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Am Going To Have A Fight With Superman Chapter 1347

  视差魔敢对起源墙后面的情感光谱能量池发誓,它真不想做逃兵。

  但它就是控制不住。

  它与她分开也好些年了,这几年里,它经历了很多很多事,成长了许多。

  先是和赛尼斯托合体成为初代视差魔,它想控制他,让他做自己的宿主,起初成功了,但渐渐的,赛尼斯托逐渐恢复神志,一点点学会掌控自己的恐惧。

  可能也有它丢失九成本源的缘故,赛尼斯托靠自身能力,和带给别人恐惧的黄灯侠innate talent ,forcibly 摆脱初代“视差魔”的宿命。

  他依旧是它的宿主,却不再受它影响,两人成了合作伙伴。

  他们相互学习,相互帮助,一起成长,一起经历了无限Earth 危机、零时危机、噬日兽危机经历越多,见识愈广,它自觉被Demoness 哈莉伤害的心灵逐步恢复。

  它以为自己能坦然面对她,能对她gnashing teeth ,然后yelled :Demoness 哈莉,你的报应来啦!

  了解它情况的赛尼斯托,也不断鼓励它:你是恐惧本源,从来只有我们带给别人恐惧,我们能完美控制自己的恐惧。

  随着赛尼斯托Legion 逐渐壮大,反监大王,小超人,Supreme 超人,它自己控制“绿灯传炬者”的视差魔.它开始期待再次见到她。

  ——等下次碰到她,一定给她个大大的报应!

  可它错了。

  赛尼斯托也错了。

  它是恐惧本源没错,但她是“恐惧之祖”,她比它更擅长向别人施加恐惧。

  看到她激活原本属于它的恐惧本源,向黄灯Legion 所有人心中projection 恐惧幻象,它心肝颤抖几下,无法控制地逃了。

  当时心里只有恐惧,事后它很羞愧。

  见到她之后,它并没冲上去大喊:Demoness 哈莉,我要向你复仇。

  它缩了起来,不敢冒头,等友军显出颓势,它立马跑得disappeared without a trace 。

  “视差魔大人,赛尼斯托团长被俘,中央能量电池被绿灯Legion 缴获,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距离Earth 90亿光年的某个无名Star Domain ,《视差之书》的Controller 丽萨满脸忧愁地问道。

  她原本留在科瓦德planet 的黄灯总部,负责看管《视差之书》,有战败逃亡的黄灯侠回到反物质宇宙,告诉她战斗的大致经过。

  然后她带着《视差之书》和残余黄灯离开科瓦德,逃入主宇宙。

  科瓦德是他们的总部,他们知道,绿灯Legion 也知道。

  绿灯不仅知道,还能随意进出科瓦德,欧阿和科瓦德连在一起的。

  失去反监大王的威慑,科瓦德不再是多元宇宙的禁区。

  “欧阿—科瓦德通道”倒是可以关闭,奈何黄灯残军实力大减,连科瓦德本土的反抗军——科瓦德人的持械者,都没法镇压了。

  进入主宇宙后,丽萨便通过《视差之书》联系到视差魔。

  它竟逃到了宇宙的尽头,第3498扇区。…

  “你们不用担心能源问题,中央电池虽毁,但你们还有提灯,提灯没能量了就来找我,我帮你们充能。

  等局势稳定,回头再找科瓦德人打造一个中央电池。

  绿灯Legion 也不是第一次摧毁我们的中央电池,我相信,我们很快能再次崛起。”

  无限Earth 危机结束后,它和赛尼斯托都曾被小蓝人逮捕,那是在零时危机之前。

  那一次,赛尼斯托的灯戒锻造工厂便被摧毁过一次。

  “至于赛尼斯托.”视差魔苦恼地揉了rubbed the temple ,“丽萨,你有什么想法?”

  “我们得救回团长,只有他能带领我们重整Legion 雄威。”丽萨没半点迟疑地说。

  视差魔nodded ,肯定地说:“当然要救,只要他一天不死,他就是我唯一认可的黄灯Corps Head 。”

  听到这话,丽萨心里悄悄sighed in relief 。

  “怎么救?你甚至不敢直面Demoness 哈莉。”一个带着怨气的声音从一旁传来。

  说话的人有和赛尼斯托一样的红皮肤。

  前代最伟大灯侠阿宾苏的儿子阿蒙·苏。

  丽萨brows slightly wrinkle ,他这是反对营救赛尼斯托,还是单纯质疑视差魔?或者,两者皆有?

  视差魔hearing this 就要暴走。

  可它扫视周围一圈,其他灯侠看自己的眼神也带着怀疑和不满。

  它不怕他们,惹毛了它,它现在就活吃了他们,但它这会儿需要他们。

  更准确地说,它需要赛尼斯托,而拯救赛尼斯托需要这些人做炮灰。

  它压下心中愤怒,said solemnly :“之前一战的结果用事实证明一件事,直面Demoness 哈莉是愚蠢的行为。

  杀死反监视者的Supreme 超人强不强?他和机械超人联手,照样被打败。”

  “他们至少战斗过了.”

  阿蒙苏激动说了一句,便被视差魔身上骤然爆发的killing intent 骇住。

  ——虽然在面对Demoness 哈莉时怂得一逼,甚至在开战之初,被绿灯侠用绿灯能量具现的Demoness 哈莉吓得哇哇叫,但它也在恢复清醒后,一口一个,像ordinary person 啃鸡腿一样,生吃掉那些用Demoness 哈莉恐吓他的绿灯侠。

  它是个恶魔,他不能重蹈那些倒霉蛋绿灯侠的覆辙,用Demoness 哈莉刺激它。

  最伟大灯侠之子脑子瞬间清醒,放缓语气,道:“我的意思是,以您的实力,当时若在现场,超人主攻,您在旁辅助,一定能改变结局。”

  “所以呢?”视差魔脸色好看了些。

  “找到机械超人和Supreme 超人,从绿灯Legion 对外公布的信息分析,他们并没抓到‘超人’。所以,两个‘超人’可能没死。

  超人加上您,才足以应对一切敌人。

  同时我们要想办法提升士气,重塑黄灯之恐惧威严。

  如果可以,我们最好补充一些成员。

  如此,有了硬实力,士气重振,我们才能calm 地考虑拯救Corps Head 的事。…

  反正绿灯Legion 没有死刑,Corps Head 最终结局就两个:要么被关入高科牢,要么重新镇压在绿灯中央能量电池底部。”

  阿蒙苏把自己的想法徐徐道出。

  众位灯侠听了,觉得甚是有理,一个个nodded 不止。

  “你有什么重振士气的好方法?”视差魔问道。

  “只有胜利能洗刷失败的屈辱,我们需要胜利,接连不断的胜利。我们不能直冲欧阿,难道还不能对单个的绿灯侠下手?

  我们甚至不用直接和他们战斗。

  每位灯侠都有家人和母星,那就是他们最大的软肋。

  当他们发现家人死亡、族群被灭,品德高尚的宇宙警察还能坚定自己的意志吗?”阿蒙苏阴恻恻道。

  视差魔eyes shined ,大赞道:“阿蒙苏,你有和赛尼斯托一样的智慧和innate talent 。

  这招不仅重创并报复了绿灯Legion ,更是在宇宙范围散播恐惧。

  散播恐惧,就等于铸造黄灯之威名!”

  paused ,它宣布道:“阿蒙苏,现在我任命你为副Corps Head ,全权负责寻找Supreme 超人、收拢失散成员、招募新成员的工作。

  先把人找齐,然后立即按照你的方式,执行‘重整旗鼓计划’。”

  ”As you bid!” 阿蒙·苏大喜。

  等他领着百余人离开临时驻地,视差魔才冷笑着对阿萨道:“去找一些勇敢又可靠的人过来,悄悄进行,不要让别人发现,尤其是阿蒙·苏。”

  阿萨疑惑道:“找人做什么?”

  “当然是拯救赛尼斯托。”

  “可是,您刚才不是说——“

  视差魔摆手道:“让阿蒙·苏他们去执行愚蠢的‘重聚人心计划’,when the time comes 绿灯Legion 一定会发了疯一样寻找杀害他们家人和族群的凶手,如此欧阿空虚,拯救赛尼斯托的机会便来了。”

  “我以为您很欣赏阿蒙·苏。”阿萨muttered 。

  “我当然欣赏他,按照他的方式散播恐惧,能快速为我恢复恐惧本源。

  只要他能在接下来的冲突中存活,我会建议赛尼斯托将他当接班人培养。

  可这与我利用他吸引绿灯Legion 注意力,趁机救回赛尼斯托并不矛盾。”

  阿萨hesitantly said :“阿蒙苏有一件事说的很对,Legion 成员的士气十分低落。

  尤其是被Demoness 哈莉抽取恐惧情绪的经历,成为很多人一辈子挥之不去的梦魇。”

  视差魔想了想,说道:“这次我和你们一起行动,有我压阵,大家一定士气高涨。”

  阿萨看着它惊疑道:“您不怕Demoness 哈莉?”

  “你在说什么蠢话?我乃恐惧之本源,谁能让我害怕?”视差魔怒道。

  “可是,之前的大战——”

  视差魔一摆手,打断她道:“上次我是战略性撤退,明知不可为而为之,是愚蠢!这次情况不一样,主动权掌握在我手里,真遇到她,倒霉的是她!”…

  ——黄绿Legion 之战已经结束三四天,而Demoness 哈莉和绿灯Legion 向来不对付,她会长时间留在欧阿?

  它刚这么想,一道熟悉的笑声便在Sea of Consciousness 中响起。

  “小视,你挺威风嘛,都有胆子让我倒霉了。”

  一个上身蝴蝶结白衬衫、下身阔口女西装裤的silhouette ,出现在它对面。

  长发盘在脑后,只鬓角垂落一缕,full of smiles 的脸盘完全展露出来,可不就是哈莉?

  “光谱在上~~~”视差魔发出一声犹如被捏住卵蛋的尖锐大叫,身体有一瞬间的僵硬,没法移动,可它的意志又传出“立即、马上逃跑”的指令,以至于体表浮现一层golden 的illusory shadow :蚂蚱躯干,龙的尾巴。

  是视差怪。

  视差怪吓得差点从凯尔雷纳身上跑开。

  “小视,几年不见,你不仅胆儿肥了,身体更是膘肥体壮,哧溜~~~”

  哈莉看到视差怪illusory shadow 那完整且庞大的身体,感受到它体内恢复到之前七成水平的浑厚本源,不由得双眼放光,对着它咽了一口口水。

  “oh,No~~”这表情、这话、这口水声,视差魔绷不住了,尖叫一声,体表golden illusory shadow 化为实体的一束光,”sou” 的一下从宿主身上脱离。

  视差魔divided into two :视差怪,与宿主凯尔雷纳。

  视差怪化为golden light 想要逃跑,独留宿主凯尔雷纳软软倒在地上。

  可凯尔还没倒地,golden light 便在百米外撞上一层透明的墙,如同一坨鼻涕擤在玻璃门上。

  “吧唧!”视差怪的身体都挤压成一团。

  “hahaha ,小视,你好可爱哟!”哈莉大笑。

  以她为中心,浮现一个半径百米的巨大泡泡,视差魔和丽萨,都早早被包裹其中。

  而视差魔竟然都没察觉。

  “不,不要,你不要过来啊!”看着哈莉面带笑容地走来,脱离宿主从视差Demon Transformation 回视差怪的黄灯灯兽,发出歇斯底里的哭嚎。

  “Buzz! Buzz! Buzz! ~~~”一缕缕浓郁的金黄能量,从它好似黄金铸造的身躯逸散出来,飘入哈莉的身体。

  “哈莉奎茵,它是灯兽,是情感光谱的根基之一,伤害它就等于重创宇宙的恐惧情感。”小蓝人甘瑟from virtual became real ,出现在泡泡外面。

  紧接着,all directions 射来一束束绿光,将这片陨石地带牢牢锁定。

  “ahhhh ,Demoness 哈莉追来啦。”

  “啊,绿灯Legion 将我们包围啦。”

  残存的百余黄灯lose one’s head out of fear ,声音中充满恐惧与绝望。

  哈莉瞥了甘瑟一眼,没说什么,也没动作,似乎被他的劝说打动。

  等了差不多半小时,等哈尔乔丹带领一千绿灯侠,将94位黄灯全部锁拿,她才缓缓飞到众黄灯面前。

  “各位,今天我为你们表演一个绝活。”

  哈莉笑着把手伸向缩在角落的视差怪。

  那条“蚂蚱龙”把百米长的身体缩成排球大小,还像泥鳅一样不断躲闪。…

  可无论它怎么躲,都改变不了被困在泡泡中的事实。

  哈莉thoughts move ,泡泡壁凹陷,将它卡住,然后伸手捏住它的脖子,不顾它挣扎惨叫,提到自己跟前。

  “嗯,我今天是吃播,要表演的绝活是掐头去尾,味道好极了的生吃蚂蚱。”

  她左手捏视差怪脑袋,right hand 拉着它的尾巴,张开嘴巴,对着中间的躯干就一口咬下去。

  ”ao wu ~~~~”视差怪叫声之凄惨如果存在“凄惨情感光谱”,它这会儿能立马以自身的凄惨情感,变成“凄惨之光”的灯兽。

  “哈莉奎茵~~”甘瑟ugly complexion 。

  他想上前阻拦,却“嘭”的一下撞在一层透明薄膜上,上面还有一行字:如果你还珍惜自己的面子、不想在自己小弟面前丢脸,就别多管闲事。

  他蓝脸发黑。

  周围绿灯侠虽然没看到那行字,脸色也很不好看,“吃播哈莉”的表演太渗人。

  视差怪是能量体,自然不存在血肉模糊、blood splashed 的场景,但他们知道它是什么。

  堂堂宇宙恐惧情感代表的灯兽,竟成了食物,叫声还如此凄惨,她却吃得一脸陶醉.

  黄灯侠状态更糟,一个个浑身颤动,面如死灰,如prepare for there funeral ,身上还难以控制地腾起golden 的恐惧之力,汇聚在一起,向她流去。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