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Am Going To Have A Fight With Superman Chapter 1369

  对面的老奎恩沉默了一会儿,语气复杂道:“你对我保持警惕,是正确的。

  对待未知就该这样,时刻保持警惕,才能保证自己和家人的安全。

  可是,我还记得曾经的你,那个carefree 、恍恍忽忽的星城浪荡子。

  曾经我无比希望你能成熟稳重些,现在见到你变得比我期望的更好,心里却有些难受,到底是什么残酷的经历,才铸就了今天的你.”

  这番情真意切的感慨,让奥利弗心中的怀疑又散去一些。

  “不论我之前经历过什么,现在我可以向你保证,我很好,非常好。黛娜已经和我订婚,明天春天我们正式结婚,然后下半年开始备孕。

  也就是说,再过两年我可能就要做father 了。

  when the time comes ,你将成为爷爷。”奥利弗语气里透着幸福和期待,十分轻松地说。

  “很好,very good 。”老奎恩hearing this ,也十分欣慰。

  欢快了一会儿,他又支吾着说:“奥力,我这次找你,却是来寻求帮助的。”

  “你需要什么?是逛集市花销太大,钱不够?我该怎么做?只要我能做到,尽管说。”奥利弗道。

  “不,不是钱是别的事,是”老奎恩先急忙否定,接着又开始吞吞吐吐,“你有个同伴叫‘凯尔雷纳’对吧?他是一位绿灯侠。”

  “你连凯尔也认识?听集市黑巫婆说的?”奥利弗惊strangely said 。

  “不,我见过他father ,亚伦·雷纳先生。”

  奥利弗恍然,“对,凯尔father 前段时间去世了,我还参加过他的葬礼。哈莉也把他送到贤者大厅去了?”

  “原本的确有这个打算,可后来亚伦得到第二个选择——成为一名荣耀的奎茵卫千户。”老奎恩语含羡慕地说。

  “呃,奎茵卫千户是什么?”

  “贤者们说千户equivalent to Thousand-man Commander ,关键是还能世袭。”

  “这”奥利弗越发茫然,这都什么跟什么呀。

  “奎茵小姐有天堂王爵,你知道不?”老奎恩看出儿子正在懵逼,主动解释道:“你把当她当成‘上帝’皇帝册封的一位女王,女王当然有自己的军队。

  奎茵卫就是她为‘Gates of Hell 镇守使’这一职务组建的‘女王卫队’,由女王麾下的count 、侯爵、子爵、Knight 组成。

  亚伦雷纳的世袭千户,至少equivalent to count .不,应该是侯爵,千户之上的Marquis title ,就是国王本身。”

  奥利弗皱着脸道:“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你听谁说的?”

  “贤者说的,肯定没错。”

  “哈莉的确是天堂王,还有两个天使充当门卫,但她从没和我们说过‘女王军队’的事。”奥利弗道。

  “是的,目前军队就亚伦·雷纳一个人,但她已经展现出这个意向,亚伦·雷纳也实质上履行了‘奎茵卫千户’的职责,掌握了‘侯爵’之权柄。”老奎恩道。…

  奥利弗在老爹话中听出兴奋和渴望,“亚伦·雷纳做了什么?”

  “大概half a month 前,他被奎茵女王conferred as 千户,second day ,亚伦便在灵薄狱抓了两百个游荡无归的亡灵,然后你猜怎么着?”老奎恩的声音激动到颤抖。

  “他得到哈莉的嘉奖?”奥利弗道。

  “有她的奖励,也不仅是她的赏赐。凯尔雷纳离开时,对亚伦千叮呤万嘱咐,让他就待在贤者大厅,别去外面冒险——对了,忘记和你说,奎茵卫千户也住在贤者大厅。

  整个ninth layer 地狱,Demon King 居所我没去过,不了解情况,反正我之所见,环境都远不如贤者大厅。

  在别的地方呼吸空气,能感受到肺部的灼痛和煎熬,贤者大厅几乎和人间没区别。

  总之,奎茵卫未来若成军,也会把军营修在贤者大厅边上。”

  “你扯远了。”奥利弗helplessly said 。

  “梦中Time Flow Speed 和现实不一样,我们可以慢慢谈。而且我和你介绍奎茵卫的待遇,也不是说废话。”老奎恩先安慰儿子一句,才继续道:“亚伦并没听从儿子的叮嘱,他坚持要履行自己的职责。

  他说他现在实力低,那就只抓实力低的Evil Spirit 。

  嗯,他成为千户后,奎茵女王送给他一条由她的三根发丝、一根Holy Son 之犬毛,外加若干天堂银线编织而成的Divine Item ——乾坤锁链。

  它是地狱Demon God 用地狱深处的核心之火锻造而成,还曾tempering 过来自无光海的寒泉,凌厉无比。

  他就用锁链锁拿了两百迷茫的亡灵,将它们带回地狱。

  然后一束golden light 落在他眉心,他身上的普通T恤、牛仔裤,换成威风凛凛的black ‘奎茵卫战袍’。

  还有一匹浑身冒火的骷髅马‘da da da ’跑过来,成为他的坐骑。

  这些都是奎茵女王的奖赏。

  之后亚伦对我说,他还得到地狱本源的认可,体内多了一股魔力。

  很显然,他成了有正式编制的地狱‘Demon God ’。”

  奥利弗道:“所以,你想让我帮忙,让哈莉也把你编入‘奎茵卫’?”

  “可以不?”老奎恩期待道。

  奥利弗frowned :“你只看到奎茵卫千户的好处,却没想过他可能死在缉捕恶魔的过程中。”

  老奎恩急忙道:“奥利,我是个资本家,是商人,我最清楚风险和利益的关系。

  加入奎茵卫后,依旧住贤者大厅,就像我之前说的。

  没有强制任务,拥有无尽时间慢慢积累功勋。

  这种情况下,追求高风险、高回报,完全不值得,很愚蠢。

  相反,零风险、极低回报,才是最智慧的选择。”

  听了这话,奥利弗越发不想让老爹做“奎茵卫”了。

  他太奸诈,不配。

  人家亚伦·凯尔成为千户后,second day 就努力工作,不怕风险,八成也没想什么回报,只竞职尽责,履行“镇守府奎茵卫”守卫地狱边境的职责。…

  可他老爹竟想卡bug,凭无穷无尽的时间,集腋成裘、积沙成丘.

  想到这儿,奥利弗基本上确定,white light 尽头的那道影子,就是自己亲爹,不是别人在谋划他。

  他很了解自家老爹,除了是个好father 之外,一无是处。

  作为商人,既奸又坏,典型的大资本家;作为丈夫,对老婆不忠当然,他老妈也不是什么好鸟,竟让他老爹养了several decades 的“野种”.不是他,是他younger sister 。

  老奎恩感觉儿子似乎不太乐意,又叹道:“当然,Demon God 什么的,只是未来无尽岁月的梦想。现在更现实的,是我的处境。

  同样走后门逃离地狱审判的两个人,贤者对待我和亚伦的态度完全不同。

  他们尊称他为‘千户大人’,彬彬有礼,却对我甩脸子,经常当面讥讽我。

  事实上,凯尔雷纳之所以为他father 求得第二选择,就因为当时他们看到了我。

  我被贤者奚落,一个人蹲在外面的小山坡上郁郁寡欢,凯尔不忍老父落得我这样的下场,才找奎茵女王说情.”

  奥利弗无奈sighed then said ,“我明白了,明天我找哈莉问一声。”

  “不求千户之职,即便百户不,普通军职就行。我不求封爵,主要是想给人生找个目标。”老奎恩欣喜又忐忑的说。

  second day 奥利弗比往日晚了一个小时才起床。

  看着镜子里带着dark circles 的自己,他brows tightly knit 。

  先打了个电话,确定哈莉今天上午不会外出,然后他才换上绿箭制服,借助正义联盟的母盒传送技术,来到奎茵庄园。

  “.事情就是这样。”

  先把昨晚梦境发生的一切详细讲述一遍,他又指了指自己的脸,“你看我是不是被黑魔法影响到了?那个魅魔靠不靠谱?”

  “地狱的确有集市,有开出租车的巫婆和各类低阶恶魔,也来自各个维度和planet 的black magician 。

  但它们都不靠谱。

  地狱生物以不靠谱为荣,以诚实可靠为耻,价值观和我们人类完全相反。”

  哈莉端详了他一眼,又道:“你身上确实有黑魔法气息,损失了不少blood essence 。

  很有可能,那个魅魔去过梦魔维度——一个与梦境维度对立的world ,equivalent to 梦境地狱。”

  奥利弗worriedly said :“那我father 岂不是更.”

  “等玩不动了,他自然不会再玩了。”哈莉道。

  “他想做个奎茵卫,这一身份不一定能让他在贤者面前获得尊重,但至少可以给他无聊且无尽的亡灵人生找个目标,免得muddleheaded ,无所事事,最终堕落。”奥利弗道。

  “你现在还有多少天堂功勋?”哈莉问道。

  “四十六万。”

  “一口价,40万,给你老爹买个‘奎茵卫百户’的身份,行不?”

  奥利弗先sighed ,至少她没一口拒绝,至少老爹的事儿办成了。

  接着他又开始肉痛。…

  当年百万功勋来得太容易,不知道珍惜,近几年却再也没有暴富的机会,只能驱魔赚功勋,然后才晓得功勋是多么难得。

  大多数时候,一两个月才遇到一次灵异事件,绿箭家族全体出动,费劲巴拉折腾好几天,结果只逮到一只没爵位的小恶魔,十来点功勋。

  这还是哈莉大方,没收50%手续费的前提下。

  “凯尔付了多少钱?我倒不是舍不得,只是功勋难得,而这笔功勋原是为我老妈留着的.”他讪笑着道。

  哈莉摇头道:“凯尔的代价绝对比40万功勋更大,大几十倍甚至更多。

  你肯定明白,这40万对我没多大意义。

  就说稍后我送给你老爹专门擒拿鬼怪的‘乾坤锁链’,光锻造成本便不止40万。

  40万就是个规矩。

  这规矩即是门槛,也是在了结因果。

  一切奇迹皆有代价。

  今天这功勋就是代价。”

  “谢谢,我明白了。”

  奥利弗能感受到她的真诚,虽肉痛却也真心感激。

  “哈莉,你这边有什么赚快钱的任务没?”

  “你不是还剩6万吗?”哈莉道。

  ”Ai, 不瞒你说,我曾用两千点功勋,替我mother 查询过罪孽值。”他伸出一只手,五指张开,苦涩道:“超过50万!”

  “嚯,你比大超还惨,露易丝也才40万出头呢。”哈莉很没同情心地笑了起来。

  “不是30万吗,又涨了?”奥利弗脸上的表情轻松了些。

  连露易丝那样的正Adopted Daughter 记者都如此罪孽深重,他mother 一个私生活不检点的腐朽大资本家,活了一辈子,也才和她差不多,已经很可以了。

  “你mother 知不知道自己多少罪孽,明不明白那些罪孽代表什么?”哈莉问道。

  奥利弗轻轻摇头,又gently nodded ,“她知道自己身有罪孽,但我没告诉她具体数值。

  她也知道若生前没完成救赎,死后要下地狱。

  不过我曾安慰她,我已经为她准备好救赎功勋,让她不要担心。”

  哈莉又问:“她现在everyday all 在做什么?她可有改变思想和生活习惯?”

  “这”奥利弗迟疑了。

  他很想说自己mother 已经完全成了个好人,但他又没办法说出违心的话。

  她依旧过着和之前一样的灯红酒绿的High Level 人生活,也不觉得这样有什么错。

  只不过她换情人的速度更慢了,对待为自己打工的steward 和仆人更友善,碰到慈善捐款,也从不吝惜。

  “她经常参加慈善活动。”他说。

  哈莉叹道:“你有没有想过,为何你father 不习惯贤者大厅的生活?”

  “贤者们看不起他。”

  哈莉摇头道:“你father 是个人,贤者大厅才是环境。

  贤者大厅就在那,一直都一个模样,一种环境。

  天堂也在那,也一直都一个模样。

  在现实中,想要过上哪种生活,最好的方法是努力提升自己,让自己的水平和能力,达到那种生活所需要的档次。”…

  奥利弗dumbfounded 。

  哈莉继续道:“卢瑟mother 的罪孽比你mother 更大,她的选择是彻底与过去说再见,完全过上清贫、规律的僧侣生活。

  她现在甚至不习惯卢瑟家族的富贵。

  上次卢瑟被小卢瑟坑害,她回来一趟,待了没几天,不等卢瑟苏醒,就又跑回天堂山,继续早晚诵经、上午下地劳作、下午和教友一起面向白银城吟唱颂歌,晚上研读上帝教义相关文献,努力弄懂弄透《圣经》中的每一句话、每一个故事的真正含义。

  这会儿让她回Earth ,随便加入一个教堂,都能轻易胜任Archbishop 的业务。”

  “我说这些倒不是让你mother 也抛弃红尘、遁入空门,我是想告诉你,救赎是一条很个人、很自我的道路,主要靠自己走。

  旁人可以帮扶,但绝对无法爬在别人背上走过这section of the road 。

  没亲自走路,就没历练、没感悟,没心灵与认知之蜕变,即便抵达彼岸,也会觉得‘彼岸之天堂’不符合自己的想象,很难适应,或者认为‘天堂’处处针对自己。”

  “我明白你的意思了,可她是我mother .”奥利弗苦恼道。

  哈莉想了想,道:“你可以和你father 联手,他不是经常逛集市、和一群Three Doctrines and Nine Philosophies 的恶魔混在一起吗?

  让他打听消息,哪个恶魔要去人间哪个城市、干什么事,然后你就在Earth 打它们的埋伏。

  或者干脆让你老爹做蛇头,开一家‘恶魔偷渡人间’的公司,一边收恶魔的好处,答应以‘奎茵卫’的身份,保送它们去人间潇洒,另一边把消息传给你,你和你老婆黛娜合力将它们一网打尽。

  一家人都吃得满嘴流油,每年搞二三十个W,轻轻松松。”

  奥利弗瞠目结舌,“这不是背信弃义吗?太shameless 了。”

  “错!地狱的道德和人间反着来,你father 按我说的做,就是光荣有德,会得到恶魔和black magician 的敬重与赞赏。

  而对人类而言,他坑杀想偷渡Earth 搞破坏的恶魔,同样功德无量、造福人间。

  好处全让你们一家子得了去。”

  虽然发自内心地认为她的话很荒诞,但奥利弗就是无法反驳。

  逻辑上完全说得通。

  奥利弗和凯尔还算知道轻重,并没大肆宣扬自己老爹荣升“奎茵卫”的事,之后的日子,再没第三个人找哈莉走后门,为自己远在地狱的家人谋福利。

  没过几天,一条好消息传遍全world :被兄弟眼掳走的欧麦克,终于被来克斯·卢瑟和百特曼联手救了回来。

  嗯,那两人联手了。

  小卢瑟在兄弟眼身上设下的后门掌握在卢瑟手中,正联离不开他,只能和他合作。

  百万失踪人口,这次只回来七十三万,有二十多万人永远失去生命,尸体都不知扔在天启星的哪个战场上。

  但能把人从天启星救回来,已经算个了不起的大胜利,至少卢瑟这么认为的,接下来的日子上,都能在媒体上看到他high-spirited and vigorous 、侃侃而谈的silhouette 。…

  百特曼却更沉默萧索了。

  “我怕他从此一蹶不振,再也不敢做任何带有责任性的决策。”赛琳娜worriedly said 。

  “这是好事呀!说实话,我连达克赛德都不怕,却对他的‘大计划’犯憷。”哈莉道。

  “胸藏天下之责,却不敢为一人负责,这是何等痛苦,何等悲哀!”赛琳娜excitedly said 。

  哈莉澹澹道:“身无缚鸡之力,却敢担天下之责,这是何等狂妄,何等可怖!”

  “你怎么能这么说Bruce ?他不是你好朋友吗?”赛琳娜不满道。

  “他若不是我的好朋友,我这会早讥讽得他掩面狂奔、泪洒千行、负罪自杀了。”哈莉没好气地说:“看看他干的事儿,几十万人直接死亡,几百万个家庭受到影响,我说他几句难道不应该?”

  “那是小卢瑟在捣鬼。”赛琳娜辩解道。

  哈莉摇头道:“这话可以在他痛苦难熬时拿来安慰他,可以在舆论发酵时用来转移-民众的怒火,但决不能成为他自我开脱的理由。

  他明知道池塘里有鳄鱼,却依旧带着女儿在池塘里玩水,自信能保护女儿安全,结果女儿被鳄鱼吃了,你能原谅他?”

  “你这比喻.很不合适。”赛琳娜皱着脸道。

  “怎么不合适?只因为‘女儿’也是你的,你感受到了痛?

  可别人死的不是儿子女儿?

  他不ignorant and inexperienced ,他见识过Spiritual God 和至高的力量。

  他经历过很多,知道世上powerhouse 入云,也知道自己的实力和智慧在神魔面前not worth mentioning ,可他依旧幻想着把the entire world 掌握在自己手里。”

  “他没想掌控谁,他只是想打造一套监控卫星,谁能想到卫星也会变成ultimate weapon 。”赛琳娜叹道。

  “我想到了,也曾警告过他,他不听。”

  “sou! ”一束绿光突然降落在院子里,接着便听到哈尔充满担忧的叫喊:“哈莉,出major event 了,七色Legion 齐全啦!”

  96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