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Am Going To Have A Fight With Superman Chapter 1366

  天蒙蒙亮,奎茵庄园,艾薇的卧室。

  “艾薇,艾薇,快醒醒~~”哈莉凑到她红扑扑的脸蛋前低声叫喊。

  “哈莉~~~”艾薇先紧张地一扯被子,将自己的身体紧紧裹住,待迷迷糊糊睁开眼看清是哈莉,又脸一红,掀开被子一角,“你,你进来吧。”

  哈莉一低头,就看到半个白乎乎的大面包,said ill-humoredly :“进什么进,我找你有事商量。“

  艾薇眨巴眨巴眼睛,看了她一会儿,又转头去看窗户,外面依旧黑糊糊的。

  “现在什么时间?”

  “快六点了,现在秋天,天亮得晚。”哈莉道。

  “可我们快五点才入睡。”艾薇helplessly said 。

  “你一个魔法Great Grandmaster ,睡什么觉?而且年纪轻轻,怎么睡得安稳?”

  “睡觉能做梦,梦里什么都有”艾薇看着她muttered 。

  “吱呀~~”这时房门打开,赛琳娜探进来一个脑袋,不耐烦叫道:“她醒了没?”

  “到底是什么事?”这下艾薇真的清醒过来,紧张问道。

  “我们要开个家庭聚会,为了二姐的祝福。”哈莉一屁股坐在艾薇床边,又向赛琳娜beckons with the hand ,让她也进来。

  “什么二姐?”艾薇不解道。

  “死亡二姐给我的不死祝福,你们还记得不?”

  赛琳娜摩挲着自己的脸,眼睛看着哈莉的脸,羡慕道:“怎么可能忘?哈莉你这张永远20岁的嫩脸,一天到晚都在向我大声叫嚣赐福的存在呢。”

  她比哈莉大两岁,如今已然30,虽然保养得很好,但明显能和哈莉、艾薇看出很大的年龄差距。

  而在十年前,她们三个还被哥谭媒体称为“阿卡姆三姝”。

  哈莉瞥了她一眼,简单说道:“由于某些技术上的缘故,现在我身上不能继续容纳二姐的祝福,但祝福是我的财富,absolutely 不能凭空消失。

  我费了老大的劲儿,死皮赖脸、死缠乱打,终于说服二姐,保留赐福,但转移到别人身上。”

  赛琳娜的眼睛一瞬间亮得发光。

  “哈莉,你要把咱二姐的赐福给我?!”她激动叫道。

  哈莉摇头道:“肯定要给自家人,但咱家人口众多,得好好商量一下。”

  她说着还掏出一把black 的“钥匙”,“就是它,二姐赐福的具象化,必须在日出之前用掉,所以我才急着将你们唤醒。”

  “这是”艾薇打量它一番,说道:“埃及神系的生命之符安可?”

  哈莉道:“它是埃及神的生命之符,但它的主人是二姐。

  每个人的一生都能见到二姐两次,一次是在出生时,一次是在死亡时,而中间的过程,由God of Death 来执行。

  也即是说,多元宇宙的Death God 都是她的不能算小弟,祂们和她之间没有统属关系。

  不过二姐是Death Rule 本身,要成为Death God ,至少掌握一条Death Attribute 的法则。

  嗯,可以说,祂们都是死亡之信徒。…

  所以,很多神Spirit General 她的某些标志作为自己的神圣符号。

  生命之符安可只是其一,她眼睛下方装逼用的哥特眼影,还被荷鲁斯当做复活之眼的Totem 呢。

  其实对二姐而言,这些符号都是装饰品,说不得明天就换了。”

  赛琳娜咽了口唾沫,目光艰难地从“钥匙”上挪开,“哈莉,天快亮了。”

  哈莉摊开手掌,“咱这一家子有我,you two ,蕾切尔,胖头,朵朵,卡珊德拉,这东西给谁用?”

  赛琳娜想要,但sorry 直接说。

  艾薇看了她一眼,“哈莉,你觉得呢?”

  哈莉道:“首先排除胖头,朵朵,蕾切尔——”

  她左右看看,“她今晚又没回家。”

  赛琳娜道:“卡珊德拉也不在家,他们最近正忙着修建少年泰坦的总部,when the time comes 估计得长时间不回家。”

  哈莉sighed then said ,她好些日子没见到她了。

  “蕾切尔Divine Demon Body ,也不需要它。卡珊德拉武道innate talent 奇佳,武道神才是她的未来,所以,you two ,谁要它?要不,猜拳?”

  赛琳娜张张嘴,最终却还是nodded ,“猜拳很公平。”

  艾薇摇头道:“若只我和小猫,也不用猜拳了,安可给她吧,我虽不是Spiritual God ,但魔法Grandmaster 维持百年青春还是很容易的。”

  赛琳娜先露出感动与欣喜之色,接着又hesitantly said :“百年青春到底不如永葆青春。”

  “可你已经成为黄脸婆,连十年青春都不剩了。”艾薇道。

  赛琳娜脸一黑,一把从哈莉手里夺过安可,“要怎么用?”

  哈莉仔细打量她脸蛋一番,道:“你眼角有鱼尾纹,脸色也比较蜡黄。”

  “我已经三十岁了。”赛琳娜叹道。

  哈莉道:“我的意思是,你先找上都要一瓶青春药剂,把年龄下调几岁再使用二姐的祝福。

  她的祝福只是‘死亡不见你’,或者说,今天起时间定格,并不能让old woman 变少女。”

  赛琳娜有些心动,可抬头一看窗户,东方的天空已然泛白,“来得及吗?”

  哈莉掏出手机,一个电话将上都从睡梦中吵醒,然后艾薇窗台上的蔷薇花猛地膨胀千百倍,一口将三女吞下去。

  在一条翠绿色的“万物之绿通道”中穿行不足一秒,“啵!”

  她们被上都门前的海棠花吐了出来。

  “吱呀~~”上帝家的大门自动打开。

  赛琳娜看着眼前的一切,却忽然迟疑起来,“哈莉,你忘记海伦娜了,还有Bruce ”

  “海伦娜还有三个月才七岁,你想让她一辈子都七岁,做个‘阿卡姆小哪吒’?”哈莉said ill-humoredly 。

  “至于Bruce ,更扯了。你若将安可给他,现在他还是你的家人,十年后你八成得变成他的前妻。”

  “难道他年轻后,就会抛弃我?”赛琳娜喃喃。

  “婚姻这档子事,就不该有考验,别考验他,也别考验你自己。因为它一直处于持续磨损的状态,想要幸福,只能埋头经营、苦心维护。”哈莉道。…

  数日后的一天下午,大都会,正义大厅休闲区。

  “哈莉,你找我什么事?”凯尔搅动杯中咖啡,好奇问道。

  哈莉仔细端详他的脸庞,“你气色很不好,大超和我说你最近状态一直很糟糕。”

  “过些日子就好了。”凯尔垂眸道。

  “为你father 的事,还是视差魔的经历?小蓝人说那段经历你心中留下难以磨灭的创伤。

  早前我还和哈尔说,把你带到庄园,通过和离子鲨合体的方式来帮你治疗,结果second day 你自个儿在欧阿醒了。”哈莉道。

  “离子鲨也帮不了我。”凯尔放下勺子,手肘抵着桌面,双手捂脸,“因为我,已然安度晚年的father 才惨遭横祸。

  他死得太惨了,被砍下脑袋,装在维生盒里这么多天了,我都不敢找你询问他灵魂的下落,我不敢面对他。

  还有那些Legion 队友,他们被我forcibly 塞进嘴里,咬成两截,生吞入腹”

  哈莉看他的眼神里,多了些怜悯,“那不是你,是视差魔,我已经为你复仇,fiercely 教训过视差怪了。”

  “虽然是视差怪在控制我的身体,但我能听到看到,能感受到身体经历的一切,我现在还能记得,可汗的鲜血和脏器在我嘴里翻滚,他的脑袋在我喉管里呐喊。

  他在喊‘凯尔,我相信你,你能战胜那个恶魔,你是个好人,是重建绿灯Legion 的最伟大绿灯侠’。

  我让他失望了,他最终成为我胃里的一团消化物”

  凯尔的声音里带上了哽咽。

  哈莉叹道:“这就是真实的战争,敌人会为了胜利无所不用其极,作为warrior ,你应该适应这一切。

  你并非唯一的黄、绿大战的受害者,比你惨的人多的是。

  比如可汗。

  他不仅被吞吃半截身子,死得凄惨,他的母星也惨遭阿蒙·苏血洗,家里的妻子儿女全部遇害。

  就连想为他复仇的情人莱拉,也晚节不保,以最屈辱的方式丢掉性命。

  而她之前在绿灯Legion 赚得的无数功勋,全部被收回,她最终一无所有,连安葬之地都她是Imperial Family Princess ,她的皇帝big brother 却拒绝接收她的遗体。

  他说——从他们father 死亡的那天起,她便被家族除名,是她自己说的,她站在father 的尸体边,对他们说——戴上灯戒,她便永远、完全属于绿灯Legion 。

  哈尔他们只能寻一块山清水秀的地方,让她入土为安。

  可前一天下葬,second day 墓碑就被砸断,墓穴被刨。

  她可比你惨多了。

  阿蒙苏不是唯一潜逃在外的黄灯。

  可汗也不是唯一遭到黄灯魔血腥报复的绿灯侠。

  至少你mother 还活着,你的母星Earth 并没被黄灯魔骚扰。

  你没资格在这儿自怜自哀。”

  “我不是warrior ,我只是个画画的。”凯尔神情痛苦道。

  “大超是记者,Bruce 是Eldest Young Master ,钢骨是辍学高中生没谁一出生就是warrior ,可一旦你踏入战场,就必须学会做个好warrior 。…

  你的情况还很特殊,身负天命,即便想退出也做不到。”哈莉严肃道。

  凯尔sighed then said ,“你想让我做什么?”

  “你感觉好点没?”哈莉问。

  ”Not good ,但我能坚持住。”

  “你可曾给你mother 打过电话?要不,等会儿我送你去天堂山。”哈莉道。

  凯尔摇头道:“她现在生活安逸美满,我不想打扰她。”

  paused ,他hesitantly said :“你可以带我去天堂找我father 吗?”

  “你爸不一定在天堂”哈莉为难道。

  凯尔excitedly said :“他是好人,一名伟大爱国主义者,为国家流血牺牲了大半辈子,从没做过坏事。”

  “我看过你father 的档案,他确实很爱国,也为政府卖了半辈子的命,不贪污不渎职,晚年也生活清贫,与世无争,可他的工作是CIA啊!”

  哈莉尽量让自己语气委婉些,可说到最后还是带上浓浓的无奈。

  “CIA怎么了?你也说了,他爱国,他不谋私利、认真工作。”

  凯尔声音有些大,引得咖啡厅内众英雄频频侧目。

  “OK,OK,等会儿咱们去天堂。”哈莉投降了。

  “等会儿,等什么?”凯尔怔了怔。

  “好吧,咱们一边走一边说。”哈莉掏出手机,给庄园打了个电话。

  two minutes 不到,赛琳娜便开着小飞艇来到正义大厅。

  “今天怎么是你?艾薇在做什么?”哈莉奇怪道。

  until now 都是艾薇做她的驾驶员。

  赛琳娜从飞艇里跳出来,神采飞扬地说:“我顺路来探望露易丝。嗯,闺蜜间的小聚会。”

  “今天什么好日子?”哈莉随口问道。

  赛琳娜对着化妆镜摩挲着自己白里透红的脸蛋,喜zi zi 道:“算是我重回18岁的庆典吧。唉,这么大的事,你们也没为我办个趴体。”

  哈莉凉凉地说:“你悠着点,小心别再次把某个‘英雄之妻’刺激得走向极端,沦为超级恶棍。”

  赛琳娜身子一僵,收起化妆盒,讪said with a smile :“不至于”

  和凯尔进入阿基米德飞艇,哈莉才说出这次找他的主要目的。

  “那块蕴含黑Death Power 的黑石,你知道吧?它是一种情感之力,而你的天命却是‘生命之化身’。

  这也是上次赛尼斯托Legion 针对你的原因。

  哈尔是意志的化身,他已经燃尽天命,再难回到时魔时期的Peak 实力。

  你天命还在,体内有一股潜力等待爆发。

  我猜那股潜力就是生命情感光谱。”

  凯尔怔楞了片刻,才疑惑道:“生命怎么能算一种情感?当初重建绿灯中央能量电池时,我曾和起源墙能量池有很深入的连接。

  我可以百分百肯定,只有七座能量池,七种光谱能量。”

  “既然有死亡,为什么不能有生命?合理不合理,我们说了不算,现实如此,只能接受。”哈莉道。

  “我以为我当时掌控的力量是生命方程式,天父不就是在找它吗?你当时也是这么和我说的。”凯尔muttered 。…

  “或许天父搞错了,或许生命方程式也与生命情感能量有关。”

  “你想让我怎么做?”凯尔直接道。

  哈莉道:“黑石divided into two ,半块被哈尔带到欧阿,小蓝人茫然无措。另外半块在正联实验室,也没研究出个所以然来。

  我觉得你可以去试试,看能不能通过对立attribute 的能量刺激,激活你的生命化身innate talent 。”

  “激活之后,天父会不会立即降临Earth ,将它夺走?我觉得还是永远不要激活它为好。”凯尔frowned 。

  哈莉叹道:“这正是我所担心的,担心至黑之夜后面的‘生命危机’。”

  “呃,你都开始考虑至黑之夜之后的危机了?什么‘生命危机’?”凯尔既震惊又疑惑。

  “若至黑之夜与黑Death Power 有关,那至黑之夜必然躲不掉,早晚会降临,这是天命。”哈莉语气affirmed 。

  和墨菲斯谈过后,她有底气说这句话。

  “若那块黑石能刺激你激活生命潜力,那你说说看,至黑之夜真降临了,你怎么躲?when the time comes 必然刺激更强,说不得当场爆发出生命化身的情感能量,震惊全场。

  宇宙人民皆知,天父也知,然后祂口水都要流出来了。

  等至黑之夜结束,天父和创世星会着手谋划你的生命之力,新的危机到来。”

  凯尔惊叹道:“哈莉,你真厉害,deep plans and distant thoughts ,考虑得太周全了。”

  他完全被说服了,并且认为事情如她所言的概率非常高。

  “你明白就好,到了。”

  阿基米德飞艇停在天堂大门口,没继续深入。

  “老扎,你来告诉凯尔雷纳,他老爹魂归何处。”

  “你怎么不自己去查?”光头扎乌列虽然不太乐意搭理她,却还是一缕意识前往黄金great hall ,片刻后看着凯尔,委婉道:“你father 不在天堂。”

  哈莉一点也不意外。

  凯尔却难以接受,“你会不会看错了,我father 是一位爱国者。”

  看到他这么激动,扎乌列有些明白为何哈莉不愿自己查了。

  她叹道:“如果你想知道完整的原因,可以让哈莉带你去地狱找冥界Magistrate 。

  她和祂很熟,上次还让祂预审判莱克斯·卢瑟呢。”

  pt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