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Am Going To Have A Fight With Superman Chapter 1355

  dc宇宙有两个种族几乎走到进化之路的极限,一个是氪星人,在**强度上;一个是小蓝人,在精神与心灵上。

  氪星人有多bug,大超就是典型的代表,力量、速度、物理防御,都是dc宇宙能容纳的极限值。

  可与小蓝人相比,氪星人只能算一个进化失败的种族。

  他们凭借强大的心灵之力,让整个族群得到永生,实力之强,足以撼动大地与星辰。

  以心灵之力为根基,他们开发出很多强大且有用的技巧。

  比如,穿越时空,比如,comprehend 宇宙的奥秘。

  比如,以一缕反物质本源为标本,寻找物质宇宙内属于反监的气息。

  疤脸不愿驱逐脸上侵蚀性的反监Source Power ,或许有一小部分原因如她所说,让自己牢记曾经的无力和失败。

  更主要的原因却是疤痕上的侵蚀之力,让她和反监残躯有了一种mysterious 联系。

  她在悄悄寻找反监视者的尸体。

  肌肤被反监本源侵蚀后,她的心灵之力与反监本源产生一种奇妙的结合,让她感应到一种模湖却强大的命运降临在自己身上。

  很难用语言描述,但疤脸能肯定一点:反监视者的尸体发生了某种变化,而那种变化关乎宇宙的未来。

  她没告诉同伴自己的心灵之变。

  当她感应到那种变化时,就代表她已被异种能量浸染。

  她不再是曾经的她。

  “Guardian 阁下,这块残缺的铠甲碎片,要不要处理掉?”离开自己扇区之前,艾什看着巨大的“头盔”问道。

  反监大王的本体为能量态,为了方便在不同规则的宇宙中穿行,也为安全,他打造了一套包裹全身的金属铠甲其实,它更像他的皮肤。

  此时,出现在650扇区“反监遗骸”,是从肩部到整个头颅的巨大金属外壳。

  金属壳内部空空如也,没有尸体,也没太多的反物质本源。

  倒是在它周围,散落许多细小的金属碎片,形成一条长长的轨迹。

  是650号灯侠艾什找到的它们。

  但给他指引,让他来这个方向寻找的人却是疤脸。

  她还是Guardian ,艾什很信任她。

  他听从她的命令,把小的残片收拾干净,最大的留在原地,等候Legion 总部安排人来处理。

  接着,他继续沿着铠甲碎片的能量轨迹,离开650扇区,前往隔壁的666扇区。

  小蓝人将宇宙划分为3600个扇区,并给予从0到3599的编号,一个扇区一名灯侠(现在两位)。

  每个扇区都有一样的制度与戒律。

  唯有两个扇区例外。

  第一个是38扇区。

  这个扇区本身倒没什么特殊之处,偏偏天启星在物质界的projection ,就位于这片扇区。

  dc宇宙如同一栋三层小楼,一楼为四维物质宇宙,二楼为灵薄狱。

  除了“墨菲斯Old Brother ”的梦境维度,灵薄狱内其余Divine Domain 皆为人造。…

  天堂地狱是上帝创造的。

  天境和冥界是“神系旧神”用Power of Faith 建造的。

  天启星和创世星很特殊,它们原本来自一颗位于物质界的巨大planet ——“非神系旧神”为自己建造的家园,地位等同于“神系旧神”的天境。

  神系旧神和非神系旧神的主要区别,在于进取心。

  奥丁、宙斯那些建立神系的旧神,靠偷、靠骗、靠耍无赖获取魔力,开发属于自己的独特Divine Power ,然后将自己的法则融于法则海,成为对dc宇宙的一根顶梁柱。

  还有一些旧神没追求,选择彻底躺平,她们用庞大Divine Power 在物质宇宙建立一座巨大的“宫殿planet ”,吃了睡,睡了吃,吃饱了艹,艹累了再睡

  无数年过去,生活在“宫殿planet ”、以奴仆身份为她们服务的“人类”,开始举旗造反。

  他们杀了旧神,占有她们的力量,自称“新神”。

  嗯,就是达克赛德那一家子。

  达克赛德老爹由迦可汗为“源”自挂起源墙,达克赛德和天父兄弟阋墙,分道扬镳,一个成为极恶之神的代表,一个成为“善良正义”的代表。

  “宫殿planet ”也divided into two ,成为一对双子星,天启星和创世星。

  “宫殿planet ”原本的物理位置,就在38扇区。

  另一个特殊扇区为666,机器猎人massacre 的发生地。

  整片扇区就剩五个复仇者,哪还需要灯侠管理?

  “Guardian 阁下,我已经深入666扇区,感觉很糟糕。越靠近您指定的位置,我心中越发难以安宁。”

  这片Star Domain 只是planet 上失去活人,群星依旧明亮,可灯侠艾什从踏入这片扇区开始,就觉得浑身不自在。

  特别是顺着Guardian 的指引,逐渐靠近“反监遗骸”后,他隐约感觉前方有一股深沉不详的黑暗在等待自己。

  “你的感觉或许是对的,反监视者的尸骸蕴含一股很危险的Power of Darkness ,它每时每刻都在侵蚀这个宇宙,这也正是绿灯Legion 寻找它的目的——替宇宙消除隐患。”

  paused ,疤脸又道:“艾什,在克服对黑暗的恐惧方面,你比其他绿灯侠都要杰出。

  你曾孤身前往650扇区最黑暗的区域,消灭夺走你妻子的恶徒。

  所以,我选择你来执行这趟任务。

  如果连你都感到为难,其他人的情况只会更糟,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这番带着鼓励和认可的话,让艾什心中的迟疑与畏缩一扫而空。

  “我明白了,坚决执行任务,舍我其谁!”他斗志满满地宣誓。

  “记住,我与你同在。”疤脸道。

  艾什更加安心,速度也更快。

  很快,他来到一颗被浓郁黑暗笼罩的planet 。

  “Guardian ,我想我已经抵达目的地,坐标显示,这里是里乌特星。”

  “嗡~~”他的灯戒震颤几下,射出一束绿光,绿光散去,一个小蓝人从中走出来。…

  “Guardian ,您这是projection ,还是真身?”艾什惊讶道。

  疤脸看着下方黑暗的planet ,声音有些飘忽不定,“对Guardian 而言,没有真身与projection 之分,我们的核心力量在于心灵之力,**也只是心灵之力在物质界的投映,所以我们不灭不死。”

  艾什听不太懂,但他明白了,Guardian 几乎是真身降临。

  “现在要怎么做?summon Legion 成员?”他问道。

  “我们下去看看,活着的反监视者我们尚且不怕,even more how 一具尸体。”疤脸道。

  听了这话,艾什强行压下spiritual sense 传来的不安,默默跟在Guardian 身后。

  穿过大气层,腐朽衰败的空气assaults the senses ,让艾什差点呕吐。

  “这里的环境好恶——啊,Guardian ,你的脸!“

  一句抱怨的话还没说完,灯侠艾什便惊恐看到小蓝人湛蓝、光滑的脸庞,爬上一根根凸起的black 经络,她的气息也变得阴森**

  他勐地打了个shivered ,她的气息,竟和此地一模一样。

  疤脸转头looked towards 他,面无表情,眼神冷漠无一丝感情。

  危机袭上心头,如鼓点般密集。

  艾什本能地拔地而起,化为绿光,就要逃离这颗planet ,逃离古怪Guardian 的身边。

  “嗡~~”他的戒指拒绝了他的指令,他身上的绿光开始明灭不定。

  “恐惧是绿灯侠第一大忌!”疤脸勾勾手指,灯戒就从艾什手指上挣脱下来,落在她手里。

  “为什~~ahhhh ~~”

  艾什心中的疑问都没来得及问出来,便惨叫着从三万米的高空自由落体。

  疤脸看都没看他一眼,只握紧灯戒,绿光快速闪烁,灯戒传出机械声:“权限未确认为Guardian ,权限通过调出绿灯日志删除绿灯日志删除完毕修改绿灯日志修改完毕。”

  就连Earth 汽车上都有行车记录仪,功能更强大的灯戒当然也能完整记录绿灯侠战斗、出勤、巡逻等经过。

  哪怕死在外面的灯侠,欧阿也能通过灯戒日志,知道他的死亡原因和死亡时间。

  现在疤脸将绿灯日志篡改了。

  灯戒再次发出机械音:“灯戒状态报告,650扇区的艾什在发现反监视者外壳后,接触到其中的反监本源,被黑暗能量侵蚀大脑,失去理智之后,癫狂中冲入恒星,烧成灰尽扫描Star Domain 扇区650,寻找感知lifeform 以继任。”

  她松开手,“sou! ”

  灯戒消失在里乌特星,消失在666扇区。

  做完这一切,疤脸快速向大地落去。

  很快,她看到一座孤峰。

  它像一节从手肘处斩断的Spiritual God 手臂,流干鲜血,风干枯萎,肌肤发黑,手掌朝上,插在大地上。

  一个两米高的巨大灯炉,被握在掌心。

  灯炉表面为black ,射出的光也为black 。

  “吾主,我来了.“

  疤脸轻轻呢喃,她美丽的湛blue 皮肤完全变成死灰色,脸上爬满black 的经络。…

  “cough cough .呕!”踏上“手掌山”的山顶、被灯炉black light 笼罩的那一刻,她弯腰呕吐,像是要把肚里的脏器和鲜血全部吐光,吐出来的却不是鲜红,而是漆black hair 臭的汁液。

  而且她的耳眼鼻也流出black 的液体。

  “Ahhh ,你是谁?竟敢囚禁我的灵魂,知不知道我是谁?”

  疤脸前方的灯炉里,传出一阵阵愤怒的吼叫。

  听声音,赫然是反监大王。

  他果然没死透,这会儿被关在black 灯炉里。

  透过灯炉的窗口,还能看到一条扭曲挣扎的影子。

  “我乃黑死帝,死亡的化身,哪怕是你反监视者,也无法逃脱死亡的命运。在死亡的国度,我就是Sovereign ,是一切死灵的主人。

  不要挣扎,乖乖做我的灯炉能量源吧。

  也只有你这种至high level 的灵魂,才够资格点燃灯炉,化为灯芯”

  一道黑影从黑灯后方爬起来,它只是一道扭曲的影子,看不清面貌,只能看出它手里似乎拿着一柄Death God’s Scythe 。

  “你竟敢让我做灯芯.”这一刻,反监大王几乎忘记了哈莉,他对眼前黑影的愤怒与仇恨到了极点。

  “黑死帝,我之前不知道你是谁,但我是造物主,是宇宙manager 。

  当我听到你声音,看到你的影子,你的信息就自动出现在我脑海。

  你来自‘无生命之地’,一个悬挂在多元宇宙外的黑暗维度。

  你应该和同为‘挂件维度’的魔法之主(倒吊人)一样,永远被规则之壁隔离在多元宇宙之外你怎么进来的?是谁作为导管,帮你完成的偷渡?

  你们违反了Universe Rule ,以造物主的名义,你必将受到惩罚,必将被再次封印在黑暗维度!”

  黑死帝hehe 冷笑,“蠢货,到现在还看不清形势?现在被封印在灯炉里的人是你!无论你生前什么身份,一旦踏过死亡的门槛,立即成为任我摆弄的奴仆。”

  “不,我没死,我当时只是受到重创,我永远不会被a trifling thankless wretch 超人打死。是你,你sneak attack 我。”反监大王回想起之前的发生的事,不由变得更加激动。

  当时他确实没有死至少没死透。

  外壳脱落,能量态的身体残缺九成,但主意识还在,灵魂没湮灭。

  他本可以通过吞噬物质宇宙的方式慢慢休养生息。

  就像无限Earth 危机时他做过的那样:将物质宇宙的planet 转化为反物质能量,成为他恢复实力的养料。

  可好死不死的,他正好落在这颗里乌特planet ,落在“枯手山峰”上,就是此时灯炉摆放位置。

  一座不算高大的孤峰,如铅笔般插在大地上,上方平台如同摊开的手掌,反监灵魂落在掌心,哀嚎了没两声就听到一道低沉的声音。

  “起!”

  他不明所以,可接着他身下手掌开始合拢,捏成一个拳头,拳头攥紧,扭曲变形成一个漆黑灯炉。…

  就这样,他不明不白成了灯芯。

  他甚至不确定自己怎么死的。

  “你或许有一定的死亡权柄,但你管不到我。多元宇宙i as Venerable ,谁都不能控制我,连死亡(无尽家族的二姐)都不行!”反监大王一边呐喊,一边奋力挣扎。

  “可你已经死亡,灵魂已经化身灯芯。”黑死帝澹澹道。

  随着她话音落下,灯炉里灯火点燃,black 灯光璀璨绽放,反监大王如同Five Fingers Mountain 下的Monkey Sun ,声音渐渐虚弱,

  “你会遭报应的,我落在这儿,Demoness 哈莉一定会过来查看,碰到她,就是你报应的开端.”

  留下这最后一句诅咒,反监大王彻底没了声音,silhouette 也澹化消失。

  black 灯炉内black light 更加稳定,更深沉黑暗。

  ”hmph ,Demoness 哈莉.”黑死帝冷哂一声,不屑道:“堂堂至高,竟指望仇人帮自己主持公道,脸都不要了——咦!”

  黑影忽然抬起头,语气变得凝重,“有人找了过来,即将抵达里乌特planet 。”

  疤脸也抬头望向漆黑如锅底的天空,放出心灵之力仔细感应。

  “是绿灯能量莫不是附近扇区的某位灯侠?”

  “是她。”黑影向前挥动镰刀,一团black light 摊开形成一块镜面,镜面中有个被绿光包裹的silhouette ,正快速靠近里乌特星系。

  “是Demoness 哈莉!”疤脸惊呼,“她怎么找到这儿了?”

  “她就是Demoness 哈莉?”黑影said with a sneer :“来得正好——不好!”

  一句话没说完,她忽然语气一变,急切道:“我们得避开她,快走!”

  96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