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Am Going To Have A Fight With Superman Chapter 1387

  拉娜·朗结婚了。

  刚与儿时伙伴兼旧情人的克拉克重逢时,她再次陷入爱河,第二次唔,他们早年在斯莫威尔分分合合很多次,她也一次又一次厌烦两人的纠缠,一次又一次重新爱上他。

  但这次不一样,她在他身上看到她多年来一直期望的成熟与稳重。

  她很早就知道他有Iron Body ,他也知道自己不是肯特家的亲儿子,他对身世、力量和责任的迷茫,让他经常显得阴郁且浮躁。

  很难想象此时的超人会对着老mother 、老婆大吵大叫,flies into a rage 。

  但他曾经对她做过无数次,他也曾吼过他老爹乔纳森。

  那时候他若能成熟些,他们早就结婚生子。

  可他把青涩与莽撞留给了她,露易丝直接接手一个她yearn for something even in dreams 的成熟温柔的好男人。

  她心有不甘。

  不过她的不甘心只持续了几个月。

  他们在无限Earth 危机中期相遇,等危机结束,露易丝带着新鲜出炉的儿子从天堂山回来,她在亲眼见过他看露易丝的目光后,就彻底绝了心中那点绮念。

  她苦涩,也开心。

  苦涩自己想要的爱,轻而易举让别的女人得了去;开心自己这辈子最爱的男人,终于遇到这辈子最爱的女人虽然那个女人不是她。

  从那之后,拉娜朗开始接受大都会young, talented people 的约会邀请。

  她为黄金核弹做过专访,名气不小,长相上比露易丝还更甜美,自然不缺追求者。

  还都是人类高质量男性,议长的儿子、造火箭的企业家、small reputation 的明星

  直到前年圣诞节,她答应了现在丈夫的求婚。

  他不算多有钱,老爹也不是白宫或五角大楼的某个要员,他和克拉克一样,都是乡下来的,很勤奋,也很有innate talent 。

  如今35岁,已经是大都会教会大学的历史教授。

  单纯以他教授这一职位来判断,他绝对算得上young and promising ,高质量男性中的精华。

  不过嘛,他研究的学科是“武Divine King 考古系”。

  如果武Divine King 的历史真相没被哈莉以及一众英雄揭穿,如果所有人依旧接受脑中被扭曲的历史,他这位武Divine King 考古系的大学教授,将会比别的学科更受人敬重。

  可现在.

  现在他依旧热衷于自己的学科,甚至比之前更投入、更感兴趣了。

  他的这种质朴与执着好吧,就是一种憨劲儿,莫名奇妙让拉娜朗在他身上看到一两分克拉克的影子,两人便unfathomable mystery 地相恋,最终结婚。

  嗯,至少在她的朋友和同事眼里,她和一个“被扭曲之人”结婚,挺unfathomable mystery 的。

  她的丈夫亚历山大·德普,不仅人生被扭曲,被灌入了学习武Divine King 历史的记忆,就连他这个人本身,很可能都是宇宙重启带来的副产物。

  而拉娜朗记得一切,她的人生很完整。

  按照常理,这两类人只要碰到一起,只要聊到“过去”与“历史”之类的话题,能不打起来都算绅士了。

  …

  他们却因为“武Divine King 的历史”问题相遇、相识、相知.最终走到一起。

  或许,拉娜朗还潜意识把丈夫“被扭曲的人生”当成优点,至少被扭曲出来的他没有过去,很“干净”。

  不像她,一堆乱七八糟的情史。

  他对她的爱有一百分,她却把至少60分,永远留给了另一个男人。

  不过,现在拉娜朗却开始讨厌丈夫的职业,以及他的憨劲儿。

  他们家明明immediately 就搬到“诺亚方舟”,本可以安稳待到危机结束。

  结果没两天,因为大批米国人,尤其是他的学生和同事们吵吵闹闹地离开,德普先生便随大流,也带着妻女下了方舟。

  嗯,他们已经有了个女儿,刚出生不到半年。

  拉娜·朗本可以带着家人去天堂山。

  无论凭哈莉之友的门路,或者大超旧情人的关系,都能轻松拿到几张船票。但她不想带丈夫去见哈莉,因为他是个狂热的武Divine King 历史学家。

  她简直不敢想象两人见面的场景会有多尴尬。

  带着丈夫去找旧情人?

  不仅尴尬,还对德普先生很不公平。

  如果没诺亚方舟这一选项,她或许只能brace oneself 去找哈利,但既然有别的选择,她也没必要去求别人。

  现在她却宁愿当时去找哈莉了。

  “拉娜,你不用担心,若事情真往最坏的方向发展,我们也能在最后时刻登上方舟。”看着在客厅烦躁转圈的妻子,德普先生出言comforted 。

  “等百亿活尸降临Earth ,你还怎么登船?”拉娜said ill-humoredly 。

  德普先生笑了,“百亿活尸得多大规模?它们要从外太空过来吧?正义联盟的卫星已经布置到几光年之外,一两个活尸,卫星可能检测不到,但乌压压百亿规模,一定能提前得到消息。

  即便活尸超光速飞行,要赶到Earth ,也至少一刻钟。

  而银河上将吞天食地的时间不超过two minutes 。

  闪电侠速度更快,第一次运送70亿人,两位绿灯侠只用了3 minutes 。

  也即是说,只要有五分钟的时间,银河上将就能再为我们开一次门。

  扣除五分钟,一刻钟也还剩10分钟。

  所以,你明白了吧?我们不蠢,我们是认真计算过时间的。”

  “这套计算方式,谁告诉你的?”拉娜朗疑惑道。

  德普先生said with a smile :“哈佛‘宇宙文明关系学’的李斯坦教授率先提出来的。

  他倒不是计算我们的最后逃命时间,而是在电脑上模拟危机从开始到结束的经过,然后推论出银河上将至少有15分钟的preparation time 。

  你知道的,为了保护我们,也为了方便我们在方舟上交流,常青藤高校的师生以及家属,都住在一起。

  李斯坦提出‘15分钟’理论的second day ,诺亚方舟再次打开舱门,这次更多的人嫌‘方舟’环境糟糕,选择了下船。

  …

  这时我们才注意到这个小bug,即便危机真的到来,我们也可以卡bug,在最后一刻从容登船。

  此时下船的人越多,等最终危机到来时,银河上将越发有必要进行最后一次大转移。

  总不能让这么多米国人都死了吧?”

  “你们都是这么想的?”拉娜朗惊疑道。

  为了生child ,她请了一年产假,最近既没工作,也很少外出交际,一直在家带child 、恢复身材,都没注意到离开方舟的人竟有如此“深思熟虑且合情合理”的想法。

  德普先生摇头道:“聪明人都这么想,网上也有很多类似的言论,至少我们并非别人以为的自大且愚笨。

  但最先下船,或者干脆拒绝上船的人,肯定没想这么深。”

  拉娜朗皱眉想了想,掏出手机道:“虽然你说的有道理,但我还是要打电话确认一下。”

  “确认什么?”

  “确认银河上将是否还在Earth ,这是第一点;其次,她是否认可15分钟的备战时间;最后,她会不会在最后一刻为我们再次开门。”拉娜朗道。

  “是打给银河上将?”德普先生eyes shined 。

  “给露易丝。”

  德普先生指着电视道:“你得等一会儿,银河上将的直播采访马上要开始了。”

  拉娜朗hearing this 往电视看去。

  屏幕上正在播放一条手机广告:超级小子以超人的经典造型和经典姿势,在blue sky and white clouds 间快速穿梭,几乎一瞬间,就离开Earth ,进入漫天星辰的外太空。

  此时,出来第一句广告词。

  “地有多广,the sky is how high ?皆在我的一瞬间。”

  超级小子right hand 叉腰、昂首挺胸,以太阳为背景,悬浮虚空,傲然说道。

  下一秒,超级小子一飞冲天的整幅画面被翻转、并迅速缩小,最终变成一个折叠屏手机的屏幕——原来刚才的画面都来自手机屏幕。

  而手机握在一只手上,镜头从渐渐拉高,让观众看到手机上超人飞天的画面,又看清握住手机的人——西装革履、一派成功人士打扮的秃头,来克斯·卢瑟。

  第二句广告词来自他,“超人能飞多快?皆在我的一握间。”

  语气和表情都比之前的超级小子康纳还要自负、要骄傲。

  拉娜朗不屑地curl one’s lip 。

  紧接着就是最后的镜头,对新款手机的旋转特写。

  并伴随最后一句台词,“大屏手机,就选lex Fold——”

  “刺啦~~”广告最后的lex fold2代的商标都没来得及出现,就见电视上雪花一闪,宇宙名记露易丝·来恩严肃的脸庞取而代之。

  她语气很急促,“紧急插播一条新闻,最终之战已经开启,黑灯的controller 名为‘黑死帝’,是一位realm 等同于达克赛德和反监视者的至高存在。

  银河上将已率领七灯联盟围剿黑死帝的老巢。

  到目前为止,依旧有大量欧美日韩的民众留在Earth ,银河上将为了大家的安全,选择御敌于国门之外。

  …

  他们成功了,成功找到黑死帝老巢。

  七灯合一对黑死帝造成巨大杀伤,还杀死背叛绿灯Legion 的Guardian “疤脸”。

  银河上将更是击毁黑死帝的巢穴——一个黑暗小位面,还戳爆黑死帝的眼睛,若非七灯盟友在操作上出现严重失误,她差点将她就地斩杀。

  黑死帝到底是一位至高。

  一次失误就给了她逃跑的机会。

  拦不住。

  此时此刻,黑死帝已进入超光速空间,疑似带着黑灯灯炉赶赴Earth 。

  所以,银河上将紧急传来消息,宣布Earth 进入最高警戒状态,所有还留在Earth 的市民,请立即离开高层建筑,最好躲在海拔低于水平面的地下室里。

  另外,我个人建议,趁危机还没降临,先订购一个月的守户犬服务,或者来克斯电信公司的‘圣盾system ’。

  Earth 的通讯system 很可能在危机中崩溃。”

  “订购守户犬服务?”德普先生呆了一瞬,激动叫道:“这种时候难道不该最后一次打开诺亚方舟的‘舱门’吗?”

  “银河上将压根不在Earth ,为了我们这些不上船的人,她选择御敌于国门之外,唉.”拉娜朗沉沉叹息一声,“我们在关键时刻拖了她的后腿啊!”

  “可是.”德普先生指着电视屏幕,愣愣地说:“十分钟后就是她的专访直播.”

  “很显然,专访只是个幌子。”拉娜朗道:“所有人都以为她会在上午十点出现在planet 日报总部,包括在Earth 留有眼线的黑死帝。

  如此,她就能打她一个completely unprepared 。

  这很符合她的风格。

  从露易丝的报道来看,她这次又成功了,不愧是银河上将!”

  “她失败了,黑死帝没死,反而朝Earth 赶来了。”德普complexion pale ,叫得有些歇斯底里。

  拉娜朗眼中闪过澹澹的失望,他到底不是他,他是真正的普通老实人,撕毁衬衫也变不了“超人”。

  他会为小聪明而得意,会因为脱离掌控的危局而恐惧,会在恐惧中崩溃,会在关键时刻表现出凡人的懦弱

  不过老公是自己选的,她还把60%的爱悄悄留给了前任,也没资格嫌弃他只是个凡人。

  她打起精神,快速说道:“去卧室把克洛尹抱出来,我们立即离开公寓。”

  “离开公寓去哪?”

  “按照露易丝说的,去地下室.唔,我们去地铁站,正好离我们家不到一百meter away 。”拉娜朗道。

  德普先生自己心里没谱,倒也老实,老婆让抱child ,他问了一句,就冲到卧室,把女儿抱了出来。

  而这短短十几秒钟,拉娜朗已经从冰柜里拿出个四盒牛奶,两袋吐司面包,并用一条厚毛毯将它们包裹起来。

  等老公抱着child 出来,她立即拉着他往外跑。

  可刚打开门,便看到红light flashed ,闪电侠出现在门口。

  “嗨,女士、先生,需要搭个便车吗?”他还特意向拉娜朗挤了挤眼。

  …

  拉娜朗快速nodded ,“th~~~~~”

  一瞬间,宛若Form Displacement Shadow ,声音在空气中无限拉长。

  等她视野恢复正常,已经失去闪电侠的踪影,自己一家也来到一栋地下堡垒内。

  “~~ank you,闪电侠。”

  拉娜朗惯性地把一句道谢的话说完,然后就听到身边传来几百声“~~ank you!”

  “偶买噶,闪电侠不愧是world 上最快的人。”德普先生被吓了一大跳。

  上一瞬,偌大的洞穴里还只他们一家,下一瞬,地堡里已经人满为患。

  “嗨,拉娜,德普!”夫妻俩正茫然间,就听到一声熟悉的叫喊。

  “偶买噶,佩里,你也在这儿!”见到报社老上司,拉娜激动且欣喜。

  “我在这不奇怪,planet 日报总要留几个人看家。倒是你们一家,怎么不在方舟上?”佩里道。

  拉娜朗很尴尬,瞥了丈夫一眼,到底没把老公不靠谱、强行拉她下船的家丑说出来。

  “我们也不想下船,但身边太多朋友和同事都离开了,我们sorry 表现得太另类.而且那里的环境实在太差,我家宝宝年纪小,经不住。”

  她也不完全在说谎。

  米国没居委会,政府不管事儿,也管不了,完全靠民众自发组织,导致“诺亚方舟”米国区在规划上很没章法。

  或者说,压根没什么规划,乱成一团。

  只一晚上,就到处都是粪便与垃圾,甚至还发生了几千起强健、枪击、抢劫事件。

  一直住高档社区的米国精英,哪能忍得住?

  拉娜自己能忍,可她女儿才六个月大到了third day ,奶瓶都找不到开水泡奶粉了。

  她起初带了几桶水,够用三四天,可别人没有,找她借,不借就趁她睡觉时偷

  “可不是嘛,诺亚方舟上的环境太差了。”

  拉娜朗tone barely fell ,边上就有很多人附和。

  佩里frowned ,“我没上诺亚方舟,但我有看新闻,新闻上有其它国家努力建设‘方舟家园’的。

  虽然空间狭窄了些,但他们都住得很安逸,不缺水,不缺食物。

  纳布Divine King 创造的‘秩序圣殿’还有大片大片的果树林子,有冒出汩汩清水的spring .看上的画面,我都想进去住一段时间了。

  你们总不至于几天都挨不住吧?”

  ”Ai, 有人在spring 里洗澡,还有人在里面撒尿疴屎,一天不到就成了粪池。

  果树也只两个小时不到就被撸干净,地上到处是咬了一口就扔掉的果子,连帐篷都没地方支。”拉娜朗叹道。

  佩里掏出手机,播放一段在小狗网置顶的,“你们看,他们热情似火地建设小区呢。”

  “这是摆拍,真实情况绝不会是这样。”立即有人说道。

  “你们有没有去他们社区看过?”佩里问。

  “太远了,several dozen li 路呢,路上到处都是人和帐篷,哪走得过去?”

  佩里道:“就连我们的总统,都给这段点了赞。”

  …

  “总统先生成为青灯后,就变成个怪胎,他穿着azure 的长袍,整天抱着一本《圣经》,神神叨叨”

  “那天电视讲话,他讲到一半就哭了,哭着向我们忏悔.“

  一群人又开始吐槽自己的青灯总统。

  德普看了下手机时间,道:“从警报发布到现在,已过去5分钟,黑死帝似乎还没降临。”

  “越晚降临越好,要对付她,还得靠七灯联盟和银河上将,他们现在还没回来呢。”佩里道。

  “你知道外面的情况?对了,这里是哪儿?”德普左顾右盼,终于在天花板上看到一个巨大的“Wayne 集团”的图标。

  “我们在Wayne 集团的地下仓库?不对呀,这里的建筑有供电房,有完整的自来水system ,还修建了很多隔间,有床位.前面那个红十字图标,似乎是一间Medical Room ”

  “应该是特意修建的避难所。”佩里走到墙边一块黄铜金属牌前仔细观察,道:“建于2018年,在距离大都会市区50公里的朗顿谷地,海拔负50米.古怪,为什么会在这么荒凉的地方修建避难所?

  而且,为什么在大都会而不是哥谭?”

  “不是大都会,很多城市外围都有Wayne 避难所。”拉娜朗看着手机,惊讶说道:“你打开小狗,或者推特。

  似乎每个社交都在推广一条新消息,号召所有滞留Earth 的居民,以短信、电话留言、邮件或网上发帖等方式,向正义联盟公布自己的位置信息,不要动,静待闪电侠上门‘取件’。

  如果距离近,也可以自己开车去。

  通知后面还附带一份全美庇护所的位置图。

  将近一半都是Wayne 集团建的,差不多有五千个。”

  “偶买噶,这么大的工程,为什么之前都没听说过?”德普惊呼道。

  “impossible 一点消息都没透露,只能是我们都没。”佩里道。

  几人一边聊天,一边握着手机忐忑等待。

  之后的半小时里,他们又收到三条信息。

  内容都一样,都是劝说未登上方舟,还没前往庇护所的Earth 人民,立即向正联发送位置信息。

  “到现在还有人待在家里没出来?”佩里难以置信道。

  德普先生看着手机屏幕,hesitantly said :“你看小狗论坛,很多人都在说,这次警戒九成可能是虚惊一场。”

  “哪个蠢货说的?他比正义联盟、比银河上将、比米国政府还能耐?”佩里讥讽道。

  德普严肃道:“他是哈佛‘宇宙文明关系学’的教授,知识十分渊博,他的结论来自充满智慧的精确计算。”

  “扯澹,连银河上将都无法百分百控制局势,他还精确计算?他若这么能豆儿,怎么没去给正义联盟当military advisor ?”佩里said with a sneer 。

  德普认真nodded and said :“没错,他还兼职总统幕僚,此时他looked towards 白宫提出解除紧急避难的建议。”

  “他怎么计算的?”佩里惊疑道。

  …

  “这些年来,Earth 和很多至高都打过交道,蝙蝠侠甚至收集了达克赛德、反监视者、地狱撒旦等一众至高的空间移动速度。

  而黑死帝的老巢在666扇区,如此就能估算出黑死帝抵达Earth 的时间,不计消耗,最快3 minutes 。

  可现在都过去半个多小时,黑死帝还没降临。

  再考虑到她之前遭受重创,被击毁一只眼睛,差点被银河上将当场斩杀

  最终可以得出一个结论:她在逃命,而非跑到Earth 来撒野。”

  德普看着帖子,滔滔不绝“分析”道。

  “似乎.”

  有点的道理?

  佩里皱眉思索片刻,问道:“至高的移动数据,准确吗?”

  “数据来自蝙蝠侠,作为正联曾经的巨头,收集这些信息应该不难。”

  “哈佛大学教授怎么能拿到蝙蝠侠的数据?他the past few days 一直声嘶力竭,劝说大家不要留在Earth ”佩里环顾周围一圈,指着地堡道:“还有这里,他明显希望大家稳妥为上。

  即便他有至高存在移动速度的数据,也不会公开出来。”

  德普笑了,“你忘了,蝙蝠侠的数据库被将棋会一锅端,所以才闹出欧麦克危机。后来劳德被神奇女侠扭断脖子,将棋会的资料库又被五角大楼接手。

  作为政府智囊团的幕僚,接触到这些资料很容易。”

  “唔,有点道理.”

  “喂,放我们出去,危机已经结束了。”

  不仅他们在看手机,避难所的人都时刻通过互联网盯着Earth 局势,他们也看到那条短短十分钟就已被转发1000万次的消息。

  此时就有一群人挤到大门口,使劲拍打封锁地下通道的大铁门。

  “这里好闷,比坐牢还难受,我要出去呼吸新鲜空气。”

  “我正在网咖吃鸡,闪电侠没征求我的意见,突然就把我弄了过来,我要投诉他。”

  “我是百特曼。”百特曼的声音忽然从喇叭里传出来,“危机还没结束,请大家安静等待,只有银河上将亲自宣布解除警戒,world 才真正安全。”

  银河上将的名头,让他们安静了十分钟。

  十分钟后,一条好消息通过非官方渠道开始在网上广泛传播:七灯联盟已经抵达Earth ,亲眼所见,有图有真相。

  照片是新款lex fold2代拍摄的,七位灯侠飞过天空的画面清晰可见。

  “灯侠早在20分钟前就来到Earth ,说明什么?银河上将也一定早就回来了!他们都在Earth ,黑死帝还敢来?”

  有脑子的人都会这么想。

  然后他们又开始闹腾,使劲拍打大门,站在喇叭下面竖中指,大声叫骂,甚至有人冲击Medical Room 与电机房.

  终于,铁门打开了。

  “地堡的空气很浑浊,要不,我们也出去吧?”德普先生看着冲入隧道的人群,也有些begin to stir 。

  佩里委婉劝道:“正义联盟和银河上将,甚至我们的政府,都没宣布警戒解除,反而劝我们待在庇护所,别出去。”

  …

  “政府当然巴不得民众像螺丝钉一样,任由他们摆布,我们得有自己的判断。”德普先生说了一句,就去拉自己老婆,“别人都走了,我们也走吧,留在这儿会显得我们像个蠢.cough cough ,走吧。”

  拉娜朗挣扎着想要劝说,他又指着她怀里的baby,说道:“你看克洛尹的脸都憋红了,我们不离开庇护所,只到通道外的within the valley 呼吸几口新鲜空气。”

  拉娜朗迟疑了一下,还是被拽起来,拉着往外面走去。

  佩里sighed ,他一直以为工作上和露易丝一样精明强干的拉娜·朗,也和露易丝一样,在生活中十分有主见,把老公压得死死的,didn’t expect 她内里却是个顺从丈夫的“传统女人”。

  不过他也没再劝,等他们离开,他就脑袋枕着双臂,往空出来的毛毯上一趟。

  他家人都在“诺亚方舟”,这会儿心中不焦不躁,十分安宁,unconsciously 间竟迷瞪了过去。

  《这个明星很想退休》

  “ahhhh ,救命啊。”

  “偶买噶,天塌啦~~”

  “wu wu wu ,闪电侠,闪电侠你在哪儿,快送我回庇护所。”

  不知何时,佩里在朦朦胧胧间,被一阵嘈杂的叫喊声吵醒。

  睁开眼,就看到数以百计的市民哭爹喊娘,在门外挤成一团,佩里赶忙上前搀扶摔倒的人,问道:“怎么了,外面发生了什么事?”

  “黑死帝来啦,她不仅带来百亿活尸,还有数不清的planet ,天都塌了,wu wu wu ,too terrifying 了,我要去诺亚方舟。”

  “怎么还有planet ?什么意思?”佩里不解道。

  “就是黑灯planet ,把planet 当成陨石往Earth 扔,太残暴了,Earth 完了,我们都完了。我们就是《圣经》中嘲笑诺亚的愚人啊。”

  我要与超人约架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