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Am Going To Have A Fight With Superman Chapter 1343

  赛尼斯托做过视差怪的宿主,所以明白自家小弟身体溢出并被哈莉吸收的golden “细沙”是什么。

  那是恐惧。

  它不仅代表本该给别人带去恐惧的黄灯侠,被哈莉的“豪放”给吓住了,还意味着Demoness 哈莉是黄灯Legion 最大的敌人。

  天敌!

  原本只有掌握恐惧情感之本源的黄灯灯兽——视差怪,才能从拥有情感的lifeform 身上吸取恐惧之力。

  现在证明她也能做到。

  有她在,黄灯Legion 还有什么资格自称“恐惧本源”?

  “恐惧本源,赛氏威权”不就成了笑话?

  而她的态度也perfectly clear 摆在他们面前:她是绿灯Legion 的盟友,要和赛尼斯托Legion 为敌。

  所以,没什么好说的了,打吧!

  不是说前三千招让他们打,她不还手吗?

  “弄死她!”赛尼斯托thoughts move ,黄灯能量具现出一柄50米长的黄金大剑,呼啸着噼向哈莉脑门。

  锋利的大剑靠近两米范围后,一圈近乎透明的浅golden 椭球凭空浮现,把哈莉整个罩了进去。

  ”pu pu~ ~”像是拿着菜刀砍足气的篮球。

  不能说no effect ,金膜至少裂开一道浅浅的口子。

  但这种效果赛尼斯托无法接受。

  她站在那不还手,他却连她一根毛——一根头发和毫毛,都伤害不了。

  “Ahhh ,杀!”

  赛尼斯托发了狠,收回50米长的黄金大剑,擎在手里,加速怼了上去。

  “嗤~~”这次终于破防,金膜被洞穿,剑刃前进了一米,便卡主动不了了。

  可防御金膜的防御半径为两米,剑尖距离她的身体还有一meter away 。

  “杀,弄死Demoness 哈莉!”

  见到老大出手,对方还不还手,其余灯侠再无迟疑,纷纷使出最凌厉的攻击手段。

  有类似赛尼斯托的物理攻击,有能量束攻击,有人用黄灯能量具现百米高的巨人,一拳头砸向哈莉脑袋,还有人使用黄灯能量模拟心灵攻击

  “puchi pu chi pu chi .”all kinds 的攻击如同暴雨,几乎在一瞬间把“透明蛋壳”淹没,而透明蛋壳表面也如水波般激烈荡漾。

  有好几次,它直接像肥皂泡一样破开,黄灯攻击的洪流便宣泄到哈莉身上。

  可没一会儿,又一层新的透明蛋壳将她笼罩。

  很快有灯侠发现,每次蛋壳被击破后,它的防御强度似乎都会提升一截,再次击破它时,破损程度也不如之前。

  渐渐的,所有人都发现她体表的蛋壳护罩再无法击破,无论攻击多勐烈,始终只能让它的表面泛起澹澹的波纹。

  哈莉from start to finish ,都保持一个表情,双手背在身后,脸上挂着从容澹雅的笑容。

  她有理由笑。

  “咕冬咕冬.”经验罐子像是煮沸的汤锅,增长速度几乎naked eye 可辨。

  她也有理由从容。

  只要她愿意,开启Level 9 黄灯之力defensive power 场后,黄灯Legion 的攻击压根破不了她的防。

  但她让他们攻击自己,还承诺三千招前不还手,肯定不是为她吞吃的黄灯能量道歉。

  她想要经验。

  被敌人攻击一次后获得的经验,等于攻击强度乘以恶意度。…

  她若开启Level 9 黄灯之力defensive power 场,他们就很难伤到她,攻击强度降低,获取经验的速度减慢。

  她还想装逼。

  这么多人在场,场面这么大,她又有能力装逼,当然要装一波大的。

  既然要装逼,就不能不开defensive power 场。

  毕竟黄灯Legion 那么多人,饱和攻击下,防御金膜压根撑不住,等乱七八糟的攻击招式落在她脸上、头发、衣服上,出现几道伤口,熏得covered in dirt ,甚至被打吐血即便依旧无法威胁她的生命,可澹然自若的形象被毁,她还怎么装逼?

  为了同时满足装逼和撸经验两个目的,她只能不断根据黄灯侠们的攻击强度,来调整自己“黄灯之力defensive power 场”。

  保持防御金膜将破未破、如波浪般激烈荡漾的状态。

  “咦,怎么停了?三千招还没到吧?”十分钟后,哈莉诧异说道。

  其实有些黄灯侠只坚持不到two minutes 便停手,神色呆滞又疲惫地立在一边。

  绿灯戒指能帮绿灯侠时刻保持在体力、spirit strength 双重最佳状态,别说十分钟,十天十夜也能坚持下来。

  但有个前提,绿灯侠意志坚定如初。

  驱动绿灯能量的不是体魄,也不是spirit strength ,只是意志。

  意志不足才会疲劳,甚至严重影响battle strength 。

  对绿灯,维持力量的核心是意志。

  对黄灯Legion ,也有一个维持力量的核心要素:对别人施加恐惧的能力和意愿。

  也即是说,只要黄灯侠一直保持对敌人施加恐惧的决心,他就永远充满活力,不疲累,实力不降低。

  现在,某些黄灯侠只攻击哈莉不到3 minutes 就疲惫不堪,只因为他们失去带给她恐惧的信心和意愿。

  他们不认为自己能让哈莉恐惧,然后他们就疲了。

  十分钟后的现在,连赛尼斯托也阴沉着脸停下攻击。

  如果注意看,可以看到他垂落在身侧的两只手臂在微不可查地颤抖。

  “连打人的力气都没有,还有脸混黄灯Legion ?”哈莉双手叉腰,向着黄灯侠最密集的区域缓缓飞去。

  她往前飞,他们便往后缩,最终黄灯Legion 的战线凹成一个圆弧,将她围在垓心。

  哈莉面无惧色,大声讥讽道:“黑昼茫茫,白夜朗朗——好厉害哟,以黑夜为昼,以白日为夜,活脱脱Great Demon King 气质。

  邪徒奸党,惧吾divine light ——来来来,别低头呀,抬起头来,用恐吓的目光盯着我,让我来惧怕你们的divine light 。

  怖火焚葬,oppose me and perish bastard 啊亡,我看不起你们,一群相貌丑陋的宇宙垃圾,来呀,e on,来让我亡啊!”

  “ka beng ka beng .”

  欧阿外太空,响起一片好似嚼蚕豆的声音。

  那是黄灯侠们在gnashing teeth 。

  尤其是一些长相丑陋的宇宙恶人,双目喷火地看着她,恨不得将她生吞活剥了。

  “怎么,很愤怒?我看出来了,可我还是要说”哈莉更得劲儿了,extend the hand 指,在那些表情因愤怒而扭曲的“宇宙丑人”脸上one after another 指点。

  “垃圾,垃圾,都是垃圾!…

  你们愤怒又如何,我难道还会怕你们愤怒?hahaha ,垃圾,蠢货,撒币,来呀,继续愤怒啊,更加愤怒啊!

  hahaha ,你们知道最妙的是什么吗?

  愤怒不会给你们带来任何力量。

  对恐惧为源的黄灯,愤怒是最没用的情绪。

  所以我do as one pleases 地羞辱你们,你们不仅无法力量爆发、临阵breakthrough ,还会因为愤怒情绪占据主导地位,而减弱与自己的灯戒的联系,进而实力大衰。

  我骂你们,你们无能狂怒,结果变得更虚弱、更无法威胁到我了,hahaha ,你们黄灯Legion ,真是一群miserable wretch ,欠骂,hahaha .”

  “她在做什么?”基洛沃格咽了口唾沫,not knowing what to do 地问哈尔。

  哈尔面上一派澹定自若,“你又不是第一天认识她,八成是为了装逼,两成可能别有目的。比如,Earth 支援squad 还在赶来的路上,她想拖延时间?

  唔,似乎没必要等其他人了,她自己就能搞定一切。

  但她肯定不是真的疯了。”

  刚才他怀疑哈莉早来了,隐藏在一边等关键时刻跳出来力try to turn the tides 。

  哈莉让他看all around 有没有其他Earth 援军。

  当时他没机会看,在哈莉让出3000招的十分钟里,他不仅看了,还用灯戒联系了一次Earth ,知道阿基米德飞艇这会儿正载着一支squad 往欧阿赶。

  哈莉原本和他们一起的,却在离开Earth 没多久,突然说“绿灯中央能量电池破裂、哈尔可能遇到危险”,便跳出飞艇,被一束天堂之光接走了。

  哈尔很疑惑哈莉为何能感应到绿灯中央能量电池的情况,但他已经肯定,哈莉没说谎,她确实“来早了”。

  “这种场合装逼,还以这种方式,和真疯也没多大区别吧?”猪头人滴咕道。

  “她有能力装就让她装吧。若她一个人就能搞定黄灯Legion ,我们能少牺牲很多兄弟。”哈尔叹道。

  先前短短不到一个小时的Legion 乱战,绿灯已经战死两千多人,伤亡太惨烈了。

  基洛沃格环顾战场一圈,看到那些失去生命的残骸,也沉默下来。

  “哈莉奎茵,你bully intolerably !”

  赛尼斯托怒目切齿,拳头握紧,灯戒隐隐跳动,似乎要离自己而去。

  她说的都是对的!

  维持绿灯能量的是意志,维持黄灯能量的是恐惧。

  对赛尼斯托Legion 而言,愤怒是最没用的情绪之一。

  大脑被愤怒的情绪填满而失去给别人的带去恐惧的意愿,反而会变得虚弱。

  “我欺你太甚又如何,你们能奈何我?”哈莉双手叉腰,环顾all around 将自己围得严严实实的黄灯众,arrogant and despotic 地叫道:“谁能杀我?谁敢杀我?谁还举得动杀我的刀,嗯?”

  “biubiubiu”新一轮的黄灯能量狂潮开始了。

  愤怒或许不能直接为灯侠带来力量,但极致愤怒带来的必杀之心,可以增强“对他人施加恐惧”的动力。

  哈莉slightly smiled ,11大防御专长齐开,以联结之力为绳,将六大基础力防御专长编织在一起,形成一套“dc宇宙防御网络”。…

  之前“让你3000招”的十分钟,经验罐子早停止冒泡。

  黄灯Legion 的经验全部被撸走,足足168%;加上Supreme 小超人出人意料的84%,她短短十多分钟,便升了两级,1Level 12 73%,超级大丰收!

  经验已撸光,黄灯Legion 仅剩的作用便是成为她的装逼道具。

  所以,她可以使出全力了。

  “chi chi chi chi ~~~”黄灯能量具现的武器、黄灯能量转化的射线攻击、黄灯能量加强的心灵冲击所有黄灯侠的攻击在靠近哈莉,或者接触到她的身体后,都如同沙做的模具撞上铁板,“crash-bang ”崩溃,四散流泻。

  接着,哈莉做了一件更残暴、更摧毁黄灯众心智的事。

  她依旧不闪不避、任由他们攻击,同时张开嘴巴,勐地一吸气,撞在她身上而结构溃散的黄灯能量,如同遇到黑洞的海水,汩汩冬冬汇入她的喉咙。

  甚至在她身前形成一个golden 的旋涡。

  更过分的是,她没有把摄取而来的黄灯能量藏起来,而是以环绕身周,让所有人直接看到,直接感受它的气息在逐渐膨胀。

  “群星在上,这不是真的。”基洛沃格目瞪口呆。

  “holy **!”哈尔哪怕有心理准备,这会儿也被震惊得不轻。

  “咕冬,咕冬”

  周围绿灯侠艰难地咽着口水,看哈莉的目光如同在看Demon God 。

  小蓝人个个神情肃穆,facial expression grave 。

  “不,不,不该是这样,这impossible 。”有黄灯侠崩溃了,放弃攻击,胡乱挥手大叫。

  “幻觉,一切都是幻觉,Demoness 哈莉对我们使用了心灵幻境之术。”

  “ahhhh ,为什么会这样?她是谁,为什么能夺走我的黄灯能量?”

  “明明是最强大的恐惧之黄灯,为什么对她毫无作用?”

  来自宇宙各个星系的超级恶棍们,被眼前的场景击碎人生观、world 观、价值观。

  他们难以接受眼前的事实,疯了一般大喊大叫。

  ”hmph ,恐惧本源,汝之Old Ancestor ,说的就是我!”哈莉coldly snorted 声响彻所有灯侠脑海。

  接着,她激活胃袋里的黄灯本源。

  恐惧之力如同蛛网,快速蔓延到每个接收到她精神sound transmission 的灯侠心中。

  这是属于视差怪的innate talent ,可以主动散布恐惧,以压榨生灵的恐惧情绪。

  它早年刚降临物质宇宙时,曾用这招把恐惧散播一个planet ,在短时间内把所有人类心中的情感能量压榨干净。

  就像生命planet 成了个椰子,它把吸管插进去吸干果汁。

  那果汁全是恐惧情感能量。

  哈莉一般只在和监狱超级恶棍玩游戏时使用这招,对普通凡人,她下不了手,对她自己的敌人.可以用,但她目前的敌人都是Demon King 起步,至高也不是上限,对她们没用。

  “Ahhh ~~~”本来就被击溃心房的黄灯众,开始眼斜嘴歪、表情扭曲,眼底深处的恐惧凝聚成一个“恐惧rune ”——黄灯Legion 的Legion 标志。

  丝丝缕缕、如同golden 薄纱的恐惧之力,从他们身上逸散出来,汇聚成一条滔滔大河,向着中央的哈莉汇聚。

  恐惧之力太多,以至于都naked eye 可见,形成一片golden 云霞。

  壮观的场景令附近的绿灯侠们头皮发麻,心肝颤抖。

  “原来她是认真的,她才是恐惧之王。”基洛沃格涩声道。

  哈尔忽然face changed ,朝身子颤抖、体表绿光闪烁不定、头顶也冒出一缕极细微golden light 的绿灯队友,loudly shouted :“稳住心神,不要害怕,她不是敌人,她是我们的盟友啊!”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