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Am Going To Have A Fight With Superman Chapter 1348

  黄、绿Legion 大战结束后的第四天,哈莉才抓到视差怪。

  其实她早就出发了。

  只不过视差魔不是长城,摆在那,随时都能去见它。

  它能动,速度还非常快,在恐惧之下它不停向宇宙边缘逃窜。

  为了追它,哈莉花费好几天的时间在赶路上。

  不过这并非她当众生吃它的原因。

  在路上,哈莉闲着没事,就和哈尔聊天。

  聊到战场上视差魔的表现,哈尔面色十分凝重。

  “视差魔非常克制绿灯侠。绿灯侠操控绿灯能量的根基是意志,而意志最大的敌人是恐惧,所以,绿灯戒指选择新灯侠的标准是‘克服恐惧的意志’。

  偏偏视差魔很容易就能在人们心里projection 恐惧幻象。

  就和你当时用恐惧本源操控黄灯Legion 的恐惧情绪一样。

  即便一直有Guardian 负责牵制它,短短一个小时的战斗,也有至少五百名灯侠被它杀死。”

  然后哈莉就好奇问道:“你们有没有用我的影像去恐吓它?”

  哈尔的表情很奇怪,也很复杂,说不准是敬佩还是埋怨,又或者两者皆有。

  “有,起初效果非常好,直接吓得它哇哇大叫,调转方向,快速逃离战场。

  那位具现你形象的绿灯侠didn’t expect 效果这么好,很震惊。

  震惊之后他laughed heartily 。

  然后悲剧发生了。

  具现出来的illusory shadow ,到底不是真正的你。

  视差魔很快返回战场,专门找到那些用你的影像恐吓它的人,把他们塞进嘴里,像是ordinary person 吃烧鸡,用嘴撕一块肉下来,嚼得满脸满嘴都是鲜血。”

  哈莉有些尴尬,“怎么还不止一个灯侠具现我的形象?发现招式不管用后,他们It shouldn’t be 再刺激它才对。”

  ”Ai, 刚开始只一位灯侠使用,但视差魔太强,普通灯侠招架不住,只能饮鸩止渴,在陷入绝境时,变着花样模拟出一个你,来吓唬它。

  比如,刚开始某位灯侠具现一副十米高的影像。

  哪怕知道那只是模拟你的具现物,它也会浑身战栗、battle strength 大减.

  等它渐渐适应,恢复过来,对十米高的影像叫骂攻击时,某个绿灯侠再具现一个和你等身的实体人物,突然从旁边杀出,嘴里还模拟你的声音,大喊‘视差魔,你好大的胆子,敢毁我的塑像’.”

  哈尔尴尬又苦涩地laughed ,“效果特别好,视差魔吓得魂儿都快没了。

  不是比喻,视差怪真的差点从凯尔身上脱离。

  可假的真不了,等它发现真相,只会更愤怒,更残暴。

  而它越发残暴,和它交手的灯侠越危险,生死危机之下,只能再次具现你的silhouette ,模拟你的声音”

  就是in this brief moment ,哈莉下定决心要让视差怪付出代价。

  ——他们打着她的旗号,它不仅不a strategic withdrawal ,还变本加厉,伤害加十倍,这是在打她的脸啊!…

  她要重振“恐惧Old Ancestor ”的威风,要让未来的黄灯侠、视差魔,哪怕知道她的具现、图像、雕塑、Divine Idol ,不是她本人,照样吓得两股战战,畏而远之。

  所以,她明明可以把视差怪封印在胃袋维度,慢慢抽取它的本源,依旧选择最能杀鸡骇猴的方式,当众用嘴巴将它给嚼了。

  这些年,它的本源恢复到原来的七成,掐头去尾,中间的五成被她吃掉,头部的一成扔给“养殖户”甘瑟,tail section 一成哈莉没吃。

  “小豆子,这一趟旅行,你感觉如何?”

  押送黄灯残部回欧阿的路上,哈莉对着空荡荡的手心问道。

  “恐惧为源,奎氏威权!”暴君虫“小豆子”声音中全是谄媚,“主人您是恐惧之光的真正主人,我之前瞎了眼,才会觉得赛尼斯托是黄灯Sovereign 。”

  暴君虫原本就是一个名字,但哈莉觉得“天堂War God ”、“痘Empress ”都是善神,善神的下仆不该有凶残的称呼。

  她将它改名为豆豆,通“痘痘”,昵称“小豆子”。

  “当初我答应过你,做了我的小弟,保证你依旧能当黄灯侠,还是掌握恐惧本源的真·黄灯。”

  小豆子似乎明白了什么,激动得浑身呃,它一个纳米级的病毒,没身体,也没法浑身乱颤。

  不过它的声音在颤抖,“主人,我永远都是您最忠诚的仆人。我愿发毒誓,我还愿意把灵魂和身体都交给您。”

  哈莉心里不以为然,发誓若有用,她早不得好死多少回了。

  “小豆子,不用发誓,我信任你。”她温柔地说:“来,我先帮你完成‘神躯改造’。”

  “怎么做?”小豆子更激动了,哈莉主人在上,它要变成Spiritual God 了?!

  “放开心神,让我的Divine Power 浸染你的小身躯。”

  什么毒誓都不如魔力债务有效!

  接受了她的Divine Power ,不用它自我奉献,它的身体和灵魂本来就成了她的。

  小豆子哪明白主人的险恶用心,立即依言而行,带着万分期待,迎接降临在自己身上的浩瀚力量。

  其实,即便它了解这些魔法常识,也不会在意。

  与它得到的Spiritual God 之位、恐惧本源相比,它的付出至少它自己觉得,这点付出很理所应当。

  反正在见识过她对付黄灯Legion 和视差怪的手段后,它自认为这辈子都没办法超越她,也甘心一辈子做她小弟。

  “你在做什么?”戴安娜疑惑问道。

  此时哈莉坐在阿基米德飞艇里,几位Earth 同伴都在身边。

  在旁人眼里,她突然抬起手掌,盯着手心看了一会儿,就开始往掌心凝聚点点divine splendor 。

  不过,即便小豆子体型很小,Divine Power 波动很微弱,也立即惊动了边上的神奇女侠。

  “我在制造属神.”

  痘Empress 终究要广而告之,哈莉完全没有隐瞒“痘神”的必要。

  她得意洋洋,把自己的计划重新说了一遍。…

  “连病毒都能有独立意识,真是个奇迹。”超级少女只是单纯的感慨。

  哈尔hearing this ,却表情严肃道:“哈莉,你了解暴君虫吗?它很危险,很邪恶,曾屠杀了整个planet 的生命。”

  “偶买噶!”黛娜几女捂嘴惊呼,“这是真的吗?一个planet ,那该多少人啊!”

  “当然是真的,我看过它的档案。暴君虫,来自3497扇区的康多拉星。只一个小时的时间,它就感染了整颗planet 。

  一天之后,康多拉成为一颗没有活人的死亡planet 。”

  哈尔看似在回答神奇女侠她们的问题,眼睛却一直看着哈莉。

  哈莉indifferently said :“你可曾在档案中查到它为何要毁灭一个planet ?”

  “我不知道,但我百分百确定,它是故意的。”哈尔道。

  哈莉nodded and said :“它确实是有意为之,不过我认为它做得非常好。”

  哈尔瞪大双眼,“你说什么?”

  “我说它干得好,它拯救了无数人。”哈莉认真道。

  “哈莉,哈尔说它杀了无数人。”戴安娜提醒道。

  “我又不是聋子。”

  “那你——”几人难以理解地看着她。

  哈莉叹道:“小豆子并非天然的病毒.唔,它最初或许是天然病毒。

  不过,康多拉人发现它后,并没将之封存或消灭,而是利用它强大的变异特性,主动帮它进化。

  简单来说,它进了康多拉军方的生化武器实验室,被当成武器来研究。

  它的强大毋庸赘言,哈尔已经告诉你们,一小时内感染整颗planet ,一天之内灭世。

  你们认真想一想,康多拉发明这种‘灭星级’生化武器,是为了做什么?

  只要他们使用一次,就等于一颗planet 寥无人烟。

  用两次,两颗planet ,用三次,三颗.小豆子赶在自己成为常规灭世武器之前,先族灭了邪恶的康多拉人,不就等于拯救一颗、两颗、三颗.无数颗无辜的文明planet ?”

  “呃,这”几人dumbfounded ,“还能这样?”

  可仔细想想,似乎很有道理呀!

  “哈莉,话不能这么说。”哈尔came back to his senses ,叹道:“康多拉人固然罪有应得,但暴君虫——”

  “是小豆子。”哈莉纠正道。

  “好吧,小豆子。”哈尔忍不住又sighed ,有些无力。

  都取了这么个亲昵的名字,再想要说服她放弃它,八成是impossible 了。

  “小豆子毁灭康多拉planet 的动机,不是守护宇宙和平,免得其它文明遇害。它的残暴行为,源自它内心的暴戾与邪恶。”

  哈莉奇怪地看了他一眼,问道:“你家养狗吗?”

  哈尔愣了一会儿,才nodded and said :“最近我工作太忙,把波西送我younger sister 家里了。”

  “你家波西有吃粑粑的邪恶行为吗?”哈莉又问。

  哈尔frowned :“它是狗,狗吃粑粑怎么就邪恶了?”

  “狗吃粑粑是本性,病毒感染人难道不是本能?与邪恶、暴戾有什么关系?”哈莉道。…

  “不一样——”

  哈莉摆手道:“没区别,你不希望你家的波西,用刚舔过粑粑的嘴巴舔你的嘴,你呵斥它,它就克制住吃粑粑的本能,下回碰到粑粑也不再去碰它。

  小豆子做了我的属神,明白我希望它做什么,禁止它做什么,自然也能克制本能,做个听话的好仆从。”

  哈尔无话可说。

  “嗡嗡~~”哈莉掌心升起一股威严神圣的气息,像是有一尊Spiritual God 蹲在她手里。

  不过,边上人除了针眼大的一点golden light ,什么也看不见。

  “哈尔乔丹,你们绿灯Legion 有个天花病毒灯侠,它杀的人可比我多太多了。”一道响亮的、带着愤怒的声音appear out of thin air 在哈莉手心。

  它早被哈尔的“污蔑”之言激怒,只不过刚才在接受Divine Power 浸染与恐惧本源的灌注,没机会开口。

  哈尔凝眉不语。

  “你是暴君.小豆子?”戴安娜said curiously 。

  “病毒能说话,really mysterious 。”戴安道。

  超级少女开启超级视力,惊叹道:“小豆子好小、好丑,像个长了八只脚的蘑菇,不过全身golden light 灿灿,倒也威风。”

  “我以前无法像人类一样说话,现在我成为‘痘神’啦。”小豆子兴奋道。

  哈莉gently nodded ,“现在你能吸收信仰力,勉强算个信仰神。”

  接着她转向哈尔,道:“你帮我个小忙,今后在扇区巡逻时,遇到未开化的蛮荒文明,就把我和小豆子介绍给他们。

  不用很麻烦,只需建立一座‘痘Empress ’的Divine Idol ,或者把Divine Idol 随便丢到部落门口就行。

  若有病人跪拜,积累了足够信仰力的Divine Idol 就能展现Divine Vestige 。”

  “绿灯戒律,不能干涉primordial planet 正常的文明进程,不能利用灯侠身份为私人利益服务。”哈尔为难地说。

  “主人,我得到您赐予的恐惧本源,再次成为一名黄灯侠,可以自己遨游星空、散播信仰啦。”小豆子道。

  “也行,但你要记得,主神是我,是痘Empress ,你只是属神,在我的上面,还有我的上帝哥,absolutely 不能忘了祂,更不能逾越身份,抢了祂的C位,明白了?”

  “哈莉主人,你这么强大,就该你占C位,上帝是谁,祂凭什么?”小豆子叫嚣道。

  “pa! ”哈莉拍了它一巴掌,骂道:“evil creature ,连你主人我都得恭敬地叫声‘哥’,你哪来的狗胆,敢质疑上帝老大?”

  “啊,主人赎罪,我有眼不识Mount Tai 。”小豆子连连求饶。

  接下来两天,哈莉用意念传递信息,把厚厚一本《奎氏新·圣经批注》,完完整整传授给小豆子,又送它一部天堂山手机,帮它加入“天堂山教群”,好一番叮嘱,才在抵达欧阿前,将它放出去。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