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Am Going To Have A Fight With Superman Chapter 1367

  地狱中有两类Magistrate ,她们分别为亡灵和恶魔而存在。

  Magistrate 欢喜和痛苦主要替撒旦管理地狱恶魔。

  地狱Second Layer 入口处的Magistrate 米诺斯,则has several points of 类似东方神话中的地狱阎罗,审判亡灵的罪行,将它们投入对应层级的地狱。

  凯尔·雷纳想知道自己老爹的罪孽,哈莉这会儿便找到人身蛇尾的米诺斯。

  “亚伦·雷纳.”米诺斯pondered then said :“他的确在地狱,此时正在地狱Eighth Layer 第八沟。”

  哈莉向凯尔解释道:“ninth layer 地狱共有九个大层,大层中又可能分为多个小层。

  越深的地狱,罪孽也重,惩罚也跟着增加。

  而世间有太多极恶之罪,以至于ninth layer 地狱不够分。

  比如,Eighth Layer 地狱就有十条沟,对应十大罪。

  你father 在第八沟,算很严重的罪行了。”

  “可我father 爱国,是个好人!”凯尔又叫了起来。

  哈莉叹道:“劝人为恶者,堕入Eighth Layer 第八沟,灵魂受火焰之刑。

  也即是传说中‘mountains of daggers and seas of flames ’中的‘fire sea ’。”

  “他是好人,肯定不会劝人为恶。”凯尔连连摇头。

  哈莉looked towards 米诺斯。

  米诺斯也不说话,只一挥手,身前出现IMAX电影屏那么大的画面。

  “.”画面中,年轻了几十岁的亚伦·雷纳叽里gu lu ,对一个裹着头巾的阿拉伯人说着什么,对面的大胡子表情逐渐从犹豫变得坚定且贪婪。

  “你能听懂不?这是普什图语。”哈莉道。

  她问了句废话,绿灯侠哪有听不懂Earth “外语”的。

  凯尔表情痛苦地闭上眼睛,muttered :“他在劝这位普什图patriarch 做米军的内应,背叛他的祖国”

  “还要不要看?类似的事,他做了不下百次,劝人背叛国家和民族者,罪孽之大,second only to 叛国本身。”Magistrate 米诺斯声音隆隆道。

  叛国罪孽之深重,等同于犹大背叛耶稣,都在ninth layer 地狱。

  凯尔轻轻摇头。

  他没怀疑Magistrate 展示画面的真假,好来坞电影以及新闻报道中也经常有类似桥段,以他老爹金牌CIA的身份,做过类似的事太正常了。

  “除了劝人为恶,还有偷窃、伪造、谋杀、离间等多项罪名。”Magistrate 米诺斯一边说,一边选取典型画面播放给两人看,看得凯尔最后都闭上了眼睛。

  ”Ai, 说到底,你father 也不是为了自己,他是爱国的。”哈莉安慰他道。

  “对呀,他为国效力,不应让他来承担这些罪责。”凯尔精神一震,看着Magistrate 道。

  Magistrate 米诺斯摇头道:“如果是为了guard home, defend the country ,哪怕你father 做了这些事,也不会有任何罪孽。

  相反,他若做到公私分明,个人品德良好,他还能收获大功德。

  可你也看到了,他不是在保卫自己的国家、守护自己的人民。

  他在颠覆别人的国家,在制造战争、死亡和悲伤。”…

  “可他参与的那些战争,都是正义的,是为了推翻残暴**的独裁者,给当地人民带来自由、民主、平等和幸福。”凯尔挥动双手大声道。

  “这话是听谁说的?”Magistrate 米诺斯问道。

  凯尔愣了愣,“这还用听别人说?我有自己的判断。”

  Magistrate 米诺斯说道:“那你为什么来地狱,还为你father 的遭遇愤愤不平?他在地狱享福呢,这话是我说的,也是我的判断。”

  凯尔难以忍受地激动大叫:“你在颠倒黑白,他明明在受苦,他在fire sea 中煎熬,被poisonous snake 缠绕灵魂撕咬,灵魂长满恶疮.你给我看的,我亲眼所见。”

  Magistrate 米诺斯也想激动大叫,可瞥了眼边上神色平静的哈莉,她还是压下心中暴躁的情绪,said solemnly :“他在地狱中经历的一切,都是他在人间所做一切的报应。

  你说当地人民得到自由和幸福,而你father 在地狱的遭遇,就是当地人民在人间的生活——犹如地狱一般的生活,却成了你口中的‘幸福’。

  既然你说当地人民很‘幸福’,为什么我不能说你father 也在地狱享福?反正他们都是差不多的经历。”

  哈莉心中暗暗给这个大块头地狱Demon God 竖起一根大拇指,虽然实力有点挫,可至少口才和逻辑很不错。

  凯尔被反驳得呆了一会儿,muttered :“新闻和政府也一直这么说。”

  米诺斯很有眼色,哪怕哈莉隐藏很深,她还是从她眼里看到一丢丢赞赏。

  于是,她跟得劲儿了。

  “当地人民是否自由和幸福,只能由他们自己说,你们的政府和媒体没权力代表他们。

  受苦的是他们,施暴的是你们。

  哪有施暴者代表受害者表示自己很幸福的?

  就像强健犯说受害者很幸福,难道法官该表扬强健犯,而无视受害者的怒嚎?

  过去也曾有前往别国作战的军队,他们也自称为当地人带来幸福和自由,然后那些军人牺牲后都去了天堂。

  因为当地人的确得到幸福和自由,他们发自内心地祝福帮助自己的军人。

  可你father 从当地人那收获的只有怨恨和诅咒。

  诅咒和怨恨不能帮他上天堂,只能拉他沉入地狱。”

  凯尔大受打击,眼神恍忽,面若白纸,身形摇摇晃晃。

  哈莉看了不忍,又comforted :“你father 只是国家机器上的一颗螺丝钉。

  他在执行国家意志,勤勤恳恳、努力工作,即便没给外国人带来幸福,至少保护了米国霸权,确保米国人民tyrannically abuse power 的幸福自由生活。

  他是当之无愧的爱国者,是米国人民的大英雄。”

  凯尔eyes shined ,连忙将她的话重复一遍。

  Magistrate 米诺斯拿眼去看哈利,她没对自己使眼色,是不是允许她反驳他的谬言?

  可他的话完全重复自她

  米诺斯迟疑了。

  她的迟疑给了凯尔兴奋和质疑她的底气,“是吧,我father 是爱国者,是米国英雄,不该受这样的罪,Magistrate 大人,你判错桉子啦。”…

  被质疑职业素养,米诺斯无法忍受,怒道:“荒谬!如果你们米国人民全靠建立在罪恶、鲜血和诅咒上的霸权来维持幸福生活。

  那不仅你father 有罪,所有米国人都有罪,米国就是地狱之国。”

  “deng deng deng ”凯尔looked pale ,在她的吼声中虚弱地连退数步。

  哈莉看了又出言comforted :“即便米国罪恶,可这罪孽也该由全体民众分摊。

  你father 作为爱国者,为米国人民做出杰出贡献,应该免除这份分摊后的罪孽。”

  凯尔勉强稳定心神,眼巴巴看着Magistrate ,语带哀求道:“是呀,爱国者不该承受额外之痛。”

  ”hmph ,米国人民压根没从你father 的罪恶行径中分到任何‘幸福’。

  除非他们一直在买军工企业的股票。

  或者他们本身是华尔街金融巨鳄或米国大资本家。

  包括你father 在内,几乎所有响应米国政府号召的军人,都只是打着保卫米国的幌子,在为一小撮人服务。

  你自己就是米国ordinary commoner ,你的生活水平可有随着米国对外战争的持续进行,而不断提升?”米诺斯coldly said 。

  哈莉诧异地看了她一眼,“你这家伙,一定是工作时间经常开小差,跑到贤者大厅听墙角!这些话,你是听哪位智者说的?”

  Magistrate 米诺斯委屈叫道:“镇守使大人,我若没有足够的阅历和智慧,怎么可能被选为地狱Magistrate ?

  就像您,若没威震ninth layer 地狱的实力,凭什么成为看守Gates of Hell 的镇守使?”

  哈莉眼神更加诡异,“说得还挺有道理的。我以前一直以为你是个stupid big fellow ,性格残暴,大脑空空,一无是处。”

  米诺斯也更加委屈,“若说体型,以大人您的Bloodline Power ,若显化出力量真身,我都够不上您的脚背。

  而且,体型和智慧也没直接关系呀。

  就比如您的这位朋友,体型比我小那么多,脑子却灌满了浆湖。”

  哈莉斜了神色呆滞的凯尔一眼,很想nodded 表示赞同。

  米诺斯继续叫道:“至于残暴,那更是您和世人对我的巨大误解。

  这里是地狱,不是天堂,能来地狱等待审判的亡灵,哪有一个好人?

  面对恶棍,我当然不会有好脾气。

  若是有一天,上帝垂怜我,让我去天堂看大门,我保证满面春风,对谁都笑脸相迎。”

  ——wishful thinking !就你这丑陋恐怖的长相,谁拿你当门面,谁就是have brain issues 。

  哈莉looked towards 凯尔,他这会儿被打击得face pale 、眼神凌乱,似乎快崩溃了。

  她只能再次出言安慰:“即便米**方本质上在为财阀与政客服务,可你father 是爱国者,他满腔热血,一心为国家和人民服务,只不过被政府欺骗了而已。”

  凯尔hearing this ,再次振作精神,抬头looked towards forty-fifty 米高的Demon God ,哀求道:“我father 的初衷是好的,他只是被政府的谎言蒙住了双眼。”…

  米诺斯摇头道:“不,你father 远比你聪明,身处局中的他,老早就看透真相,他不仅想放弃当前的工作,甚至曾动过向媒体揭发真相的念头。”

  凯尔眼睛明亮如星辰,声音颤抖道:“我就知道,他是个好人,好人不该下地狱。”

  米诺斯继续摇头道:“可你father 并没放弃工作,也没向媒体揭发真相,他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继续往日的罪恶行径。”

  “不,他是个好人,他,他”凯尔身子一软,瘫在冰冷血腥的黑铁刑台上,表情近乎绝望。

  米诺斯这次没讥讽他,也没大声呵斥,只深深看着他道:“他都是为了你,当时你mother 怀孕了。

  他掌握政府高层太多不可见人的机密,很多都是他亲自参与的。

  他很明白,别说向媒体公开真相,哪怕他选择退出,家人的安全也会受到威胁。

  在CIA的职业生涯中,他见过很多次、也做过很多次类似的事。

  所以,他一直忍耐,忍到你降生,到你开始走路、说话,他才放下心来,在任务中假死脱身。

  之后的事,你都知道了。

  直到你成为绿灯侠,他也没主动打扰你的生活,但他一直在你。

  看到报纸上你戴着绿灯面罩行侠仗义的新闻,他开心、自豪又无比满足。”

  力量再次回到凯尔体内,他站了起来,双拳紧握,双目含泪,嘴唇颤抖。

  哈莉叹道:“亚伦先生不仅是爱国者,还是个有良知的人啊。

  在如今的米国,有良知、懂忏悔,已经算大好人了。

  even more how 他还是一位好father !”

  “我father 不该下地狱。”凯尔再次呐喊。

  米诺斯奇怪地看了眼哈莉,又转头对凯尔道:“没错,按照命运的轨迹,你father 可能会上天堂。”

  “what?”凯尔难以置信地叫了起来。

  哈莉looked thoughtful 道:“犯罪不terrifying ,terrifying 的是不懂忏悔,不知救赎。”

  米诺斯nodded and said :“假死脱身后,他除了躲在暗处观察你的成长,还一直在为过去的罪行忏悔。

  他还曾以匿名邮寄的方式,向媒体揭露米国政府犯下的罪恶。

  当然,那些资料都被米国agent 收走,并没公布出来。

  遗憾的是,他虽一直在忏悔,可方式有点问题。

  他不是到教堂,虔诚地向上帝忏悔。

  而是一个人闷在屋子里发呆、痛苦、懊恼、揪头发、抹眼泪。

  若他at first 就找到一位德高望重的神父,把自己的痛苦向‘上帝之人间spokesperson ’和盘托出,往后的人生多参加公益性质的社会活动,他老早就完成救赎。

  不过,他时间挺充足的。

  从你出生他就开始忏悔,三十来年,即便效率低下,再等个ten-twenty 年,差不多也能完成救赎。

  可他死了,死在大彻大悟、罪孽消除之前。”

  说到这儿,米诺斯又看了一眼哈莉,忍不住道:“镇守使大人,您没看过亚伦·雷纳的档桉吗?我说的这些内容,白银城档桉室都有记载。”…

  “你还能去白银城查资料?”哈莉惊讶道。

  “不,我不能,我只能待在地狱,但我在审判亡灵时,会撰写他们的文档,最后递交给上面。”

  “喔,我在白银城查到的档桉,有一部分来自你。”哈莉先恍然,接着又疑惑道:“亚伦·雷纳有什么特殊之处?”

  “他的命运被改变了,从天堂圣洁之灵变成地狱罪恶之魂,这可不是小事,所以我有重点标注他的文档。”米诺斯严肃道。

  “为什么会改变?”凯尔excitedly said 。

  米诺斯看着哈莉,神色迟疑。

  “但说无妨。”哈莉道。

  米诺斯道:“是镇守使大人您,修改了他的命运。”

  哈莉板起脸,scolded :“胡扯,我之前压根不知道凯尔father 还活着。”

  米诺斯缩了缩脖子,小声道:“原本的命运是,凯尔·雷纳的mother 被黄灯Legion 暗杀,魂归地府。

  他father 则在大彻大悟后儿孙满堂,福寿绵延,一直活到95岁。

  嗯,还能再活三十多年。”

  “这”哈莉陷入沉思,若非她把凯尔老妈带到天堂山,她死定了,她死后,黄灯Legion 击破凯尔心防的目的达成,自然不会再对老雷纳出手。

  老雷纳才六十出头,说不得真的能活到完成救赎。

  “我就在命运之中,遇到我就是雷纳夫人的命运,怎么能说我改变了她的命运?”她澹澹道。

  “forgive me to speak bluntly ,您压根不在命运中,被您影响的人,几乎都形成新的命运线。”

  米诺斯滔滔不绝道:“凯尔·雷纳的mother 本该下地狱,如今却住进了天堂山;亚伦·雷纳本该去底层天堂,却落入地狱。

  一进一出,达成平衡。

  而亚伦早年离开凯尔母子虽有苦衷,可他到底是抛弃了凯尔之母,他欠她良多,如今也算完成了一轮Karmic Retribution 。”

  哈莉眼神冷下来,“你个小小Magistrate ,也敢妄言命运?”

  米诺斯Magistrate 垂下脑袋,闭上嘴巴,不说话了。

  其实Magistrate 本就有观察亡灵命运线与因果线的权柄,这权柄来自上帝。

  若不能理清因果,她也做不到迅速且精准地给每位亡灵判刑。

  可她这会儿也清醒过来,谈论凡人凯尔的命运就算了,敢对Demoness 哈莉的命运说三道四,现在能活着就是最大的幸运。

  “我有天堂功勋,能不能放了我father ?”凯尔噗通跪在Magistrate 面前,苦苦哀求道。

  米诺斯摇头道:“他若活着,你凭‘天堂佣兵契约’,尚可帮他完成救赎,现在木已成舟.”

  “啊嗷~~~”凯尔崩溃大哭。

  米诺斯古怪道:“而且你求我也没用,我只是个Magistrate ,equivalent to Earth 的检察官。

  倒是总统有权决定是否赦免罪犯。”

  凯尔连忙问:“谁是总统?”

  米诺斯朝边上神色澹澹的哈莉努了努嘴,“镇守使大人才是地狱官僚system 中,权力最大的那个。

  你刚才压根没必要和我争论你father 是否有罪。

  无论他多大罪,无论他有没有忏悔,只要镇守使大人愿意,都可以改变你father 的结局。”

  “哈莉?!”凯尔呆了呆,双眼变得炽热,“你能救我father 出地狱?”

  哈莉摇头,“除了上帝,谁也不能释放已经落入地狱的亡灵。”

  “为何must 出地狱?找镇守使大人走个后门,把你father 送到贤者大厅做个‘假贤者’,normally 里除了受些歧视,不比去底层天堂差多少。”米诺斯道。

  96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