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Am Going To Have A Fight With Superman Chapter 1365

  “模仿诸神?什么意思?”哈尔疑惑道。

  哈莉道:“你知道有一种临终蜕变叫‘梦魇魔化’吧?Spiritual God 和法师渡过这一劫难的方法,就是割舍对应的负面情绪。

  祂们并没将割掉的情绪幻人随手扔掉,而是糅合在一起,化为一件Demonic Artifact 。”

  “听着和Guardian 们一样,为什么要用这种割舍情感的方法?”哈尔问道。

  “你这话问得可真轻松,但凡还有其它选择,诸神也不想自我阉割。”哈莉摇头道。

  哈尔想了想,又问道::“渡过梦魇魔化之劫后,除了魔法realm 提升,最直接的好处是什么?

  或者说,你觉得Guardian 除了‘绝对理智’,还有什么收获?”

  哈莉眸light flashed ,“魔力之变提升魔力,认知之变改变三观、提升洞察力

  临终蜕变本质上是一种‘局部范围的不可控进化’,蜕变发生在哪个‘部位’,就会提升这个‘部位’相应的能力。

  梦魇魔化是心灵与情感的进化。

  所以,成功breakthrough 后,心灵之力肯定会暴涨,同时意志更加强大。”

  “心灵和意志,似乎都是Guardian 的强项,也是绿灯侠最核心的innate talent 。”艾薇惊叹道。

  “你说除了甘瑟,其他小蓝人都割了?可我记得甘瑟也是个没感情的木头人。”哈莉看着哈尔疑惑道。

  “他最近甚至打算和赛德结婚,你说他有没有感情?”哈尔古怪道。

  “小蓝人结婚?”哈莉被雷到了,皱着脸道:“这两个词真能联系到一起?”

  “赛德原本在扎马伦星,是爱之紫灯的Guardian ,可最近几年她一直待在欧阿。”哈尔道。

  “难道不是为了抚养活出second life 的小小蓝人吗?”

  “小蓝人只用了一年便长Great Accomplishment 熟,赛德至今还在欧阿。”哈尔道。

  “是甘瑟对你说的,他要结婚?”哈莉还是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她最先打交道的小蓝人就是甘瑟。

  那家伙带领一群绿灯,在起源墙边上围攻她,还一剑将她劈成两片。

  当时他冷漠得如同Supreme 绿灯。

  “甘瑟没直接说,但他和我聊天的时候,隐约透露出类似的信息,他似乎想离开绿灯Legion 。”哈尔道。

  哈莉惊疑道:“那家伙莫不是realm 提升,把割掉的情感又拿了回来?”

  哈尔抬头看了眼墙壁上的挂钟,即将凌晨四点。

  “哈莉,我得回欧阿了,你们也早点休息吧。”

  “我们都不困也不急,你急啥?”

  哈尔helplessly said :“即便Guardian 割掉情感,即便甘瑟拿回情感,与我们有什么关系,还有什么好谈的?

  他们又不割你的情感,那些被割的Supreme 绿灯,也毫无怨言,还甘之如饴、引以为荣。”

  “若甘瑟真能拿回情感,回归本性,这事儿的影响可就大了,他做到很多Divine King yearn for something even in dreams 、却只能在梦中幻想的事。…

  莫不是掌握了Divine Art 秘籍?他的秘籍或技巧,别人能不能学?”

  哈尔在她眼里看到了光,贪婪之璀璨橙光。

  “哈莉,如果这会儿窗外飞来一枚橙光戒指,找你recognizing Master ,我一点也不会惊奇。”他认真道。

  哈莉怔了怔,才反应过来他在嘲笑自己,遂said with a sneer :“若真有一枚橙灯戒指来找我,我会startled ——橙灯之主竟然愿意把自己的力量分享给别人,太不合格了。”

  哈尔愣了一会儿,looked thoughtful 道:“你说得对,掌握橙灯之力的人,被贪欲所控,估计不会向我们这样发展Legion 。

  你说,这会儿橙灯是不是已经出现,只因为他没向外分发灯戒,所以才没暴露行迹?”

  “我现在更对甘瑟感兴趣,和我说说他的事。我不瞒你,我的确对他的技巧心生贪念。”哈莉道。

  “下次吧,我真的有急事。”哈尔起身道。

  “急着告诉甘瑟黑石和小蓝人内鬼?没必要。”

  哈尔shook the head ,语气悲伤道:“今天上午,托马图会护送莱拉的尸体回归故乡,我想亲眼看她入土为安。”

  “莱拉死了?不是只剥夺灯戒吗?”哈莉惊讶道。

  哈尔低头看了她一眼,声音said solemnly :“或许你一直看不起绿灯Legion ,但对我们而言,灯戒和Legion ,就是自己的一切。”

  “她受不了打击,自杀?”哈莉轻声道。

  哈尔摇头道:“被收走灯戒后,她就不能再留在欧阿。

  结果在回家乡的路上,她太过愤怒,吸引到一枚红灯戒指。

  那是在三天前,而昨天红灯Legion 埋伏了我们押送赛尼斯托的队伍。

  我们死了很多兄弟,莱拉也以红灯的身份战死当场。

  不是我们下的手,是黄灯Legion ,是赛尼斯托。

  红灯的目标不是我们,是赛尼斯托,因为阿托希塔斯憎恨绿灯时期将自己逮捕、关押的赛尼斯托。”

  “这可真是.”哈莉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其实莱拉比她现在所知道的更惨。

  别的灯侠都可以荣归故里,唯独莱拉唔,还有一个赛尼斯托。

  赛尼斯托被科鲁加人恐惧,莱拉却被Golden Dragon 帝国所有人憎恶,包括她家人。

  因为她成为绿灯侠的考核任务,即是处理自己的母文明——哈莉被镇压中央能量电池期间,导致绿灯出现诸多缺陷,绿灯Legion 收缩力量,灯侠齐聚欧阿,莱拉的father 趁机带领Golden Dragon 帝国吞并了附近几个小文明,莱拉的任务即是惩罚“野蛮残暴的侵略者”。

  Golden Dragon 帝国的宏图霸业被自家Princess 击碎,战死的军人白死了,军费浪费了,占据的地盘全部吐出来,帝国最powerhouse 、帝国之主(莱拉的father )也body dies and Dao disappears 。

  可以说,莱拉早在那次任务重,就为绿灯Legion 献出了一切。

  欧阿就是她唯一归宿。

  她没别的地方可去。…

  送她回故乡,不如塞进高科牢里蹲着。

  也因为她为绿灯奉献一切,却被剥夺灯戒和全部荣誉,还是完全“不合情理”的缘由,她才会怒到极限,以至于吸引到红灯戒指。

  结果刚成为红灯没两天,又挂了。

  彻底完蛋。

  连万分之一的恢复名誉、重归绿灯的机会都没了。

  对了,她还是“迷失灯侠”中的一员,曾被机器猎人折磨很多年,刚得到自由没两年,先死爱人——爱人还有家室,再死自己。

  人生就是个大写的“惨”(ps)。

  “现在你不睡觉,又要去哪?”

  等哈尔化为绿光消失在夜空,赛琳娜和艾薇便打着哈欠,准备回卧室休息,却见哈莉原地转了半圈,身上穿了好几天没换的white 运动服,变成一条修身礼裙,明显又要出门的样子。

  “你们先睡,我去一趟梦境维度,找我二姐打听一下黑Death Power 的事。”

  哈莉ghost shadow 般飘到山脚一栋小楼外,身体破碎为千百个black 泡泡,泡泡无声裂开,她的silhouette 消失在物质界,来到steward 安吉拉梦中。

  “**~~”刚入梦,哈莉就叫骂一声,扭曲着脸逆风狂奔。

  睡魔之袍能帮她进入别人的梦乡,她一般通过别人的梦进入梦之王国。

  梦可能荒诞无稽,也可能是未来真实的一种预兆。

  若是荒诞之梦,则逆风跑,在个人之梦的边缘找到“象牙之门”,踏上梦之旋梯。

  若是真实预兆,则顺风跑,最终会抵达“角之门”。

  哈莉曾被命运三Goddess 下过诅咒,第一次进入一个小劣魔的梦,梦境中劣魔成为Archfiend ,她觉得很荒谬,就逆风跑,差点跑进梦之vortex ,永恒沦陷。

  只因为现实更荒诞,被她留在三宫战场的小劣魔,竟吞下沾满三宫魔blood essence 的泥土——三宫被大超贯穿胸口,碎成肉泥的心脏和心头血撒了一地。

  到了今时今日,得到三宫blood essence 的劣魔,已然晋升魔君,新·三宫魔!

  嗯,blood essence 中的三宫spirit strength ,凝聚成一缕残魂,借小劣魔之体重生。

  所以最近这几年,assassin 联盟又开始在哥谭蹦跶。

  但this time ,哈莉百分百确定,fatty 安吉拉在做白日梦,因为梦里Eldest Young Master 迪克·格雷森竟趴在她身

  差点把她眼睛毒瞎。

  不过哈莉也得承认,胖安吉拉很有眼光,如今18岁的大少迪克风华正茂,神采飞扬,长相堪称米国吴彦祖,身材因为日常练武阳刚健美赛过彭于晏。

  作为Wayne 家的Eldest Young Master 富养多年,气质这块儿也拿捏得死死的。

  与当年苦逼沉闷的Bruce 完全不同,大少迪克就是高校第一influential figure 。

  “mother法克!”一边胡思乱想,一边闷头狂奔了好一会儿,哈莉忽然浑身一震,惊在当场:她眼前一片灰蒙蒙的迷雾,完全没大门的影子。

  她在梦境边缘迷路了,这代表她的方向错了。…

  刚看到的那一幕,是未来的预兆?!

  哈莉难以置信,迪克的口味竟.

  “你怎么又跑反了?真实预兆和荒诞之梦应该很容易区分呀。“

  一道黑影出现在她头顶,black 长袍在风中猎猎作响。

  可她一抬头,眼前一阵天旋地转,再回神,已然来到一座华丽的宫殿。

  她屁股下面还多了一把靠椅,而睡魔就坐在对面,两人在温暖午后的落地玻璃窗前喝茶。

  哈莉揉了rubbed the temple ,叹道:“我大概被人诅咒了,老是遇到荒诞的真实。”

  墨菲斯给她倒了一杯色泽鲜红、味道香醇的茶水,没有说话。

  哈莉抛开杂念,把自己在里乌特星的经历说了一遍,又摸出一小块黑石递过去,问道:“这东西来自哪位至高?”

  墨菲斯只瞥了石块一眼,并没伸手去接。

  “你怎么知道它来自一位至高?”

  “它是Death Attribute 的情感能量,能量级别远超几位灯兽。”哈莉简单分析道。

  墨菲斯语气平静地说:“在祂出现前,我也不清楚祂的存在。

  等祂在物质宇宙出现,我知道祂身份和来历,却无法告诉你。

  你不是ordinary person 。

  我若告诉你实情,你能凭我的消息大幅扭曲命运。

  我却must 在命运之内。

  可我一旦开口,立即被你拉到命运之外,所以我不能开口。”

  他说得很绕口,不过哈莉大致上听明白了。

  而且他透露了一条很重要的消息——mysterious 至高来自dcworld 之外!

  这便解释了为何小蓝人、胖头、血屠牛,都坚持起源墙内的情感能量池,只有七种颜色,没有死亡。

  至少此时,死亡情感还没加入“dc情感光谱能量大家庭”。

  按照dc本源意志对曼哈顿Academician 的谋划,拥有黑Death Power 的“外乡人”一定会进入主宇宙,引发一场计划埋葬world 却惨遭world 埋葬的大危机。

  最终黑死之情感与曼哈顿之量子力一样,成为dc宇宙的一种基础力。

  对面的墨菲斯忽然脸色一白,道:“你似乎窥视到天命,只因我的一句话。”

  哈莉从沉思中清醒,发现他状态比刚才差了很多。

  “你怎么了?”

  “我遭到命运的backlash ,一切奇迹皆有代价。”墨菲斯叹道。

  她得到好处,代价让他承担了。

  哈莉明白了,立即停止胡乱联想,讪said with a smile :“命运不是咱big brother 吗?”

  “他同样不能在命运之路上踏错一步。”墨菲斯道。

  “无限Earth 危机时,你还帮我收集众生之梦,那件事对命运的干涉更大吧?”哈莉疑惑道。

  “无限Earth 危机的天命是宇宙重启,收集众生之梦对宇宙是否重启没影响。”墨菲斯道。

  哈莉looked thoughtful ,主线剧情清晰明了,不可改变,但支线细节在《命运之书》中并没详尽描绘,操作空间巨大。…

  就像公司大领导的指令是“这次出差,must 拿下大客户”,签合同是主线,出差路上是否偷偷做大保健,只是细枝末节,不重要。

  想清楚这些,哈莉也不再为难墨菲斯,主动转换话题道:“咱二姐在家吗?我想找她聊聊。”

  墨菲斯上下打量她一番,“为了不死祝福的事?”

  “你能看出来?“哈莉惊讶道。

  墨菲斯先nodded ,又摇头道:“当你身上还有她的祝福时,无尽家族的人只要仔细观察,都能在你身上看到她的‘安可’(ps)。

  不过,我知道你祝福丢失,是因为她前几天来找过我一次。”

  哈莉精神一震,“二姐怎么说?”

  看来她刚丢失“二姐的祝福”,二姐便有所察觉。

  “她让我找你询问原因。”墨菲斯目光灼灼看着她道。

  哈莉四十五度角望天,脸上满是虔诚之色,right hand 熟练地在胸口划十字。

  墨菲斯remain unmoved ,依旧盯着她看。

  哈莉心里埋怨他不知情识趣,面上也有点绷不住,只得叹道:“我终究是天堂War God ,是上帝的信徒。”

  ——身上不能有异神的祝福,不是我不想要,是老上帝祂不允许啊!

  也不晓得墨菲斯有没有听懂她的潜台词。

  他道:“她说她当时察觉你在吞噬一种力量,然后她的祝福渐渐崩解。”

  ”Ai, 都说我是偷窃魔力的盗匪,可谁又知道”哈莉无奈摇摇头,一副很为难、很不愿出卖自己上帝哥的复杂表情。

  她向墨菲斯眨眨眼,意味深长道:“当初我取得三宫魔的本源时,天之声出天价收购。

  可同样的魔君本源,只不过换成七恶魔,价格却降低到1%,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墨菲斯若有所悟,gently nodded 。

  哈莉只是把话扯偏了,并没说一句谎话。

  而且她思路虽偏,话题却对得上他之前的疑问:老上帝四处搜集“新魔力”,让自己的“上帝之力”更全能,所以得到祂赐予的“上帝下凡”的她,在吞下Death Power 后,对二姐的祝福产生抗性。

  很合理嘛!

  同时哈莉也有话说:她说的都是实话,没诽谤上帝,别人想偏了,与她这位虔诚的上帝信徒无关。

  “二姐打算怎么补偿我?”哈莉腆着脸,笑hehe 问道。

  “你自己放弃了她的祝福,怎么还找她要补偿?”墨菲斯frowned 。

  “Old Brother ,你还不了解我?!”哈莉一脸委屈地叫了起来,“我这么锱铢必较、stingy 的一个人,怎么可能主动放弃一位至高的赐福?

  你这么说,简直是对我贪婪人格的羞辱!”

  墨菲斯不仅无法反驳,还发自内心地认为她说得有道理。

  她绝不是主动放弃赐福的。

  “你想怎样?”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