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Am Going To Have A Fight With Superman Chapter 1353

  哈莉底子不错,长得很漂亮,实力提升后,又带来完美的形体,和健康无瑕的肤质。

  如果去名媛圈子混两年,说不得能练就出“哥谭number one beauty ”的风情。

  但她这辈子从来没做过顶级名媛,没参加过任何仪态、打扮上的培训,言行举止非常大众化。

  说白了,她有时会自然而然展现powerhouse 与上位者的威仪,却没有做“大众Goddess ”的气质。

  换在“银河number one beauty ”布里兹成为红灯魔之前,哈莉真的不如她赏心悦目、令人心醉神迷。

  十个男人看到哈莉,第一眼觉得她very difficult to deal with ,虽然不明白她厉害在哪第二眼注意到她的外貌,会感慨她真漂亮,第三眼在交流之后,会觉得她有些冷漠(对陌生人),熟悉她的人则渐渐发现她很可靠,并十分信任她。

  十个男人看到布里兹,第一眼后,九个drooling ,另一个更加lost self-control ;第二眼后,十个都想拥她入怀;第三眼后,他们会产生强烈的占有她的冲动,就像ordinary person 对美好事物的贪婪。

  这便是哈莉和“Number One Beauty Under the Heavens ”的区别。

  现在情况发生些变化,改变的是布里兹。

  她身后曾比天使之翼都顺滑的翅膀,羽毛、血肉凋零,仅剩干枯树枝似的骨头。

  她穿在身上的红灯制服,很像小丑的戏服,帽子带两个揪揪的那种小丑服,又是大大的美貌减分项。

  除了外貌扣分,她的气质.之前布里兹身姿柔美如白天鹅,优雅、高贵、美丽、无瑕,现在她像血海地狱爬出来的恶棍,令人感到恐惧。

  “上帝啊,他们都对布里兹做了什么?”

  露易丝那痛心疾首的模样,好似她和她是多年好友。

  “一群残暴的黄灯魔,能对一位绝世美人做什么?”哈莉said ill-humoredly 。

  “哈莉奎茵,我要杀了你,杀了you all person 。”布里兹扭曲着脸怒吼。

  “她似乎疯了?只剩愤怒,没有理智。”克拉克frowned 。

  “Red, Orange, Yellow, Green, Blue, Indigo, Purple ,red 在光谱最边上,情绪最极端你们继续芭比扣,红灯Legion 肯定不止来了她一个,我上去看看。”

  哈莉心中一动,带着两个泡泡飞上天空。

  “要不要我帮忙?”克拉克在下面喊道。

  “不用,不过,你可以给哈尔发个信息。”

  飞出大气层,哈莉又打发走察觉天外来客、赶来询问情况的正联巡逻艇,继续往宇宙深空飞行,远离Nether King Star 哨所后,才打开红灯猫的泡泡。

  “去找你的队友。”

  “喵wu~ ~”猫灯侠厉叫一声,moved towards 她脸面飞扑过来。

  哈莉frowned ,泡泡再次浮现,将它装进去。

  “chi chi chi! ”数根黄灯能量具现的尖刺,从泡泡内壁表面生出,fiercely 插在蓝猫身上。

  与此同时,哈莉还把恐惧本源projection 到蓝猫心灵深处。

  “喵~~”蓝猫发出一连串的惨叫。…

  猫眼深处火焰般燃烧的怒火,染上丝丝缕缕的金黄恐惧。

  它瑟缩着身子,不敢再靠近哈莉。

  ”hmph ,unable to tell good from bad 的畜生。”

  “放开我的人,在我怒火烧尽理智之前。”一声怒喝从前方虚空传来。

  接着就见一片red light 从一个五米高的微型虫洞里飞出来。

  每一束red light 都是一个红灯持有者,超过两百名红灯魔,划过星空,在哈莉身前500米停下。

  “你是Corps Head ,还是红灯老大?”哈莉看着C位上长相丑恶的外星佬问道。

  他身高将近两米五,体表为凹凸不平的red ,像是剥了皮肤,一片丑陋的猩红。

  简单来说,他长得像剥了皮、露出血淋淋肌肉的达克赛德。

  不过看到他,哈莉首先想到另一位宇宙霸主:蒙戈。

  蒙戈,达克赛德,隔壁漫威的灭霸,眼前这位红灯领头人,可以共用一套模具。

  “我即是红灯Corps Head ,也是Legion 最高首领。哈莉奎茵,立即放了我的人。”

  “该如何称呼?”哈莉said with a smile 。

  “剥皮蒙戈”眼中怒火激荡一阵,said solemnly :“阿托希塔斯。”

  阿特罗斯是他成为复仇者之前的名字,之后他便改名为阿托希塔斯,意为矢志不移的复仇者。

  “我以为你会带人直接围攻我,didn’t expect 你还能控制自己的愤怒。”哈莉道。

  “我的控制力度很有限。”阿托希塔斯捏着拳头说道。

  哈莉slightly smiled ,问道:“我有几个问题想问你,你会回答我吗?”

  “放开我的人,不要挑战我的耐心。”

  阿托希塔斯身上腾起两米高的火焰外衣。

  哈莉摆手道:“先别急着发怒,我有个提议,听完后你再决定是否对我动手。”

  阿托希塔斯沉默。

  哈莉扫视对面的一众红灯魔,忽然察觉到一丝不和谐,从见面到现在,只有阿托希塔斯在说话,其他人甚至没露出额外的表情。

  他们像是被人控制的木偶。

  压下心里的疑惑,她说道:“你肯定知道我的名声,以你的智慧和能力,也能打听到我在黄绿之战中的表现,知道我解决了无限Earth 危机、零时危机、噬日兽危机、创世之手危机.你明白我not to be trifled with ,实力很强大。

  作为红灯之主,你的骄傲与力量,又很想试一试我的斤两。

  如果可能,最好直接做掉我这个unable to tell good from bad 的东西。

  但你又和我没什么deep grudges ,如果打不过我,在我这儿翻了车,一身抱负没来得及施展,死得太憋屈,太不值当。”

  阿托希塔斯瞪大眼睛,眼底的十成愤怒,有两成被惊疑取代。

  他还真这么想的。

  被愤怒占据全部思维的他,本该在见到她后立即冲过去,嚎叫着把她拍死,不管她有没有扣押自己的Legion 成员、还疑似窃取红灯能量——她名声在外,发现蓝猫灯戒持续流失大量能量,他立即想到“窃魔大盗”盯上了自家。…

  但她的名气又太响亮。

  该为666扇区血债的负责的是小蓝人,不是她,他要为家人复仇,为母星复仇。

  在杀死复仇五人组另外四人后,他还承担起整个扇区的复仇之火。

  他若因为冲动,被狡诈very ruthless 的Demoness 哈莉坑杀了,绿灯Legion 和小蓝人知道后还不得笑死?

  见到他的表情,哈莉笑容更盛,“恰好我也看你很不爽,很想教你们红灯Legion 明白一个道理——哈莉奎茵是灯侠的爸嗯,是所有灯侠的great aunt ,遇见了就得退避三光年,避开不了就要低头献上最诚挚的敬意。”

  “狂妄!”阿托希塔斯身上的肌肉都膨胀了两圈。

  “别激动呀!”哈莉right hand 下按,“知道你想做掉我,我半点没怒,还保持微笑和你说话。作为a region’s Overlord ,你要有气量,至少听我把话说完。

  既然你想顺手抹除我,我也看你不爽,咱们不如打一场。

  你打输了,只需回答我几个问题,我不杀你,不杀任何一名红灯成员,今后也不会报复你们。

  你打赢了,不用顾忌,直接杀掉我。

  如何?”

  “你很嚣张,敢对我说这种话。”

  阿托希塔斯两只电饭锅大的拳头覆盖一层厚厚的猩红能量“拳套”,狂暴的怒火如同即将喷发的火山,给人以十足的压迫。

  “这就算嚣张了?我今个儿让你长长见识,让你看看什么叫真正的supercilious ?”

  哈莉笑得风轻云淡,激得对面红灯魔差点把持不住,立即向她喷出血之火焰。

  她双手背在身后,下巴微抬,“你有什么手段,尽管用出来;有多少小弟,全都拉过来。

  我就站在这,你们若能让我挪动了一步,或者靠近我十米内,就当我输。

  你将在多元宇宙范围内获得unique and unmatched 、众神皆畏的称号——‘击败Demoness 哈莉的男人’。”

  “Ahhh !”

  阿托希塔斯陷入彻底的狂怒,身上飘摇的猩red flame ,犹如开了Eight Sects 遁甲的夜凯。

  其余红灯魔也有了反应。

  他们对哈利怒目而视,齐声吼道:“滚烫热血猩红怒,取自未寒尸骨处。深仇大恨烹肺腑,铸得汝辈Yellow Springs Road !”

  他们搞得这么有ceremony 感,让哈莉也觉得自己该说几句应景的话。

  “ahhhh !”阿托希塔斯已经飞扑过来,张开嘴巴,喷出合抱粗的“血柱”。

  燃烧着的猩红血液。

  红灯魔的血液就是红灯能量。

  “轰隆隆!”在哈莉身前11米外,浮现透明薄膜,随着猩红血液的燃烧、翻滚,一浪高过一浪,几乎将哈莉身周淹没,一个完整泡泡显露在赤红fire sea 中。

  哈莉果然hands behind ones back ,motionless ,脑袋还微微歪着,一脸沉思的模样。

  她也确实在思考问题,要不要喊“黑昼茫茫,白夜朗朗。邪徒奸党,惧吾divine light 。怖火焚葬,oppose me and perish ”?…

  黄灯誓词逼格够高、imposing manner 也足,但这会儿黄灯Legion 在银河系臭了大街,竟然连全民Goddess 、number one beauty 布里兹都掳掠奸银,这名声得烂成什么样?

  “.深仇大恨烹肺腑,铸得汝辈Yellow Springs Road !”红灯魔们还在喊,喊得更有劲儿了。

  “Red, Orange, Yellow, Green, Blue, Indigo, Purple ,见到老娘皆孙子!”哈莉也喊了一声。

  喊过之后,她又觉得很没意思。

  她一个great aunt ,和一群孙子较什么劲儿?

  还是安安静静享受被攻击带来的好处吧。

  “咕咚咕咚~~~”经验罐子持续冒泡。

  这位“不知名”的红灯之首很挺能搞事嘛!

  “huhuhu ~~”泡泡外烈焰呼啸,薄薄的泡泡壁看着比Mount Tai 还安逸。

  Level 5 红灯防御专长减伤45%,再加上上Emperor’s Power 场,以及六种基础力在联结之力串联下形成的“dc攻击防御网”,泡泡承受的真正伤害不到两成。

  哈莉心中一动,平整光滑的泡泡壁,错开分成两层镂空形态。

  接着,淡淡的胃酸之雾填充在夹层之间。

  在防御专长中结构溃散的猩红能量刚穿过缝隙,立即被消化吸收。

  “咕咚咕咚~~”红灯防御专长的经验罐子也开始疯狂冒泡。

  “加把劲,你快成功了。”哈莉微笑鼓励道。

  “hu~ ~”烈焰血海猛地一收,阿托希塔斯不再喷吐“血焰”。

  “Demoness 哈莉,我知道你有上帝下凡,知道你的上帝下凡能极大免疫‘魔法’伤害,但你若想凭这点能力在我面前猖狂,就太小觑红灯之怒了。”

  他怒吼一声,体表猩红如血的能量全部收敛进体内。

  从外表看,他几乎失去红灯魔的特征,所有红灯之力皆加持在他fleshy body 上。

  “我知道你的弱点,你怕纯粹的力量攻击take my fist 。”

  他退后两公里,然后化为一道red light ,子弹般撞击在泡泡上。

  “bang! ”泡泡壁往内凹陷出一个半米深的坑。

  “aaahhhh ”阿托希塔斯就贴着泡泡壁,嘴里嚎叫不止,双拳快得连影子都看不见。

  哈莉感受到强大的压力,加持了红灯之力的阿托希塔斯,力量已经接近“超人”。

  不过她依旧hands behind ones back ,神情淡淡。

  如果把阿托希塔斯的“超人之力”分为一百份,其中30份来自他自身,另外70份得利于红灯能量的加持。

  灯戒能量加持**,也有一定的能量结构。

  只要打破、扰乱、弱化这一结构,加持效果即便不消失,也会大打折扣。

  心念转动间,defensive power 场已经扩散到他身周,深入他体内,瓦解如臂使指、好似血液般奔涌的红灯之力的结构。

  阿托希塔斯groaned ,感觉体内充满能量,但就是使不上劲。

  红灯之力的流动甚至变得滞涩,难以控制。

  他的攻击强度瞬间从95 降低到65 ,他原本有60点attribute 的体魄,现在红灯之力加持只带来5点收益。

  “傻站在那做什么?你们老大都萎了,还不快过来帮他!”哈莉向着远处的红灯魔喊道。

  他们这会儿已经停止“滚烫热血猩红怒,取自未寒尸骨处”的叫喊。

  红灯魔怒目而视,却立在那没动。

  “Ahhh ,Demoness 哈莉,我要打死你ahhhh ~~”

  阿托希塔斯被刺激到了,他眼眶中的眼珠似乎碎裂开来,变成两团沸腾的赤炎,在他头顶也有三尺高的怒火。

  怒火实质化了。

  嘴里大叫,双拳不停,阿托希塔斯的攻击方式没变。

  “pēng pēng pēng ~~”

  倒是哈莉的complexion slightly changed 。

  “这家伙的力道在增强,增幅好大.这是临阵breakthrough ?不对,他.**,他在愤怒,更加愤怒了,而愤怒就是红灯的力量源泉。”

  她很快想明白原因,然后变得很尴尬。

  嘴炮对付绿灯、黄灯,都十分有效,因为他们靠意志和恐惧驱动情感光谱之力,愤怒只会让他们虚弱。

  用嘴炮嘲讽红灯,让他更愤怒,实力只会更强。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