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Am Going To Have A Fight With Superman Chapter 1368

  “凯尔,刚才那个Magistrate 在拍我flattery ,我只是Gates of Hell 的镇守使,就一个看大门的,哪有什么‘总统’之权?”

  地狱大门口,两人站在“镇守使哈莉”的岗位上,旁边还趴着一条三层楼那么大的地狱Three Headed Hound 。

  哈莉的表情看着极为坦诚,“你也知道,之前路西法裸辞,关闭Gates of Hell ,地府初解禁,人间万鬼日行。

  紧接着幽灵失控,和第二任路西法——路西法·**合为一体,再次熄灭地狱之火,关闭地狱大门,地府再解禁.

  地府解禁对天堂的信仰和声誉伤害极大。

  为了避免同类事件再次发生,天堂才把Gates of Hell 的控制权完全交给我。

  没我的允许,就连地狱撒旦也别想第三次关闭地府大门。

  可你想想,一个看门员,与地狱亡灵的归宿有什么关系?”

  “可地狱Magistrate 都拍你flattery .”凯尔心中一动,又道:“我想起来了,Magistrate 米诺斯所说的走后门去贤者大厅,说的是奥利弗的father ,对吧?”

  哈莉摇头道:“奥利弗的father 能去贤者大厅,靠的是耶比,不是我。”

  凯尔said curiously :“好久没见到耶比了,它在地狱做什么?为什么它能帮奥利弗的father 换地方?”

  “耶比目前负责地狱亡灵自我救赎的事务、

  当它觉得地狱刑罚没用,那ninth layer 地狱所有酷刑立即停止。

  前几年地狱就停止了刑罚,所有亡灵无所事事,有的站在那发呆,有的imitate the dog and steal chicken ,有的被恶魔带坏,更加堕落

  事实证明,审判之罚虽然不能立即帮罪恶之灵变成好人,但至少能稳定地狱治安,也能安抚被Evil Spirit 生前伤害之人的灵魂,让人间、地狱都怨气大消。

  所以,在找到真正的亡灵救赎之路前,地狱刑罚还得继续。

  而耶比的职责就是救赎之路,它这些日子都在地狱苦思冥想、亲身试验呢。”

  paused ,哈莉又道:“就比如奥利弗的father ,他自杀而亡,原本在自杀者之林做一颗没有感知和活力的大树,日夜惨嚎。

  这既是他应受之罪,也是自我救赎之路。

  上帝让他感受这种痛苦,就是希望他幡然悔悟。

  惩罚只是手段,救赎才是目的。

  既然惩罚只是手段,那耶比也可以选他作实验对象,测试其它的救赎之法。

  比如,送到贤者大厅做个插班生,接受贤者的智慧熏陶。”

  “我这么说,你能明白吗?”哈莉意味深长道:“我只是看门员,不能插手亡灵的审判,耶比是Holy Son ,更加不能徇私枉法,一切都必须按规矩来。

  这样旁人才不能说三道四,天堂大老也不会责怪我们违法乱纪。”

  凯尔急忙nodded ,道:“我明白,我father 亚伦也愿做个志愿者,加入耶比的‘救赎之路试验项目’。”

  哈莉gently nodded ,至少他的理解能力上了“一楼”。…

  “你有没有听奥利弗说过,他father 加入‘救赎试验’付出了什么代价?”她问道。

  凯尔急迫的表情一僵,讪讪道:“哈莉,咱们是好朋友我最近很缺天堂功勋,我mother 那边都还急需一大笔功勋完成救赎呢。”

  “当时我对奥利弗说,你father 就当是特例了,别对其他人说,如果别人知道了,你就说向我支付了一大笔功勋做代价。

  其实我没收他一分钱。

  但规矩得立起来。

  否则今天他来找我,明天你来找我.大家都有father mother ,还可能有老婆儿女,亲戚朋友.你明白我的意思不?”

  凯尔难堪地nodded ,“我打promissory note ,行不?”

  哈莉sighed then said ,道:“promissory note 就不用了,但你得记住,你欠我一个大人情。

  如果别人问起,你也要神情凝重地告诉他们,你付出了巨大且惨重的代价。”

  “哈莉,谢谢”凯尔感动得眼泪都快冒出来了。

  “耶比!”哈莉向着地狱大门内高声喊道。

  “~~”无声无息间,长得有狮子那么大的长毛大狗从虚空中跳出来,威风凛凛,双目如电扫视两个人类。

  “这是凯尔,你认识的,他father 陷在地狱里了,你帮忙安排一下,帮他弄个‘救赎试验志愿者’的名额。”

  ——不要轻松答应。

  耶比刚要nodded 答应,Sea of Consciousness 忽然听到哈莉的传讯。

  它看了凯尔一眼,严肃道:“你想过没有,如果地狱出现一大群你朋友家属组成的‘实验团’,别人会怎么看?

  没人是傻瓜,上帝更是全知全能。

  她能允许这种不公平出现在地狱,干扰其它亡灵正常的救赎之路?”

  凯尔脸上的喜悦立马换成担忧。

  “你在这稍等片刻,我和耶比单独谈谈”哈莉露出一个很勉强的难堪笑容,和他打声招呼,就把耶比拉到远方小山坡上——他听不到他们的声音,却足以看到她努力劝说的表情。

  凯尔心中热流激荡,都产生了一股devote one’s life to 、讨哈莉做老婆的冲动。

  “你最近在忙啥?”

  哈莉表面上正在和耶比激烈争论,其实心灵交流中,她俩的谈话很平澹。

  “赤脚遍走地狱,聆听每位亡灵的痛苦,了解它们的事迹。”耶比声音中充满一种神圣的空灵。

  “只要经历得多了,总有一天我能为苦难与迷茫中的亡灵找到一条救赎之路。”

  “嗯,你继续努力。”在亡灵救赎这个话题上,哈莉也没什么好的建议。

  “你盯上凯尔·雷纳什么宝贝了?”耶比said curiously 。

  “他是生命的化身,那似乎还是一种情感光谱能量。”

  “喔,你看中了他的生命能量,打算诈骗——”

  “胡说!”哈莉语气严肃道:“我和他是好朋友,今天我帮他救father ,他明天满足我一个力所能及的小愿望,这是友谊的象征。…

  而且他早晚天命耗尽,when the time comes 一定会失去life force 。

  与其白白流逝,不如让我和他的友谊更加伟大。”

  “行,你说是友谊就是友谊吧,咱们是不是可以开始了?适当增加难度,让他知道你为他father 付出很大代价,这可以。

  可他也知道你是我主人,演得太过分,可能会引起他的怀疑。”耶比道。

  “凯尔,你father 的事搞定了。“哈莉神色疲惫地对凯尔道。

  “哈莉,谢谢!”凯尔差点上去给她一个激动的拥抱。

  耶比始终板着脸,一副生人勿近、不好相处的模样。

  它一挥手,就把亚伦·雷纳summon 到跟前。

  “亚伦·雷纳,事情就是这样,你好自为之。”

  在把老雷纳转移过来的时候,耶比就通过心灵sound transmission ,把事情对他解释了一遍。

  “感谢Sir Holy Son ,谢谢你,奎茵小姐”老雷纳在地狱煎熬多日,一朝得脱Sea of Bitterness ,心中自然满腔感激,差点给哈莉跪下了。

  哈莉赶忙上前将他拦住,温和said with a smile :“我和凯尔是好朋友,而且他也替你付出巨大代价,你可以向我道谢,但没必要这么郑重。”

  “father .”老father 近在眼前,凯尔又开始泪流如注。

  “凯尔.”老father 也十分激动。

  “father ,对不起,都是因为我.”凯尔低下脑袋,声音哽咽。

  老雷纳却开心地笑了,“凯尔,我很高兴,真的。你的敌人用我来威胁你,证明我作为你father 的这个身份得到了认可。”

  哈莉嘴角抽搐两下,带着耶比暂离了半小时,让他们father and son 互诉衷肠。

  半小时后,哈莉看到两个神采飞扬的雷纳。

  小雷纳完全没了来地狱之前的颓然与萧索,他似乎being reborn ,full of energy 。

  老雷纳也一脸满足和喜悦。

  不过在前往贤者大厅的时候,出了点小意外。

  按照哈莉自己的本心,当然是自己nodded ,耶比动动手,老雷纳自动飞到贤者大厅,然后她心安理得地回家。

  可小雷纳不放心。

  就像老father 不放心拿到大学通知书的儿子,must 亲自送他去大学一样。

  哈莉总不能自己先走,只得陪他们一起前往贤者大厅。

  然后,他们在通往贤者大厅的石道外,看到百无聊赖蹲在地上、双手托着下巴发呆的老奎恩。

  寒暄几句后,老奎恩神色尴尬,支支吾吾道:“他们.我,我和他们没共同话题。”

  哈莉猜他没说实话,其他人也能看出来。

  凯尔迟疑了。

  他想起先前Magistrate 米诺斯的随口一言:除了normally 里受些歧视

  ——走后门进入贤者大厅的老奎恩,一定又被贤者们嘲讽了。

  他想到自己father 是个CIA,与贤者更不合群,进了贤者大厅,岂不更受鄙视?

  难道要让老父和老奎恩一样,孤零零蹲守在着荒凉偏僻的小土坡上.一辈子啊!…

  想到这儿,凯尔澹定不能了。

  他拉着哈莉走到一边,把自己的担忧说了出来。

  “要不,我把贤者召集起来,叫他们不许搞文化歧视?”哈莉道。

  “别,那样他们只会更看不起我father 。”凯尔连忙道。

  哈莉为难了。

  地狱本就是惩罚坏人的地方,除了边境的贤者大厅环境好点,其它地方

  她心中一动,道:“你爸是王牌CIA,正好可以加入我的‘地狱镇守府’,做个‘奎茵卫千户’,算是在地狱谋得一个不错的前程。”

  “奎茵卫是什么?”凯尔疑惑道。

  “就是字面意思,奎茵王的卫队。”哈莉指了指自己,“我有天堂王爵,还是正宗的War God ,当然有私军。”

  “千户是什么职位?”

  哈莉摇头道:“我也not quite clear ,你回去carefully examine 天朝的Bright Gown Guard 制度,但官职肯定不小,‘奎茵卫千户’听着多牛掰啊!”

  凯尔无语,你都不知道是什么,就让我father 做千户?

  “他需要做什么工作?”他又问。

  哈莉道:“负责巡视地狱边境,稽查从地狱逃往人间的恶魔与Evil Spirit 。几乎和他当年在CIA干的活没太大区别,但这次他是在做好事。

  恶魔和Evil Spirit 流窜到人间,肯定会搞破坏,他在执行正义。”

  “会不会很危险?恶魔很凶的。”凯尔worriedly said 。

  “危险肯定有,怕危险就缩起来磨洋工呗。镇守府既没KPI,也不会搞20%的末位淘汰,或者35岁就毕业,完全没压力。”哈莉道。

  凯尔不能说心动,但多个选择总是好的。

  他又把father 拉到一边,低声说出第二选择。

  老雷纳对“奎茵卫千户”这个职位非常感兴趣。

  “阻拦恶魔、Evil Spirit 前往人间制造灾难.这就是我的赎罪之路啊!”

  凯尔在他脸上看到了光。

  他明白了,father 或许一直都在等这个机会。

  数日之后。

  星城,奎恩在市中心的高档公寓。

  深夜。

  “黛娜,已经快凌晨两点了,你还不回来吗?”Kingsize得大床上,奥利弗只穿着一条black 内裤,双腿大大地岔开,靠在床头拨通fiancee 的电话。

  “你先睡吧,我今晚怕是回不来了。”

  奥利弗把手伸到裤裆里抠了抠,抱怨道:“最近又没什么危机事件,你在忙什么?”

  “你可以说没有大危机,但major event 可真不少。”

  电话另一头,黛娜的声音充满活力和,完全没有熬夜到凌晨的疲累与不耐。

  “有什么事?”奥利弗said curiously 。

  “多元宇宙重启危机中,我们的瞭望塔卫星被小超人撞毁,现在已经有两个新的‘太空总部’即将修建完毕。

  按百特曼的意思,一座放在原来的位置,也即是Earth 同步轨道上,另一座放在月球,主要负责太空信息收集与处理,比如太阳系雷达system 。

  还有少年泰坦,他们也打算成立正式的组织,计划在泽西市修建泰坦塔,需要正联提供技术支持。…

  另外”

  黛娜巴拉巴拉,说了一大通,虽然没一件大危机,但仔细想想,事情也都不小。

  “正联其他人呢?这个月,正义大厅的轮值主管是谁?”奥利弗frowned 。

  “是琼恩,但我是正联主席,处理日常事务是我的责任。”黛娜语含骄傲地说。

  奥利弗张了张嘴,最终叹息一声,“你注意身体,别累着了。”

  听到这话,黛娜更兴奋了,“我好久不知道‘累’是什么感受了,‘哈莉路亚’很强大。”

  奥利弗疲惫地揉了揉眼睛,helplessly said 一声“晚安”,关掉电灯,夹着裤裆昏沉沉睡去。

  “奥利,奥利”

  迷蒙之中,奥利弗听到一道熟悉却很模湖的声音。

  “谁?”他“睁开眼”,惊讶发现自己身处一个昏暗的world ,除了自己,周围全是灰色。

  “奥利,奥利”声音更清晰了些。

  奥利弗惊讶道:“father ,是你吗?”

  “是我!”那声音很欣喜,“你终于听到我的声音了,快过来,到这儿来。”

  “嗡~~~”

  声音传来的方向投来一束刺目的white light ,奥利弗伸手挡在额前,疑惑往前走。

  走了一半,他忽然停住,警觉道:“你是谁,伪装成我father 想做什么?”

  “奥利,就是我呀。”那声音惊愕道。

  ”hmph ,我father 已经去世多年,别想骗我。还有,这是哪里?”奥利弗环顾all around ,天空灰蒙蒙,大地灰蒙蒙,all directions 都空荡荡、灰蒙蒙,除了前面那束光。

  很显然,这里不是他家,甚至都可能不在Earth 。

  “这是你梦中,我在地狱给你托梦。”那声音解释道。

  奥利弗怀疑未消,said solemnly :“我从不知道地狱之人还能给活人托梦,我father 之前也没做过。”

  ”Ai, 之前我哪有机会。现在我住在贤者大厅,有钱有闲,还能四处结交朋友,情况大不一样啦。”

  接着不等奥利弗再问,它主动解释起来,“你不仅在家里供奉了我的牌位,就连公司大堂,也挂着我的画像。

  对了,星Western District 区的劳伦斯cathedral ,还有我的凋像。

  凡人的思念和记忆,就是亡者在Death World 的货币。

  所以,我最近攒了很多钱。

  今天我在Netherworld River 边上的集市里,找到一位擅长通灵之术的魅魔,花了足足3万个Silver Coin ,才进入到你梦里。”

  “Netherworld River 边上还有集市?还有帮死人通灵的魅魔?”奥利弗感觉自己在听童话故事,心中警戒更盛。

  “别说通灵的魅魔,连开出租车的巫婆都有。在这边只要有钱,什么都能买到。”那声音咂巴着嘴巴,似乎在回味什么。

  奥利弗心中一动,“魅魔很漂亮吧?”

  那声音excitedly said :“何止是漂亮,身材、相貌还有那活儿cough cough cough ,奥利,我这次找你有正事要谈。

  你一个活人,没必要关心地狱的集市和黑魔法。”

  奥利弗心中怀疑消除大半,对面之人,八成真是自家old fogey 。

  不过他依旧没踏入那rays of light 中,只远远问道:“找我谈什么?”

  96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