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Am Going To Have A Fight With Superman Chapter 1336

  科鲁加之变五小时后。

  Earth ,上午,奎茵庄园。

  “哈莉,哈莉,major event 不妙,凯尔被赛尼斯托掳走啦!”

  三束绿光如流星划过天空,落在庄园前院七八个穿着练功服的男女面前。

  “哈尔,你说什么?”黛娜惊疑道。

  “黛娜?你怎么在这,哈莉呢?”

  哈尔一脸焦急地左右四顾,现场人不少,但就是没有哈莉。

  黛娜低头看了眼自己身上的练功服,道:“趁着哈莉没去天堂上班,这些日子我一直过来接受她的‘能量振波’特训。

  发生什么事了?你说凯尔被掳走,是怎么回事?哈莉这会儿出去工作了。”

  “咦,加德纳,你受伤了?”接着她又看到被红皮女外星人搀扶着的红毛绿灯侠。

  哈尔快速说道:“凯尔被赛尼斯托劫走,我们要立即见到哈莉,她在哪儿?”

  “好像去大都会了?”黛娜不确定地looked towards 艾薇,“是不是?”

  艾薇nodded and said :“大都会,Heavenly Eye 会总部。”

  “我们去大都会。”哈尔对两位灯侠道。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哈尔,现在我是正联之首。”黛娜有些生气地提醒道。

  哈尔连尴尬的心情都没有,只神色匆匆地说:“那你也一起来。”

  三名绿灯侠,一位正联之首,急吼吼赶到Heavenly Eye 会,却依旧没找到哈莉。

  “她确实来过,但只待了半小时,就外出公干去了。”阿曼达眼神闪烁道。

  “她在哪,在做什么?”哈尔急声问道。

  “这个.Heavenly Eye 会的事务,不方便对外透露。要不,你去外面大厅等着,中午的时候她或许能回来。”阿曼达道。

  黛娜严肃道:“阿曼达,事情紧急,关乎多元宇宙和整个Earth 的安危,你speak frankly ,她去哪了。”

  “又是多元宇宙级的危机?是什么危机?”阿曼达一脸怀疑。

  “赛尼斯托Legion 危机!黄灯Legion 除了赛尼斯托,还有小超人和反监视者,你说危机不危机?”黛娜道。

  “赛尼斯托Legion .”阿曼达黑脸上情绪数次变幻,“哈莉在司拉布岛监狱,为超级恶棍做心理医疗。”

  接着她又suggested :“要不,你们给她发个信息,让她得空了立即回来?”

  哈尔摇头道:“我从欧阿回来之前,已经用守户犬给她留言,让她在家等我们,我们马上回来。”

  “sou! ”话音未落,silhouette 一闪,大超出现在阿曼达的办公室,看着几位绿灯侠,facial expression grave 道:“哈尔,我看到你的短信,也看到你飞到大都会,凯尔是怎么回事?”

  “先去找哈莉,找到她后一起说。”

  司拉布岛监狱,地下的特殊能力罪犯研究区。

  正联一众英雄在阿曼达的带领下,顺着楼梯一路往下,空气似乎越来越炙热且干燥。

  “da da da 哒”只有他们自己的脚步声,周围十分安静。…

  “wu wu wu ,我不玩了,你是‘厨具之神’,我认输.wu wu wu ,放过我吧,求求你了,wu wu wu .”

  忽然,下方吹来一阵轻似清风的呜咽,faintly discernible ,若有似无。

  加德纳神色一凝,“哈莉就在下面?她在做什么?”

  阿曼达indifferently said :“作为一位专门研究超级恶棍心理学的医生,除了给病人治病,她还能做什么呢?

  当然,由于犯人的身份和病情都非常特殊,她的治疗手段在什么都不懂的ordinary person 眼里也稍显特别。”

  “不要啊,Ahhh ——”随着他们的靠近,声音逐渐清晰,他们甚至能听到叫声中的颤抖,可以猜想他的痛苦与恐惧。

  同时,空气也更加干燥灼热。

  阿曼达step one stopped ,抹去额头热汗,frowned :“我只是ordinary person ,无法在接下来的环境中生存,你们自己下去吧。”

  “我帮你。”哈尔乔丹给她套了一层绿灯防护罩,疑惑道:“下面有火山吗?”

  “不是火山,”大超眯眼看着前方的空气,似乎在空气中看到别样的东西,“是辐射,下面有强大的辐射源,像是——”

  “Divine Power 少校!”盖·加德纳怒目切齿道:“他的臭味,我老远都能闻到,还有他的声音——”

  说到这儿,他忽然愣住。

  在他印象中,Divine Power 少校体格庞大,性格arrogant and despotic ,他的声音一向洪亮有力、残忍邪恶。

  可这回儿从下方传来的,不是他招牌式的狞笑,也不是他愤怒的大骂,或者桀骜自负的大喊,而是哭泣?

  Divine Power 少校在哭?

  一边哭一边像个柔弱的小姑凉一样哀求?

  而且哭声好凄凉,好哀婉。

  “hahaha ,游戏才刚进入**呢,怎么能说不玩就不玩了?”

  笑容嚣张快意,声音清脆却很响亮,是哈莉!

  “deng deng deng ~~~”他们subconsciously 加快了步伐。

  大概又深入地下fifth layer ,差不多30米的距离,他们终于看到路灯之外的其它光源。

  像是有一团金red 的霞光,被束缚在一起,塞在下面的大厅中,从门口透射出令皮肤灼痛的线状光束。

  “**,核辐射naked eye 可见!”哈尔低骂一声,赶紧又给自己和身边人套上一层厚厚的绿灯能量护罩。

  “不,不要啊,求求你了,慈悲,怜悯!别这样,痛Ahhh ,wu wu wu .”Divine Power 少校的哭嚎更清晰,甚至有点震耳欲聋。

  大厅内的辐射如波浪般,一波接一波冲向门口,却被一层淡淡的金膜阻挡。

  “这”大超伸手摸上那金膜,犹如一层柔韧的塑料板。

  “是哈莉的武Divine Power 场,也就是防御金膜。”黛娜也摸了一下,很熟悉的气息。

  “防御金膜的范围怎么变得这么大了?虽然看不太清,但我们一路走来,上层的大厅面具就没低于100平米的。”哈尔惊疑道。

  “大概实力又有提升?”黛娜looked thoughtful 道:“最初她的金膜只能贴着皮肤,后来金膜能离体数尺,形成一个将她罩在其中的golden bell 。…

  或者,像我这样的神眷者,凝聚一尊几丈高的‘武divine gold 身’。

  现在她只是将范围再次扩大,还算正常.”

  说到最后,她语气中多了浓浓的不确定。

  她最清楚防御金膜的强度有多大,以武divine gold 身护住身边几位伙伴,已经很bug,如果真能把整个大厅罩进去,如果大厅里有几十位正联英雄,那还不得invincible in the whole world ?

  “哈莉!”哈尔大喊,还用手使劲拍打光墙,“bang bang bang! ”

  “工作中,别打扰。”光墙上出现一行大字,算是哈莉的回应。

  “哈莉,别玩了,出major event 了,凯尔被赛尼斯托捉走啦。”哈尔继续喊道。

  “事已至此,急也无用。”又一行大字。

  哈尔张了张嘴,speechless 。

  “你在做什么?”黛娜问。

  “ahhhh ,别,别呀~~~”回答她的是Divine Power 少校杀猪般的惨嚎。

  “偶买噶!!”一直面对光墙开启超级视力的大超,忽然面色一白,发出一声惊呼,“哈莉疯了。”

  “怎么了?“

  “她,她被切成了三十多块。”大超颤声道。

  “what?”众人一脸懵逼。

  “里面是一间很大的应该是厨房。”

  “厨房?你确定看清楚了,不是刑房?”哈尔问道。

  “大厅被摆成厨房的样子,我没看错,里面有冰箱、烤箱、微波炉、电磁炉、砧板、橱柜.厨房具备的厨具,里面应有尽有,都是黄灯能量具现,功能上应该和真的没区别。

  哈莉刚才把自己摆在大砧板上,使用一款类似路易十六断头台的铡刀——绳子的一头在Divine Power 少校手里,一刀一节,手掌、小臂、上臂、脑袋.”

  大超pale face 偏过头,“太惨了,她被切成一节节的,然后塞进了冰箱。”

  “hahahaha ,轮到你了。”哈莉的笑声欢快爽朗,和大超描述的场景完全不搭。

  “啊,我认输,我不玩了,我认输,你是厨神,我没资格和你争,ao wu ~~~”

  接着是Divine Power 少校的惨嚎,一浪接一浪,一浪高过一浪,听得他们瘆得慌。

  “怎么回事?”他们疑惑looked towards 大超,“是不是有幻境?哈莉没叫,反而是Divine Power 少校在嚎。”

  大超又面向光墙看了一会儿,连连摇头,“不是幻觉,但哈莉从冰箱里爬出来了,法克!”

  他搓去手臂上的鸡皮疙瘩,“她一节节爬出来的,Divine Power 少校被吓疯了.喔,我错了。

  他不是被尸体爬出来的场景吓疯的,而是因为接下来的遭遇。

  上帝啊~~~”

  大超扶着光墙,闭上眼睛,使劲摇晃脑袋,想把刚才看到的一切都threw away 去。

  “怎么了?”几人不解道。

  大超一脸难受地说:“她在切Divine Power 少校,把他切成一节节,然后neat and tidy 堆码进冰箱大厅里面之所以这么高的辐射,全是从Divine Power 少校断肢出喷射出去的,法克,她玩了多久了?”…

  “呃,她为什么这么做?”盖加德纳也一脸快要呕吐的难受表情。

  “这就是哈莉的‘游戏治疗法’。”几位老英雄齐声长叹。

  “什么?”盖加德纳才成为绿灯侠没两年,没见识过哈莉的“特别心理疾病治疗术”。

  黛娜解释道:“每位超级恶棍都有一招‘拿手绝活’,她就专门在他们最拿手的项目上,开发出一个个unimaginable 、变态邪恶的游戏,和他们公平较技“

  “这简直是变态。”加德纳muttered 。

  “任何常人无法理解的事物,在常人眼里都无法理解的变态。”阿曼达用貌似很有道理的废话,为自家Boss 辩护了一句。

  “要不,我们还是上去吧。”大超朝光墙看了一眼,又快速偏过头。

  “来回折腾太麻烦,就在这等吧,我们有急事,哈莉应该很快出来。”哈尔道。

  大超犹豫道:“可是——”

  ”ao wu ,不,上帝啊,Holy Mother 玛利亚啊,求求你了,不要这样~~”

  Divine Power 少校惨绝人寰的嚎叫,打断了大超的话。

  “又怎么了?”黛娜问。

  “碎尸塞冰箱的环节结束,现在开始烤箱蒸‘馒头’。”大超扭曲着脸,用手指指了指自己脑袋。

  “呃”他们想干呕。

  哈尔也犹豫了,“我们去上面避一避。”

  避一避.这话说得,像是哈莉制造的光影与声音,都是什么terrifying 的洪水猛兽。

  可大家都没反对,一溜烟往上面爬了足足fifth layer 。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