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Am Going To Have A Fight With Superman Chapter 1349

  欧阿,绿灯Legion 总部。

  中央能量电池已经从废墟中清理出来。

  它再次毁坏。

  幸亏哈尔及时阻挡黄灯中央电池的攻击光柱,绿灯中央电池只裂开几道缝隙,并没彻底报废。

  此时,一群小蓝人悬浮半空,围着它高举双手,绿色闪电在手掌上跳跃,灯炉裂缝缓慢却坚定地愈合。

  刚加入Legion 没两年的灯侠们睁大眼睛,屏住呼吸,显得十分紧张。

  中央电池都坏了,能不担心吗?

  可Legion 中的老兵,尤其是从无限Earth 危机活到现在的灯侠,一个个表情轻松。Guardian 修复灯炉的时候,他们在边上嬉笑无忌。

  中央电池都坏那么多回了,还需要担心吗?

  “sou! ”阿基米德飞艇跳出阴影界,忽然出现在绿灯总部上方。

  “哈莉奎茵他们回来啦。”

  “凯尔雷纳情况如何?”

  一群绿灯立即离开中央电池,好奇围拢过来。

  舱门打开,哈莉环顾周围一圈,道:“哈尔,把Guardian 都叫过来,把后续处理一下。小超人act recklessly ,我心难安,得尽快回去坐镇Earth 。”

  她之所以还要回一趟欧阿,是因为这一战的几件收尾工作需要她亲自参与。

  片刻后,Guardian 之崖。

  如铅笔般笔直竖立大地的孤峰顶端,修建了直径20米左右的圆形平台。

  平台all around ,悬浮了dozens 小蓝人,不足一米的身高,却穿着七八米长的red 长袍。

  长袍垂落平台边缘,有一种mysterious 古老的ceremony 感。

  哈莉很不喜欢这样的交流方式,不过她也没故意飞到半空,强行和小蓝人平起平坐。

  她站在平台中央,问道:“反监视者确定百分百死亡?它的尸体在哪?”

  无限Earth 危机反监大王挂过一次,当时她和一众Earth 英雄都没在意他的尸体。

  结果没多久从天启星传来消息,达克赛德窃取反监尸体中的能量本源,从中提取出近乎完整的反生命方程式。

  有了前车之鉴,这次她得亲自看看反监的尸体才安心。

  “我们也正在担心消失的反监视者尸体,他体内流出来的每一缕反物质能量,都可能对主宇宙造成莫大伤害。”一位留着雪白长发的小蓝人说道。

  说话的时候,他还侧头瞥了眼边上的光头女Guardian 。

  她光滑细腻的脸颊多了一道恐怖的疤痕,像是泼了一瓶浓硫酸。

  事实上落在她脸上的东西,其侵蚀性比浓硫酸强无数倍。

  那是反监视者体内溅射出来的反物质本源。

  Guardian 有多强大?

  他们是物质宇宙进化程度最高的存在,实力不弱于Spiritual God 。

  而落在她脸上的能量又有多少?

  只是飞溅出来的一捧,与反监尸体中的庞大本源相比,九牛之一毛都不如。

  由此可知反监尸体是多terrifying 的一个污染源。…

  除了对主宇宙的直接侵蚀,Guardian 更担心某个心术不正的人得到它,再次酿成一场大危机。

  哈尔道:“我们没必要太担心。他死在主宇宙与反物质宇宙的夹层之间,尸体和泄露的能量应该也在夹层之间吧?”

  甘瑟道:“这恰是我们需要担心的。如果他死在主宇宙,尸体就在战场上,处理起来非常简单。

  两界夹层并非一个空间稳定的维度,它其实是一种量子态,是主宇宙与反物质宇宙的叠加态,所以,他的能量出现在主宇宙任何位置都不足为奇。”

  哈尔变得严肃起来,“如果是这样,那它确实非常危险,我们must 找到它。”

  甘瑟looked towards 哈莉,道:“等赛尼斯托和黄灯成员的审判结束,我们会派遣所有灯侠巡视自己的扇区,如果找到反监视者的尸体,一定会再次通知你,如何?”

  哈莉frowned :“反监尸体散发的能量,与主宇宙的环境格格不入,你们就没有监控整个宇宙,然后直接寻找异常点的手段?”

  “有,但需要灯侠和他们的灯戒辅助。灯侠拉网,并非大海捞针,而是一种宇宙级别的星系扫描,大概一周内会有结果。”甘瑟道。

  “那行,我等你们的消息。”

  之后小蓝人还询问了哈莉对赛尼斯托以及黄灯Legion 的审判建议。

  哈莉让他们随意。

  结束会谈后,她也没立即离开欧阿。

  黄灯Legion 折腾科瓦德的时候,有科瓦德人逃到主宇宙找“科瓦德人的old friend ”哈莉寻求援助。

  当时反监大王还没死,她当然不敢做孤胆英雄。

  这会儿赛尼斯托Legion 成员要么死,要么被捕,要么沦为stray dog ,被奴役的科瓦德人民再次获得自由,哈莉怎么着也得去见他们一面。

  当初她虽然不敢一人独闯龙潭,却没拒绝科瓦德人。

  她十分痛快地答应他们,然后给全球超能者发“英雄令”,召集他们进行“解放科瓦德、打倒赛尼斯托反动集团”的集训。

  所以,科瓦德人这会儿很感激她,感激Earth 朋友,虽然他们还没完成集训,战争便结束。

  “我以为你会要求绿灯Legion 直接杀死赛尼斯托和他的党羽。”科瓦德星,黄灯Legion 曾经的总部,哈尔说道。

  他和神奇女侠、戴安、超级女孩、山姆uncle 都来了。

  随行的还有几位前往Earth 求援、却逗留至今的科瓦德使者。

  这会儿,科瓦德使者喜气洋洋奔走四方,告诉clansman 科瓦德重获自由的好消息去了。

  “杀他们做什么?好不容易在他们心中种下难以磨灭的恐惧之种,我还期待下次再见面,他们complexion greatly changed 、肝胆俱颤,当众尿裤子呢,hahaha 。”哈莉said with a smile 。

  “下次.”哈尔神色复杂道:“你似乎很肯定他们能越狱。”

  哈莉笑容更盛,“这年头,若不能快速越狱,哪还配当超级恶棍?”…

  哈尔面色数变,压低声音道:“Guardian 的意思是,这回直接杀掉赛尼斯托。”

  “他们真这么干脆?”哈莉惊了一下。

  小蓝人当然不是什么善茬,但绿灯Legion 也有类似正义联盟不杀人的坚持。

  落在他们手里的宇宙囚犯,一般只有两种结果,要么判刑,无期徒刑,没有十年、二十年的选项;要么流放。

  几乎没直接宣判过谁死刑。

  “绿灯Legion 的法律变了。”哈尔叹道:“之前绿灯侠不能使用致命martial power ,为了对付黄灯Legion ,我向Guardian 提出建议,废除这条禁令。

  而废除禁令的副作用,便是绿灯Legion 现在有了死刑。

  以赛尼斯托的所作所为.这次我们阵亡数千名战友,他难逃一死。”

  “你舍不得自己的‘一生之敌’?”哈莉said with a smile 。

  哈尔摇头道:“他罪有应得,我只是担心判他死刑带来的后果.”

  他迟疑了一瞬,改为精神sound transmission ,道:“我去高科牢见过他,他和我说了一些话,让我感到不安。”

  “他说什么?”哈莉said curiously 。

  “他十分镇定,谈笑自若,完全不怕死。”

  哈莉nodded ,“这是formidable person 应有的样子。”

  “他表情得意,面带微笑,对我说——黄绿Legion 之战,他赢了。”

  “赢在哪?”

  “赢在我们打破了不杀人的禁令,他说他发动战争的目的,就是逼迫Guardian 同意通过允许使用致命martial power 的新规定。”哈尔道。

  哈莉frowned :“以你的判断,他是在输掉底裤后,没脸面对古人,所以强行装逼,还是认真的?”

  “我以为你会直接笑他死shameless 。”

  听她这么问,哈尔严峻的表情反而放松下来。

  “换在多元重启危机之前,我会觉得他装逼装成个煞笔,可在了解‘绝对正义’和英雄天堂之后”

  哈莉shook the head ,“不杀人”底线至少在dc宇宙不是装腔作势,它代表了正义的绝对性。

  哈尔笑了,语气更加轻松,“我和你想一块去了,听到他的话,我立即想到‘绝对正义’。

  绿灯Legion 打破‘不杀人’底线,是否违背了绝对正义,是否会对光明多元宇宙造成不利影响?”

  哈莉眸light flashed ,问道:“什么不利影响?你想到了什么?”

  “最近与绿灯Legion 有关的大型危机,我只想到至黑之夜!”哈尔肃容道:“而且,Guardian 对我说过,阿宾·苏知道至黑之夜的秘密。

  那么他有没有告诉自己的至交好友赛尼斯托?

  赛尼斯托和阿宾苏的younger sister 阿琳苏还悄悄生了个女儿”

  哈莉gently nodded ,哈尔是真的历练出来了。

  “你有没有和小蓝人谈过?”

  “他们.”哈尔表情有些迟疑。

  “怎么,他们又在谋划什么阴谋?”

  ”Ai, 你当日曾向我打听过,七大色光Legion 现在出现了几个,它们的总部在哪,还说.”哈尔眼眸低垂,声音变得暗哑,“消除已出现的色光Legion ,就能避免至黑之夜的到来。”…

  “我当时开玩笑的。”哈莉连忙道。

  “可Guardian 似乎也产生同样的想法。”哈尔苦涩道。

  “呃,他们.初听有些震惊,但仔细想想,似乎又很符合他们的风格。”哈莉怔了怔,chuckled 道:“如果他们担心脏了自己的手,可以请我做佣兵。”

  哈尔摇头道:“Guardian 没你想的那么黑暗,他们的意思是,通过外交斡旋解散其它Legion ,他们已经向扎马伦的紫灯Legion 发去信函。

  也因为有了这种解决至黑之夜的思路,他们才对赛尼斯托的话并不关心。”

  “把琼恩(fire star 猎人)喊来,读取他的记忆。”哈莉道。

  哈尔迟疑着nodded ,“回头我和Guardian 商量一下。”

  “对了,现在七大Legion 出现了几个?”哈莉再次问出个问题。

  这次哈尔没有迟疑,脸上反而露出笑意,“很遗憾,哈莉,目前只有两个,绿灯和紫灯,黄灯Legion 刚被消灭。”

  哈莉怀疑道:“你确定?如果只绿灯和紫灯,压根形成不了如今紧张的‘至黑之夜’将至的氛围。”

  “你的错觉。”哈尔摇头道:“至黑之夜危机或许有,但现在的氛围并不紧张,我们还有很多时间,尤其是在打败黄灯Legion 之后。”

  哈莉很勉强地信了他的话,毕竟他是欧阿星扛把子,小蓝人跟前的当红炸子鸡,他的话就是小蓝人的意思,他们都远比她更专业。

  之后的科瓦德解放盛典乏善可陈,科瓦德人和几位Earth 代表很兴奋,很hy,哈莉留a single thought 控制身体,做个面带友善微笑的木偶,主意识则飞入白银城,在黄金great hall 查询至黑之夜的相关资料。

  在科瓦德待了两天,他们便带着几件科瓦德人赠送的小礼品,happily 回到Earth 。

  小飞艇刚在奎茵庄园前院停稳,哈莉便complexion slightly changed ,快速拉动档位,再次启动飞艇。

  “怎么了?”神奇女侠、山姆uncle 几人刚离座就被施加一个加速度,猝不及防,差点摔倒。

  ”Yi! ”坐回副驾驶的黛娜惊疑一声,指着操控屏幕叫道:“雷达检测到一枚落向哥谭的高能辐射源,阿基米德判断它为灯戒。”

  哈莉的“老爹雷达”落在起源墙后,她的飞艇就一直缺一个“真·人工智能雷达”。

  无限Earth 危机后,她得到此世爷爷的残魂——被反监大王制造成反物质能量的影魔。

  她原想着再弄个“老爷雷达”,毕竟她不仅是孝女,还是孝顺的孙女,不忍心father 和爷爷去地狱煎熬亿万年。

  但反监大王的影魔技术太高端,等她清理干净Old Master 身上的反物质能量,它的灵魂也不剩下什么了,只一缕薄薄的“魂皮”,没有记忆,也没自主意识。

  她只能sighed then said ,将它丢入灵薄狱,看着它the soul flew away and scattered 。

  之后好长一段时间,她的飞艇都没“智能雷达”,无法像“老爹雷达”那样,精细地放大目标的影像。

  老爹雷达其实就是她老爹的灵魂拉成一条线,凑到目标跟前,用“naked eye ”看,它看到的景象反馈到屏幕上,栩栩如生,十分清晰。

  再后来,哈莉实在厌烦了“纯科技雷达”,就让狗Holy Son 去地狱“贤者大厅”问一问,看哪位贤者志愿做个可以享受人间美景的雷达。

  阿基米德举手报名了,现在成为一名光荣的“人工智能雷达”。

  “阿基米德,放大目标的图像。”哈莉ordered 。

  “遵命,奎茵小姐。”

  下一瞬,雷达上闪烁不定的光点放大千百倍。

  “偶买噶,真的是一枚灯戒,可它怎么是red 的?”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