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Am Going To Have A Fight With Superman Chapter 1389

  黑死帝的老巢是不是之前的黑暗小位面,拉弗利兹不知道。

  但他百分百确定,黑死帝的老巢不在Earth 。

  而Demoness 哈莉这会儿在黑死帝的老巢

  mother法克,Demoness 哈莉不在这儿,这里只有一个暴怒的黑死帝。

  理智回归,他spiritual sense 中立即传来强烈的危机感。

  “不~~~”他subconsciously 地发出一声哀嚎。

  “轰——唰~~”

  他先是感到一股巨力从身侧袭来,他以为是敌人的攻击,本能地挣扎,接着脸庞、手臂、大腿同时一凉,剧痛从以上三个部位传来,他的意识既迷湖,又无比清醒。

  迷湖是因为他受了伤,疼痛与Death Power 对伤口的侵蚀,让他意识模湖。

  清醒是因为他感受到有人在他左侧抓他的左胳膊,而他左胳膊下夹着橙灯灯炉。

  ——有人想抢他的命根子!

  他spirit strength 立即高度集中。

  “我的宝贝,这是我的宝贝,谁敢抢它,我要谁的命。”他半是迷湖半是清醒地嚷道。

  “是我,我们是盟友,我刚才在救你,不要挣扎。”

  声音有点耳熟,他是.

  拉弗利兹侧过头,睁开眼仔细瞧,red 的cloak ,似乎写着“正直”两个大字的square-faced ,额头一撮卷发,胸口有个巨大的“S”.Earth 超级英雄撕破曼。

  撕破曼正拉着他的左臂,而他的右臂.

  “oh,No~~~“

  他没看到右臂,也没看到右腿,甚至连哀嚎都很困难。

  眼眸下垂,他长长的驴嘴和尖锐的牙齿,也丢了一半。

  刚刚

  他想起来了,他抢在队友前面,用橙灯攻击黑死帝,黑死帝回头就给了他一镰刀,那镰刀好凶!只一下就要将他一刀中分,比Demoness 哈莉还惨。

  Demoness 哈莉一刀两断也能活,他却要凉透。

  他差点死了,幸亏有人拉了他一把。

  但自从他得到橙灯灯炉,就一直孤零零一个,没朋友,也不相信任何人,从未与任何人靠近过,他担心他们抢夺他的宝贝,所以他使劲挣扎黑死帝的死亡之刃他只躲开一半。

  “sou! ”一束azure light 和一束蓝光同时落在他身上,拉弗利兹的思维更加活跃,伤口的灼疼也迅速消减。

  怜悯之azure light ,具有七色光中最强大的治疗能力。

  希望之蓝光,能为任何色光施加十倍的增益buff,让他的橙光之力足以抵抗Death Power 的侵蚀。

  “你没事吧?”色光之主们围在他身边,严肃的表情中带着些鄙夷。

  “我我的腿,我的手,我的嘴,我的,都是我的,还给我。”拉弗利兹哀哀叫道。

  一边叫,他还一边用仅剩的左臂紧紧抱住灯炉。

  哈尔向他原来的位置努了努嘴,“没了。”

  那几截断肢如同遇到火焰的羽毛,飞快地在Death Power 的侵蚀下化为黑灰。

  “叮~~~”一枚orange 灯戒从黑灰中飞出来,来到拉弗利兹跟前,主动套在他左手食指上。…

  “不~~”他痛苦惨嚎,“我的手,我的腿,我的嘴,我的牙齿,都是我的,是我的啊!”

  “别嚎了,黑死帝还在这儿。不搞定她,你失去的将不止几截残肢。”赛尼斯托神色阴沉道。

  “Demoness 哈莉不在,只我们几个,行吗?”阿托希塔斯hesitantly said 。

  几人并非傻愣愣站在那说话。

  即便他们想傻站着,黑死帝也不允许。

  他们一直保持高速移动的状态。

  几位灯主已经有了几分默契,哪怕没拉弗利兹,六色光融合后的效果也.至少能阻挡周围活尸的靠近,能像捏豆腐一样,轻松碾碎黑灯戒指。

  嗯,只要绿灯与另一种色光融合,就能摧毁黑灯戒指,此时六光合一,效果更好,甚至能击溃黑死帝的镰刀黑刃。

  “黑死帝的状态有些不对劲,她的力量似乎比之前减弱了很多。”再次将黑死帝射来的“死亡月刃”击溃,甘瑟惊喜交加地说。

  “的确不对劲,她没扑上来追杀我们。难道Demoness 哈莉在她老巢大肆掠夺,让她变得虚弱了?”赛尼斯托惊讶道。

  拉弗利兹叫道:“Demoness 哈莉耍了我们,她让我们牵制黑死帝,自己却偷偷摸摸劫掠魔力。”

  “黑死帝本就是我们的责任,无论如何,我们都无法逃避。而她无论是偷是抢,都在事实上削弱了黑死帝的力量,在帮助我们。”哈尔said solemnly 。

  “各位灯主,能不能先把黑灯planet 解决了?它们又在向Earth 靠近。”大超anxiously said 。

  “如果我们就此离开,去Earth 边上解决黑灯planet ,你觉得黑死帝会做什么?”赛尼斯托问道。

  不等大超回答,他便快速道:“她会followed closely from behind ,从后面sneak attack 我们。黑死帝、黑灯活尸与黑灯planet ,你们Earth 人必须靠自己的力量解决其中之一。

  这是你们的责任,也是你们的命运。”

  大超心里很不舒服,“色光Legion 其他人呢?黑灯戒指只有绿灯和其它色光融合才能击毁。

  如果黑灯没有‘灯戒不毁、复活不止’的特性,我们早靠自己的力量结束战争。”

  拉弗利兹眼神闪烁道:“既然你这么厉害,不如你来替代Demoness 哈莉,作为肉盾牵制黑死帝,为我们创造七灯合一的机会。”

  “不可,超人不能靠近黑死帝。”哈尔立即说道。

  “为什么?”

  “我来帮你们牵制黑死帝。”

  黑影一闪,black 长筒靴、black 渔网袜、black 漆皮超短裙、black 紧身皮夹克、一头灿烂金发的黛娜,出现在几人身前。

  “黑~~~死~~~帝~~~滚~~~Ahhhh ”

  一圈又一圈的灰白波浪从她嘴边扩散出去,振波所过之处,空间荡漾一圈圈透明的涟漪,圈内的黑灯活尸无声无息碎成齑粉,首当其冲的Death God projection “彭”的一下炸开,露出脚踩黑灯灯炉的黑死帝。

  “喔,这小妞really strong 。”拉弗利兹looked towards 黛娜背影的目光中充满贪婪。…

  “这点能力也敢在我面前撒野?”

  黑死帝coldly smiled ,左臂看似极为缓慢地举起镰刀,再缓慢地向下一挥。

  “shua!” 一挂月牙形的black unrolled bolt of white silk ,已然来到黛娜跟前。

  速度之快几乎没有速度。

  她视线所及之处,即是攻击之落点。

  只有因果,没有过程,也没逻辑。

  比刚才对付拉弗利兹的含怒一击更强大,也更诡异。

  “bang! ”黛娜体表金膜闪烁,black 月牙如同落在礁石上的浪花,碎开一朵朵black 的能量水花。

  仅此而已。

  她甚至没像哈莉那样,被击退两步,因为哈莉此时已然Level 9 黑灯防御专长。

  黑死帝独眼瞪大,干枯的黑脸上露出不可置信的神色。

  “也merely this 。”黛娜sighed in relief ,黑死帝的攻击不仅没破防,没像他们说的那样连哈莉都一刀两断,甚至没对她的意志造成太强大的impact 。

  金膜并非完全阻挡攻击,伤害会转化为对意志的冲击,冲击弱,说明伤害低。

  “这怎么可能?”拉弗利兹失声惊呼。

  他不知道黑死帝这一击中暗含何等玄机,但月牙散发的力量气息,的确比之前攻击他们的都强大,他们只能用七灯合一的white light 将它击碎,absolutely 不敢像“黑凤凰”这样硬接。

  “黛娜,小心,不要让她靠近。或许你能挡住能量刃,但她的镰刀为实体物理攻击,可以轻易破开你的防御。”哈尔悄悄精神sound transmission 道。

  sound transmission 警告黛娜的同时,哈尔还朗声高叫:“七灯合一,white light 璀璨!”

  一边叫,一边率先向黑死帝射出纯粹绿光。

  另外几位灯主followed closely from behind ,连拉弗利兹也咬牙抬起左手,射出一束橙光。

  “黑手。”黑死帝loudly shouts ,她身下灯炉的灯口放射灿灿black light ,身穿black 裹尸布制服的黑手,从black light 中走出来。

  他一步踏出,挡在黑死帝跟前,手掌前伸,一层black light 将他的身子覆盖,也将射来的white light 挡住。

  “该死,他是谁?为什么一只手就挡住了我们的七灯合一?”拉弗利兹surprised and angry 交加道。

  哈尔惊疑道:“他是黑手,之前只是Earth 一个三流的超级恶棍”

  “他是黑灯之化身,不要大意。”甘瑟神情严肃道。

  “他为什么能挡住我们的合击?连疤脸都被瞬秒了。”阿托希塔斯问道。

  疤脸道:“疤脸只是Guardian ,而黑手是死亡情感的化身,equivalent to 融合了灯兽力量的你们。”

  “即便我和视差怪合体,变身视差魔,也不如他这么夸张。”赛尼斯托ugly complexion 道。

  “他是哈尔乔丹的敌人,你得用哈尔乔丹做参照物。”甘瑟道。

  赛尼斯托怒道:“甘瑟你什么意思,我不如哈尔乔丹?”

  “我就这么让你们瞧不起?”

  黑手ghost-like 连续几次闪烁,来到七灯联盟侧面,moved towards 拉弗利兹射出一束black light 。…

  拉弗利兹的橙光护盾闪烁不定,似乎next moment 就要破碎。

  他吓得连忙闪烁腾挪,结果将他边上的阿托希塔斯暴露在黑手的攻击范围内。

  “你在做什么?不要随便改变阵型。”红灯之主怒道。

  “这个黑手好诡异,即便黑死帝也挡不住我们的white light ,他却没事人一样。”拉弗利兹尖叫道。

  “黑死帝不屑躲闪,他却开了黑灯护盾。”赛德道。

  就在七灯众手忙脚乱应付黑手的诡异攻击时,原本已经移动缓慢的黑灯planet ,再次加速向Earth 撞去。

  “大超,黛娜,你们回来。”百特曼对着communicator 喊道:“我猜是黑死帝在控制黑灯planet 。

  她让黑手牵制七灯众,就是为了腾出手对付Earth 。”

  “让超人回去,我留在这儿给他们当肉盾。真折损了一两个色光之主,七灯合一就没法继续了。”黛娜道。

  阿基米德飞艇上。

  百特曼回过头,目光在神奇女侠和海王身上扫了一圈,道:“戴安娜,你进入‘哈莉路亚’状态,取代黛娜,守护七灯众。

  同时也要小心,七灯众有人心怀不轨,别靠近黑死帝,别被他们阴了。”

  海王patted 身上的golden armor ,道:“还是让我去吧,我的海神battle armour 增加了一套动力装置,可以像亚当奇侠那样在天空自由翱翔。”

  百特曼瞥了眼他身后的火箭背包,hesitantly said :“你确定能像亚当奇侠那样灵活?”

  亚当奇侠的装备很简单,一把能量枪,一个火箭背包,都是兰恩太空兵的制式装备,但整个正义联盟中,能在宇宙环境中把这两样装备玩到亚当奇侠realm 的英雄,一个也没用。

  若非兰恩-塞纳冈战争的repercussions 实在太大,亚当奇侠又死了岳父,他老婆刚坐上兰恩“首席科学家”的位置,他太忙,没时间回Earth ,五角大楼都准备聘请他做“Earth 太空军上将”。

  嗯,帮忙训练Earth 太空兵。

  “大概有他三成功力。”海王不太自信地说。

  “还是我去吧,我驾驭闪电光速飞行,比你灵活多了。”

  戴安娜抽出火Divine Sword ,眼里闪烁明亮的divine light 。

  “还记得哈莉的警告吗?”海王拉住她,认真道:“死过一次的人,不要靠近‘黑石’的主人,也即是黑死帝。”

  当初哈莉在吞噬里乌特planet 时,特意留下一块富含黑暗与Death Power 的black 石头,打算带回去研究黑Death Power 的特性,以及它主人的身份。

  经过初步测试,凡是死过一次、死而复活的人,都会再次被黑Death Power 拉入“亡者world ”。

  由此哈莉至少推断出一点:黑石的主人是一位强大的“Death God ”,只要她愿意,她散发的气息能够抹除“死而复活”这一概念。

  所以,死过一次的戴安娜、大超、哈尔and the others ,最好要避免与之照面。…

  “哈尔似乎没事,大超距离黑死帝也不远而且我一直在‘哈莉路亚’的状态。

  我们不能被动挨打!

  亚瑟去了顶多做个肉盾。

  我能反守为攻,一剑噼了那个黑手。”戴安娜挽了个剑花,一脸自信地道。

  “你小心点,只要感觉不对劲,立即呼喊‘哈莉’。叫她的名字,能引起她的。

  据我观察,哈莉并没把所有能力都借给你们,每个神卷者得到的‘卷顾’也不相同。”

  说到这儿,百特曼还意味深长地看了海王一眼,若说戴安娜的“哈莉路亚”是平民基础版,海王则靠“充值”成为Supreme Pro版。

  单单防御金膜,他的也更厚,更具超凡抗性。

  正联很多英雄都和两人战斗过,海王明显更skin is rough, flesh is thick ,且几乎免疫任何超凡力量。

  “哈莉不厚道,她不是给了亚瑟更多的力量,而是削弱了我的力量。”

  戴安娜埋怨了一句,就大叫着“哈莉,看我”冲入外太空。

  脚踩七彩闪电,光速来到黑手边上,一剑挥出,差点将他一剑两断。

  有戴安娜在水星外太空牵制黑手,大超和黛娜立即回头保护Earth 。

  “Ahhh ~~~~”黛娜悬浮在Earth 同步轨道上,扯开嗓子用尽全力施展“凤凰鸣”,一圈又一圈波纹将靠近Earth 的黑灯活尸和黑灯planet 笼罩在内。

  “——”活尸无声无息间粉碎。

  “轰隆隆——卡察卡察——”黑灯planet 面向黛娜的地表激烈震动,升腾起大片的灰尘与碎石,接着内部开裂,all split up and in pieces ,勐地爆碎。

  远远看上去,黑灯planet 就像一颗冰晶凋刻的子弹,撞在一块透明的钢板上,整个过程以放慢一万倍观看。

  “偶买噶,黛娜竟这么厉害!?”阿基米德飞艇上,露易丝嘴巴张大,满脸呆滞。

  “黑凤凰无敌,黑凤凰万岁!”看她直播的民众,又高朝了。

  “阿基米德,扫描黛娜攻击范围内的黑灯能量反应。”百特曼始终盯着雷达屏幕,没和他们一起激动欢呼。

  “初步估算,有超过五百万个能量反应,这超出我的感知极限。”阿基米德道。

  “重点圈定黑灯planet 残骸中的能量反应。”百特曼道。

  阿基米德没说话,却在雷达上标记出能量反应的位置。

  百特曼道:“国务卿先生,麻烦你配合绿灯侠凯尔·雷纳,以青绿Combined Assault Technique 摧毁灯戒。”

  “义不容辞!”瘸腿蓬神情肃穆,眼中毫无怯色,只有牺牲与奉献的觉悟。

  “黛娜,你换个方向,让凯尔他们清理这片战场。”百特曼又对太空中的黛娜下令。

  凯尔牵着瘸腿蓬的手,化为青绿交融的rays of light ,来到黑灯planet 的残渣中,迅速锁定阿基米德标记的能量反应源——果然是一枚black 灯戒。

  “sou sou ~~”两人同时射出能量束,黑灯戒指“彭”的一下化为powder 。…

  “好!”雷达屏幕前的英雄齐声喝彩。

  摧毁一枚灯戒,凯尔和瘸腿蓬马不停蹄,继续前往另一个黑灯planet 尸骸地。

  百特曼持续极限微操,接连安排绿灯侠翡翠和总统、绿灯侠阿兰和国防部长、绿灯侠约翰·斯图尔特和军事委员会长配合大超和黛娜,清理新的Universe Battlefield 。

  就在众人为越来越多的黑灯planet 被“彻底摧毁”而欢欣鼓舞时,黑死帝脚下的灯炉灯口大亮,密集如雨的晶莹black 戒指“whiz whiz whiz ”飞出来,在星空四散八方,落在一片又一片的planet 残骸中。

  “轰隆隆”灯戒点亮,planet 残渣再次聚合在一起,成为全新的黑灯planet 。

  “上帝啊,这,这”露易丝面色惨白。

  “难道黑灯灯戒不需要能量吗?”

  “我们的毁戒行动,对黑灯灯炉能不能造成伤害?”

  英雄们没有绝望,却茫然了。

  百特曼的声音依旧沙哑低沉,语气依旧沉稳澹定,“即便这么耗下去,也对我们绝对有利。

  别忘了哈莉,她此时正在大肆毁坏黑死帝的根基。

  黑死帝迟早坚持不住。”

  “没错,我们还有哈莉!”众人再次恢复斗志。

  百特曼判断对了。

  最先坚持不住的既不是七灯联盟,也不是奋力摧毁太阳系内黑灯planet 和活尸的黛娜、大超他们。

  七灯众在戴安娜的协助下,开始反向压制黑手,黑手必须依靠超能者活尸才勉强维持僵局。

  虽然凤凰鸣的消耗很大,但黛娜一直在“哈莉路亚”状态,甚至可以汲取阳光保持体能。

  不过她很彪悍,没晒太阳,或者啃吃能量棒,她学习哈莉,嚼吃灯戒!

  先用振波把黑灯活尸震碎成齑粉,再扑上去,抓起残留的灯戒往嘴里塞。

  消化来的黑灯之力立即转化为体能,让她保持精力旺盛的状态。

  也亏得哈莉此时已把黑灯防御专长提升到Level 9 ,不然黛娜这样搞一定消化不良,最终惨遭黑Death Power backlash 。

  大超就比较实在了,每隔几分钟就晒一次太阳,或者让飞艇上的灯侠为他补充能量。

  最终,一直处于攻击方的黑死帝,率先坚持不住了。

  “该死,Demoness 哈莉难道永远吃不饱吗?到了现在,还在吞噬我的本源。”

  黑死帝本以为自己能量无限,而哈莉肚皮有限,等她吃饱了,自然会离开。

  可这会儿她惊骇发现“死亡维度”的能量几乎失去一半,她的吞噬速度依旧没减弱。

  “还有这群Earth 杂碎,怎么这么难缠”

  黑死帝面色随着心境快速变幻。

  ”Fuck, 老子不跟你们玩了。”她clenched the teeth ,脚下黑灯灯炉再次rays of light 璀璨。

  “目标,Earth 海滨城,传送开启!”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