瑟自己的灵魂,又有监视者的golden 圣魂,他们到底是什么关系?”大卢瑟muttered 。

  哈莉没回答他的话,只继续盯着屏幕。

  即便是监视者,这会儿也被腐朽堕落的Netherworld River 玷污。

  大卢瑟的献祭对象不是Netherworld River ,而是“Netherworld River 之心”。

  如果献祭Netherworld River ,只需把小卢瑟抛入Netherworld River ,小卢瑟的尸体飘浮在河面上,慢慢下沉。

  可Netherworld River 之心在Netherworld River 河底。

  哈莉曾亲自尝试过,游了好几个小时才勉强靠近河底。

  简单来说,ninth layer 地狱好似一个巨大的漏斗,Netherworld River 在地狱边境,equivalent to 漏斗的最上端,而Netherworld River 连接的无光海在漏斗最下方,在第ninth layer 地狱的下方。

  Netherworld River 之深,贯穿ninth layer 地狱。

  所以,小卢瑟被丢入Netherworld River 河底后,要离开Netherworld River ,得穿过很长一段距离。

  所以,玛尔·诺乌之圣魂在脱离小卢瑟身体后,依旧泡在Netherworld River 之底。

  百亿年来沉积河底的堕落意识集合体,像闻到血腥味的蚂蟥,从all directions 向他疯狂扑去。

  顷刻间,散发golden light 的圣魂便被黑暗淹没。

  但他还在挣扎,在咆孝,在怒骂。

  “来克斯·卢瑟,小丑,我要杀了你们!”

  很快,它身上褪去神圣与golden light ,化为一尊魔焰涛涛的恐怖monster ,快速冲向“岸边”的卢瑟和笑疤。

  卢瑟和笑疤从震惊中回神,嚎叫一声,拔腿就跑。

  视频中的“地狱篇章”到此结束。

  离开地狱后,卢瑟二话不说,立即往奎茵庄园飞。

  他明白自己惹上了大麻烦,只有哈莉能救自己。

  “小卢瑟是什么情况?”百特曼said solemnly 。

  “还是那句老话,一切奇迹皆有代价!”

  哈莉叹道:“整个宇宙都没了,只有他一个人活下来。

  来到New World ,立马被‘Murim Alliance Lord ’收为义子。

  还未成年,便得到白胡子great grandfather 的赏识,在great grandfather 将死之时,得到他的全部功力、秘籍和财产。

  喔,还有个漂亮的金发女儿(先知来拉)托付给他。

  然后他成为savior ,多元宇宙的人民都仰仗他拯救,好威风,really domineering 。

  这一套标准主角模版的经历,让他认为自己是天命之人,却不想白胡子great grandfather 只是馋他身子,发现他physique 很特殊,要用他做cauldron 避灾消难、东山再起。”

  “小卢瑟的身体有什么特殊?”大卢瑟惊疑且惊惧。

  他是小卢瑟的“father ”,father and son 的bloodline 与脑波都很相似,他的身子岂不更招人馋?

  哈莉摇头道:“我不知道,但既然监视者在监控多元宇宙所有人的情况下,独独挑中小卢瑟,说明他必有特殊之处。”

  “我呢,会不会被人盯上?”卢瑟worriedly said 。

  哈莉瞥了他一眼,said ill-humoredly :“小卢瑟才是多元宇宙唯一,你和撕破曼、百特曼一样,早烂大街了。”

  “多元宇宙有很多我的同位体,我能理解,但小卢瑟凭什么唯一?”卢瑟frowned 。

  “首先他所在的Earth -3宇宙很特殊;其次,来克斯·卢瑟和露易丝·来恩的结合,整个多元宇宙都很罕见。”

  哈莉向大超抬了抬下巴,“露易丝和克拉克,才是天命一对。

  最后,据我所知,来克斯·卢瑟生下儿子的情况也很罕见。

  overwhelming majority 卢瑟和你一样,不愿意生child ,一身孤苦。

  如此,小卢瑟才异常稀有,多元宇宙仅此一例。”

  “我不生child 是时候没到,毕竟我还年轻。”卢瑟道。

  “你都四十好几了。”

  百特曼frowned :“哈莉,现在的重点是小卢瑟控制兄弟眼的手段。”

  哈莉转向卢瑟,scolded :“你这么急躁做什么?小卢瑟还没审判,他还没说出那个秘密。”

  卢瑟得意一笑,“我知道。”

  “什么?”

  卢瑟点了点自己的太阳穴,“他的秘密,都在这儿。”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