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Am Going To Have A Fight With Superman Chapter 1372

  海滨城郊外,汉德家的独栋小别墅。

  “和上次一样,在我感知到它之前,它先察觉到我,然后选择了避开。”哈莉ugly complexion 道。

  “确定是666扇区遇到的拥有黑Death Power 的存在吗?”哈尔凝重道。

  “你闻不到?”哈莉反问道。

  “hu hu .”哈尔只took a deep breath ,一张脸就皱成苦瓜模样,“太臭了,都是尸臭味,好难闻。”

  接着他的目光从门口的乌黑血污,看到厨房门口,又到饭厅的两滩。

  他还蹲下身,用手指头捻起一坨肉泥,黑暗发臭,腐朽糜烂。

  “这里在很久以前死过四个人,看残留物的**程度,八成还呈现出巨人观。”他脸上露出恶心的神色。

  “你确定死了很久?”哈莉朝餐桌抬了抬下巴,“胡萝卜牛肉汤还在冒热气呢。”

  “牛肉汤是刚才离开之人留下的,但四个人早死了。嗯,那家伙是个变态,居然能在这样的恶臭环境中吃饭喝汤。”哈尔分析道。

  哈莉往all around 看了一圈,问道:“这里距离海滨城市中心只有18公里,隔壁还有一家殡仪馆,‘汉德葬礼’,你认不认识这位‘老乡’?”

  “汉德.”哈尔稍微回忆了一下,便complexion slightly changed ,道:“我知道这是谁家了,海滨城的超级恶棍,自称‘黑手’的威廉·汉德,这是他父母的家”

  接着,他将威廉汉德的详细情况对哈莉讲述一遍。

  “黑手.恋尸癖.黑Death Power ,情感光谱能量.”

  哈莉恍然大悟,“so that’s how it is ,黑Death Power 之所以是一种情感能量,是因为它代表活人对死亡、腐朽、黑暗的执着与狂热。

  死亡是一种状态,或者瞬间的经过。

  但人类对死亡的感受却能成为一种情感。”

  “这么说倒是有一定道理。”哈尔looked thoughtful 地nodded ,“但我们不确定黑手经历了什么。”

  “黑手是你的粉丝,详细和我说说他的情况,以及你个人对他的评价。”哈莉道。

  哈尔尴尬道:“我其实对黑手也不太了解,他本身并没什么超能力,能成为超级恶棍,全靠一套black 裹尸布缝制的变态制服,以及一件钢笔样式的外星武器。

  不过,我知道汉德家族。

  他们家世代经营殡仪馆。

  为遗body cultivator 饰妆容的手艺也是世代inheritance ,在海滨城上流圈子也small reputation 。

  卡萝尔father 去世时,好像就是找老汉德帮忙处理的。

  老汉德有三个儿子,除了小儿子,eldest son 和次子也都按照入殓师来培养的。

  如果海滨城没有毁,这会儿他们家应该在城南看了分店”

  说到这儿,哈尔不由惆怅叹息一声,“汉德家族也是少有的能坚守在海滨城的故人了。”

  “我问你威廉·汉德的性格和人生,你扯他的家族发展史做什么?难道恋尸癖也是祖传而来?”哈莉frowned 。…

  “不,不!”哈尔连连否定,“汉德先生的职业素养和道德修养,都非常高。我很尊敬他,也相信他是个好人。

  变态的只有威廉汉德一个人。

  如果是他,一定能忍受长时间和尸体相处。”

  说到这儿,他神色startled ,惊呼道:“偶买噶,难道这四具尸体是汉德夫妻和他的两个儿子,威廉弑亲?!”

  “现在已确定黑Death Power 是一种情感光谱能量,既然是情感能量,那它有没有组建自己Legion ?”哈莉问道。

  “你是说,黑手被灯戒选中,成为一名灯魔?”哈尔惊讶道。

  “你先用你的信息渠道查一下汉德一家的情况,我觉得他们应该刚死没多久。”哈莉道。

  “可地上的尸油不会说谎.”

  哈尔虽这么说,却还是立即用灯戒汉德家族的相关信息。

  然后他脸色变了,“你说得对,昨天雌狐和隐形女孩还来找过汉德先生。”

  “嗡~~”他的灯戒在半空projection 出一副21英寸的通讯窗口。

  “di di di ”响了几下,对面便出现一位高挑健美的黑美人。

  虽然是黑妹,但真的很美。

  身材尤其棒,几乎超越了Peak 期的好来坞明星哈莉贝瑞。

  “嗨,哈尔,喔,还有哈莉,你们好!”

  “你好,玛丽。”哈莉轻轻颔首。

  她虽然和她不熟,但特意过她,因为雌狐也是一名“罕见的”神卷者。

  呃,神卷者本该很罕见,可最近几年似乎出现了不少神卷者英雄或恶棍。

  赐予雌虎Divine Power 的蜘蛛神,还是一位和艾薇“一个Sect ”的自然之力cultivator :艾薇掌握自然之力中的万物之力,蜘蛛神为众生之红。

  雌狐equivalent to 极简版的动物侠,能与动物交流,能借用并融合多种动物的力量。

  哈尔快速把他们这边的情况说了一遍。

  “我昨天确实见过汉德先生一家,为‘黑手’威廉·汉德的事。秘密会社的桉子已过去几个月,仅剩一部分三流恶棍没落网——没为他们曾经的罪行付出代价。”黑美人玛丽有些gnashing teeth 。

  “不过汉德一家坚决否认‘黑手’就是他们的亲人威廉·汉德,他们表示威廉·汉德只是失踪,并非恶棍‘黑手’。

  很显然,他们在袒护自己的儿子和兄弟。

  不过我也可以确定,他们并不知道威廉·汉德的行迹。

  所以留下联系方式后,我和辛迪(隐形女)就离开了。”

  “你稍等片刻。”哈尔赶忙蹲下身,用灯戒分析地上尸泥。

  two minutes 后,他叹道:“死者的确是汉德一家。玛丽,你现在在哪?听声音有点吵。”

  “巴黎,正在参加一场时装秀。”雌狐道。

  在超级英雄之外,她还是一名国际知名模特。

  “最近几天你小心点,很可能.至黑之夜降临了。”哈尔夏声道。

  “至黑之夜.”雌狐face changed ,“具体是什么危机,敌人是谁?”…

  “这里有四具尸体出现过的痕迹,但尸体不见了,黑Death Power 又与死亡相关。”哈尔沉吟着道:“我怀疑它们能自己移动,变成了zombie 或者zombie ?

  我不确定,但我心中有种不祥预感。

  你是最后见到它们的人,鬼怪经常找唉,小心点总没有错,我尽量把这件事查清楚。”

  哥谭。

  群星暗澹,夜凉似水。

  古老的庄园安静得.站在窗外的花园里,都能听到屋里人激烈的喘息。

  一阵悠长的叹息之后,赛琳娜拉住翻过身准备下床的丈夫,“你做什么?”

  “你先睡,我去蝙蝠洞看看。”Bruce 道。

  “今晚迪克值班,还有达米安和杰森相伴,你还需要担心什么?”赛琳娜没有松开手。

  Bruce 收了两个养子,大少迪克·格雷森马戏团出身,他十四岁时亲眼看到父母被谋杀的经历让Bruce 想到自己,他将他接到Wayne 庄园,做了个养子。

  二少杰森·托德是哥谭街头浪荡子,在偷蝙蝠车轮胎的时候被当场抓包,面对百特曼他还极力反抗。

  Bruce 在他身上看到些许少女哈莉的影子,认为他有哥谭教父之姿,为了不让他走错路,又将他收为养子,带在身边亲自教养。

  另外还有亲儿子达米安。

  三个儿子经过数年历练,各个身手了得,能够独当一面.迪克甚至想单飞。

  Bruce 在哥谭的事务轻松了不少。

  “今晚有迪克他们巡逻,我不担心哥谭出状况,可我得去研究黑手和黑Death Power 。”Bruce 挣脱赛琳娜的拉扯,下了床就开始往身上套衣服。

  “哈莉已经盯上这个桉子,你安心等结果就好了,别折腾。”赛琳娜叹道。

  Bruce paused ,“她现在在做什么?”

  “现在?”赛琳娜看了眼时钟,“快凌晨一点了,她应该在.唔,今天周六,HBO午夜频道的《骄傲的武Divine King 》第六季7、8两集连播。

  她追这部历史奇幻大剧好些年了,这会儿八成正带着胖头和艾薇一起看电视。”

  Bruce 木着脸看了她一眼,什么话也没说,只是加快穿衣服的速度。

  “虽然哈莉晚上看电视,可只要她白天认真工作,效率依旧越超你。”赛琳娜道。

  “我不需要和任何人比,我只做我认为该做——谁?”

  Bruce 神色凌然,目光锐利地looked towards 窗口。

  与此同时,他还快速在腰间缠上蝙蝠腰带,顺looked towards 身后大床上的赛琳娜做了个手势:有敌人入侵庄园,注意保护好自己。

  赛琳娜先拉起掉落在地板的床单,把赤果果的lithe and graceful 身姿遮住,才扯着嗓子喊道:“泥鳅,泥鳅,有贼,快来保护Bruce !”

  Bruce 脸着黑道:“我能解决。”

  “嗖~~”就见黑影一闪,半人高的健硕黑狗,已然挡在他身前,还摆出攻击姿态,向窗口发出“wu wu wu ”的威胁声音。…

  “小布,小布”窗外传来温柔的女声,Bruce 愣在那,神情惊疑,好半天没反应。

  “小布,小布”

  又一道浑厚的中年男声响起,语气同样无比温柔,宛若慈父在呼唤幼子。

  Bruce 瞪大双眼,紧走几步,“father ,mother ?”

  赛琳娜神情疑惑。

  “wu wu ~~”泥鳅咬住他的裤脚,不让他前行。

  Bruce patted 它脑袋,took a deep breath ,道:“你放心,我很清醒。”

  “crash-bang ——”玻璃窗被撞碎,两个人从外面跳了出来。

  一个穿着破烂蕾丝礼裙的女人.女尸,一个穿破烂西装的男尸。

  它们的衣服腐烂得很严重,但奇怪的是它们本身虽也看得出是死人,但皮肤、肌肉都很健全,皮肤灰暗,肌肉干巴巴、紧绷绷地贴合在骨架上。

  甚至有眼珠子。

  眼珠放射澹澹black light ,眼底似乎有一个上三角下面五条杠的rune 。

  “father ,mother ,真的是你们?”Bruce 看清它们的容貌,声音都在颤抖。

  “目标人物身上检测到‘恐惧情感’.收集‘恐惧’,恐惧能量进度0.00000001%”

  “目标人物身上检测到‘愤怒情感’.收集‘愤怒’,愤怒情感能量收集进度.”

  这两条信息并没被现场任何一个活人接收到。

  “当然是我们,小布,见到我们,你高兴吗?”

  玛莎露出个很温柔也很恐怖的笑容,声音慈爱地问道。

  “偶买噶,Wayne 老宅果然闹鬼了。”

  赛琳娜尖叫一声,裹着床单就跳下床,连滚带爬往旁边的房门里跑去。

  Bruce 没去管她,双眼赤红,低吼道:“是谁在背后操控你们,是谁在亵渎我父母的遗骸?”

  “我们就是你父母啊,小布。”Thomas Wayne 诡said with a smile 。

  Bruce 正要激动怒吼,忽然感觉一阵凉意从脖子处传来,滚烫的脑浆骤然冷却。

  他低下头,就看到贴肉佩戴的泪珠项链。

  ——father mother 一直在天堂注视着我,保护着我,眼前两具尸体绝对不是他们。

  这样一想,他再次恢复冷静,变回睿智的哥谭侦探。

  很快Bruce 便发现一处关键线索:它们的right hand 食指都戴着一枚晶莹闪烁的black 戒指。

  “是这枚戒指将你们变成这样的?”

  它们没回答他的问题,也没看自己手指上的戒指一眼。

  玛莎哀怨道:“小布,你把我们当成敌人了吗?”

  Thomas ·Wayne 怒道:“Bruce ,你太令我失——”

  “彭!”它一句呵斥都没说完,脑袋就爆了。

  Bruce 侧头看去,就见一个fully armed 的“罗宾猫”从书房大踏步走了出来。

  她不仅换上那件二手的天堂三等兵铠甲,身上还挂满武器,左手来复枪,right hand M60通用机枪,身后背了个书包大小的子弹盒,腰间一长串甜瓜手雷。

  “da da da 哒.”她一边对着两个尸体扫射,一边没好气地对Bruce 喊道:“你和它们扯澹什么?明显有人在搞鬼。

  你爹妈的灵魂在天堂,别说black magician ,连哈莉都没办法让他们下凡。”

  “哎,你别把它们打坏了,至少尸体真是我父母的,我认得它们身上的胸针。”

  Bruce 刚焦急叫了一声,就惊骇看到,它们残破的身体竟naked eye 可见地恢复如初。

  “溅货,你不配做我儿子的女人。”

  玛莎咆孝一声,就顶着机关枪的扫射,疯狂扑向赛琳娜。

  “**,我的子弹泡过圣水呀,怎么no effect ?泥鳅,快来帮我。”赛琳娜有些慌了。

  Bruce 无法回答她的疑问。

  这会儿他已经和发狂的“Thomas ·Wayne ”缠斗在一起。

  “哔哔哔~~”就在这时,Bruce 右腕上的手表响起急促的警报声,他抽空摁了一下,就听到真·儿子达米安焦急惊慌的叫喊:“father ,不好啦,迪克的父母诈尸还魂,还突然发疯,一把将他的心脏给挖了出来。

  杰森也一样,他也遇到去世的mother 。

  法克,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我的驱魔子弹也对它们完全无效。”

  “迪克他”Bruce 心肝一颤,大脑在瞬间被无尽悲伤与愤怒填满。

  “小心!”赛琳娜惊恐大叫。

  “Thomas ”的手掌变成尖锐sharp claw ,直插愣怔在那的Bruce 的胸口。

  96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