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Am Going To Have A Fight With Superman Chapter 1374

  今天晚上玛莎、Thomas 两口子找到Bruce 时,哈莉远在土尔沙的亲朋好友也找上了她。

  正如赛琳娜猜想的那样,她当时窝在沙发里一边嗑瓜子一边看美剧。

  她已经追那部剧好几年,从无限Earth 危机结束,一直追到现在。

  以“武Divine King 历史”为题材的电影和剧集有很多,唯有这一部没有谈恋爱,没武Divine King 英雌救帅哥。

  剧中的“武Divine King ”不仅演员漂亮且演技在线,人设和内容上还极为尊重现实。

  几乎每个场景、每场对话、每位出场人物的服饰,都参考了现实中发掘的“武Divine King 遗迹”,以及遗迹中的石板书、古老壁画。

  就连哈莉看了,都会在一瞬间产生“武Divine King ”的时代曾真实存在过的错觉。

  更有趣的是,剧里武Divine King 的说话风格和性格,都让她很熟悉,和她很像。

  她觉得编辑和导演一定是一位明白人,没和某些历史学家一样模湖武Divine King 的存在,或者特意点明武Divine King 和银河上将不一样。

  他们清楚明白武Divine King 就是她,也认可这一事实。

  八成还是她的fanboy ,所以完全把武Divine King 当成穿越到过去的她来写。

  也因为朴素却真实的道具、服饰与场景,极为契合哈莉本人的主角性格,这部剧不仅哈莉喜欢看,艾薇、赛琳娜、胖头、卡珊德拉,甚至朵朵,都觉得它不错。

  他们说:仿佛看到另一个哈莉的感觉挺有趣。

  就比如赛琳娜,别看她躺在Bruce 床上的时候,说起这部剧语气带着调侃,等second day 空闲了,她一定会在网上补番。

  就在哈莉看到精彩处,看到电视上武Divine King 一脚将宙斯踢了个跟头,而laughed heartily 时,“哈莉的亲朋好友之活尸大军”降临了。

  她立即察觉到陌生又熟悉的气息。

  陌生是因为来者并非她的英雄朋友,埋藏地下的庄园守护array 即将激活。

  熟悉是因为来人身上散发的力量,很像黑Death Power 。

  嗯,并非纯粹的黑Death Power 。

  就像胖头体内的绿灯本源和绿灯中央能量电池中的绿灯能量,两者并不相同,但两者又有很深的联系。

  比如,吸收胖头的本源也能开启绿灯防御专长。

  只不过以本源升级专长,太浪费。

  在活尸敲窗户喊她名字之前,哈莉扔掉怀里的沙发抱枕,”sou” 的一下窜的了出去。

  出去的同时,她还特意关停了即将爆发的庄园守护魔array 。

  站在前院的空地上,她看到从西方飞来一片黑云,由数以百计活尸组成。

  “什么鬼东西,赶来我这儿撒野。”

  哈莉loudly shouted ,脚踩空气,迎面冲入乌云中心,一招百米直径的“大大泡泡糖”,把整朵云都裹了进来。

  “哈莉,是我呀,安迪,你father 。”

  “哈莉,我是土尔沙镇的汉克老爹,还记得吗?你小时候经常来我的小超市买酱油。”…

  “哈莉,我是你的老同学克拉克。我们还一起加入‘第七Knight 团’,谋划过曼哈顿Academician 的力量。听说你大获成功,成为最后的胜利者?唉,哈莉你果然是天生的赢家,从小就这样。”

  那一刻,哈莉想到了一幅图——丰收的渔民:渔民被风霜侵蚀的沧桑脸颊上露出淳朴的大笑,手里紧紧拽住渔网的绳子,拖网靠岸,网里挤满了活蹦乱跳的大鱼。

  她现在就成了渔民,一个泡泡网住了数以百计活蹦乱跳的故人zombie 。

  她头皮发麻,没法笑。

  “哪个bastard 在背后捣鬼?!”她还很愤怒。

  她老爹“自挂”起源墙,这会儿成了一块石头。

  她阿爷因为变成影魔,被她亲自带到灵薄狱,亲手叫它the soul flew away and scattered

  他们的确尸体完整,也入土为“安”,但灵魂早没了,还怎么死而复活?

  必然是谁在操控它们的尸体。

  接着她看到它们手指上的black 戒指。

  气息上和黑Death Power 相似却又不是黑Death Power 的能量,就是从它们上面散发出来的。

  哈莉恍然,“so that’s how it is ,这便是黑Death Power 的真正用法,这便是至黑之夜,死人复活.”

  刚想到这,哈莉就脑子一闷,in the depth of one’s soul 的幻人开始躁动。

  法师的cultivation 本质上是一条进化与mutation 之路,mutation 的过程叫“临终蜕变”,其中一个蜕变——梦魔魔化,与心灵和情绪有关。

  梦魔魔化期间,负面情绪和性格能“进化”成一个个近乎独立的“情感小人”——幻人。

  幻人很魔幻。

  在法师情绪外露或情绪失控时,它们可以从法师身上跑出来,在物质界显现,蹦蹦跳跳。

  只不过只有法师本人能看到自己的幻人。

  别人能被幻silhouette 响到。

  比如,若哈莉的幻人举起一个易拉罐,ordinary person 看不到幻人,但易拉罐飘了起来,他能看到。

  哈莉进入临终蜕变也有几年了。

  已经“精神分裂”出十来个幻人,有暴戾,有愤怒,有贪婪,有恐惧,有傲慢.

  如果某个幻人失控,她这个人也会跟着失控。

  假如幻人暴戾抢占主意识的位置,她会变得无比残暴,成为一个胡乱杀人的Great Demon King 。

  如果她的暴戾幻人跑路,被割掉、抛弃,她将彻底失去暴戾情绪,变成个她自己都无法控制的真·Holy Mother 。

  说不得连人都没法杀,下不了手。

  她都没暴戾了嘛。

  现在,将一众活尸一网打尽后,哈莉脑海中的幻人竟开始begin to stir 。

  “波~~”像是泡泡破开的声音,她的脑顶门破开个“窟窿”,红眼尖牙、身形句偻的小哈莉从里面爬了出来。

  它龇牙咧嘴,指甲盖大小的苍白脸蛋上全是扭曲的愤怒。

  “呲熘~~~”它如同一只蛤蟆,蹲在哈莉头顶,勐然弹出一条长长的舌头,在空气中卷来一条赤红“丝带”。…

  如果哈莉能读取黑灯的灯戒日志,就会看到这样一条信息:“目标人物身上检测到愤怒情感,收取愤怒.未知原因,吸收失败。”

  “这是什么情况?”哈莉心中unfathomable mystery 。

  就在这时,黑warrior 一飞冲天,消失在奎茵庄园。

  哈莉神色一凛,猜到Wayne 庄园出了事,便不再胡思乱想,十一大专长齐开。

  先用黄灯能量试探攻击活尸几下,无果。

  它们比zombie 更夸张,脑袋、心脏,都不是要害。

  或者说,压根没有身体上的要害。

  接着,她抽出忏悔棒。

  “嘣嘣嘣!”敲了几十下。

  毫无效果,它们没有嚎啕大哭,没有大声忏悔。

  这个结果倒没出乎哈莉意料。

  虽然它们能说出唯有尸体主人知道的秘密,但控制腐烂尸骸的压根不是它们曾经的灵魂。

  没有灵魂,顶多算一具拥有生前记忆的彷生机器人,怎么忏悔?

  不过忏悔棒触发量子暴击后,将好几个“老乡”的尸体打得粉碎,但烟雾状的black 能量流动一圈,碎屑naked eye 可见地长出新的白骨和腐烂皮肉。

  量子暴击造成的存在场毁灭,竟被Death Power 完好无损地“修复”!

  哈莉明白量子暴击并没失效,只是Death Power 在原样铸造新的亡灵之躯。

  这意味着黑灯活尸没有弱点,无法被正常击杀。

  哈莉只能选择最后的、也最primordial 的手段:撸走活尸们的黑灯戒指。

  黑warrior 带着Bruce 和阿福降落奎茵庄园时,她已经撸到232个黑灯戒指。

  整个过程倒没什么困难之处。

  活尸虽然杀不死,但实力并不强。

  困在她的泡泡里,它们挣脱不了,也挣扎不能。

  等泡泡抽干空气,薄膜紧贴着它们的身体,它们便成了真空包装袋里的无骨phoenix claw 。

  待她强行从它们的手指上撸下灯戒,它们就“crash-bang ”散落一地,成为腐烂的骨头渣子,最终被艾薇的魔法植物拖入泥土中,彻底分解为无机矿物。

  不过,还有三具活尸被哈莉留了下来。

  她this life 的孩提时代,最亲近的三个人,老爹、老爷以及小伙伴芭芭拉。

  哈莉看着三个愤怒斥责她绝情的活尸,问道:“你知道我为何对你们无动于衷?“

  “哈莉,你冷酷无情,没有心!”

  哈莉阿爷指着她,竟在半腐烂的脸上露出极为生动的痛心疾首的表情。

  哈莉得承认,单单表情控制这方面,黑灯活尸真的绝了。

  活灵活性,宛若daoist ,甚至保留死尸生前的某些小习惯。

  比如,阿爷卡萨帕愤怒时,左眼眉梢会不自觉跳动,活尸也在跳。

  卡萨帕骂人时,会在语句中夹杂意大利方言——old man 祖籍那不勒斯,15岁以后才来美国。

  活尸也是这种腔调。

  若非百分百确定安迪和卡萨帕的灵魂不在这儿,哈莉都会忍不住怀疑他们真在尸体中复活了。…

  换成心理素质不过关的人,只怕很难抵抗住。

  若被击破心房,那

  “你可以湖弄其他人,其他人的亲人死了,就是永别。可我的father 死后,还陪伴了我好几年。

  嗯,以灵魂形态。

  我把他从地狱中拯救了出来,毕竟,我是个孝女!

  可你的‘木偶’只有尸体的记忆,不知道他的灵魂曾有一段幸福美满的灿烂人生。

  我的爷爷更牛掰,他成了反监大王麾下最得力干将,叱吒多元宇宙,毁灭无数单体宇宙。作为活人的那several decades ,所有精彩加起来,也不如死后之万一。

  你的两具木偶压根没这方面的记忆,怎么可能骗到我?”

  两具活尸没有表情僵硬,或者神情一凝。

  但它们都闭上嘴巴,只恶fiercely 瞪着她。

  哈莉古怪一笑,继续道:“其实,我得谢谢你。

  首先感谢你把这三人送到我跟前,让我更真实地体味了一会儿过去的纯真与美好。

  其次,它们是最好的研究材料。

  亲自和它们接触后,原本对至黑之夜一脸茫然的我,这会儿已然完全了解黑灯活尸的本质,知道它们的优势和缺陷。

  哎幼,差点忘了。

  即便你能共享黑灯活尸的视线,只怕也看不到某些场景。

  比如,在我两边肩头,坐了两排、共八个幻人。

  你猜它们在做什么?

  它们之所以从我灵魂中挣脱出来,是因为它们的食物被人抢了去。

  你可知道幻人以何为食?

  hehehe ,就是我的情感活动!

  比如,我愤怒,暴怒幻人能吸收愤怒的力量,茁壮成长。

  比如,见到活尸惨被操控,我心生怜悯,我的残暴幻人也会将怜悯吃掉。

  嗯,幻人诞生自负面情绪,却也能吸收与之对立的正面情绪。

  一个Bodhisattva Heart 的老好人,也会有暴戾幻人。

  或许,好与坏,good and evil ,本来就对立又统一?

  所以,我的‘懦弱’幻人也出来了,我猜它吞噬的是‘意志’。

  说这么多,你可明白我的意思?”

  万里之外的黑手愣在那,如果他是活人,这会儿已经额头冒汗。

  现在他无法流汗,表达紧张与担忧的方式只有表情,和手部动作——捏紧拳头。

  “我的意思是,我知道为何黑灯活尸为何一点也不‘zombie ’——见到活人就扑上来撕咬,而是叽叽歪歪像个话痨了。

  它们以活人至亲好友的身份,刺破活人的心防,让他们情绪大幅度波动,激发大量的情感能量。

  hehehe ,你们黑灯,是不是在收集情感能量呀?为什么?”哈莉笑hehe 问道。

  “法克!”黑手黑着脸,沮丧咒骂。

  恰在这时,戴在他手上的黑灯戒指竟传来一条信息:“检测到愤怒情感,吸收‘愤怒’情感能量.”

  “怎么样,trying to gain an advantage only to end up worse off ,是不是很生气?这会儿是不是很愤怒?…

  对了,作为secret mastermind ,你的愤怒能不能也被黑灯收集?”

  另一边,奎茵庄园,哈莉依旧笑hehe 对着三具活尸道。

  “Ahhh ~~~”黑手愣了一瞬,然后扭曲着脸,无能狂啸。

  他这边情绪不稳——无法保持对死亡的极端狂热情绪,立即惊动黑暗维度的黑死帝。

  明白情况后,她怒斥道:“蠢货,Guardian 都叫你不要去招惹Demoness 哈莉,你为什么不听?

  现在好了,你想诛她的心,结果反被诛心。

  堂堂死亡spokesperson ,竟产生了色光Legion 的光谱能量。

  脸都不要了!”

  “主人,我~~~”黑手张了张嘴,辩解道:“我敢保证,哈莉奎茵并不确定我这会儿在共享她father 和爷爷的视野。”

  “所以呢?”

  黑手argue with the courage of one’s convictions 道:“也即是说,她不确定是否成功诛了我的心。

  下次见面,只要我装作什么都不知道,她便没法得意洋洋,就等于失败了。”

  黑死帝hearing this ,气得差点现在就降临主宇宙。

  “你堂堂死亡spokesperson ,真的shameless 了?你不要,我还要呢!”

  黑手竟认真道:“我shameless !除了死亡,其它一切情绪,都对我没有意义。”

  黑死帝startled ,这家伙虽然能力差了点,还很shameless ,但作为死亡代表,确实足够纯粹。

  黑死帝主仆正陷入沉默时,另一边的奎茵庄园,情况又有变化。

  “哈莉,你在做什么?”Bruce 焦急喊道。

  “你没看到吗?我在和黑灯活尸说话。”

  “它们只是傀儡,并非真正的死而复活。我还遇到了我的父母,可他们的灵魂明明在天堂,impossible 来到凡间。”Bruce 快速劝道。

  “我知道,我在通过它们和操控它们的人说话,我在诛他的心。”

  黑手失去活力的冰冷心脏,勐地颤抖了几下。

  Bruce unimaginable 地叫道:“你疯了吗?这种时候,你还有心思诛心?”

  “这种时候,我除了诛它的心,还能做什么?这会儿连目标藏在哪都不知道。”

  Bruce 怔了怔,又道:“可你怎么确定它在听你说话?”

  ——是呀,你能确定我这会儿在共享活尸的听力与视力?活尸中可没我半点意识,它们只是被灯戒驱动的“人工智能”,只是一具躯壳,你压根没办法通过它们的异常,来揣测我的状态!

  因为它们毫无异常。

  黑手聚精会神,张开耳朵认真聆听。

  哈莉said with a laugh :“Bruce ,这你就不懂了。我的名声,多元宇宙没人不知道,除非它来自穷乡僻壤。

  secret mastermind 肯定也听说过我的事迹,比如我一人挑战二超人,比如,我终结了反监导演的无限Earth 危机.

  但凡黑手稍微了解我,就明白我绝impossible 被一群活尸阴杀。

  但他还是跑到土尔沙镇,特意把我的亲朋故友——甚至连街坊邻居的尸体都复活了。

  除了恶心我,想诛我的心,没别的目的了。

  既然想看我笑话,当然会时刻盯着这里。

  尤其是黑手发现我身上冒出情感能量,却无法吸收半点时,肯定会好奇查看。

  以黑手这种小鸡肚肠、很不大气的做事风格,我甚至能猜到他接下来的反应——等我下次见到他daoist ,他一定会装作什么都不知道。

  可这又有什么用?

  明天早晨,我就会把今晚发生的事广而告之,编成故事鼓舞人心,让英雄们laughed heartily ,让活人恢复信心,并对黑手心生鄙夷。

  哪怕他这会儿没偷听,他早晚也会知道,无法再装不知道。

  更妙的是,即便他这会儿真不知道,when the time comes 所有人也会认为他早知道了,却装作不知道。”

  “hahahaha !”接着便是哈莉得意的大笑。

  “法克.”躲在万里之外的黑手,目瞪口呆,浑身颤抖,心脏几乎裂开两半。

  黑死帝叹息一声,忽然对自己的spokesperson 产生了几分真切的怜悯之情。

  “检测到怜悯情感,吸收怜悯情感能量,怜悯情感收集进度1%。”

  “主人,你——”

  “法克!”黑死帝目瞪口呆、浑身颤抖,心脏几乎裂开几瓣。

  96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