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Am Going To Have A Fight With Superman Chapter 1356

  时间倒回到半日之前。

  太阳系门口的的星空。

  “Demoness 哈莉,你不讲信用!”泡泡中的阿托希塔斯挣扎怒吼,可泡泡壁内长出一根根手腕粗的黄金荆棘。

  黄灯能量具现的荆棘。

  荆棘为golden ,犹如黄金铸造,但它并不全是黄灯能量的具现,其内还暗藏金浅golden 的胃酸之雾。

  等荆棘上的尖刺刺入他的皮肉,深入他的经络blood vessels ,疯狂抽取如同血浆的猩红能量,胃酸之雾将阿托希塔斯的狂暴能量消化为纯正的无主能量。

  哪怕阿托希塔斯处于“愤怒化身”状态,也顶不住这种“11大防御专长 1Level 12 泡泡 Level 8 消化之吞噬 撕破曼 神奇女侠”的套餐组合。

  呃,阿托希塔斯不是一个人在泡泡里挣扎,泡泡里还有几位超级英雄。

  他一挑N。

  他身上也不止缠绕荆棘锁链,还有大超的勒脖杀,戴安娜的新·真言套索——套索找她神匠Old Brother (火神赫菲斯托斯)重新锻造的。

  这种组合拳,他要是能扛得住才叫有鬼。

  而且他的愤怒化身时灵时不灵,无法持久。

  之前单挑正联英雄时,他已经因为屡战屡胜,慢慢脱离“愤怒化身状态”。

  嗯,他刚才真的很勐,一拳一个,先砸飞哈尔和大超,又like tiger among a flock of sheep ,把围过来的一众吃瓜英雄碾压.大半。

  打得太顺,愤怒减弱。

  等他从愤怒化身中分离,便失去以一当十的神勇。

  “我怎么不讲信用了?”哈莉严肃道:“我之前的确站在那不动,让你打。”

  “你承诺过,即便我输了,也不对我出手。现在你却sneak attack 我,你果然如传言中一样,没信用,喜欢食言而肥!”阿托希塔斯愤怒叫道。

  “可我们的约定已经结束了呀。”哈莉helplessly said :“本来我们打得好好的,你突然charge ahead 和绿灯侠杠,把我抛在一边。

  我喊你回来,你不理睬我,继续战超人、捶女侠,横扫正联,豪迈盖世,嗷啸星空。”

  “哈莉,我觉得你表达上有点问题。”神奇女侠脸色有些不好看,“我们没有被横扫,没有你,我们也能拿下他。”

  “没有我,你们或许打得过他,可他打不过你们,难道还不能跑?”哈莉怼了她一句,又严肃对阿托希塔斯道:“那一刻起,我们的约定就已经结束,你没能让我移动一步,你输了。

  在比斗中,你若输了,只需回答我的问题,随时都可以走。

  但你挑战正义联盟,打上、打残我的朋友,甚至严重威胁到Earth 安全,就又是另一件事了。”

  大超frowned :“我们没被打残。”

  “哈尔手臂和肋部出现多出骨折,还不残?”

  “我”哈尔低头看了一眼,十分尴尬。

  他手臂用绿灯能量具现的吊带吊在脖子下,证据确凿,无法反驳。

  “你——”阿托希塔斯同样无法反驳她的话,只能破口大骂:“Demoness 哈莉,你base and shameless ,是个窃贼,你在偷取我的力量,别以为我不知道。…

  你贼性难改,看上了红灯之力,无论我和你的赌斗是什么结果,你都会找借口对我下手八成哈尔乔丹就是你叫来的,让他引我和正义联盟起冲突,Demoness 哈莉,你好奸诈。”

  哈莉没好气地说:“你该撒泡尿当镜子照一照,就你体内这点能量,哪里配得上我的谋划?”

  她很失望,也有点生气。

  本以为阿托希塔斯能帮她把专长升到Level 8 ,甚至更高,毕竟他都是愤怒的化身了。

  结果荆棘尖刺抽了不到3 minutes ,他blood vessels 中的黏稠赤红之力竟要枯竭。

  她的红灯防御专长,勉勉强强从Level 5 出头升到Level 6 。

  他的能量总量,和红灯蓝猫没多大差别。

  这说明至少在脱离“愤怒化身”状态后,他和蓝猫一样,都只能使用灯戒中的能量。

  这怎么不让哈莉失望?

  她撤销缠绕在他身上的荆棘,继续说道:“我刚才的确用黄灯之力消融掉你体内的红灯能量,但那是为了防止你挣脱束缚。

  我没时间一直撑着泡泡,超人和神奇女侠也impossible 一直跟着你。

  去找灯戒,你便失去力量,可灯戒取代了你的心脏,将它取走,你会立即死亡。

  难道你想死?”

  超人轻轻nodded ,“哈莉考虑得很周到,现在他力量减弱九成,我们可以松开手了。”

  “哈莉,我要将阿托希塔斯押回欧阿,他是绿灯Legion 的old rival ,你觉得呢?”哈尔道。

  “他什么来历,为什么会成为红灯侠?”哈莉问道。

  哈尔快速把666扇区“复仇五人组”的事说了一遍。

  “原来是他.”哈莉再看阿托希塔斯时,眼底多了些同情和感慨。

  哈尔继续道:“他还是杀害阿宾苏的凶手,十年前赛尼斯托和我一起,帮阿宾苏报了仇,将逃亡Earth 的阿托希塔斯逮捕——”

  “等等,他来过Earth ?为什么?”哈莉惊疑道。

  “我和赛尼斯托追捕他,他往Earth 逃.”哈尔迟疑looked towards 红皮人,“你当时为何来Earth ?

  是不是你告诉阿宾苏至黑之夜的秘密,阿宾苏死在Earth ,是巧合,还是他也想到Earth 做些什么?

  难道Earth 上存在who 或物,和至黑之夜有关?”

  阿托希塔斯眼神讥讽地扫了他和哈莉一眼,“你们猜。”

  “琼恩,读取他的记忆。”哈莉looked towards fire star 猎人。

  “我试试。”

  fire star 猎人凝视了阿托希塔斯三秒,便惨叫一声,身上腾起一层火焰。

  “hehe .”阿托希塔斯得意狞笑,“敢窥视‘怒火之主’的心灵,你是在courting death 。”

  哈莉连忙撑起一个泡泡,给fire star 猎人套上。

  “抱歉,他脑海里除了愤怒之火,我什么也没见到。”琼恩虚弱地说。

  “你刚才着火了。”神奇女侠worriedly said 。

  “他心中的怒火比真正的火焰还要炽热。”琼恩helplessly said 。…

  “我来试试。”

  哈莉眼中荧光闪烁,强大的spirit strength 如同触手,fiercely 插入阿托希塔斯脑海。

  他发出a groan ,鼻孔流血,牙关紧咬,表情狰狞。

  “轰~~”哈莉像是突然瞬移到太阳边上,阿托希塔斯的Sea of Consciousness 就是一颗燃烧的猩红Fireball ,巨大且炙热。

  “Demoness 哈莉,你什么都找不到,hahaha !”

  他能察觉到她的意识,还向她发出犹如雷鸣的嘲笑。

  哈莉到底不是专业的心灵法师,做不到fire star 猎人那样毫无烟火气息。

  她化作一颗流星,洞穿巨大的Fireball ,没找到任何信息。

  再次洞穿Fireball

  Fireball 不仅没千疮百孔,反而在不停膨胀,阿托希塔斯的怒吼更响亮。

  “**,这货被我激怒,实力又开始暴涨.”

  哈莉一脸腻歪地退出Sea of Consciousness ,“哈尔,must 带回欧阿,就地处决不行吗?杀了他,他便失去灯戒,我们可以随便炮制他的灵魂。

  保证连他小时候尿过几次床,都能清晰明白地问出来。”

  阿托希塔斯怒目而视,心中隐约生出一丝从未有过的胆寒:Demoness 哈莉,行事无忌。

  “Guardian 或许知道取下红灯戒而不伤他们性命的方法。”哈尔委婉道。

  哈莉扫视周围一圈,众英雄也是一脸的不赞同。

  她摆摆手,“OK,他们是你的了。”

  阿托希塔斯不是一个人,他还有两百来个小弟。

  刚才一场大混战,哈莉的泡泡网住了八十多个,剩下的几乎全部逃跑,正联英雄加起来也只捉到八个。

  “亚瑟,你过来一下,我有事和你商量。”

  等哈尔唤来三百灯侠将红灯囚犯押送走,哈莉单独叫住海王,将他带到一颗陨石上,说道:“你的生命连接力训练得如何了?”

  亚瑟以为她想让自己用生命连接力控制红灯魔,就摇头道:“刚才你侵入阿托希塔斯Sea of Consciousness 时,我在边上悄悄试过,向他下令,让他不要反抗,对你屈服,完全没用。”

  “不是.”哈莉往周围扫了一圈,发现大超在远处探头偷瞄。

  她转过身,背对着大超,还撑起一个泡泡,将自己与海王包裹进去,直接道:“我现在需要你的生命连接力,咱们再来一次交易,你给我生命连接力,我给你‘宇宙无敌Divine King 力’。”

  “宇宙无敌Divine King 力是什么力?”亚瑟愣了愣。

  “我现在晋升Divine King 了,当然就是Divine King 力。”

  亚瑟无语,“我身上的厚皮Divine Power 够用了。”

  “够啥,你得到我力量时,我才勉强成为厚皮Martial God 。数年过去,我的realm 提升了好几个档次,你的Divine Power 也该升级了。”哈莉语重心长地说。

  亚瑟道:“可你晋升后,我的Divine Power 也跟着自动升级呀。”

  哈莉把脸一板,“那是过去,是我给你们的福利,明天起福利结束。”

  亚瑟嘴角抽搐,“你要我的life force 做什么?之前不是分了你一半吗?”…

  “听说过我在黄绿Legion 大战中的表现吗?”哈莉问。

  “难道是你身上鼓起的一个个小包?很神奇。戴安娜the past few days 经常我和讨论,想把这招研发出来。”

  哈莉摇头道:“那是厚皮Martial God 的新技巧——皮厚如钟,我是说小超人抓住我的手臂时,我身体变形拉长,从他的拉扯中挣脱出来。”

  “喔,改变身体形态,那是生命连接力的效果?”亚瑟恍然。

  “嗯,我需要增强这种技巧。”哈莉道。

  亚瑟疑惑道:“为什么是这个时候?”

  哈莉迟疑片刻,speak frankly 道:“阿托希塔斯是红灯首领,现在他被押往欧阿,红灯总部必然空虚。

  我打算用改变形态的技巧变成一个绿灯侠,去666扇区偷红灯Legion 的中央能量电池,最好能逮到红灯灯兽。”

  亚瑟张大嘴巴,久久speechless 。

  “我时间很紧,得赶在小蓝人之前抢占spoíls of war 。”哈莉催促道。

  “为什么要偷红灯能量?”亚瑟frowned 。

  哈莉眼神奇怪地看着他,“偷力量还需要理由?”

  “你已经有黄灯本源,红灯之怒似乎不适合你。”

  “哎,我可以不用,但我不能没有。如果我之所取皆为我之所需,那不就叫贪婪了。”

  亚瑟又一阵无语。

  “你要多少?”

  ——当然是the more the better 。

  哈莉认真道:“亚瑟,你believing or not 我?”

  “那要看你说什么。”

  “在武道cultivation 中,有一种激发潜力的极限压榨法。如果你的life force cultivation 遇到bottleneck ,可以尝试一下。”哈莉严肃道。

  海王震惊道:“你想把我榨干?!”

  “那倒不必,总得留一丝力量作为种子。”

  “亚瑟,你们说了——咦,你怎么了,脸色这么苍白,生病了?”

  半小时后,海王刚回到正联spaceship ,便引来同伴关切的询问。

  ”Ai, 哈莉.”paused ,亚瑟said with a bitter smile :“她教了我一招‘皮厚如钟’的技巧,练得有些吃力。”

  “什么皮厚如钟?”戴安娜said curiously 。

  “就是挨打后身上鼓起一个个大包,那些大包可以把伤害分摊到全身各处。”

  黛娜和戴安娜立即露出羡慕之色,“她为什么教你这种绝招?我们上次在欧阿求了她好久,她都没答应。”

  “你去问她。”亚瑟疲惫地闭上眼睛。

  “她不在阿基米德飞艇,去哪了?”fire star 猎人问。

  96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