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Am Going To Have A Fight With Superman Chapter 1383

  第六天,第七天,甚至到第八天,Earth 都calm and tranquil 。

  Earth 上的气氛越加压抑,哈莉也开始尴尬。

  虽然没人拿“七日之期”嘲笑她,但每天她打开诺亚方舟的“后门”时,都有一批欧米人熬不住,从“方舟”上跳下来。

  到后来,米国在亚洲、欧洲的小弟们也顺应潮流,有一大批人选择回归家乡。

  无论在Earth ,还是“诺亚方舟”上,都开始流传一句话:银河上将聪明了一辈子,这次终于判断失误。

  不过,以正联为首的超级英雄们,依旧每天至少两次,在自己的社交账号上声嘶力竭,劝说民众不要抱有侥幸心理,要好好待在“诺亚方舟”上。

  这次米国政府没唱反调,反而积极配合英雄搞宣传。

  已换上cultivator of painstaking cultivation 长袍的阿宝总统,甚至抱着一本厚厚的《圣经》,在晚上8点golden time 段,面向全体人民做“总统讲话”。

  “诺亚建造方舟时,那些愚民看在眼里,都在嘲笑他,结果如何,所有人都知道。

  新时代的诺亚方舟为每人送上一张船票,我真诚地希望所有人都珍惜它。”

  “为什么‘黑手’还没降临?”来恩将军现在开始着急,并期盼“黑手”早日出现。

  “咱们Earth 闹出这么大的动静儿,‘黑手’显然是知道了,她不想让我们顺心如意、如愿以偿呗。”哈莉叹道。

  “为什么不是你的判断错了?七日之期已过,宇宙并没被灭绝生灵,很多高等文明planet 甚至开始对领土范围内的活尸展开大反攻。”露易丝问道。

  哈莉道:“你质疑我的话,同时也是你自己问题的答桉。

  七日之期已过,宇宙依旧生机勃勃,说明黑灯活动减弱,它们的数量并没有持续指数型膨胀。

  因为它们已经收集到足够的能量。”

  “我其实不担心‘黑手’不降临Earth ,就怕她像你说的,故意拖延时间。等我们米国人熬不住,都从诺亚方舟上下来,然后来一波大的。

  如果东方人跟着一起从诺亚方舟上下来.唉,为什么他们那么能忍?

  不仅没下来,反而在我们下来的时候,陆续往里面运输了一大批物资,甚至开始在‘诺亚方舟’上搞基建,in a frenzy 地修起商品房。”来恩将军愁眉苦脸地说道。

  哈莉澹澹道:“现在诺亚方舟上人口不断减少,每人至少分到4平米的空间。

  如果修建10层楼房,个人空间就扩展到40平米。

  一人40平米,即便扣除公摊面积,住起来也比之前舒服多了。

  如果修建30层的高楼,每人实际使用面积缩小到20平米,五口之家住100平米,节省下的空间能修花园和体育馆,一个像模像样的社区便弄了出来。”

  “即便黑手如你猜测的那样,故意拖延时间,可她能拖延多久?东方人哪有时间把30层的楼房建起来?”露易丝疑惑道。

  …

  哈莉道:“这回肯定建不起来,但他们又不缺时间。前天他们的某位领导打电话来庄园,和我签订了一份电子契约。

  按照人口比例,把‘诺亚方舟’上22%的面积,永远划分给天朝人。

  所以,哪怕至黑之夜危机结束,他们也能继续留在方舟上搞基建。

  今后如果再遇到类似的全球性危机,天朝人可以直接搬到‘诺亚方舟之天朝社区’居住。”

  “shit,这可真是个terrifying 的消息。”来恩将军目瞪口呆。

  “这方法不错。”百特曼nodded 赞道。

  “什么时候来的电话,我the past few days 一直在庄园,怎么一点也不知道?”露易丝惊疑道。

  为应付即将到来的至黑之夜危机,哈莉和之前一样,把自己的亲朋好友,如赛琳娜、戈登一家,都送去天堂山。

  本来露易丝也可以去,她的婆婆和儿子已经去了。

  但她想留在Earth 搞事业,就在奎茵庄园住了下来。

  “人家打我的手机,不是什么major event ,哪需要大声嚷嚷?”哈莉澹澹道。

  “他们为什么有你的手机电话?”露易丝又问道。

  她可是知道的,即便米国国务卿也打不通她的电话,米国政府总共只有两个人能和她电话沟通,一个是米国总统,一个是她father 来恩将军。

  “天堂山科技公司的生产工厂全在那边,认识几个领导有什么奇怪的?”哈莉道。

  “哈莉,你不能这么做,东方人是在我们米国人的‘诺亚方舟’上建立殖民地啊!”来恩将军excitedly said 。

  哈莉摇头道:“那块continent 既不是我的,也不是米国的,它本来就属于全人类。你别忘了,它是纳布造的。”

  “纳布Divine King 是米国人,你也是。”来恩将军立即道。

  哈莉不以为然道:“纳布和米国没半毛钱的关系,她出生在非洲某个土着部落,国籍应该算埃及。

  秩序神系的Spiritual God 们,可能有东方人,但绝不是米国人。”

  “可命运Academician 是米国教授。”

  哈莉按捺住心中的不耐,解释道:“首先,肯特是命运Academician ,不是纳布;其次,命运Academician 虽有绿卡,但他的祖籍也是埃及。

  最后,讨论这个没意义。

  ‘诺亚方舟’属于所有人类,也有米国一份,不用嫉妒别人。

  你若愿意,我现在就和你签订一份和东方人同款的土地永久使用权的契约。”

  来恩将军面色数变,夏声道:“米国人口不多,土地面积也少,能不能把别国的,比如印度的,均一些给我们?”

  哈莉不耐烦道:“你去和印度人说去,只要他们同意,在‘诺亚方舟’建立一个‘大印度——米利坚合众国’都没问题。”

  来恩将军eyes shined :如果把印度合并了,通过金融的方式,让印度老一人0.5平米,支个帐篷足够了,“多余的”3.5平米都给米国人,而印度人口又比米国多好几倍.如果六个印度老供应一位米国大爷,岂不是不用盖高楼,也能平均每人20平米?五口之家能盖个两层楼的独栋大豪斯呢!

  …

  想到得意处,他忍不住“hehe ”笑出声。

  露易丝奇怪地看了他一眼,道:“话题扯太远了,‘诺亚方舟’只是个临时的避风港,一个人一辈子加起来,也不一定能在那住满一个月,讨论它的土地所有权,真没多大意义。

  我们应该好好考虑一下,怎么打破僵局,不让‘黑手’的计谋得逞。”

  “现在的局势明显对我们有利,你要打破什么僵局?”哈莉道。

  “怎么对我们有利?”露易丝不解道:“现在不上不下,人心不稳,你也说了,‘黑手’故意不让你如愿以偿。”

  “我问你,这一战的主力是谁?”

  “难道不是你和正联的英雄们?”刚说了一句,露易丝又懊恼地一拍额头,“最近很少见到绿灯侠,我把七灯Legion 都给忘了。”

  “哈尔至今没传来‘七灯结盟已成’的消息,说明他们还在折腾。虽然我很想骂色光Legion 效率低下,但既然‘黑手’也不急,我也不用太激动了。”哈莉said with a smile 。

  露易丝恍然大悟,“没错,拖延时间其实对我们有利!

  因为七灯还没完成大集结。而解决黑灯,主要还是靠七灯Legion 。”

  ninth day 的早晨,哈莉刚起床,便收到哈尔传来的好消息。

  “哈莉,我们已经说服阿托希塔斯和拉弗利兹,七灯Legion 集结完毕。”

  “你是怎么说服他们的?”哈莉问道。

  “阿托希塔斯虽然憎恨Guardian 和绿灯Legion ,但他不是没脑子的蠢货,亲自和黑灯活尸大军打了几场之后,红灯损失惨重,他便明白什么是当务之急了。

  拉弗利兹则比较难搞,为了说服他,赛德牺牲了她自己。

  赛德用自己做筹码,自愿成为拉弗利兹的所有物,来换取他加入七灯联盟。”哈尔叹道。

  “拉弗利兹要赛德做.老婆?他口味可真独特,甘瑟同意了?”哈莉表情古怪道。

  小蓝人长得其实不丑,但一个个都是大脑袋、小身板,与美人完全不沾边。

  哈尔叫了起来,“你想哪去了?赛德是给拉弗利兹做Guardian ,橙灯Guardian 。”

  哈莉said ill-humoredly :“你管这叫牺牲?是谁在牺牲?”

  “对赛德而言,这就是牺牲。她本来和甘瑟在蓝灯Legion 自由自在,朝夕相处,现在两人劳燕分飞,甘瑟这会儿十分痛苦。”哈尔认真道。

  “好吧,你说是牺牲就算牺牲吧,现在‘七龙珠’凑齐,接下来怎么做?”哈莉问道。

  “聚齐七灯之力,讨伐黑灯老巢。”哈尔铿锵有力地说道。

  哈莉精神一震,“你们知道黑灯老巢在哪?”

  “七灯聚齐后,甘瑟就能用‘七灯合一’的方法,定位黑灯老巢的坐标。你和青女说一声,让她到Nether King Star 附近等我们,我们会带她一起去666扇区,黑灯老巢在那儿。”哈尔道。

  …

  十分钟后,太阳系,Nether King Star 外的一颗陨石上。

  “嗡~~”一道绿色光圈appear out of thin air ,从无到有,三米高。

  光圈稳定后,“whiz whiz whiz ”从里面飞出来六种颜色共eight figures 。

  哈尔领头,刚一飞出光圈,便看到陨石上立着的两个人。

  “嗨,青女,哈莉——”

  “偶买噶,Demoness 哈莉,这是陷阱,快跑。”他身后一个orange 的“驴嘴鸟人”激动大叫,打断他的招呼之声。

  “Demoness 哈莉怎么在这儿?难道真是陷阱?”红灯之首阿托希塔斯也凝神戒备。

  “各位色光之主,你们不要激动、也莫要害怕,现在咱们是自己人。”哈莉高声叫道。

  拉弗利兹忽然说道:“如果是Demoness 哈莉,那就必须再加一条——不许以任何方式偷窃、抢夺我们的情感光谱能量。”

  他长着一对小而灵活的眼睛,嘴巴鼻子很像驴,不过他的牙齿非常尖锐,将近20厘米长,从后牙槽横着延伸出嘴唇,看着很狰狞。

  这会儿他像一只鸟儿飘浮在半空,如同鸡爪的大脚,像乔丹抓篮球一样抓着赛德的大光头。

  “没错,Demoness 哈莉的名声,known to everyone ,我们得确保自己的力量不被窃取。”阿托希塔斯大声道。

  随着他情绪的波动,他说话时嘴巴会向all directions 飞溅猩红的液态能量。

  “我可以答应你们的要求,但我也有条件,谁若挑衅我,我就能向他发飙。”哈莉道。

  “不行,无论如何你都不能对我们出手。”拉弗利兹yelled 。

  阿托希塔斯连连nodded ,神色还有点得意。

  哈莉向橙灯之主舔了舔红唇,表情友善地said with a smile :“OK,我不签了,让和平协议见鬼去吧。”

  “你~~”拉弗利兹汗毛到竖,莫名的恐惧瞬间覆盖他全身。

  阿托希塔斯艰难咽了口唾沫,脸上的得意被戒备取代。

  他把目光转向甘瑟,“我仔细思量了一会儿,似乎她的要求还算合理,你觉得呢?”

  “我们需要团结。”甘瑟先看着哈莉郑重说了一句,才道:“你的要求我们可以同意,但你得说清楚,什么才算‘挑衅’。”

  “行为上攻击我、伤害我,语言上羞辱我、让我不开心。”哈莉道。

  “‘不开心’太宽泛了。”甘瑟frowned 。

  “那你们可以不和我说话,不说话,就永远不会在语言raise upwards 衅我。”哈莉道。

  甘瑟以目光询问几位灯侠。

  赛尼斯托澹澹道:“可以,但你得先发出警告,如果谁不听警告,那才是真正的挑衅;如同他听了警告,一天内都不再说类似的话,这一回合就算结束。”

  “唔,赛尼斯托说得有道理。”阿托希塔斯道。

  拉弗利兹歪着脑袋想了想,说道:“要不,警告两次?不,至少三次,或者更多,四次?我觉得五次”

  哈莉也不打断他,他一直说到‘至少10次’都没停下。

  哈尔尬said with a smile :“哈莉,拉弗利兹不是故意的,他因操控橙灯能量而饱受折磨,时刻都处于渴望得到的饥饿状态。

  哪怕是虚拟的警告‘次数’,也能被他当成宝贵的财产,所以.”

  “警告的次数难道不是珍宝?”拉弗利兹扯着嗓子叫道:“她可是Demoness 哈莉,她发飙,就等于她想要你的性命、能量和全部家当。

  用你的小命加色光能量,再加上全部身家,除以‘警告次数’,就是单次警告的价值,你说它有多珍贵?

  或者,你觉得你们这群歪瓜裂枣,能对付得了凶名在外、战功彪炳的Demoness 哈莉?”

  哈莉忽然觉得这very ugly person 有点可爱了。

  至少他很有见识嘛。

  “各位,我们没时间耽搁。”被拉弗利兹提在爪子下的赛德说道。

  她很惨,像鸟儿爪子下的insect 似的,被提在半空,不上不下。

  “我只警告一次。”哈莉道。

  “一次太少。”拉弗利兹叫道。

  哈莉said with a smile :“我教你一个方法,以后我在场时,你们尽量少开口说话,万一忍不住嘴巴喷粪,在我警告你们一次后,就用灯戒能量把嘴巴缝上。

  只要坚持一天不说话,就不会在口头raise upwards 衅我了。”

  “似乎可以试试.”哈尔扫视一众灯主,讪笑着说。

  “那样该多憋屈啊。”拉弗利兹不满道。

  他的声音很低,更像在滴咕。

  阿托希塔斯和赛尼斯托也ugly complexion 。

  “要不这样,咱们玩个小游戏。”哈莉looked towards 灯主,be eager to have a try 道:“我站在这儿不动,你们谁若不服,可以一起出手,用你们能想到的任何方法攻击我。

  但凡能让我后退一步,或者伤害我一根头发,就算你们赢。

  只要你们赢了,哪怕你们当面骂我,我也唾面而干,绝不发飙。”

  “Demoness 哈莉,你太猖狂了,敢对我们说这种话。”拉弗利兹angrily roared 。

  我要与超人约架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