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Am Going To Have A Fight With Superman Chapter 1378

  哈莉也老早就发现黑灯活尸的攻击方式单一且诡异。

  只不过先前一直忙着四处救火,没机会认真思考这个问题。

  这会儿经露易丝提醒,又眼见morning sun 初升,她便坐在驾驶座前,用“银河上将”的权限,调取所有“黑灯凶桉”发生地的监控录像。

  幸好如今已经来到2019年年底,overwhelming majority 社区、甚至家里,都有摄像头。

  通过“守户犬”智能system 筛选、对比后,哈莉得到两千份比较清晰的、与心脏有关的。

  中可以看到,黑灯活尸挖出心脏后并非立即扔掉,而是握住它.部分活尸脸上还露出陶醉的诡异神情,手中心脏naked eye 可见地干瘪、枯萎、腐烂,最终化成灰。

  “它们在吸收心脏中的生命能量?”大超惊骇道。

  “对浑身充满Death Power 的活尸而言,生命能量不是毒药吗?”星火疑惑道。

  “应该是情感能量,黑灯活尸存在的目的之一,就是收集情感能量。”哈莉speculated :“或许,当活人的情绪被刺激到最浓烈的状态,活尸能从心脏中得到更多、更本源的情感能量。”

  “情感藏在心里.心脏里,不是脑袋里吗?如果要情感能量,应该撬开脑壳吸脑汁儿。”露易丝奇怪道。

  哈莉白了她一眼,道:“你下次碰到活尸就和它们科普,让它们别挖心脏,改为吸脑汁儿,味道更好,更有营养。”

  虽然在讥讽她,哈莉心里也有些疑惑。

  带着疑惑,她从自己的灵魂中分裂出“暴戾幻人”,小小的恶魔哈莉跳出头顶,爬到她胸口,一头扎进去,钻入心脏。

  幻人是情感的极端异化。

  如果人的情感都在心脏中,那心脏肯定也能容纳她的幻人——

  “啊嗷~~”刚想到这人,驾驶座上的哈莉便仰头狂啸,声音不复正常的清脆悦耳,而是宛若wild beast ,透着狰狞与暴戾。

  她的形象也在几人惊骇欲绝的注视下迅速改变:白皙细腻的肌肤鼓起健美到壮硕的肌肉,皮肤为scarlet ,宛若剥了皮、肌肉直接裸露在外。

  她的满头金发也染成血色,发丝变得有小拇指粗、七八米长,好似一条条poisonous snake ,在船舱能肆意飘摇、抽打。

  “噼啪——刺啦!”凡是被舞动发丝抽到的人或物,无论是软皮座椅,还是坚硬的合金舱顶,又或者反应不及的星火,都好像被切割机碰到了一般。

  哈莉还从一米七五长到两米五,因为身材拉长,全身鼓起的血红肌肉到不显半点臃肿,反而很匀称,很协调。

  配合满头舞动的“poisonous snake 长发”,竟有一种邪魅的美感。

  “额ahhhh ~~~”她还在叫,仰头大叫,两根弯角从她额头钻出来,脸蛋像抹了粉一样,诡异的惨白。

  随着她的嘶吼,还有one after another 冒着火的烟气,从她喉咙和鼻孔里面冒出来。

  她的指甲也naked eye 可见地长成10厘米左右的“匕首”。…

  大超lose one’s head out of fear ,想要上去摁住她,却被她的指甲挠出一条条血痕。

  “偶买噶,发生了什么事,哈莉怎么忽然变成这样?她被黑Death Power 侵蚀了吗?”露易丝缩在角落里骇然大叫。

  “哈莉,哈莉你怎么了?”艾薇和星火担忧叫喊。

  “sou sou .”魔化哈莉身形几个闪烁,宛若幻影一般窜出机舱,跳入外面的灵薄狱。

  通过雷达扫描,他们看到她发了狂一样长啸、挥爪攻击,瞬移般上蹿下跳.折腾了足足半小时,她才趴在虚空中,双手holding head ,表情扭曲地嘶吼,吼声中她的身体迅速缩小,皮肤、头发、sharp claw 也在眨眼间恢复原样。

  变化之突然迅捷,与她之前畸变时一样。

  等她神色疲惫地回到飞艇船舱,所有人都惊疑不定地望过去,问道:“哈莉,你刚才怎么了?”

  哈莉看了眼宛若爆发过龙卷风的船舱,frowned :“飞艇需要修理,我们先回庄园。”

  回到庄园后,她也没立即解答他们的疑惑。

  因为她自个儿也一肚子疑问。

  她在冥想室认真回忆了整个过程,依旧不明所以。

  然后她从盒子里掏出粉笔,在地板上画了个pentagram array ,“梦魔护士,出来见我!”

  没反应。

  “梦魔护士,还不快出来!”哈莉提高音量,声音变得严厉。

  “嗡嗡.”pentagram array 放射灿灿white light ,white light 在半空投射出一道门户,穿着性感purple 护士服的阿萨跳了出来。

  “哈莉,我刚才正”阿萨双手并用,一边抹去脸上亮晶晶的水渍,一边快速把凌乱的护士服整理好。

  等脸蛋清理干净,衣服也把该遮挡的部位全部挡住,她才讪said with a smile :“我didn’t expect 你会summon 我,这是第一次吧?

  很意外。

  而且你也没使用summon incantation ,听not quite clear ,所以耽搁了些时间。”

  “行了,别扯了,我找你打听梦魔魔化与幻人的事。假如幻人进入心脏,会发生什么?”哈莉直接问道。

  若是请教别的魔法问题,她可以找渣康、奥奇贤者,找命运Academician 肯特或者老沙赞。

  但若要询问幻人的奥秘,再没谁比“天蚀恶魔”阿萨更合适了。

  天蚀是灵薄狱底层负面意识之集合,而幻人就是一种负面情绪的显化。

  可以说,阿萨就是一个特殊的幻人,所以她无法独立在物质界生存,必须找濒死的活人当宿主。

  此时她使用的红发美女的身体,就来自哥谭的一位富家小姐,爱丽丝·温特尔。

  “幻人进入心脏?”阿萨face changed ,“幻人要牢牢约束在in the depth of one’s soul ,不能让它们乱跑,这是梦魔魔化的常识。”

  “法师的常识未必等于真理。”

  现在的魔法界,只是在适应临终蜕变,压根没把临终蜕变研究透,很多应对之法就大有问题。

  比如梦魔魔化,法师们“最high level ”的做法竟是学习Spiritual God ,把幻人割掉、抛弃。…

  这显然是一条邪道,是unorthodox way ,至少不如上帝处理幻人的方法“堂皇正道”。

  “既然这么问了,你是不是也这么做过?发生了什么事?”梦魔护士问道。

  哈莉掏出手机,把阿基米德飞行日志中的监控录像调出来,打开给她看。

  只看了一眼,阿萨便惊呼道:“黑暗梦魔诅咒!你这是进入黑暗梦魔诅咒状态了。”

  “什么是黑暗梦魔诅咒?”哈莉连忙问。

  阿萨道:“就像你这样,彻底open seal 在心底的魔化幻人。

  你的这种做法和状态,便是黑暗梦魔诅咒。”

  哈莉frowned :“我找你来,不是为了给一个我已经了解的状态取名字。

  我需要知道为什么会这样,这代表了什么,有什么用,副作用是什么.我希望你能告诉我它的所有奥秘。”

  “黑暗梦魔诅咒正如它的名字那样,是一个terrifying 的诅咒。”阿萨sighed then said ,缓缓解释道:“幻人为你自身情绪的具现,之前你将它们压制在in the depth of one’s soul ,等于在压抑自己的情感。

  此时open seal ,将其中一个幻人释放出来,等于多日压抑一朝爆发。

  而情绪本身就是一种力量,所以爆发的不仅有难以控制的极端情绪,还有情绪带来的力量。

  你当时是不是满心暴戾,觉得目之所及,所有人都让你憎恨,想杀掉他们;所有整齐与规则的item 都让你厌烦,你想要四处破坏?”

  哈莉gently nodded ,“我差点失控。”

  阿萨脸上露出敬佩之色,“你意外进入黑暗梦魔诅咒的状态,却能立即恢复理性,控制自己的行为,简直是奇迹。

  就如我先前所说,它是个诅咒。

  它会让你在癫狂中杀掉自己的亲人和朋友,还会极大摧残你的心灵,留下一辈子的精神创伤。”

  说到这儿,她疑惑打量哈莉一番,不解道:“你是刚经历的黑暗梦魔诅咒?为什么没瘫痪?没有被精神之痛fiercely 折磨,像羊癫疯发作一样,浑身抽动,嘴角流涎.”

  “我的确很累,脑袋也裂开般疼痛,但我能忍。”哈莉道。

  阿萨摇头道:“这不是能不能忍的问题。

  使用黑暗魔诅咒的法师中,当场爆体而亡的占了一半。

  剩下的又有一半被幻人彻底掌控心智,沦梦为疯狂的恶魔。

  也即是彻底魔化。

  你之前不就形象大变吗?那就是魔化。

  即便没死,也没堕落成失去心智的恶魔,也会留下永恒的心灵创伤。

  那种心灵之创不单单是脑袋痛、精神疲惫,心灵经过幻人扭曲,犹如嗨飞的人,大脑无法正常分泌多巴胺,无法感受日常的幸福与快乐。

  简单来说,人废了。”

  “你有没有经历过黑暗梦魔诅咒?”哈莉问。

  “没有,它虽是一招爆发力极强的killing move ,但我希望一辈子也用不到它。”阿萨严肃道。…

  “如果你要使用它,你会怎么做?幻人融入心脏?”哈莉又问。

  阿萨像是受到惊吓,表情一变,连连摇头道:“不,那太疯狂了,我有一套专门使用黑暗诅咒的incantation 。

  先在体表绘制封印rune ,灵魂离开身体

  以灵魂状态施展黑暗诅咒,能最大限度降低幻人对身体的伤害。”

  哈莉迟疑了一会儿,还是没找她索要黑暗梦魔诅咒的incantation 。

  哪怕那种状态真的很强,她也不打算再用它了。

  ——不可控制的力量,就不是自己的力量。

  “你是个护士,精通治疗之术?”哈莉站起身问道。

  “你想让我帮你检查身体?”梦魔护士舔了舔红唇,眼神里充满期待。

  哈莉摇头道:“至黑之夜你知道不?我这儿有不少伤患,你留下来做个主治医生。”

  等哈莉回到大厅,立即引来一片担忧又好奇的目光。

  她先把梦魔护士介绍给大家,让她去治疗盖·加德纳的“无根之症”,然后才大致解释了黑暗梦魔诅咒的情况。

  ”Ai, 这下可以确定了,心脏中的确能榨取最本源的情感能量。”

  “didn’t expect 魔法cultivation 这么诡异,明明你力量差了超人很多,结果只是融合一个幻人,就强大到足以伤害超人的Iron Body 。

  而且,你的魔化变身真的很酷。”星火惊叹道。

  “不是terrifying 吗?”露易丝frowned 。

  “样子不terrifying ,反而很美,但失控后造成的杀伤,挺吓人的。”星Fire Dao 。

  “她那是Fiend Form ,皮肤像抹了一层血,还美?”露易丝难以理解外星Princess 的审美。

  星火伸出自己的小臂,“我也是orange red 皮肤。”

  “她是血红,似乎还有魔纹。”

  “血红和橘红有什么区别?有魔纹才好看呢。”

  大超和哈莉都没参与他们的争论,因为这会儿白宫的电话打了过来。

  总统先生顶着两个dark circles ,神色疲惫,语气却很亢奋,“哈莉,现在有两个关键问题必须尽快解决。

  首先,咱们要怎么防范黑灯活尸,怎么分辨活尸和活人的区别。

  其次,如何高效地击杀那些不死monster 。

  夺走黑灯戒虽直接却not simple ,要制服黑灯活尸太难了。

  昨晚我家祖宗十八代在白宫门外‘开趴体’,火神炮对着它们扫射都不管用。

  我们需要一种更高效的击杀手段,毕竟活尸数量太多了。

  绿灯Legion 不是只7200个灯侠和灯戒吗?

  我感觉仅仅大都会就不止7200个黑灯魔。

  这还只是Earth ,我今早和兰恩、塔马兰等友邦文明交流过,他们也遇到大量活尸,似乎全宇宙都在遭灾,黑灯哪来的这些灯戒?”

  哈莉也想知道为何黑灯这么多灯戒。

  绿灯Legion 只给宇宙划分3600个扇区,而非每个银河系派遣一名灯侠,就因为起源墙内的情感能量池中就那么点能量,养不了几百万、几千万个绿灯侠。…

  黑灯戒这会儿都不知多少个几千万亿了。

  哈莉道:“其实分辨黑灯活尸也不难。

  它们能模拟人的体温和heartbeat ,却并没有真正的心脏。

  心脏都被它们用来榨取情感能量了。

  用X射线对准它们的胸口扫射,若空空如也,必然是活尸。

  另外,活尸能用黑灯之力模拟活人的多种体征,却无法模彷出真实的Life Aura 。

  你可以让暗影局的魔法特工重点审查政府的要职人员。

  我昨晚就是用这种方法四处扫荡活尸的。”

  “胸腔空洞倒是好检测,以我们现在的科技,很容易发明出单兵佩戴的眼镜。”总统先生稍微松了一这口气,“有什么击杀它们的好方法?

  最好一颗子弹解决一个活尸的法子,它们数量太多。”

  “我正在研究,等结果吧。”

  这会儿至少有五十个科学侧或魔法侧的英雄,在“莉山”山腹实验室搞“真·生化研究”,研究如何简单高效地弄死活尸。

  总统先生最后道:“昨晚人死的有点多,即便是现在,也还有半个Earth 处于夜晚中,依旧在遭受活尸侵害。

  民众惶恐,社会动荡,你出来让记者们采访一下,好安抚人心。”

  哈莉想了想,说道:“只做电视讲话,不解决问题,也没办法真正安抚民心。”

  ”Ai, 尽量吧,想要彻底解决问题压根不现实,即便你昨晚把北美大略清理一遍,可灯戒从外太空飞来的,只要Earth 大地之下还有骸骨,活尸就绝不了!

  把这事儿和民众说清楚,希望他们能理解,毕竟外Old Xing 比咱们更惨。”总统先生helplessly said 。

  哈莉chuckled 道:“未必不能根绝。”

  十分钟后,命运之塔。

  “Demoness 哈莉,你一定是疯了!”头盔精借着肯特的身体,大声咆孝道:“只有疯子才会想到这种丧心病狂的方法。”

  “的确很疯狂,但你只需维持Earth 的法则网即可,其它我来负责。”哈莉道。

  “你担得起这个责任?”纳布said with a sneer :“Earth 与其它planet 不同,它现在是宇宙的中心,‘分量’非同一般。

  若出了setback ,很可能连累整个多元宇宙。”

  哈莉不信Earth 能影响到多元宇宙,但也不想和她在这种“小事”上争论。

  “能不能行,试一试就知道了。is it possible that 只试一下,就会引爆地核?”

  “我不试,我不想拿Earth 上无数生命来冒险。”纳布断然拒绝道。

  哈莉不耐烦道:“现在我代表Earth ,代表Earth 所有人类。

  你只两个选择,要么配合我、顺应民意,要么不拉屎就滚蛋,别占茅坑。”

  Earth 的众生之红、万物之绿、腐朽之黑建立的生命system ,earth, water, wind, fire 四大元素system ,最终控制权都在秩序神系手里。

  她想“动”Earth ,压根离不开纳布。

  若非如此,她才不会主动来命运之塔寻晦气。

  “你太狂妄了,敢对我说这种话”

  纳布怒火中烧,头盔上的两个眼眶冒出刺眼的golden glow 。

  “狂妄?只怕你还没认清现实吧?之前人类中你的realm 最高,所以你能代表人类建立‘Earth 秩序神系’。

  现在我也是半步Divine King ,realm 上和你平起平坐,我同样是纯种人类,如今在Earth 的声望比你更高,民众都听我的。

  你若撂挑子不干,我不介意取而代之。”

  哈莉双手叉腰,下巴微抬,脸上挂着得意与讥讽的笑容。

  纳布盯着她看了好一会儿,indifferently said :“很好,我会配合你稳定Earth 的法则网,但其它的我概不负责,若出了事故.”

  “不会有任何意外!”

  两个小时后,太阳系。

  一个冒着绿光的光圈appear out of thin air 在外太空,哈尔乔丹从中激射而出,subconsciously 就要往米国的方向一头扎去。

  就像他过去无数次从欧阿返回Earth 时做的那样。

  可他刚跳出超光速空间,便傻了眼,愣在那not knowing what to do 。

  前方空空如也,那颗cyan 的planet ,已然disappeared 。

  “偶买噶,Earth 哪去了?”

  96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