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Am Going To Have A Fight With Superman Chapter 1334

  走在昏暗的街道,凯尔时不时碰到一个两个少年,拿着喷漆罐子,在墙上绘制出一个又一个巨大的绿灯标志。

  “你知道它代表的意义吗?”凯尔拉住一个十四五岁的红皮少年问道。

  “你不知道?”少年反问。

  “我当然知道,但你才多大?”

  ”hmph ,我年纪不大,但也记得几年前的科鲁加市是什么样。”

  “我不信,你年纪太小,记不住。”凯尔摇头。

  少年悲愤道:“那时我mother everyday all 做不同的好吃的给我吃,现在我mother 饿死了,我也快了。这么明显的差距,我感受不到,记不住?”

  凯尔这才注意到,宽松兜帽衫下,少年的身体瘦骨嶙峋,严重营养不足。

  “我记得当年这里很漂亮,很干净,街边都是堆满货物的商店。”他故意这样叹息道。

  也不是胡编乱造,只要在街上随便扫一圈,能看到好多关门歇业、设施陈旧的商铺。

  “是啊,那时这里好漂亮.”

  凯尔的话引起少年情感上的共鸣,也降低了他的戒备心。

  凯尔又问道:“你觉得谁该为现在的科鲁加负责?”

  “当然是政-府。”少年脱口而出。

  “政-府.太笼统了。”凯尔轻轻摇头,“具体是谁,什么原因?”

  “我,我不知道.”少年茫然道:“我只听说葛布总统贪-污了很多钱,还在塔马兰planet 买了豪宅,他家人都在那。

  还有,东边好像在打仗?似乎是国会议员在争夺‘塔尔工业区’?”

  凯尔苦笑,总统拿着别国的护照,国会议员为一片工业区打仗听着就魔幻。

  可他知道,这在如今的科鲁加就是事实。

  议员和军阀没区别。

  他还去过塔尔工业城。

  塔尔·赛尼斯托,塔尔是赛尼斯托的名字,赛尼斯托以绿灯Corps Head 的门路,引进外星技术修建的“高新科技工业城”。

  不知何故,那座城没换成“纳图工业城”这个名字。

  不过,也无所谓了。

  那里设备陈旧老化,许久没人保养,工人更早已跑光,或者,这城里的百万游行者,就有来自工业城的工人。

  “嘀嘀嘀~~”忽然,街道尽头响起响亮的哨子声,少年complexion greatly changed ,急促道:“快跑,防暴警察来了。”

  说完不等凯尔反应,他便像老鼠一般,钻进一扇破旧的房门,消失在街面。

  凯尔也快走几步,隐匿在角落里。

  “凯伦议长有令,所有人立即熄灭torch ,烧掉旗帜,解散队伍,各回各家。”

  警察数量成千上万,从all directions 封锁街道,徐徐向聚会人群最多的广场推进。

  凯尔觉得他们不该被称为“警察”,他们的装备比警察先进,统一的太空军作战服,闪烁电弧的防爆盾,佩戴的武器也是极为先进的能量枪。

  与民众的老旧衣服比,他们的战服也铮亮簇新。…

  看着更像外星殖民者在镇压殖民planet 的slave 矿工。

  但凯尔透过他们头盔的玻璃面罩,能看到典型的科鲁加红皮肤。

  可他们对待科鲁加人民的态度,也完全不像同planet 的同clansman 。

  路上碰到手持绿灯横幅的市民,科鲁加警察提起棍子,往死里打,好似他们面对的不是本该被自己保护的民众,而是来自别的planet 的入侵者。

  一旦有市民反抗,他们直接掏枪射击。

  相位枪可以调节到击晕、灼烧、破坏、致死等多个档位,防暴警察几乎都选择了比击晕更高的灼烧。

  光束落在市民身上,衣服和皮肤立马烧穿拇指粗的孔洞,他们捂着伤口痛苦嚎叫,嘴上骂得更凶了。

  “和他们拼了!今晚我们将迈出重要的一步,攻占邪恶的总统府、推翻暴政强加在我们身上的剥削与不公。”

  燃烧瓶、torch 、砖头和尖叫声、咒骂声,雨点般向防爆警察落去,群情激愤的民众手持铁钎或木棒,嗷嗷叫着冲入军警的阵列。

  “**,情况失控了。”

  “科鲁加最美风景线”把凯尔看呆了,也弄懵了。

  他已经看到人群中开始出现伤亡,可他不知道该不该出手。

  “盖,科鲁加市发生暴乱,我们要不要帮忙?”他通过灯戒询问同伴。

  哈莉的建议,他还是听了的。

  他来科鲁加好些天了,发现这里并不如纳图所说的美好后,就唤来同伴,准备一起守株待兔,等赛尼斯托降临。

  “别冲动,这里是1417扇区,是纳图的地盘,她已经来了。”盖·加德纳在外太空回应道。

  tone barely fell ,凯尔便看到一束绿光划破昏暗厚重的夜幕,穿过雷鸣闪电,如同希望之光,落在城市上空。

  “都住手!”

  灯侠降临,骚乱却没停止。

  防爆警察被她缴械,民众更加狂热。

  “纳图,纳图,纳图!”

  “同胞们,你们看到了吗?这就是索拉妮克·纳图医生,她医术精湛、勇猛过人、谦恭善良、仁慈怜悯她是推翻前代暴君的伟大领袖,她还拥有灯戒的力量,能保护我们免受任何危害,能为我们带来旧日的富足生活。”

  广场中央、站在纳图雕像下演讲的old man ,拿着喇叭大喊:“纳图医生,带领我们推翻腐-败残暴的政-府吧。”

  “纳图,纳图,纳图!”周围的民众满脸狂热地呐喊,声浪一浪高过一浪,连天上的雷鸣都被压了下去。

  凯尔看到纳图的身体在轻轻颤抖。

  她的表情有些惊恐。

  “我今晚来这里是为了解决纷争,而非成为你们的领袖,请回到你们的家里,回到你们的床上,好好休息一晚,明早再回到你们的工作岗位上,让科鲁加恢复和平与秩序。”

  “我们的家破败不堪,没有水电暖气,没有面包和牛奶,只有饥饿疲惫的老人和child 。”…

  “我没有工作了,工厂成了议员的产业,他们把我裁了。”

  “现在工资太低,不足之前的千分之一,连活命都不够。”

  最终,所有的抱怨再次汇聚成一句话:“纳图,纳图,纳图,再次领导我们推翻政-府,这次你来做总统,终身制大总统!”

  纳图挥手大叫:“不,我只是医生,不是政客,不懂政治,我想治愈科鲁加,而非制造分裂、引发战争。

  如果你们对现任总统不满,可以等下次选举。

  用你们手中的选票,自由地选出你们理想的领袖。”

  “贪婪的葛布总统和那些vampire 议员,都是我们选出来的。”

  “现在我们选你,纳图,纳图,纳图.”

  “纳图医生,请用你的戒指打倒残暴与不公,带领我们回到过去繁荣安宁的好时代吧!”

  “唯有绿光笼罩之下,我们才得幸福。”

  凯尔为此刻乱象忧心之余,也感到十分荒谬。

  “绿光笼罩之下,尽是恐惧与恐怖”、“绿灯如日,时日曷丧”这两句话是赛尼斯托时期,反抗军的战斗宣言之一,现在却变成了“绿光之下,是幸福”。

  不过,在现场成千上万绿灯旗帜、横幅的衬托下,这句口号倒也不显得过于讽刺,反而很应景。

  “科鲁加人民,你们听着,我爱你们,但这枚灯戒只应该保护planet 不受外敌入侵,不该成为解决政治问题的手段。

  无论如何,它也是武器,使用它就等于使用martial power ,等于战争。”纳图声嘶力竭地叫道。

  她脸上已经有显而易见的慌乱,眼中还有一闪而过的迷茫。

  可下方的人群完全不听,他们依旧在呼唤,“纳图,纳图,纳图。”

  “用您伟大的光指引我们、领导我们吧,您曾用医术救过我的命,现在您可以拯救所有人,只要使用那枚戒指的力量。”一位游行队伍的领袖激动喊道。

  “咕咚.”凯尔咽了口唾沫,紧张道:“盖,我感觉纳图即将失去对局势的掌控。”

  “你想做什么?”盖加德纳问道。

  凯尔道:“我不知道。”

  盖加德纳也是军人出身,稍微比艺术家凯尔懂点政治。

  他沉吟片刻,道:“让纳图组织一场民众代表与政-府高层的会谈,以绿灯侠和科鲁加人的双重身份,强行‘建议’他们达成妥协。”

  “很困难,科鲁加现在是寡头和军阀掌握实权,他们知道塞尼斯托Legion 的消息,压根不怕绿灯侠,不在乎纳图,可纳图又impossible 真用灯戒压迫他们。

  她若那么做,就是第二个赛尼斯托,还违背绿灯戒律,要被收回灯戒。”凯尔道。

  “知道赛尼斯托归来,哪怕他们时军阀和寡头,也应该感到恐惧,然后更加支持纳图呀!”加德纳不解道。

  凯尔叹道:“他们就是太过恐惧,恐惧到完全不相信纳图能在赛尼斯托手上坚持两个回合,不相信科鲁加能最终逃脱赛尼斯托的磨爪,才陷入彻底的疯狂。…

  赛尼斯托Legion 的消息传来之前,军阀和寡头们虽然贪腐,但至少能维持基本的体面,让国家正常运转,民众有最低生活保障。

  现在他们对未来绝望了,纷纷加入外星高等文明的国籍,家人和财产先转移出国,自己留在科鲁加肆无忌惮、竭泽而渔,完全不管民众死活。

  如果赛尼斯托归来,如果纳图战败被杀,他们会先向赛尼斯托请降,赛尼斯托接受,他们就留下,继续tyrannically abuse power ;赛尼斯托不同意,他们拍拍屁鼓走人,离开混乱的科鲁加,去兰恩,去塔马兰继续享受奢华生活。”

  “这”加德纳也麻爪了。

  怔了怔,他疑惑道:“赛尼斯托的独裁统治结束后,应该迎来新政-府和新的政治制度吧,科鲁加现在的军阀和寡头,怎么来的?”

  “就是被民众选上来的。”

  加德纳感慨道:“无限Earth 危机后,凯尔把绿灯Legion 总部搬到Earth 海滨城时,纳图还在米国待了好几年。

  她见证了咱米国的繁荣富强、民主与自由,怎么没学到半点我们的先进政治制度?”

  “呃,这个.其实”凯尔哼哼唧唧、吞吞吐吐,好半天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她,她也不是没学习。”

  “你说什么?”盖加德纳声音中透出不耐烦,“说清楚点。”

  “因为是哈尔帮助科鲁加叛军推翻赛尼斯托的统治,其实科鲁加现在的政治制度,完全按照哈尔的建议,百分百照搬自咱们米国。”凯尔尴尬道。

  “impossible ,绝对impossible !”盖·加德纳大声叫了起来。

  “真的,连《宪法》都一模一样,他们有总统,有国会议员,有立法-院.今晚镇压游行群众的警察,就是议长的下属。

  如今的科鲁加首都,总统和议长两分天下。

  而在首都之外,每位参议员都是一位大军阀,控制自己州的军队和财赋。

  前些天塔尔工业城的军事冲突,其幕后大佬便是来自两个不同州的参议员。”

  “三权分立,相互制衡呢?”加德纳muttered 。

  “现在的科鲁加,可不就是山头stand in great numbers 、相互制衡?”凯尔道。

  “一定是哪里出了问题,他们没学到essence 。”加德纳坚持道。

  凯尔赞同道:“没错,一定是他们没学好。哈尔不懂政治,应该让哈莉来指导他们完美复刻米国的优秀制度。”

  “哈莉?哈莉不行,别看她是议员,但她经常讥讽我们的体制。”加德纳连连摇头。

  凯尔道:“她就那种性格,你认真想一想,有谁没被她讥讽过?正义联盟,绿灯Legion ,甚至她在天堂的同僚无论谁到了她那儿,都会迎来不屑的眼神,戳心窝子的讥嘲。”

  “唔,那倒也是。”

  “刺啦——bang! ”

  天空再次雷电密布、雷声隆隆,可一片蓝白电网中,忽然亮golden light ,rays of light 快速接近地面,也越来越明亮。…

  最后来到科鲁加市的上空时,已然如同一轮golden 的小太阳。

  下方民众疑惑抬头,立即认出来人身份,然后像死了老妈似的嚎叫起来。

  “Ahhh ,赛尼斯托,是赛尼斯托~~~”

  “ao ao ao ,快跑啊,赛尼斯托回来了。”

  “ahhhh ,暴君赛尼斯托带着黄灯Legion 杀来啦!”

  原本聚在一起、连防暴警察也无法驱赶的示薇群众,如同一群聚在一起啄食的鸡,突然一根擦炮丢入鸡群“嘭”的爆炸,它们gē gē gē 叫着狂奔乱走。

  “**,哈莉居然又猜对了!”凯尔精神一震,开始准备战斗。

  “赛尼斯托万岁,为了赛尼斯托!”民众们惊恐逃窜,外围的防暴警察慌张了一会儿,似乎接到什么通知,竟开始为赛尼斯托欢呼。

  “赛尼斯托,以绿灯Legion 之名,你被捕了。”

  索拉妮克·纳图激活绿灯能量,灯戒对着赛尼斯托,毫fearless 色地喊道。

  “你都不问一声我为何而来?或许,我是来帮你的?”赛尼斯托悠然道。

  “我不会被你欺骗的,死心吧。”纳图向她射出璀璨的绿色光束。

  “用我的灯戒攻击我.”赛尼斯托体表腾起火焰似的的黄灯能量,不仅挡住纳图的攻击,黄与绿相互碰撞的能量流,还如潮水般逆向朝她swept away 。

  “bang! ”只这一下,纳图便惨叫着被击飞。

  “政-府腐-败,武装警察充斥街头,民众如老鼠般苟活.,我的科鲁加竟变成了一座臭粪坑。”

  赛尼斯托不再去看红皮灯侠,眼神愤怒地扫视下方混乱肮脏的城市。

  “刺啦啦!”以他为中心,猛然向all directions 激射千百道黄灯能量具现的闪电,闪电胡乱落在下方,把游行群众的绿灯旗帜炸飞,把街上垃圾堆点燃,也把对着他叫骂的人炸飞。

  但穿着太空战服的防暴警察才是闪电攻击的重灾区。

  他们惨叫着被烧成焦炭,毫无还手之力。

  “住手,赛尼斯托,你被捕了。”凯尔怒吼一声,从天上落下,一束绿光将赛尼斯托击飞百meter away 。

  嗯,他原本在地面人群中,但他sorry 让纳图知道自己早已潜伏在科鲁加,早已知道她的祖国烂成臭泥坑。

  毕竟她早前还solemnly vowed 对他和哈利强调,现在的科鲁加更美好。

  所以在赛尼斯托降临后,他没立即露面,而是悄悄绕路,从远处飞上天空,造成自己刚刚从外太空赶来的假象。

  “凯尔雷纳?”被打了一记黑枪,赛尼斯托不怒反喜,“我还正打算去找你。”

  他向下方的城市看了一眼,一飞冲天,主动拉升高度,将战场换成远离人群视野的平流层。

  凯尔followed closely from behind 。

  “赛尼斯托,你被包围了,外面都是绿灯侠,投降吧。”

  赛尼斯托笑容诡异,“如果外面真有很多灯侠,那只能算他们倒霉。”…

  凯尔心中莫名生出一股寒意。

  一瞬间,他想起哈莉的警告:赛尼斯托可能在谋划你,不要单独和他照面。

  “盖,赶紧过来,和我一起对赛尼斯托前后夹击。”他一边凝神戒备,一边悄悄通过灯戒传讯。

  “我来了,我已经看到你们,你先和他交手,我找准机会sneak attack 。”盖加德纳said solemnly 。

  凯尔这才放松下来。

  “你为何对我mother 出手?”他向着赛尼斯托质问道。

  赛尼斯托歪嘴一笑,“我不仅派人杀你mother ,还让小超人取了你father 的项上人头,看看这个。”

  他戴着灯戒的right hand turns ,从戒指空间中拿出个电饭煲大小的金属箱子。

  箱子竟是个微型生物仓,打开后先冒出一股白气,然后一张熟悉又陌生的面孔出现在凯尔眼前。

  “不,不,father ,不~~~”凯尔瞪大双眼,震惊又痛苦地嚎叫起来。

  “凯尔.”只剩一颗脑袋的老男人竟没死透,他表情痛苦到扭曲,发出比奶猫呼吸还微弱的声音。

  但凯尔听到了。

  “畜生,我要杀了你。”凯尔双眼赤红,向着赛尼斯托疯狂扑去。

  赛尼斯托coldly smiled ,黄灯能量化为一团火焰,瞬间点燃生物仓中的人头。

  “ahhhh ~~~”老雷纳生命最后一刻的叫声,惨绝人寰,惨不忍闻。

  “不~~”凯尔瞪大双眼,眼中无神,呆呆傻傻,浑身颤抖。

  “就是现在。”赛尼斯托面露喜色,张开嘴巴。

  “sou! ”

  一只蚂蚱脑袋、螳螂身子、龙的尾巴,好似黄金铸造的monster ,从赛尼斯托喉咙中飞出,如利箭般射向凯尔面庞。

  赫然是黄灯灯兽视差怪!

  “si si 嘶,好浓郁、好甘美的恐惧气息。”视差怪一边飞行,还一边抽空猛地一吸气,从凯尔身上抽出一层薄薄的“金沙”——恐惧情感。

  “不~~~凯尔,快~~”盖加德纳如一枚绿色流星,从侧下方的乌云中射出,射向凯尔,可他人在半途,宛若痴呆的凯尔已经被视差怪吞噬。

  y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