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Am Going To Have A Fight With Superman Chapter 1359

  “就这一层皮,能剩多少能量?居然还有脸laughed heartily ,你可真是个乐天派。”反监大王讥讽道。

  黑死帝阴恻恻said with a smile :“没错,灯炉只是从我手上剥下来的一层皮,我留在疤脸体内的Death Power ,也不足以改变局势。

  但灯炉里有一位至高之亡魂做灯芯,只要极力压榨,能量将无穷无尽。”

  “你——”反监大王语气一滞,心中气恼到极点,又开始大声诅咒:“黑死帝,你永远无法摆脱Demoness 哈莉的阴影。

  就像灯光下的人永远无法摆脱身下的影子。

  她将睁大贪婪的眼睛盯着你,如同秃鹫追逐腐肉。

  即便接下来你的计划顺风顺水地展开,最终你必然在成功的大门口被她绊一跤,摔个大跟头。”

  “败犬只能用狂吠来恶心人。”

  黑死帝鄙夷一句,转头就传授疤脸一套完整的控制灯炉的方法,不仅将反监大王彻底镇压,还疯狂压榨反监亡灵中的Death Attribute 的反物质能量。

  等反监大王凄厉连mournful scream 也发不出来,灯炉又从疤脸肚子里吐出来,灯口对准裂缝放射绚烂black light 。

  “卡卡.”细若毫毛的漆黑裂缝扩大到手掌大小,快子粗细。

  黑死帝的声音和气息都强盛了几分。

  “灯炉只能做到这种程度,可这种程度的裂缝远远不够主人您真身降临。”疤脸道。

  “不要紧,原本的维度通道也不足以让我完整降临。有这条缝隙,至少能保证你我之间的意识与能量联系。”黑死帝道。

  “您最终降临的关键是什么?”疤脸问道。

  “色光之战!七色Legion 全部出现,打起来、乱起来七色Legion 制造的死亡越多,作为死亡化身的我,实力就越强大。

  吸收了来自主宇宙的Death Source ,此方宇宙对我的排斥也越小。

  到了那时,不用维度通道,我也能直接降临主宇宙。”黑死帝said solemnly 。

  疤脸疑惑道:“是从七灯Legion 成员的死亡中汲取力量吗?

  之前数十亿年,绿灯Legion 死亡的灯侠,加起来超过万亿。

  死那么多人都没能让您降临,如今七灯Legion 即便全都出现、全部战死,也不够啊。”

  绿灯侠的平均lifespan 为3.5年,也即是说,每3.5年就有将近3600名灯侠死亡,平均下来一年阵亡一千。

  宇宙年龄100亿岁时,小蓝人观测时间起源之地,导致单体宇宙分裂为无数parallel universe 。

  之后小蓝人用几千年试验摸索,折腾出机器猎人,机器猎人失败,他们创建绿灯Legion 。

  如今宇宙年龄130多亿岁,也即是说,绿灯Legion 存在了30亿年,一年死一千灯侠,30亿年死30000亿名绿灯侠。

  这数字看着就很惨烈、很壮烈。

  “你理解错了,从无生命之地挖通抵达主宇宙的维度通道,依靠的不是三十亿年来绿灯侠的死亡。

  事实上,之前死亡的绿灯侠,overwhelming majority 都对我没任何意义。”黑死帝道。…

  “那色光之战的核心是什么?接下来我要怎么做?”疤脸不解道。

  “我需要的死亡,是七色Legion 制造的死亡,以情感光谱之力击杀生命带来的死亡,死于情感光谱攻击的伤亡。”黑死帝道。

  疤脸恍然,“过去几十亿年,绿灯Legion 出现的伤亡,都是宇宙超级恶棍或邪恶势力造成的,他们当然无法使用情感能量。”

  说到这儿,她不由扼腕叹息,“而绿灯Legion until now ,都有一条‘不杀人’的禁令。

  绿灯Legion 没死刑,只有监禁和流放。

  即便绿灯侠产生杀心,《欧阿之书》为灯戒加载的智能程序,也会立即限制灯戒的能量输出,确保敌人伤而不亡。

  如果绿灯侠拒绝灯戒警告,他们甚至会被灯戒抛弃。

  唉,如果早点废除‘不杀’禁令就好了。”

  如果绿灯Legion 早在几十亿年前就解除“不杀”禁令,如今哪还需要“色光之战”,至黑之夜早降临了。

  黑死帝澹澹道:“只有现在的你,才会说这样的话。

  若让你回到三十亿年前,你依旧会和你的同伴制定‘不杀’禁令。

  你们马尔图斯一族的心灵之力,已经进化到和宇宙核心自然连接的realm 。

  上体天心,下悟法则,你们能自动从Universe Source 中获取宇宙的奥秘。

  也因为心灵与Universe Source 的连接,很多时候你们自以为遵从内心的决定,其实是宇宙的选择影响到你们的内心。”

  疤脸愣了愣,nodded and said :“也对,《欧阿之书》就是这么编写出来的。”

  “《欧阿之书》.”黑死帝意味深长地laughed ,“把你们对至黑之夜的预言说给我听听。”

  “《欧阿之书》宇宙默示录section six .“

  疤脸without omission and in detail 把自己看到的内容说了一遍。

  “虽然没点明要害,但色光之战的确是我崛起的最好机会。”黑死帝赞道。

  “至黑之夜前面几个预言是什么?”她又问道。

  “最近十年有两条,史上最伟大绿灯侠哈尔·乔丹导演的欧阿毁灭危机。

  这是至黑之夜的前奏。

  第二条是噬日兽危机,绿灯Legion 的魔力之债.这条预言被Demoness 哈莉影响,发生很大改变。

  更早的分别与最伟大绿灯侠阿宾苏之死、最伟大绿灯侠赛尼斯托之堕落有关。

  至黑之夜是section six ,以上皆为前五节的内容。”

  接着疤脸又详细为自己的主人介绍了预言中的人物与事迹。

  “hehe ,你们马尔图斯人再一次让我感到震惊和敬佩。

  没错,哈尔乔丹的堕落是至黑之夜的前奏,那次他用绿灯能量杀了无数人。

  是他帮我breakthrough 的最后一层屏障,彻底把.把手伸到主宇宙。”

  说到“手”,她便想起失去的右臂,不由停顿了一瞬,语气变得gnashing teeth 。

  “您说‘再次’,上一次让您震惊是什么时候?”疤脸said curiously 。…

  “30亿年前,你的同胞卡隆纳.唤醒了我。”黑死帝道。

  “卡隆纳”疤脸愣了好一会儿,才想起一个叫“卡隆纳”的熟人。

  “是用禁忌试验观测时间起源之地,导致宇宙从单一宇宙分裂为多元宇宙的首席科学家卡隆纳?

  难道他在做时间起源之地的禁忌实验前,还做过观测‘无生命之地’的实验?

  当时的马尔图斯最高科学理事会,为什么没发现?”她惊疑不定道。

  “就是他,不过不是在多元宇宙诞生前,是你们将他流放之后(ps)。”

  黑死帝道:“你们为了惩罚他,剥夺他的fleshy body ,让他处于非生非死的状态,可以感知一切,却无法被一切感知。

  他在宇宙飘荡千万年,意外来到无生命之地。

  他没有**,equivalent to 亡者,无生命者可以抵达无生命之地。

  由于你们马尔图斯人特殊的心灵之力进化路线,fleshy body 并非必需品,他在理论上又算活人。

  无生命之地不允许生命存在,无法容纳生命。

  卡隆纳和无生命之地最核心的法则产生冲突,我因此被唤醒。”

  说到最后,她的语气变得十分复杂。

  她的情况和小黑豆有点像,都是在差异性中诞生的自主意识。

  “你们Guardian 应该早已发现,机器猎人失控屠杀666扇区并单纯的程序故障。

  我现在可以告诉你,666扇区的里乌特planet 出现连接无生命之地的维度裂缝,也不是意外。

  这一切都源自一场交易,我和卡隆纳之间的交易。”黑死帝faintly said 。

  “我们发现机器猎人的程序被人修改,那个人很熟悉我们的技术,智慧和学识还略超过我们。”疤脸道。

  黑死帝道:“就是你们的同胞,马尔图斯的首席科学家卡隆纳。

  他改变机器猎人的程序,让它们屠戮666扇区,不仅仅是为了报复你们。

  如同单纯想报复你们,他没必要把3600个扇区的机器猎人都调集到666扇区。

  若他修改程序,让它们在各自扇区制造massacre ,能酿成更大的灾祸,可以在更大程度上摧毁Guardian 的名誉与信念。

  但那对我没意义。

  我需要他在主宇宙创造一片绝对的死域。

  massacre 之后,因为无以计数的生灵的死亡,666扇区有大量Death Power 产生,它被拉着向无生命之地靠近了一大步。

  最终结果就是,我与主宇宙的距离更近了。

  作为回报,我以死亡Sovereign 的身份帮他结束非生非死的状态,让他恢复原样。”

  她没说的是,就连black 灯炉的锻造方法,也来自卡隆纳。

  她不知道的是,绿灯Legion 如今使用的灯炉锻造技术,同样来自卡隆纳最初的设计blueprint 。

  沉默了一会儿,黑死帝略显疲惫地说:“该告诉你的,你已经知道,接下来要怎么做,你可明白?”

  疤脸立即道:“我明白,我会让色光之战的预言变成现实。首先是赛尼斯托和阿托希塔斯,他们一个已被判处死刑,另一个估计也难逃一死。…

  我不会让他们就这样死掉。

  接下来是那些腐朽的Guardian ,他们是色光之战最大的障碍。”

  “Demoness 哈莉呢?你打算怎么对付她?”黑死帝问。

  “我已经想到一条诛心之计。”

  “能杀死她?”黑死帝期待道。

  疤脸摇头道:“诛心不是诛命,顶多能让她和超级英雄、绿灯Legion 离心离德。

  不过Demoness 哈莉之强,三分靠诡计,七分靠组团。

  失去队友之臂助,她便成为断掉爪牙的老虎,terrifying ,却不如之前致命。”

  黑死帝said solemnly :“你必须杀掉她,我不怕她,但由于规则限制,死亡不能——咦!”

  她惊疑一声,忽然放声狂笑,“hahaha ,规则消失了!

  Demoness 哈莉,死亡已经盯上你,等着吧,死亡一定降临在你身上。”

  “什么情况?”疤脸连忙问道。

  “你的诛心之计随便用吧。现在,死亡不能与她见面的规则已消失,我能见她,能亲手将死亡带给她了。”黑死帝兴奋道。

  “规则为何忽然消失?”疤脸奇怪道。

  “唔,这个问题或许还得靠你来寻找答桉,而答桉一定在Demoness 哈莉身上。”

  与此同时,距离里乌特星两亿光年的天然虫洞外。

  “哎幼我去!”哈莉忽然从超光速空间脱离,转头四顾,神色恍忽道:“我似乎丢失了一样极为重要的东西。”

  “什么东西?”胖头疑惑道。

  “不知道。”

  胖头无语,“别发疯了,我们时间很紧。

  你刚才吃了个planet ,难以消化,捂着西瓜大的肚皮干嚎了一个多小时。

  耽搁这么久,绿灯Legion 若安排了second wave 人马,这会儿很可能已经到了。”

  ”Ai, 我也didn’t expect planet 这么难消化。”哈莉揉了揉依旧胀痛的小腹,心有余季道。

  她的胃袋维度最初模拟自绿灯戒指,当时的空间就非常大。

  可使用面积equivalent to 一座城市,也即是能装下一座哥谭市。

  哥谭市距离一个planet 还是有很大差距。

  可后来她在Immortal Realm “捡到”一枚宇宙之卵。

  如果被成功孵化,它会长成一个完整的单体宇宙。

  现在的主宇宙、多元宇宙,都来自宇宙之卵,由一个个宇宙之卵孵化而来。

  哈莉把宇宙之卵吞了,一部分“营养”把食物防御专长提升到Level 8 ,剩下的“营养”和“食物残渣”都和胃袋维度融合。

  之后,她有了一个“宇宙之胃”。

  空间之大,足以让闪电侠在她胃袋里超光速奔跑——无限Earth 危机那次,闪电侠把反监大王的本源导入哈莉胃袋,还在胃袋内跑出一圈神速力之墙,将反监本源压缩在一定范围内。

  再后来,胃袋维度又经历了第二次进化,Divine King 奥丁的英灵殿瓦拉哈尔。

  瓦拉哈尔也是个small universe ,位面continent 形态的英灵宇宙。…

  本来只是借给哈莉使用,她把阿斯加德从虚无之风中拯救出来,除了洛基,整个神系的Divine Power 和财宝都成为“报酬”,英灵殿自然也不例外。

  得到英灵殿的所有权后,她便把它也融入胃袋维度。

  奥丁无数年来收集的warrior 之魂,如今在她胃袋一角安居乐业。

  他们茫然无知,依旧天天吃肥美的野猪肉,喝香醇的羊奶蜜酒,吃饱了就拿起武器相互战斗。

  哈莉也有War God 神职,“天堂War God ”的名号被众生所知,Earth 、外planet 有供奉她的教堂,War God 的信仰力足以维持瓦拉哈尔的正常运转。

  单单英灵殿都比一颗普通的planet 大几百倍,而英灵殿在她的胃袋维度只占很小一部分。

  只从空间大小的角度分析,哈莉的胃袋能轻松装下里乌特星。

  但哈莉忽视了实体planet 与信仰神国瓦拉哈尔的区别。

  它们带给她的压力完全不同。

  瓦拉哈尔为信仰与Divine Power 的造物,对身为Spiritual God 的她没任何负担,就像ordinary person 身上多了一根毫毛。

  里乌特星却非能量态或半能量态,它是纯四维物质,它的重力全压在哈莉身上,肚皮几乎裂开。

  幸亏她不需要一直带球跑。

  吞星入胃,一是方便消化,另一方面是落袋为安。

  嗯,哈莉猜测“隐藏黑手”察觉自己的到来而躲了起来,又发现空气中的“死亡情感之力”全都来自大地。

  她担心自己正啃“泥巴”时,被察觉不对劲的黑手跳出来阻拦。

  所以她一不做二不休,将整颗planet 吞了,上帝跳出来都没法改变能量已入她肚的事实。

  总之,落入胃酸之雾后,里乌特星如同夏天掉在柏油马路上的雪糕——不是钟薛高,以naked eye 可见的速度融化、消化、消失。

  哈莉便快速轻松起来。

  “胖头,我是认真的,我冥冥中有种感觉,就在刚才,我失去了一件非常重要的东西似乎是一种至高的”哈莉complexion slightly changed ,“**,我知道了,二姐给我的‘永不与死亡再见’的赐福没了!”

  96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