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Am Going To Have A Fight With Superman Chapter 1381

  成为青灯Guardian 的second day 早晨,哈莉就换上了新衣服:一条azure 的长袍,胸口有white 的青灯标志。

  款式上看着和小蓝人的长袍很像。

  “你怎么穿得跟个小蓝人似的?”艾薇第一眼就察觉出来了。

  “眼光不错,这就是在模彷小蓝人的红green robe 子。我倒不是欣赏他们的风格,但他们已经用三十亿年的时间,在所有人心中树立起‘Guardian ’应有之形象。

  我不这样穿,谁能一眼便知我是Guardian ?

  现在我穿着这衣服出门,任谁看到,都会和你一样,立马联想到小蓝人。

  再看看我胸口的青灯标志,就能轻易猜出我的身份。

  如此,才不算锦衣夜行。”哈莉happily 道。

  边上的露易丝不以为然地说:“即便绿灯Guardian 也不是什么Supreme 的身份,青灯Guardian 还不如你的‘天堂War God ’唬人。”

  哈莉摇头道:“你有点眼光,但见识仍旧不够。”

  换在至黑之夜前,让她做绿灯Guardian ,她都会嫌麻烦,青灯Guardian .即便为了青灯防御专长,也不怎么值得。

  even more how 她已经发誓,不偷窃、抢劫自家的青灯能量。

  嗯,她这次打算做个守信之人,绝对不偷也不抢.顶多费些时间,诱骗青灯灯兽主动献上本源,就像她只用半个小时的时间,就说服刚见面不到一天的青女。

  不过,至黑之夜的出现,改变了哈莉对情感能量的看法和想法。

  黑灯的规模、强度以及能量等级,都远超过七色灯戒的范畴,背后之人绝对是一位“至高”,而堂堂至高,只是可见光情感光谱之一她在情感光谱Legion 身上看到提升第六防御专长之外的“利澜点”,而青灯Guardian 就是一个breakthrough 口,凭着这一身份,她有机会接触到情感光谱的核心秘密。

  “难道你做青灯Guardian 不是为了青灯能量?”露易丝不服气地说。

  哈莉没心思和她解释自己的想法,只问道:“你昨天从九位军政大老的忏悔中听到那么多秘闻,可今天早晨连一篇惊爆眼球的新闻都没出现。

  咋了,料太勐,不敢报道了?”

  露易丝神色一肃,道:“他们说的每句话我都记在心里,并且会一直调查下去。只要找到确凿证据,我一定会将它们公开。”

  “随着时间流逝,有些桉子压根找不到证据。而且你也不需要证据,只要把当时的播放出去就行。”哈莉道。

  “你很希望我那么做?”露易丝问。

  “我希望你做点正事,别一直盯着我。”

  今天的头版头条出自露易丝之手,内容却与哈莉有关——先向大众介绍青灯的到来,又重点宣扬她成为青灯唯一Guardian 的“壮举”。

  露易丝神色复杂道:“至黑之夜降临,民众们对米国政府的事不感兴趣,他们更你的信息,看到你calm ,他们才能放心。”…

  她也不想天天写她的新闻。

  她早几天还发过撕破曼的专访,但效果不佳。

  “哈莉,这种日子什么时候才是尽头?虽然大规模的黑灯活尸再没出现,但社会上零星的死亡事件从未停止。

  民众people were alarmed ,不敢出门,也不敢见人了。

  哪怕外星入侵,都不至于让大家这么紧张。

  活尸复活,还都是自己至亲,带来的心灵冲击实在太强。

  如果至黑之夜持续个about a year ,只怕很多人会精神崩溃。”她忧心忡忡说道。

  “主导权不在我们手里,不过我猜时间不会太久,短则两三天,最长也不会超过一周。”哈莉道。

  露易丝精神一振,连忙问道:“为什么这么说?”

  “黑灯活尸四处活动的目的,是收集活人的情感能量。活尸的强大与难缠,你也了解,我们Earth 这么多超级英雄,应付起来都这么麻烦,其它planet 这会儿只会更惨。”

  露易丝叹道:“这两天我时刻盯着银河新闻,很多planet blood flowing into a river ,社会彻底崩溃。”

  “黑灯活尸仅在Earth 遇到挫折,在其它planet 搜集情感能量的行动都顺风顺水。也即是说,它们很快就会收集到足够的能量,那时幕后之人必然现身。”哈莉道。

  “你怎么知道它们对情感能量的渴望有极限?万一它们贪得无厌,永不满足呢?”露易丝道。

  哈莉faintly said :“它们再贪,物质宇宙的总人数也有极限。按照它们的效率,一周时间,差不多足够把宇宙生灵屠杀殆尽了。”

  露易丝骇然,“全宇宙人死光?!你认真的?”

  “你都说了,黑灯活尸贪得无厌,永不满足。”

  “可是,整个宇宙亿absolutely 人”她complexion pale ,神情恍忽。

  “这不是我们能决定的,我们只能尽量保护好自己。”哈莉叹道。

  second day ,Earth 无major event ,银河系loss of life 。

  third day ,哈尔那边传来好消息,他的大联盟成功了60%,除蓝灯与青灯之外,紫灯和赛尼斯托也同意和绿灯结盟。

  接下来他们将前往科鲁加planet ,帮赛尼斯托重新夺回对黄灯Legion 的控制权,以结束红黄、黄绿乱战。

  第四天,哈尔再次传来好消息,他的大联盟已经成功71.4%,赛尼斯托凭他在黄灯戒指中留下的后门,轻松击杀蒙戈二世。

  嗯,黄灯戒指都是赛尼斯托找科瓦德人锻造的,他悄悄在戒指中留下后手,确保他能在关键时刻夺取灯戒的控制权。

  蒙戈二世死得很冤。

  第五天,大超、百特曼等英雄巨头,以及Earth 各国的首脑,都坐不住了。

  因为他们都从露易丝那听说过哈莉的“七日之期理论”。

  “哈莉,如果你的猜测没错,我们现在就该做准备了。”百特曼严肃道,

  哈莉nodded ,道:“我时刻都做好了战斗的准备。”…

  “不是我们,是普通民众。”大超worriedly said :“以黑灯活尸的规模,当secret mastermind 降临时,战斗的烈度八成不亚于‘兰恩-塞纳冈’之战。

  当时几千万人参战,整个星空都被点燃。

  若是把战场从星空转移到地表,即便最终解决危机,民众还能活下来多少?”

  来恩将军严肃道:“哈莉,你的‘七日之期’有什么理论依据,准确吗?”

  哈莉道:“从黑灯活尸降临,到几小时我将Earth 吞入腹中,Earth 损失了多少人,黑灯活尸增加了多少?

  可以绘制出‘黑灯降临时间——Earth 死亡人数’的曲线,就能推算Earth 生命死绝的时间。”

  百特曼的眉宇间多了几分急色,“今天已经是第五天,七日之期即将到来。

  目前来看,要保证普通民众的安全,有两种方法。

  first ,把最终战场挪到Earth 之外;second ,把Earth 人转移出去。”

  “这两种方法似乎都不现实。”来恩将军frowned :“而Earth 数十亿人口,能往哪儿转移?

  如今的物质宇宙,哪里都不安全。

  我们连secret mastermind 的目的都不清楚,就连‘最终之战在Earth ’的预言,也不知真假,怎么转移战场?”

  “哈莉,你的胃袋维度,能长时间装下70亿人吗?只活人,而非整颗Earth 。”百特曼看着哈莉问道。

  哈莉惊讶地看了他一眼,道:“70亿人的总体积和总质量,都远不如整颗Earth ,只把他们塞进胃袋里,倒不是不可以。

  但他们需要一个立足之地,而且eat, drink, shit and piss ,甚至呼吸,都是大麻烦。”

  百特曼立即道:“你不是吞了奥丁的瓦拉哈尔吗?让他们去那避一避,待不了几天。”

  哈莉看着他,looked thoughtful 道:“看来你这个计划并非临时起意。”

  百特曼也不否认,“上次你将Earth 吞下肚后,我便开始考虑这个问题。

  不仅是这次的至黑之夜,今后遇到大型宇宙危机,都可以用你的胃袋维度做临时的避风港。”

  哈莉道:“瓦拉哈尔的情况很特殊,它由信仰力和Divine Power 构成,而非纯粹的物质world 。

  里面没有空气,但少量活人进去后,也不会憋死,因为信仰力能创造他们需要的空气。

  但70亿人数量太多,需要的信仰力将是一个天文数字。

  我的情况你们也了解,收割到的每一笔信仰力,都投在草头神身上。”

  “我可以帮忙。”命运Academician 道。

  命运Academician 肯特如今也是一名超级英雄了。

  在多元重启之后,他受老绿灯邀请,加入了正义协会。

  秘密会社弄死了太多英雄,正义协会和山姆uncle 的自由斗士损失最为惨重。危机结束后,两大英雄组织都敞开大门招收新人。

  比如正义协会的“核能侠”,如今都third generation 了,前两代在天堂山。

  所以,此时的巨头会议,肯特也在场。…

  其实他不加入正协,也能参加任何一场“英雄会议”,只不过他之前选择了矜持,很少公开露面。

  “是你帮忙,还是纳布?”哈莉问道。

  肯特尴尬said with a smile :“好吧,是纳布。”

  “她会主动帮忙?我不相信,莫不是有什么阴谋?”哈莉不掩饰自己的怀疑。

  命运Academician said with a bitter smile :“还不都是因为你。”

  “我咋了?”

  “上次黑灯初临,你计划把Earth 吞入肚里,纳布不同意,你就用民意威胁她,甚至想凭民众对你的信任与人口,篡夺她的秩序神系。

  这触碰到她的reverse scale ,她非常非常生气,也变得非常重视——”

  “闭嘴!”话说了一半,他头上的命运头盔忽然golden light 大放,一声厉喝从嘴里迸发出来,“Demoness 哈莉,我没耐心和你磨叽。

  我以70亿Earth 人类Guardian 的名义,征用你的胃袋维度,希望你配合。”

  哈莉古怪道:“你的意思是,这是你的计划,我只是个打下手的,就像你上次给我打下手一样?”

  “you think like this ,完全没错。你答不答应?”纳布傲慢道。

  哈莉瞥了百特曼一眼,他神色平静,并不因为失去“转移70亿人计划”的所有权而不满。

  “你先把详细计划说一遍,让大伙儿都听听。”她也没和她争。

  反正她有露易丝。

  作为宇宙第一“哈莉吹”,宇宙名记一定会向民众大肆宣扬她在“转移行动”中的丰功伟绩。

  “我的计划很简单,在你的胃袋维度构筑一个有生命、死亡、植物和四大元素的Small World ,也即是创世!”纳布傲然道。

  “啊~~~”哈莉张开嘴巴,“你来试试。”

  “嗡~~”纳布头盔轻轻震动,从命运Academician 肯特·奈尔森头上脱离。

  “秩序之主,listen to my orders ,众神归位,众神合体!”

  一声不算响亮却震动灵魂的呐喊之后,纳布头盔如同一轮小太阳,向all around 辐射璀璨刺目的golden light 。

  “whiz whiz whiz ~~~”一对golden 手套飞了过来,接着是golden cloak 、golden 板甲、golden 护肩、golden 长靴.

  它们和头盔一起,组合成一个完整的“人”。

  ”pu 通,噗通.”磅礴的Divine King 威压降临到物质界,大厅里的凡人,无论意志坚定如来恩将军,桀骜不驯如露易丝来恩,都双膝发软、面色惨白,忍不住跪了下来。

  会场上不仅有白宫的人,国联很多国家都有派代表,纳布是故意在这些“人类代表”面前展露实力,让他们明白谁才是“人类法师第一神”。

  “你们都跟我来。”

  “秩序Divine King ”一挥长cloak ,把在场所有人都卷入哈莉的喉咙。

  他们悬浮在一片朦胧光线笼罩下的虚空,纳布神Wang Jinguang 灿灿,宛若正午的太阳。

  golden rays of light 刺的他们无法正眼瞧她。

  “我说,要有大地。”

  纳布充满威严与神圣的声音,响彻整个胃袋维度。…

  外面的哈莉用手搭在小腹处,都能感受到微微的震动。

  以纳布此时的“众神合体”的体量,只要她愿意,能轻易穿透她的“山寨起源墙胃壁”,然后撕破她的肚皮,从里面从容钻出。

  “轰隆隆”随着纳布声音落下,一片土褐色气流从“all directions ”涌入Divine King 脚下,naked eye 可见地形成一块岛陆。

  岛陆向着all directions 快速展开,成为一片continent 。

  外面的哈莉愣住了,她敢保证,并没有Earth Element 穿过她的肚皮进入胃袋维度。

  所以,这些Earth Element 都来自纳布?

  愣了一会儿,她感受到沉甸甸的压力,连忙叫道:“哎,陆地不要太大,太大了我承受不住。”

  continent 这才停止生长。

  “我说,要有风。”纳布继续庄严宣布。

  “huhuhu ”大地上有徐徐微风,也有狂野飓风。

  “我说,要有水。”

  “我说,要有火。”

  水与火并未直接显现在continent 上,但哈莉感受到巨大的变化:那块continent 从不稳定变成稳定的实体。

  它成了真正的小位面!

  纳布说到做到,她在她的胃袋维度里创造了一片Small World 。

  “我说,万物之绿植根于此!”

  “轰隆隆”荒凉的大地上长出茂密的森林、分割出广袤的草坪。

  小位面展现出生命的活力。

  “我说,众生之红如鲜血在大地之脉中奔涌。”纳布继续道。

  “我说,腐朽之黑everywhere !”这是纳布最后的一句话。

  这两次都不如万物之绿出现时变化大,但众生之红让这个小位面有了诞生生命的可能,也让活人降临此地后,不会莫名奇妙死于法则缺陷。

  纳布equivalent to 在一块空白纸张上作画,纸上原本什么都没有,自然也不存在“Life Law ”。没有这一法则,生命无法存活。

  而腐朽之黑则是“生命循环”的最后一环,没有腐朽之黑,这个小位面的落叶不会腐烂。

  人死了也变“睡美人”,只失去灵魂,肉体依旧维持生前原样。

  96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