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Am Going To Have A Fight With Superman Chapter 1351

  “你找红灯总部做什么?”超级少Goddess 情疑惑地将红灯蓝猫递向哈莉。

  山姆uncle 捋了捋胡须,道:“为了至黑之夜,《欧阿之书》的预言中,明确点出至黑之夜到来的必要条件——七灯聚齐,色光之战。

  之前哈尔solemnly vowed 向我们保证,除赛尼斯托的黄灯Legion ,目前就绿灯与紫灯两大Legion ,现在却有红灯戒指出现在Earth ,当然要去调查清楚。”

  哈莉心中的借口全被他说出来,她只能微笑nodded 。

  “你松开手。”她对超级少女道。

  “它很不老实。”卡拉一只手捏住猫脖子,另一只紧紧握住两条后腿。

  “她有泡泡,它跑不掉。”戴安娜道。

  “也对。”

  卡拉松开手,红灯猫便嗖的一下窜出去,想要逃跑。

  “bang! ”它只飞出去半米,就撞上一层“灯侠的叹息之墙”。

  “超人”还能靠自己力量撕裂泡泡。

  等哈莉开启high level 光谱防御专长,一身实力全在情感光谱能量上的灯侠,在泡泡里几乎使不上劲。

  “你现在就要去吗?要不要我们和你一起?或者,先将消息告诉哈尔,问一问绿灯Legion 的态度?”戴安娜问道。

  哈莉托着泡泡,仔细感受红灯猫对泡泡壁的攻击力度。

  片刻后,她放弃立即去寻找红灯总部的想法,摇头道:“不急,先给哈尔传讯,等我休息几天,等反监视者的尸体处理好了,再考虑红灯的事。”

  她之前直捣红灯总部的想法过于鲁莽了。

  Level 9 黄、绿灯防御专长,固然也能免疫部分其余色光能量的伤害,但到底不是对应光谱的专长,无法做到百分百免伤。

  这会儿trifling 一只刚得到灯戒的猫,就能通过抓挠泡泡壁,让她spirit strength 感受到微微的刺痛,如何换成“史上最伟大红灯侠”,换成数以千计严阵以待的红灯Legion ,她会不会破防?

  她明白自己的目的不是去商量至黑之夜的事,她想抢夺他们的能量。

  如果可能,最好能咬两口红灯灯兽的肉。

  红灯的情绪是愤怒,又处于光谱的一极,很极端暴戾,when the time comes 一场大战在所难免。

  不如先把眼前这只蓝猫当成电池,抽取一部分红灯能量,将红灯防御专长开启,并尽量提升专长等级。

  when the time comes 再驾临红灯总部,盖压全场的几率更高。

  “哈莉,你真的不救他们吗?他们快死了。”超级少女再次指着地上抽搐的断喉少年,“虽然他们虐猫,但罪不至死。”

  “虽然我不是超级英雄,但我也做好事、积功德,而我做好事、积功德的方式,就是打击恶棍,对坏人见死不救。”

  哈莉托着蓝猫,施施然飞回阿基米德飞艇。

  “我们送他们去医院。”戴安娜道。

  “好。”山姆uncle 和戴安都nodded 同意。

  灯戒中储存了大量的能量。…

  当初哈莉就是通过嚼吃绿灯戒指,来获取绿灯能量开启防御专长。

  现在她没使用Old Fang 法,

  红灯蓝猫的血液被红灯能量取代,灯戒又取代心脏,构成了一套全新的能量循环system 。取走它的灯戒,等于挖走ordinary person 的心脏,小猫必死。

  虽然它被愤怒冲昏头脑,有些野性难驯,哈莉也不想害死它。

  她如今手段更brilliant ,也没必要杀它。

  红灯猫和绿灯侠一样,体表套上一层红灯能量具现的制服,制服外层还有一层火焰状的能量外衣。

  她就用“抽丝剥茧”的方法,把它当成一个茧,以胃酸之雾做剪刀,抽取它能量外衣中的红灯能量。

  她抽一点,它补充一点,细水长流,一晚上的功夫,她已经红灯防御专长Level 2 。

  其实她还有更高效的方法,刺破它的blood vessels ,抽取里面猩红的液态能量。

  就像用针管插入ordinary person 的动脉里抽血。

  她没那么做,倒不是仁慈,而是觉得没必要。

  一瓶500ml的可乐,插着吸管慢慢喝,倒进杯子里一口闷,最终will not 让可乐总量增加。

  按照哈莉嚼吃过多枚绿灯戒指的经验,红灯猫很快就会能量枯竭。

  顶多把专长升到Level 3 ,不会超过Level 4 。

  既然如此,她不妨善良点,选择更温和的手段。

  second day 一大早,哈尔乔丹便赶到奎茵庄园,想要带走红灯猫。

  “Guardian 想亲眼见见它,他们对红灯Legion 的出现感到十分震惊。”

  哈莉摆手道:“去找其他红灯侠,Earth 在2814扇区,蓝猫的灯戒编号就是2814号。这说明了什么,你比我更清楚。”

  “可宇宙这么大,短时间内上哪找排在前面的2813个红灯魔?”哈尔叹道。

  “他们想见蓝猫,让他们来奎茵庄园,别整天跟个大爷似的,想要别人的东西,还要别人主动送过去。”哈莉indifferently said 。

  哈尔明白了,这一趟要空手而归。

  “你研究出什么结果没?”他问道。

  “红灯侠会被抽干血液,以红灯能量取代,心脏也会换成灯戒”

  哈莉把了解到的情况大致说了一遍,然后道:“如果红灯Legion 也把你们绿灯当敌人,你们要extremely unlucky 了。

  他们比黄灯更难对付,几乎没有理性,心中除了愤怒,再难存在其它情绪。”

  哈尔frowned :“是谁为红灯铸造的灯炉?”

  “我也想知道。铸造灯炉的技术似乎只有小蓝人会,会不会又是他们的一个分支?”

  哈尔语气肯定地否定道:“收到消息后,Guardian 比我还震惊,他们完全想不到红灯已经出现,也完全不知道红灯中央能量电池是怎么来的。”

  哈莉道:“我现在越来越好奇,青灯、橙灯、蓝灯将会以什么方式出现。”

  “现在Guardian 也不确定出现了有几种色光。之前我还觉得时间充足,现在我心中充满紧迫感。…

  你探寻红灯总部的时候,记得叫我一声。我会给Legion 下令,让他们留意其余几种色光。”哈尔苦笑一声,就站起身准备告辞。

  “凯尔醒过来没?”哈莉suddenly asked 。

  昨天晚上大超还打电话问她,凯尔老爹的棺材已经在教堂停放half a month ,凯尔什么时候回来奔丧。

  老雷纳的后事是正义联盟帮忙主持的,但葬礼的最后一步——下葬,并没完成,毕竟凯尔只是被掳走,又不是死透了,他早晚得回来见老爹最后一面。

  “还没有。”

  “他体内的视差怪的力量,应该已经清空了吧?”

  哈尔面露忧色,“Guardian 说我们当初救他的方式错了。

  不该直接抽出视差怪,应当让他保持视差魔的状态,通过意识连接鼓励他,让他依靠自己的心灵之力战胜视差怪。”

  “谁抽视差怪了?它是自己跑出来的。”哈莉想了想,又道:“如果Guardian 帮不了他,你就把他带回来,让我替他医治。”

  “你能做什么?”哈尔said curiously 。

  “让他暂时和胖头合体,成为离子侠。”

  “离子侠”哈尔eyes shined ,兴奋道:“真的可以试试。”

  “既然你有这种好主意,为什么不早说?”他又埋怨道。

  哈莉indifferently said :“黄绿大战时,我救了你,你却怀疑我早就来了,躲在一遍偷窥。”

  哈尔尴尬道:“我道歉,我误会你了。”

  “你觉得我为什么能察觉战场形势危急?”哈莉问。

  “我当时就想问,后来发生一系列事,给忘了。”哈尔好奇看着她。

  哈莉道:“当时我身上携带着胖头,绿灯中央能量电池被毁,它立即生出感应。

  我就想,连电池都快毁了,绿灯Legion 肯定情况不妙。

  所以花费了两万天堂功勋,直接传送到了欧阿。”

  哈尔面露感激之色,“谢谢你,哈莉,你不仅救了我,更是拯救了欧阿!”

  哈莉摆摆手,“我说这话不是要你感谢,把胖头带在身边,是因为知道凯尔被视差怪附体后,我就有用‘离子侠’取代‘视差魔’的计划。

  谁成想视差怪那么怂包,压根不用胖头进入凯尔意识驱赶,直接吓得魂不附体。”

  哈尔更尴尬,也更加感动,原来哈莉这么细心,考虑得这么周到,对朋友这么大方

  ”Ai, 哈莉你其实是个很好的人。”

  哈莉斜了他一眼,凉凉地说:“只怕你依旧想不明白,为什么得知中央电池被击破,我会急着赶去欧阿吧?”

  “难道不是为了救我和绿灯Legion 。”哈尔疑惑道。

  哈莉said with a sneer :“我怕去晚了,绿灯Legion 被打残,赛尼斯托Legion 立马转进Earth ,却走了另一条路,正好和我们错开。

  早点去,战争在欧阿打;迟到了,go on an errand for nothing 不说,还让战争蔓延到Earth 。

  只要我还有脑子,肯定愿意花点天堂功勋,做个及时雨。”…

  哈尔瞪大眼睛,好一阵无语。

  “didn’t expect 你一个简单的选择,背后蕴含这么多plot against 。如果欧阿早点显出颓势,或者我immediately 自毁绿灯灯炉,你是不是马上就到?绿灯Legion 便不会有那么多牺牲了。”他said with a bitter smile 。

  哈莉神色calmly said :“‘色光之战’原本就是你们的战争,现在不经历Legion 战争的磨炼,将来只会死得更多。”

  又过去一天,哈莉红灯防御专长即将Level 4 ,红灯蓝猫依旧没出现疲软虚弱的现象。

  “是这种方式抽取能量的效率更高,还是红灯戒指储存的能量比绿灯多?又或者,红灯灯炉藏在戒指中,可以自动充能?”

  哈莉托举泡泡,左看右看,心里既惊奇又惊喜。

  绿灯侠的标准配置是一枚灯戒、一只手提灯大小的灯炉。

  灯戒必须一天充能一次,如果这一天内经历多次高强度战斗,可能需要一天两充、三充黄绿Legion 之战时,赛尼斯托直接把黄灯中央能量电池带了出来,可以一天N充。

  灯炉在中央能量电池充能一次,可以用几个月。

  目前看来,红灯戒指绝对比绿灯更持久。

  倒不一定是红灯Legion 的技术更先进,绿灯戒指充能多少全由打造戒指的小蓝人规定。凯尔雷纳为自己锻造的灯戒,压根不需要充能,能量无限。

  红灯戒指能量更多,对哈莉是好事,从蓝猫身上压榨出来的能量越多,她的专长等级越高,面对红灯之主时,她优势越大。

  之后几天,哈莉一直待在家里没出去,红灯防御专长也缓慢来到Level 5 。

  “哈莉,莱克斯集团的新灵薄狱卫星已经发射成功,一次两颗,目前运行良好,下周三会正式向普通用户开放。所以,周三晚上有个派对,你要不要来?”

  哈莉回家第四天,卢瑟容光焕发地来到奎茵庄园。

  “定价多少?”哈莉said curiously 。

  卢瑟眼神闪烁,“188美刀一个月。”

  “hehe ”哈莉意味深长地笑了,“能回本吗?”

  守户犬每个月的基础服务费是199美刀,卢瑟定价188,明显是想抢夺她的用户。

  就像他用外星科技的lex手机,抢她绝对“国产之光”的天堂山手机的市场份额。

  “薄利多销,细水长流嘛。”卢瑟认真道。

  “第一次发射灵薄狱卫星时,我已经去过了,这次便算了。”

  哈莉也没对他甩脸色,到她如今的realm ,美刀已经没多大意义,而且天堂山科技是上市公司,她连同她的小弟,股份加起来都不到35%,她急啥?

  真正零成本赚钱的守户犬业务,属于小狗科技,没上市,完全属于她。

  “还有一件事,我得告诉你,让你知道。”

  虽然没参加他的趴体,可哈莉也没生气,卢瑟脸上的笑容真实了很多。

  “两枚灵薄狱卫星,只一枚属于我,另一枚控制权完全属于五角大楼,这是他们当初允许我保释出狱的条件之一。

  除了灵薄狱卫星,他们还拿走整套的脑波采集与数据化技术,甚至还有我对欧麦克技术的解析”

  他盯着她的双眼,“我完全听从你的建议,彻底放弃灵魂数据化与高度人工智能的研究。

  欧麦克危机给了百特曼沉重一击,也让我明白了一个道理,在有神魔至高存在的world ,玩可能会失控的危险技术,就一定会失控。

  这话我先和你说了,未来五角大楼折腾出什么危机,别再怀疑我是黑手。”

  这才是他今天的主要目的。

  “军方想研究什么?”哈莉问道。

  “似乎是之前的老项目,仿生机器人亚魔卓。他们邀请我参加,我拒绝得很干脆,然后他们再没告诉我相关内容。”

  pt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