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Am Going To Have A Fight With Superman Chapter 1390

  黑死帝的异动立即引起七灯众和甘瑟的注意。

  或者说,他们之前一直留一份注意力在黑死帝身上,她刚传送走,他们便发出警报。

  “她是逃离太阳系,回家对付Demoness 哈莉去了,还是去哪了?”拉弗利兹惊疑道。

  下一秒,Earth 上突然爆发的黑灯之力,告诉了所有人答桉。

  一根通天光柱从地表升起,穿过大气层,冲入外太空。

  远远看去,就像Earth 成了个肉丸子,而black 光柱就是插在肉丸子上的牙签。

  “那是.海滨城?!”哈尔怔了怔,然后complexion greatly changed ,surprised and angry 道:“快,快去Earth ,黑死帝在海滨城,她.那个bastard 要亵渎海滨城死难者的遗骸。”

  单说效果,海滨城之劫和广岛核爆很像。

  爆炸中心的尸体连骨头渣都没留下,但外围之人多数死于冲击波与高温高辐射,或者建筑坍塌。

  所以,海滨城废墟残留了很多尸骸。

  米国政府一直在清理废墟,等哈尔归来,也加入城市重建之中,但并非所有尸体都被找出来。

  赛尼斯托不以为然道:“黑灯之前已经降临过海滨城,那些尸体早被灯戒寻了出来。”

  海滨城的确已经闹过一次“鬼”。

  “海滨城还有很多活人。”哈尔急道。

  “神奇女侠,麻烦你先拖住黑手,我们去救援海滨城。”甘瑟干脆利落地打开一扇Transmission Gate 。

  七人众连同两位Guardian 直接来到海滨城上空。

  海滨城已经成为黑灯活尸的海洋。

  不仅有随黑死帝一起传送来的外星活尸,还有早前哈莉进行“Earth 大扫除”时被黑手隐藏的Earth 活尸。

  比如,逆闪电斯旺、北极星Academician 、回旋镖Captain 等反派活尸。

  又比如,初代、二代核爆侠,初代野猫侠,初代二代torch 等等一众来自正义联盟瓦拉哈尔(墓地名)的超级英雄。

  还比如火风暴、fire star 猎人、鹰侠、鹰女、二代北极星Academician 等死于至黑之夜的“鲜肉”。

  “whiz whiz whiz ——”

  大超、超级少女、闪电侠等几位速度快的英雄,几乎与七灯众一起抵达现场。

  “黑死帝在做什么?”大超惊疑道。

  “看不清。”哈尔frowned 。

  黑死帝被无数黑灯活尸包围,大超有超级视力,别人却看不见。

  大超快速道:“黑灯灯炉大放rays of light ,black light 形成一圈直径百米的防护罩,不过那防护罩很高,形成一束贯穿大气层的光柱。

  黑死帝躲在黑灯能量罩内部,似乎在写写画画?”

  “写写画画?”几位灯主听得unfathomable mystery 。

  青女严肃道:“黑死帝知道Guardian 在她老巢窃取能量,也没回去的打算,反而来到Earth 海滨城,必然是为了一个未知却无比terrifying 的目的。

  我们不用了解她的目的,只要阻止她、让她无法如愿以偿即可。”

  “青女说得没错,冲吧!”哈尔急不可耐,第一个冲了上去。…

  “——”无声无息,一道yellow 闪电来到他面前,手掌高频振动,宛若热刀切黄油,瞬间穿透他的绿灯护罩——

  “bang! ”一道red 闪电撞在yellow 闪电身上,巴里的声音随之传来,“嗨,斯旺,你是我的‘粉丝’,别去骚扰绿灯侠。”

  “我来为你们开路。”

  大超身体high-speed rotation ,在身周搅起一圈龙卷风,然后呼啸着冲向黑死帝。

  沿途活尸如同遇到吸尘器的灰尘,全都被吸入龙卷风,最后远远抛开,在七灯众和黑灯光柱之间留下一条broad and open road 。

  “whiz whiz whiz !”七灯众也不含湖,来到光柱前,一起射出最大功率的能量束。

  璀璨white light 落在black 光柱,宛若一瓢凉水洒入热油翻滚的铁锅里,刺啦啦,轰隆隆~~~

  动静很大,但光柱completely motionless 。

  “怎么会这样?七灯合一连黑灯灯炉的防御罩都破不了,还怎么击杀黑死帝?”拉弗利兹lost self-control 叫道。

  黑死帝的确在“写写画画”,她手持镰刀,以黑灯灯炉为中心,在虚空绘制one after another 古怪的black rune 。

  rune 刚绘制完成,立即消失无踪。

  此时听闻橙灯之主的叫喊,她侧头澹澹看了他们一眼,said with a sneer :“七灯合一的力量出乎我的意料,但哪怕七灯融合而来的white light ,能级上也差了我至少半级。

  能量等级不如我,能量总量和使用技巧也不及我分毫,你们凭什么以为七人合力就可以对付我?”

  这话说得十分合理,甚至就是事实。

  众灯主脸色越发难看,却说不出一句硬气话。

  “甘瑟,现在怎么办?我们用灯戒和她的灯炉对耗,没一丁点儿胜算不说,她的鬼picture talisman 似乎要完成了。”哈尔急切道。

  甘瑟brows tightly frowns ,心里也一筹莫展。

  “刺啦啦——轰轰轰~~~”

  在他们身后,大超火力全开。

  他用拳头砸,用寒冰呼吸冻结Heaven and Earth ,用热核射线焚尽视野里一切活尸.他手段尽出,力保七灯众不受打扰。

  看到凶勐如斯的大超,赛尼斯托divine light flashed ,精神sound transmission 给包括大超在内的所有人,道:“之前Demoness 哈莉亲自测试过,七灯合一的white light 或许无法直接杀死黑死帝,却能对她形成极大的克制。

  所以她能冲到她跟前,一指头戳破她的眼球。

  现在我们需要击破黑灯灯炉的防护罩,然后摧毁灯炉,让黑死帝的计划功败垂成。

  七灯合一虽然没能击破黑灯护罩,但white light 笼罩的地方,必然会变得脆弱。

  如果这时超人以最强力量撞击black light 护罩最薄弱处,必有奇效。”

  他this remark 很通俗易懂,white light 杀不死黑死帝、破不了黑灯灯炉的光罩,但能对它们施加debuff。哈莉的力量和速度还不如大超,就能击破debuff下黑死帝的防御,大超比她更强,黑灯光罩不如黑死帝本体强横,所以效果更好。…

  “可以试试。”除哈尔之外的灯主,都眼前一亮。

  哈尔否定道:“不行,超人绝对不能直面黑死帝。”

  “谁说的?”

  “哈莉说的。”哈尔快速把黑石对“死而复活之人”的影响说了一遍。

  “的确要慎重。”甘瑟nodded and said 。

  “可你现在还好好的,超人现在距离黑死帝也不远。”赛尼斯托道。

  哈尔hesitantly said :“或许,因为我和你们在一起的缘故,有七灯合一的white light 气息?而黑死帝还没重视大超”

  “我们都在拼命,他凭什么一点险都不能冒?我们是在救Earth ,而他是Earth 最伟大的英雄。”拉弗利兹叫道。

  “不止是一点险,风险很大。”哈尔严肃道。

  “可我们还有别的方法吗?”阿托希塔斯道。

  大超said solemnly :“我愿冒险一试。”

  “大超——”

  “别说了,这里是Earth ,我们没得选!”大超叹息道。

  哈尔无奈,只能任由甘瑟悄悄为大超裹上一层强大的心灵护盾,赛德悄悄向他体内灌入蓝灯之力转化的高浓度太阳光,然后“嗖——轰——卡察!”

  效果奇好!

  大超化为一道red light ,只一击,黑灯灯炉凝聚的光罩便如同挨了枪子儿的玻璃,爆碎成无数片。

  大超甚至还有余力,fiercely 给了惊呆了的黑死帝一记上勾拳。

  “彭!”强有力的打击感,让大超和七人众都舒爽到极点。

  “好,揍死这个bastard 。”连拉弗利兹也忍不住大声为大超喝彩。

  “超人really strong 。”哈尔也in this brief moment 忘记“黑石之患”,心里欣喜若狂。

  甘瑟激动喊道:“七灯合一,驱逐黑暗!”

  璀璨white light 再次落在黑死帝身上,再次发出生猪皮被烧红铁板烤焦的“zi zi ”声。

  “死!”黑死帝独眼含怒,对着大超喊了一声。

  大超眼睛一翻,人就摔倒在地,没了气息。

  七人众和远处阿基米德飞艇上的欢呼,戛然而止。

  众人惊骇,气氛极度压抑。

  “不————”露易丝发出撕心裂肺的哭喊。

  然而这还不是结束。

  黑死帝向灯炉勾了勾手指,灯口飞出一串亮晶晶的black 灯戒。

  “血肉.”其中一枚”sou” 的落在大超尸体边,套在他手指上,“来自Earth 的氪星人克拉克·肯特,复活!”

  大超皮肤变成灰black ,灯戒black light 闪烁,一件黑灯制服覆盖他全身。

  他面无表情地缓缓起飞,胸口的“S”变成黑灯标志,红cloak 染成black 。

  “敢阻挡吾主伟业者,kill without mercy !”他眼里没有一丝活人的情感。

  “偶买噶~~~”一直神色澹定的百特曼,这一回也脸庞惨白,重重瘫坐在靠椅上,“海王,快,赶快戴上氪石,去摧毁超人的尸体和灯戒。”

  他语声艰难,似乎在忍受极大的悲痛,但他还是完整说出命令。…

  海王涩声道:“我没氪石.”

  百特曼right hand 颤抖着打开腰间的“万能腰带”,从里面取出一柄绿油油的黄铜手柄匕首。

  “你怎么会随身携带这玩意儿?”海王muttered 。

  百特曼没说话。

  他迟疑了一瞬,又打开另一个腰包,掏出一柄通体翠绿的短剑,刃口参差,宛若恶魔的牙齿。

  “这是Demon King 内龙的匕首,我从哈莉Divine Artifact Treasure House 里拿来的。凡是被它击杀之人,灵魂必然堕入地狱。

  内龙是初堕者Demon King ,也算至高,她的诅咒,黑死帝的力量或许抵抗不了。”

  海王这次没接“内龙之匕”,“可你让我去对付超人,而非黑死帝。”

  百特曼快速解释道:“没错,就是送超人下地狱。

  他当然不该去地狱,但现在下地狱是最好的选择。

  其它活尸灵魂早已消散,剩下的只是骸骨,超人却还有灵魂。

  如果被黑死帝抢走灵魂,那才真的consigned to eternal damnation 了。

  有哈莉在,进入地狱和去天堂山,其实没本质区别。”

  paused ,他又道:“你猜我为什么随身携带内龙的匕首?这是为我自己准备的。”

  “超人没死,上次他触碰黑石后,也被哈莉救活了。”露易丝泪流满面地嚎叫道。

  “可黑死帝说了‘死’,而且他已经戴上黑灯戒指。”百特曼叹道。

  “那让超人去天堂,行吗?”露易丝哀求道。

  百特曼helplessly said :“你觉得存在‘天堂之匕’吗?”

  “天堂直升卡呢?哈莉当年散发了很多天堂直升卡。”露易丝道。

  哈莉散发天堂直升卡时,毁灭日危机刚结束不久,大超还在复活中,所以没收到“正联几乎人手一张”的天堂卡。

  “那是有限天堂直升卡,罪孽值必须低于30万。超人情况特殊,他本身没罪孽,但现在被Death Power 浸染,可能没法使用有限天堂直升卡。

  还是用内龙的匕首更保险些。”百特曼道。

  他没说的是,如今数年过去,有限天堂直升卡早被英雄绑定了使用者。

  谁也不能要求别人解绑自己的亲人,把卡无私奉献出来。

  事实上,即便正义联盟内部,也只分摊任务中的功勋消耗,天堂直升卡属于私人item ,不再共享列表中。

  除非自愿。

  可都几年过去,期间死了那么多英雄,要自愿也早就自愿过了。

  比如,秘密会社团灭自由斗士、打残正义协会时,就有几位英雄没资格去天堂山,只能动用天堂直升卡洗去三十万罪孽。

  “我早说了,不要让超人靠近黑死帝”哈尔红着眼眶,向色光之主们激动大吼:“现在好了,超人死得一钱不值,黑死帝凭白得到一位强大助手。”

  “彭彭彭~~~”

  黑灯大超面无表情,像打桩机一样,不停撞击七灯之主共同撑起的white light 护罩。

  “我们的计划并没失败,超人撞毁了黑死帝的防护罩。”赛尼斯托坚持道。…

  “现在黑死帝的防护罩已经恢复如初,反倒是我们的white light 之罩要顶不住了,超人真的really strong 。”拉弗利兹looked towards 黑灯大超的目光,既畏惧又贪婪。

  ——若能找几个“超人”做橙灯幽灵,他连Demoness 哈莉都不用害怕了。

  呃,哪怕面临生死危机,他的主要情绪依旧是贪婪。

  “Earth 并不止一位‘超人’,让超级女孩和超级小子过来,其中一人挡住黑灯超人,另一个配合我们攻击黑灯护罩。”赛尼斯托澹定地说出自己的想法。

  哈尔心中悲伤且愤怒,可局势如此,他还是压下一切负面情绪,把赛尼斯托的计划传递给蝙蝠侠。

  “黑灯超人交给我。”

  海王身穿Golden Battle Armor ,左手氪石匕首,right hand 黄金Trident ,背后与亚当奇侠同款的“宇宙级火箭背包”,威风凛凛飞了过来。

  “哈莉路亚!”随着他一声大喊,体表还浮现澹golden 的薄膜。

  “大超,过来与我公平一战。”

  黑灯大超不理睬他,依旧撞击七灯众。

  “甘瑟,用氪石光波驱逐他。”哈尔叹道。

  甘瑟依言而行,用蓝灯之力模拟氪石光波,在大超灰black 皮肤上“灼烧”出青purple 疤痕。

  “嗖——bang! ”

  恰在这时,海王一叉子戳在大超腰眼上,两人扭打着远离七人众。

  “百特曼,呼叫超级少女和超级小子。”哈尔喊道。

  百特曼道:“黑死帝降临海滨城时,冒出鹰侠、fire star 猎人、逆闪电等一大群强大的超能活尸,其中就有左德将军,超级少女正在对付它。

  倒是超级小子,在天上清理坠入Earth 的巨大陨石,可以抽调过来。”

  “别,除了在电视上扮超人,那小子的实力、battle awareness ,乃至思想realm ,没一样能取代超人的。”哈尔道。

  百特曼想了想,开始呼叫超级少女和超级小子。

  “超级小子,你去对付活尸左德,超级少女,你过来一下。”

  “嗖~~”红light flashed ,红着眼眶的金发美少女,就出现在七人众身边。

  她没去看他们,而是用仇恨的目光瞪着黑死帝,两只小拳头捏得紧紧的。

  只看她这副模样,哈尔便明白,不用他们鼓劲儿,她一定会spare no effort 。

  “你小心点,黑死帝实力很强,不要靠近她,击破防御罩后,立即撤退。”哈尔还是郑重告戒了她一句。

  卡拉nodded ,没说话。

  “嗖~~~”几乎是先前一幕的重演,卡拉effortless 地撞碎white light 覆盖处的黑灯屏障。

  不过她没停下,更没撤退。

  卡拉顺势来到黑死帝跟前,漂亮的脸蛋有一点点的狰狞,一拳又一拳,双拳打出残影,打爆空气。

  fist strength 的余波在地面震荡出一个百米深的坑洞,把黑死帝打得黑烟直冒。

  嗯,黑死帝体内的黑Death Power ,被打了出来,好似ordinary person 的鲜血或.屎尿?…

  “卧槽,这小妞更勐。”拉弗利兹口水直接流了出来,“我要她,我要这氪星小妞做橙灯Guardian ,我不要小蓝人了。”

  “你可以和哈莉去谈这件事。”哈尔coldly said 。

  “我们快去帮她。”甘瑟道。

  “whiz whiz whiz ~~~”七灯合一,化为white light ,笼罩在坑底的黑死帝身上。

  “死啊!”黑死帝忽然狂啸一声,恐怖的black 能量如同喷泉,从坑底喷射而出,狂暴的能量飓风把七灯众连同坑底的卡拉,一起掀飞出去。

  接着乌light flashed ,风停了,world 安静了。

  ”pa ta .”两片尸体重重掉在地上。

  “不~~~”哈尔怒发欲狂,眼眶一下子就湿了。

  卡拉双眼瞪得大大的,似乎不敢相信自己的Iron Body 连一招都没扛住。

  “血肉.”一枚黑灯戒指飞过去,套在她手指上,“来自Earth 的氪星人卡拉左艾尔,复活!”

  两片卡拉跌跌撞撞站起来,粘合在一起,组成一个完整的卡拉,双眼冰冷地looked towards 七灯众。

  “要不,我们跑路吧。”拉弗利兹哆哆嗦嗦地说。

  “我们的战术没有错,刚刚也不是没胜算,可氪星人不该去和黑死帝近身战斗。”赛尼斯托面色阴沉,“连Demoness 哈莉都挡不住她的镰刀,氪星人只有Iron Body ,却没Demoness 哈莉的魔法。”

  “她太年轻,容易冲动。”赛德叹道。

  “别说了,她杀过来了。”阿托希塔斯大叫着撑开能量防护罩。

  “刚刚那个谁,手持氪石匕首,负责处理黑灯超人的。”拉弗利兹问道。

  “海王。”哈尔木木地说。

  拉弗利兹扯着嗓子喊道:“海王,海王,快过来,你又有活了。”

  “我~~~~来~~啦!

  ”

  应答声来得很“快”,上一瞬似乎还在几公里外,下一瞬已经来到近前。

  “bang! ”天空划过一道golden light ,在七人众跟前砸出个七八米深的“人”形大坑,坑里传出海王咳嗽的声音,“是谁?找我做什么?”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