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Am Going To Have A Fight With Superman Chapter 1380

  “你,做我们青灯部落的Guardian ?”青女嘴巴微张。

  哪怕哈莉已经做了提前铺垫,可真的听到她的目的,她依旧显得很震惊。

  虽然她之前一直缩在宇宙边缘,不知天下有Demoness 。

  但在抵达欧阿后,她不仅迅速弄清楚当今宇宙的大致局势,还重点了Demoness 哈莉的事迹。

  因为青灯预言,至黑之夜将在Earth 进入高潮,她需要了解Earth 和Earth 人。

  在她的认知里,Demoness 哈莉与灯戒Guardian 完全是不相干的两个名字。

  不过“Demoness 哈莉,贪婪阴毒,爱偷魔力”的名声like thunder piercing the ear ,大家都这么说。

  莫不是盯上了她们青灯部落的怜悯之力?

  “我有三个理由。”哈莉竖起三根手指,“首先,我实力强大,而this world 很危险。

  我的实力不用详细说,但凡了解我的事迹你就明白,我简直是所有色光Legion 的克星。

  Red, Orange, Yellow, Green, Blue, Indigo, Purple ,没一个灯侠能伤我一根毫毛,哪怕我站着不动让你们随便打。”

  “你们青灯之前隐姓埋名,不为人所知,没Guardian 也能安稳过自己的小日子,但现在你们了。

  宇宙人民都知道你们的存在。

  will of the people is vicious 啊,不知多少贪婪之辈会觊觎你们的青灯能量,你们需要Guardian 。”

  青女那句“你莫不是盯上了我们青灯部落的怜悯之力”forcibly 卡在喉咙里,吐不出来,也咽不下去,难受得紧。

  哈莉继续道:“第二,我与青灯有缘,你们对待邪恶的理念,几乎和我一模一样。

  由于和超级英雄常年相处,我不想破坏和英雄朋友的关系,如今也开始坚持不杀人的理念。

  嗯,说实话,我其实很想见一个杀一个。

  可你也看到了,超人、百特曼、哈尔·乔丹他们都是我的好朋友。

  一切收获皆有代价。

  我收获了友情,付出的代价就是改变做事风格。

  你可以找英雄们打听一下,对待超级恶棍,我只用忏悔棒教他们忏悔。

  忏悔棒的原理和青灯‘戒指’非常像。

  都是强制改变一个人的思维,把恶棍的‘歪脖子树’人性扭曲成正常形态。

  我还和他们玩‘坏习惯戒断游戏’,让他们亲身感受坏习惯带来的痛苦,从而帮他们改掉不良陋习。

  这又契合了你们青灯以诛心的方式杀人的作风。”

  “我们没想诛心,我们在帮他们忏悔。”青女道。

  “最恶毒、最没怜悯之心的人,突然心中充满怜悯与慈悲,就是诛心。或许你没这么想,但创造青灯Legion 的阿宾·苏一定有诛心之念。”

  说到这儿,哈莉心中生出些好奇,问道:“你是first 青灯?”

  青女gently nodded 。

  “你说每位青灯都曾犯下重重罪孽,你也不例外。能告诉我,你做了什么吗?”哈莉又问。

  青女满脸羞愧与懊悔地迟疑了一会儿,才道:“我曾经是个儿童杀手,酷爱虐杀未成年人。”…

  “喔,那你还真的是罪大恶极,有做青灯之首的资格。”哈莉惊讶道。

  青女低下头,轻声道:“我以残忍手段虐杀了阿宾·苏的youngest daughter ”

  ——艹,难怪青灯不走“选拔拥有怜悯之心的人”的堂皇正道,而是如今的杀人诛心的邪诡路线,原来根源在这儿!

  哈莉恍然大悟。

  “咱们继续,我适合做青灯Guardian 的第三条理由:我的后台是上帝。

  注意呀,我不是在炫耀自己后台硬。

  后台硬也算实力的一部分,算在第一条里了。

  我此时强调上帝是我的后台,只为了说明一点——我不会失控!

  Guardian 固然是中央能量电池、Legion 成员和Legion 理念的Guardian God ,可通过小蓝人的事迹,也能看出Guardian 若失控,对Legion 造成的危险无可估量。

  小蓝人把情感都割了,按理来说足够稳定了。

  但他们多次失控,很多大危机说到底,源头就是他们。

  这次至黑之夜,八成就有某个小蓝人堕落投敌,坑杀了Guardian 一族,也坑惨了绿灯和这个宇宙。

  没办法,他们太强大,文明程度宇宙第一,族群整体实力无敌于天下,无数亿年一直宇内Only I Am Supreme ,自然生出骄纵之心,天不服地不服,do as one pleases 。

  我就不一样了。

  作为天堂War God 、上帝卷顾者,我没办法失控。

  我若失控,上帝会先一步惩罚我。

  而青灯的慈悲与怜悯理念,正是上帝的教义之一。

  所以,选我做Guardian ,即便某一天我在岁月中磨损,发了疯,你们也不用担心我会对青灯部落造成致命伤害。

  因为上帝会先一步收了我。”

  青女陷入长久的沉默。

  她必须承认,Demoness 哈莉给出的三条理由都太绝了,尤其是第一和第三条。

  第一条明着在说实力,可也暗含威胁:如果不让她入伙,她很可能变成敌人。

  而Demoness 哈莉也只是青灯部落入世后遇到的第一个威胁。

  即便至黑之夜结束,也不代表色光之战终结。

  when the time comes 会不会有其它Legion 进攻青灯部落?

  青灯和其它几大Legion 不同,他们不是warrior ,而是一群在忏悔中追寻解脱的cultivator of painstaking cultivation ,他们也不愿意战斗,他们需要和平稳定的环境。

  若说第一条理由让青女as if having a fish bone stuck in one’s throat 、如芒刺背,第三条理由则真正触动她的内心。

  Demoness 哈莉说的太对了。

  Guardian 拥有绝对实力和无尽life essence ,短时间内还不用担心他们会“磨损”,可时间拉长到几千万年、几亿年,他们会不会逐渐变态?

  小蓝人就是典型的例子。

  为了“稳定”,他们连情感都割了,结果这十多年还是不断出事故。

  Demoness 哈莉背后有上帝,这是后台,也是对她的约束。

  一旦她显露出堕落迹象,也是“春江水暖鸭先知”,天堂的反应会更快、更激烈。…

  因为圣洁无瑕的天堂容不得半点污秽。

  在青女思考期间,有好些个英雄从天空飞过,落在下方的奎茵庄园。

  “怎么样?”哈莉问道。

  “你说的有一定道理,但时间太仓促了,我需要回去慢慢想。”青女道。

  “回去,会庄园,还是回青灯部落?”哈莉问。

  青女轻轻道:“回部落,和大家商量。”

  哈莉心里不乐意了。

  ——等至黑之夜结束,你回到青灯部落,再不回来,甚至带着部落迁徙到另一片隐蔽的Star Domain 怎么办?

  呃,哈莉这么想也不算错,因为青女的确是这么考虑的。

  等至黑之夜结束,等她回到青灯部落,主动权便完全掌握在她手里。

  她可以根据自己的本心和青灯的实际需求,不受半点威胁地做出选择。

  “为什么每个青灯侠额头都有青灯talisman seal ?”哈莉瞥了青女额头一眼,suddenly asked 。

  不仅是总统、国务卿那九人众,青女的额头也有荧光闪闪的 符号。

  青女摸了摸额头,道:“这是身份印记。”

  “equivalent to 绿灯侠的灯戒?那你们的手杖呢?”哈莉又问。

  “手杖即是武器,也是灯炉。”青女。

  哈莉眸light flashed ,道:“如果青灯‘戒指’从青灯侠身上取下来,会发生什么事?”

  青女摇头道:“手杖不是‘灯戒’,即便在战斗中丢掉手杖,我们依旧能使用青灯能量。”

  “因为青灯侠的印记在额头上,深入灵魂?”哈莉道。

  青女很勉强地nodded ,“你打听这些,想做什么?”

  “想向你证明一件事,你们青灯部落有一个致命缺陷,如果现在不解决,很可能在旦夕之间为自己、也为宇宙带来毁灭。”哈莉严肃道。

  青女一脸“你别危言耸听”的怀疑表情。

  “我们做个实验如何?”哈莉自信道。

  青女心里有些发毛,现场只她和她两人,再考虑她话中内容.拿她做实验?

  哈莉安慰她道:“你放心,整个过程绝对安全无副作用.唔,也不对,还是有点副作用的,试验之后,你的慈悲之信念可能会遭受重大挫折。”

  这话就有点刺激人了。

  “我的信念牢不可破!”青女said solemnly 。

  “实验出真理。”

  “好,你来试!”

  青女屏气凝神,肌肉紧绷,双目如电,严阵以待。

  哈莉hands behind ones back ,神色轻松,只看着她slightly smiled 。

  然后悄然启动红、绿、黄三色情感之力defensive power 场。

  启动七大防御专长形成“一联结之力、六基础力的dc防御网络”。

  启动上帝之力defensive power 场

  所有defensive power 场约束在青女身周。

  哈莉的spirit strength 还主动出击,引导经过压缩的“力场光束”冲击青女眉心的“青灯印记”。

  “额啊.”青女马上就有了反应。

  ”clang 当”一声,她手中“长烟斗手杖”掉落在地,双手捂着脑袋发出疼痛呻吟。…

  她的表情逐渐扭曲,逐渐从慈祥平和,变得憎恶暴戾。

  她眉心的青灯印记,变得凌乱、模湖,闪烁的azure light 也跟着晦暗不明。

  哈莉虽然没开启青灯防御,但她现如今的专长已足够扰乱任何色光的稳定。

  包括黑灯。

  “阿宾苏,阿宾苏我要杀你全家,夷灭全族ahhhh ,畜生,竟敢用这种方法扭曲我的思想ahhhh ,不,我怎么能这么terrifying ,我不能杀人,不能再伤害任何一个child ,我要忏悔嗬嗬嗬.”

  青女”pu 通”一下摔倒在地,holding head ,在地上滚来滚去,胡乱叫喊,胡乱挣扎,脸上的表情极度扭曲,像是多张人脸强行糅合在一起。

  哈莉一脸果然如此的表情,站在边上用手机记录下来整个过程。

  然后她撤销防御专长,青女眉心凌乱的、暗澹的青灯印记重新明亮且稳定。

  “huhuhu ”青女心中重新填满怜悯与慈悲之情感,也不再“思想冲突,精分发作”,只躺在地上,瞪大眼睛,茫然看着天空。

  “感觉如何?”哈莉俯下身,将她扶了起来。

  “你对我做了什么?”青女看她的目光中多了一丝惊恐。

  哈莉先打开手机,让她看她之前“精神分裂”的样子,然后才道:“你为青灯之主,肯定明白这代表什么。

  现在的你,并非真正的你,你的内心依旧没得到净化。

  青灯改造恶棍的方法虽然见效快,效果却不怎么好。

  远比不上我的‘棍棒与游戏治疗法’。

  经过我两三个疗程的诊治,overwhelming majority 恶棍至少能改变过去的坏习惯。

  就比如你,你脱掉‘灯戒’,依旧想杀小孩。

  若是和我玩几场‘我们都是好child ’的游戏,保证你每次一产生‘伤害child ’的念头,都会浑身颤抖、四肢无力。”

  青女看完整段,也久久没从屏幕上挪开眼睛。

  不过她此时的目光呆滞茫然,思想不知飞哪去了。

  等了一会儿,见她还是不说话,哈莉又主动开口,faintly said :“所以你明白了?你和你的青灯队友,本身就是青灯部落最大的隐患。

  如果去掉你额头的‘灯戒印记’,你立马从青灯之首,变成青灯毁灭者。

  这个致命隐患需要立即弥补,原因也简单。

  全宇宙所有的灯炉、灯戒锻造技术,都来自小蓝人。

  即便青灯灯炉是阿宾苏亲手锻造,谁能保证小蓝人没在锻造技术上留下后门?”

  哈莉朝天空抬了抬下巴,“如果你和那九位深入交流一下,就能真切认识到人心有多险恶。

  连初等文明的Earth 米国人,都懂得在外售的高科技设备中藏后门,小蓝人只会做得更绝。

  而你也知道,绿灯Legion 的Guardian 失踪了,疑似内部出了叛徒。

  如果那位Guardian 叛徒在关键时刻激活青灯隐患,会有什么后果?”…

  “就不说Guardian 了,我能激活隐患,比我更强的Divine King 、至高存在,八成也能。多早晚,你们青灯部落会因为这个隐患而崩溃。”

  青女的purple 脸庞微微发白。

  哈莉patted 她的手臂,叹道:“走吧,我们先回庄园,你有足够的时间来思考。”

  “她怎么了?看起来似乎有些丧魂落魄。”

  来恩将军看着青女默默离开的背影,疑惑问道。

  “我诛了她的心。”哈莉said with a smile 。

  来恩嘴角抽搐几下,也没细问,只worriedly said :“白宫和五角大楼都像炸了锅,你知道原因的。”

  哈莉一摊手,helplessly said :“九人众是自愿加入青灯部落的,没人强迫他们,青女也坦言其中之利害,这能怪谁?

  而且说句不好听的,他们现在是坏蛋变好人,可喜可贺呀!”

  来恩将军叹道:“他们不是来做好人的,他们来找青女,是为了获得青灯之力,好继续干坏事。

  现在不仅坏事没得干,连人都搭了进去,他们本心上肯定不乐意。

  而且他们也不是孤家寡人。

  他们有亲戚朋友,有家人.与利益上的盟友,他们肯定会闹。”

  “现在的Earth 需要九人众。或者,你觉得该为他们九个,放弃整个Earth 的安全system ?”哈莉道。

  来恩frowned :“若是摘掉‘灯戒’,他们还能不能变回来?”

  “或许能,或许不能。”

  “你不确定?那我们去找青女。”来恩道。

  “问青女也没用。‘灯戒’能戴上就能摘下,这没问题,可要摘下‘灯戒’,至少要等至黑之夜结束吧?

  我们不知道危机结束的时间。

  而这段时间内,怜悯之情感很可能永久性影响某些人的性格。

  也即是把‘歪脖子树性格’扭曲到笔挺正直。”

  来恩想了想,道:“能不能现在就摘下他们的灯戒,去正义联盟找一批英雄来做青灯苦行者?”

  说到这儿,他忍不住又sighed ,“难怪青女一直说‘青灯苦行者’,而非青灯侠,之前我们竟然都忽略了这么关键的信息。”

  “只是你们利令智昏,我可没忽略。”哈莉道。

  “能不能换成超级英雄?”来恩又问。

  哈莉推脱道:“你别问我,我和你们一样,刚认识青女没多久,关系不熟。”

  来恩将军眉头深锁,迟疑着要不要现在就去找青女,或者应该叫上超人女婿?

  “哈莉,我想清楚了。”恰在这时,之前进屋的青女又走了出来,看着哈莉严肃道:“如果你严格遵守我们现有的制度和理念,并发誓不以任何方式偷窃、抢夺青灯能量,青灯部落愿意聘你做‘青灯Guardian ’。”

  “青灯Guardian ?”来恩将军大惊。

  震惊过后,他又埋怨地looked towards 哈莉:还说关系不熟,人家都请你做Guardian 了。

  “你不多考虑几天?”哈莉疑惑道。

  “刚刚我打开《青之怜悯书》看了一下部落的未来‘Guardian 哈莉奎茵’已经在书中了。”青Goddess 色复杂道。

  “hahaha ,我就说嘛,我和青灯有缘。”哈莉得意大笑起来。

  96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