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Am Going To Have A Fight With Superman Chapter 1363

  听他们solemnly vowed 分析自己一定是去666扇区抢红灯中央能量电池了,哈莉既懊恼自己果然名声臭了,以至于脑子僵化的正义英雄都能猜到她的目的,又暗自得意自己果然还是技高一筹。

  哪怕她行踪暴露,哪怕他们都知道她贪图“魔力”,可他们依旧没分析出真相。

  而且真相将被永远掩埋——只要血屠牛理智在线、识情知趣。

  ”hmph ,我问你们,阿托希塔斯是什么时候越狱的?”哈莉板着脸问。

  ”Ai, 我们都小瞧了他,关入高科牢second day ,他就爆发出骇人听闻的力量,从里面将牢门撞碎。

  然后赶在Guardian 到来前,逃入超光速空间,让我们无法追踪。

  也怪红灯戒指太诡异,它取代了心脏,Guardian 目前还没研究出无伤取下它的技术。”哈尔叹道。

  “赛尼斯托又是什么时候被劫走的?”哈莉继续问。

  “昨天晚上,我亲自带领一支精英squad 押送赛尼斯托,结果半路——”哈尔complexion slightly changed ,声音微微颤抖,“我们的行动全程保密,结果半路分别遭到黄灯和红灯Legion 两拨埋伏。

  若非我身边都是绿灯队友,我完全相信他们的为人,我会immediately 怀疑队伍里有内鬼.“

  “嗯,内鬼的事稍后再谈,现在先让我来自证清白。”哈莉道。

  她环顾众英雄一圈,said with a sneer :“用脑子好好想想,我若抢走红灯Legion 的中央电池,红灯Legion 的灯戒就会失去能量,阿托希塔斯还怎么在second day 越狱?”

  大超怔了怔,疑惑道:“难道你等阿托希塔斯回去后,才开始抢能量电池,还失败了?”

  “哈莉之前都不知道阿托希塔斯越狱了。”黛娜道。

  戴安娜惊奇地看着哈莉,“我们都猜错了,你这次竟然没去偷红灯之力?”

  ”Ai, 世人误我太深。”哈莉仰头叹息道。

  “我和亚瑟谈过。”百特曼忽然道。

  哈莉身子微不可查地僵硬了一下,“谈什么?”

  百特曼看着她,意味深长道:“Supreme 绿灯entire group 三天前就来到Earth ,他们一直在等你。

  所以你刚一回到家,我们便赶了过来。

  也因此,我们早知道‘灯侠艾什之死’的案子。

  或许你自觉实力高强,看不上绿灯Legion ,不在乎他们的反应,但我们很重视这件事。

  对Earth 而言,这是一次严重的外交事件。

  所以接下来几天我将哥谭交给罗宾,亲自调查这起案子。

  亚瑟是你消失前见过的最后一人,所以我去找了他,他明白轻重缓急,把你们的交易都告诉了我。”

  装逼被当场揭穿,哈莉有三分尴尬,七分羞恼,“你们早晚会遇到红灯Legion ,when the time comes 可以亲自询问阿托希塔斯,他肯定不会帮我圆谎。”

  “我现在相信你没大闹红灯Legion 总部。”百特曼nodded ,said curiously :“可the past few days 你都在做什么?杀害艾什的凶手,又在谋划什么?”…

  哈莉没立即回答他的问题,“哈尔,至黑之夜具体会发生什么?”

  “情感光谱之光必崛起!暴怒之剧痛为红末名之黑暗,欲壑难填,loss of life ,亦必随光而起!”哈尔乔丹声音低沉地诵读道。

  “这条预言我听你说过,我想知道‘黑暗’是什么。”哈莉道。

  哈尔摇头道:“我不知道,《欧阿之书》中就记录了这些。”

  哈莉sighed then said ,转向百特曼,道:“我遇到七色能量之外的第八种情感光谱能量。”

  “哈莉你八成搞错了,情感光谱只有七色。”哈尔摇头道。

  “第八种情感是什么?”百特曼问。

  “好像以死亡为主,又带有黑暗与腐朽的attribute 。嗯,我叫它‘黑Death Power ’。”哈莉道。

  “死亡也算情感?”神奇女侠frowned 。

  “‘死亡’应该是终结,是一种状态。”老绿灯摩挲着下巴说道。

  哈莉耸耸肩,很自然地说道:“我也很震惊,所以多研究了几天,耽搁到现在才回来。”

  边上的胖头鲨眯着小眼睛,用敬佩的目光看了她一下。

  百特曼又问:“你怀疑黑Death Power 与至黑之夜有关?”

  “你现在听说第八种情感能量存在,还是死亡与黑Dark Attribute ,难道不怀疑?”哈莉反问。

  “哈莉,你在哪碰到的死亡情感能量?有没有带样本回来?”大超问道。

  “有。”哈莉张开嘴巴,吐出一块鸡蛋大小的石块。

  她当时就怀疑里乌特星与至黑之夜有关,可胖头和此时的哈尔一样,坚持认为可见光谱就七种颜色,没有死亡情感。

  哈莉又想到绿灯Legion 和小蓝人,特意留下一块黑石,准备把它连同它代表的责任,全部带回来丢给绿灯。

  “给我瞧瞧,ahhhh ~~~”大超刚好奇把手伸向黑石,都没握住,只碰了一下,便浑身僵硬,皮肤迅速失去活力和色彩,灵魂发出一声断了根似的痛苦惨叫。

  “偶买噶!”另外几个也满脸好奇、把脑袋伸过来的英雄,吓得连连后退。

  “这是什么了?”哈尔惊慌道。

  “怎么反应这么大?”

  哈莉也惊了一下,快速窜到大超身边,用泡泡困住他,踮起脚,把手掌摁在他眉心。

  既然充满黑Death Power 的石头是祸因,当然要用黑Death Power 防御专长。

  可惜专长只Level 8 ,无法形成力场。

  专长只有达到Level 9 或Level 9 以上,才能形成范围效果的力量场。

  没力场,哈莉只能把自己的Bloodline Power 灌入大超身体,在他全身经络中循环,把专长的防御效果带到全身各处。

  戴安娜也冲过来,按住大超胡乱挣扎的身体。

  “额啊,刚刚”足足两个小时,大超的眼睛才退去死灰,重新变成理性与活力的湛蓝。

  “你刚才只摸了石头一下,就皮肤灰黑,失去理智像是嗜血的zombie ,使劲挣扎,大声嘶吼,想要咬我们。幸亏哈莉的Divine Power 管用。”神奇女侠后怕道。…

  “刚刚发生了什么?你什么感受?”百特曼said solemnly 。

  “刚刚.”大超脸上露出恐惧之色,“刚刚我似乎进入Death State ,那种空寂、冰冷、黑暗的感觉,和我在毁灭日死亡后一模一样。”

  “那次我不是把你的灵魂收起来了吗,怎么会有进入Death State 的感觉?”哈莉奇怪道。

  大超怔了怔,道:“被你收走的是我的灵魂,可我的尸体还在腐朽,等我回归身体,便从大脑中接收到死亡、腐朽的记忆。”

  “你的身体刚才的确在瞬间变得腐朽。”老绿灯转向摆在桌子上的黑石,感慨道:“好霸道的Death Power ,连撕破曼都在瞬间被侵蚀。

  这还只是一块石头,若换成力量的主人”

  他神色担忧地looked towards 哈莉,“未来似乎只能靠哈莉了,我们连直面祂都困难。”

  “大超,你现在感觉如何?”哈莉问道。

  “除了有点使不上劲,其它都好,谢谢。”

  大超声音中气十足,气色也很不错,和刚醒来时判若两人。

  “奇怪,石头应该没这么强的效果才对。”见他恢复良好,哈莉再次将注意力转向桌上的黑石,“戴安娜,你摸一下试试。”

  “连超人都扛不住,我——”戴安娜惊叫一声,又恍然道:“如果我也被侵蚀,就进入哈莉路亚状态,对吧?”

  ”en. ”

  戴安娜走到桌子边,大咧咧extend the hand ,一把抓住黑石。

  “ahhhh ~~”她惨叫一声,皮肤上瞬间变得死灰,像是在土里埋了两三个月的尸体,同时她眼中情感与理智消失,张大嘴巴,喉咙赫赫有声。

  “**!”哈莉反应很快,”sou” 的一下窜到戴安娜跟前,用泡泡包裹她的身体,right hand 摁在她额头上。

  比大超好一丢丢,大概半小时后,她便恢复意识,喊一声“哈莉路亚”,就立即lively dragon and animated tiger 。

  “那股Death Power too terrifying 了,我都来不及激活‘哈莉路亚’。”

  戴安娜looked towards 黑石的郑重目光中,隐藏了几分惊惧。

  其余英雄也facial expression grave 。

  “我只希望这股黑Death Power 是纯天然的,没有主人,否则祂便too terrifying 了。”大超muttered 。

  “怎么可能?”戴安娜摇头道:“这能量若没主人,哈莉早将它占据,成为它的新主人了。”

  “不如祈祷它的主人与世无争,对Earth 没任何想法。”老绿灯said with a bitter smile 。

  哈莉皱眉想了想,道:“黛娜,你去试试。”

  “还试?结果不是很明显吗?”黛娜不解道。

  “她让你进入哈莉路亚状态后再试。”戴安娜道。

  “不,你就这样触碰它,别喊‘哈莉路亚’。“哈莉道。

  “你有什么发现?”百特曼疑惑道。

  哈莉道:“我和胖头都触碰过更纯粹的黑死力量,虽然也有被侵蚀的迹象,但远不如戴安娜和超人这么夸张。

  我想知道,是我特殊,还是戴安娜和超人是特例。”…

  “很显然,特殊的是你。”几人异口同声道。

  连胖头都在喊。

  “黛娜你试试,最差结果也不过和戴安娜一样。”哈莉坚持道。

  “好吧,我试试.”

  黛娜拗不过,只能颤巍巍伸出right hand ,轻轻用中指碰了石头一下。

  电光火石之间,一触即分。

  什么事也没发生。

  “你这么胆小,还怎么做正联主席?”哈莉黑着脸道:“握住它,仔细感受力量侵蚀身体的过程,我需要了解它的特性。”

  “我不胆小,我怕的不是死亡,而是zombie 。就连看zombie 电影,我都会紧张,如今自己要变zombie ,能不担忧吗?”

  黛娜委屈地辩解一句,就闭上眼睛,干脆一把将它抓住。

  “咦~~”她睁开眼,看着缓慢失去活力,逐渐变成灰色的right hand ,惊讶道:“麻麻的,不痛也不痒。”

  众人惊疑不定,“黛娜你开启了‘哈莉路亚’?”

  “没有。”

  “为何你没事嗯,没像撕破曼和戴安娜一样瞬间死尸化?”

  “我不知道。”黛娜looked towards 哈莉,“这是怎么回事?”

  哈莉道:“你把石头放下,让哈尔接着试。”

  “ahhhh ~~”伴随一声惨叫,哈尔也和大超、戴安娜一样,眨眼间变成死尸。

  “这”众人更茫然了。

  哈莉坚持道:“继续试,只要实验数据够多,总能找出规律唔,其实我已经有了一个猜想。”

  黑Death Power 疑似与至黑之夜有关,关乎未来的大危机,众英雄也愿意冒些风险把疑问搞明白。

  之后老绿灯、百特曼、艾薇、赛琳娜、芭芭拉、哈莉的女disciple 卡珊德拉、蕾切尔从下午到晚上十点,将近两百人,全都试过一遍。

  结果证明,瞬间变死尸的只是特例,overwhelming majority 都和黛娜一样,被黑Death Power 侵蚀,却有一个很长的过程。

  “规律是什么?撕破曼、戴安娜、哈尔,还有蕾切尔,有什么特殊之处?”齐聚一堂的英雄们心里疑惑不解。

  “他们都死过一回。”哈莉道。

  “什么?”众人惊疑。

  哈莉看着黑石,神色复杂道:“大超死在毁灭日危机中,死透了。

  戴安娜死在无限Earth 危机中,被反监所杀,都成土了。

  哈尔死在噬日兽危机中,耗尽能量和生命.我以为我当时对他展开极限施救,他没死透,如今看来,我花费海量天堂功勋救他的过程,等于死而复生。

  还有蕾切尔,她当日在地狱中灵魂升天,也死得透透的。”

  “是这样吗.”戴安娜觉得自己没死透,泥巴只是她的另一种形态。

  “黑石为何专门针对我们?”大超frowned 。

  “没为什么,这就是它的特性。”哈莉speculated 。

  “这种power attribute 与至黑之夜有什么关系?”百特曼不解道。

  没人回答他这个问题,连哈莉也不能。

  最后哈尔道:“把石头给我,我去欧阿询问Guardian 。”…

  “divided into two ,留下一半交给正义联盟实验室研究。”卓越先生道。

  之后众人并没散会,还继续听哈莉讲完她发现黑石的过程。

  “当时在荒无人烟的666扇区发现一枚灯戒,我当然好奇是谁杀了他,为什么杀他。

  然后我顺着它来的方向追,很幸运,穿过一个Space Wormhole ,就感受到诡异的Dark Aura .很显然,里乌特星是mysterious person 的大本营,我却用特殊手段毁了它,mysterious person 不恨死我才怪。”

  除了生吃planet 榨取能量那一段,哈莉并没隐瞒自己在里乌特星上的经历,以及对“mysterious person ”察觉到她的到来、提前隐匿行迹的猜测。

  “你怀疑mysterious person 是一位Guardian ?如果他能提前避开你,肯定也能在你感知之外监视你手中灯戒情况,然后”大超神色凝重转向哈尔,“你要小心,哈莉的推测可能是对的,Guardian .”

  paused ,他才继续道:“他们不一定背叛了自己的同胞,很可能只是恶意针对哈莉,因为她坏了他们的好事。

  或者至黑之夜就是他们在搞鬼,搞砸了。”

  哈尔依旧坚持道:“我可以向你们保证,Guardian 比我们更不希望‘至黑之夜’成为现实。

  他们或许会为阻止预言实现,暗中搞些见不得光的小动作,但不至于和拥有‘黑Death Power ’的mysterious person 同流合污。”

  “哎,be that as it may ,可小心点总没错。”大超叹道。

  哈莉suddenly asked :“哈尔,Guardian 中,你最信任谁?”

  哈尔怔了怔,道:“甘瑟。”

  “你没必要去Guardian 之崖,可以用灯戒沟通甘瑟,把他悄悄叫出来,开诚布公,把这些事说给他听。”哈莉道。

  “好主意!”大超兴奋得一拍巴掌,似乎比哈儿还激动。

  “嗯,我明白了。”

  说完里乌特星之变和对小蓝人的猜测,时间已来到凌晨两点,众英雄纷纷告辞离开,哈莉唯独叫住了哈尔。

  “Supreme 绿灯是怎么回事?绿灯Legion 的权力架构似乎发生了不小的改变。”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