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Am Going To Have A Fight With Superman Chapter 1393

  拉弗利兹看着一身狼狈的海王,张了张嘴,讷讷道:“黑灯超人呢?”

  “他没跟来吗?”海王爬起身疑惑道。

  “你还没解决他?我刚看你连氪石匕首都掏了出来。”赛尼斯托问道。

  海王抬头看着天空,道:“他速度太快,我连他的影子都看不到,完全跟不上他的动作,怎么——”

  他童孔收缩,忽然住口。

  “法克,他在天上。”

  黑灯超人就在他头顶,初时还能看到一个黑点。

  以他强化过的眼睛,能看到他摆出个超人经典姿势,拳头似乎正对着坑里的自己。

  下一瞬,他便失去他的踪影,黑灯超人的速度超越了光。

  “小心——”

  “BOOOOOOM!”

  海王subconsciously 脑袋一缩,抬起手臂准备格挡,结果预想中的撞击并没到来。

  但头顶的确有音爆和碰撞后的巨响。

  “发生了什么事?”他心中茫然。

  “偶买噶,这是什么情况~~~”哈尔震惊叫道:“shit,大超把Earth 撞脱轨了,Earth 飞走了。”

  海王纵身一跃,跳出深坑,放眼望去,all around 都是golden-bright and dazzling 的光辉,但大地深处传来激烈且持久的震动。

  抬头看天,黑灯大超像是卡在一团的透明果冻里,就悬停在他上方不到五米。

  “发生了什么事?”海王疑惑伸手触碰空气中的golden light ,“这力量,有点熟悉.”

  “嗖~~“黑灯大超从“果冻”里退了出来,上升几十公里,再次光速撞过来。

  “BOOOOM!”

  这次海王看清了,当大超快要落到地面时,一层tenacious 且厚实的透明金膜挡在他面前,他甚至撞得陷进金膜里,却没将它撞破。

  “似乎是哈莉的防御金膜,怎么会出现在Earth 表面?难道Earth 也做了她的神卷者?”

  “拦住他,拦住超人,Earth 偏离了原轨道,正在快速往太阳的方向滑落。”

  正惊疑不定间,海王忽然听到百特曼焦急的叫喊。

  “该死!”他咒骂一声,等大超第三次撞下来,卡在大地的防御金膜里,立即挥舞黄金Trident ,一飞冲天,逆向撞在黑灯大超身上,两人再次扭打在一起。

  黑灯大超被带走,不等于危机解除,黑灯超女化为一道black light ,从各个角度撞击七灯众的联合护罩。

  “bang bang bang!

  即便是white light 护罩,此时也on the verge of collapse ,濒临破碎。

  “Ahhh ,快坚持不住了,Earth 人,能不能听到?再安排一个‘海王’过来。”拉弗利兹紧张叫道。

  “你们都是各自色光领域内最强大的灯侠,模拟氪石光波,应该不难吧?”百特曼道。

  “我压根没见过氪石,而且氪石光波对黑灯活尸没多大效果,她戴着黑灯戒指,也能形成免疫任何辐射伤害的灯侠制服。”拉弗利兹道。

  2k小说

  戴上绿灯戒指后,体表立即裹上一层亮闪闪的绿灯能量制服,戴上黄灯戒,有黄灯制服,戴上任何一种色光戒指,都会形成能量制服,黑灯也不例外。

  …

  绿灯侠需要面对各类复杂且危险的宇宙环境,强辐射只是最基本的危险因素,如果不能免疫辐射,他们早死光了。

  而氪石光波对氪星人的杀伤,就是一种辐射。

  强大如甘瑟,模拟出来的氪石光波,也只能让黑灯大超感到不适,而无法瞬间瘫痪他。

  如果是活人大超,没有灯侠制服,拿氪石到他身边,他都会浑身发软,失去力量。

  “让那个黑凤凰来对付超级少女。”赛尼斯托道。

  百特曼沉默不言,如果敌人只是黑灯超女,黑凤凰至少能做个肉盾。

  但经历超女之死后,他已经深刻认识到黑死帝的terrifying 。

  一旦黑死帝对黛娜起了杀心,黛娜也必死无疑。

  别说黛娜了,此时他想不出还有哪位英雄能接住黑死帝的镰刀收割,毕竟哈莉、超级女孩都被一刀两断了。

  赛尼斯托不在乎Earth 英雄的死活,随便拿英雄当棋子消耗,但他不能拿同伴的性命冒险。

  “喂,百特曼,你再不安排人过来,我们就要离开了。”拉弗利兹威胁道。

  阿基米德飞艇上,卓越先生气愤道:“明明情感能量才是对付黑灯的最好手段,他们有七大Legion ,却只来了七个人。”

  绿箭侠面色阴沉道:“而且,至黑之夜是色光Legion 内部的事,我们Earth 才是被牵连的一方。”

  山姆uncle 站起身,脸上带着决然之色,“事已至此,抱怨也没用,我去吧。”

  “你去了也无法解决根本问题。”百特曼said solemnly :“与手持Death God’s Scythe 的黑死帝相比,黑灯超女只是insignificant 的小麻烦。

  即便我们以极大代价毁掉超级女孩的黑灯戒,万一黑死帝再次挥舞镰刀呢?

  下一次,她的目标会不会是七灯众,一刀将他们七人全部切成两段?”

  “那是他们的事,我甚至有些期待。”达米安冷冷地说。

  “别说蠢话!没了他们,你来‘七灯合一’?”

  达米安脖子一梗,“为什么不行?我现在很愤怒,给我一枚红灯戒指,我承受得起。”

  “还是把teacher 喊回来吧。”芭芭拉·戈登道。

  她这次并没随mother 和younger brother 去天堂山,而是换上英雄制服——一条米white 修女裙,一条仅遮住眼眶、露出眼珠的绑带——和老爹戈登一起留在Earth 。

  少年泰坦的一众少年英雄都坚守在第一线,卡珊德拉和吉玛(哈莉eldest apprentice ,渣康外甥女)在守护哥谭地下庇护所,蕾切尔、星火在天上打石头。

  绿箭侠helplessly said :“谁不希望哈莉快点回来?可给她发了无数条信息,都没回应。”

  “听说她去了黑死帝老巢,会不会那里信号太差,守户犬也接收不到信息?不如,我们一起祈祷,用心之呼唤来触动‘伟大的武Divine King ’。”芭芭拉一脸认真地说道。

  奥利弗嘴角抽搐,“你可以试试。”

  …

  芭芭拉还真的闭上眼睛,双手合十,嘴里mutter incantations 。

  “Earth 人,说话呀,再不来人,我们就走了。”

  百特曼许久没回应,拉弗利兹愤怒叫了起来。

  百特曼迟疑着正要说什么,芭芭拉忽然睁开眼睛,欣happily said: “武Divine King 回应我了,她说她马上回来。嗯,现在已经在回Earth 的路上。”

  她话都没说完,七人众身边便突兀地落下一束圣洁的white light 。

  “Demoness 哈莉?”黑死帝反应最快,也最激烈。

  她停下绘制虚空rune 的动作,转头向着她咆孝道:“shameless 窃贼,你竟敢偷我的力量你等着,我发誓必将你的灵魂囚禁到时间的尽头,我还要杀光所有你在乎的人。”

  “Demoness 哈莉,你终于肯回来了。”拉弗利兹眼露贪婪之色,“我在你身上闻到和黑死帝同款的Death Aura ,是最精纯的Death Power 。

  你到底偷到多少Death Power ?是不是应该分些给你的盟友?”

  哈莉向前方extend the hand ,”trap! ”

  一面半透明的golden 薄膜浮现,如同一张渔网,向着超级少女罩过去。

  黑灯超女正向七灯众撞击而来,宛若walking right into a trap ,一下子就被金膜套了进去。

  哈莉念头微动,覆盖黑灯超女的金膜内部,增加了一重黑灯defensive power 场。

  激烈挣扎的黑灯超女立即老实下来。

  像是被丢入冷冻仓的zombie 。

  黑灯戒虽没取下来,却活动能力大减,进入半休眠的状态。

  一招搞定黑灯超女,哈莉才回头对七灯众道:“你们在搞什么?七灯合一的预言,到底是不是真的?”

  拉弗利兹咽着口水问道:“Demoness 哈莉,你偷到多少——”

  “再废话一句,就废了你这个废物,我来做橙灯之主。”哈莉coldly said 。

  拉弗利兹激愤非常,却只能把愤满憋在心里。

  赛尼斯托指着前方的black 光柱,道:“七灯合一的white light 能削弱黑灯防御罩,破开防御罩,我们至少可以击毁黑灯灯炉。”

  哈莉深深看了他一眼,nodded and said :“好,你们准备攻击灯炉。”

  她像牵着一个氢气球,把黑灯超女拖在身后,几个跨步,触发量子位移,瞬移般来到黑灯屏障前,抬起右腿,一脚踹过去。

  “哎,你等我们的七灯合——呃~~”

  “crash-bang ~~~”就这普普通通的一脚,竟把困扰他们多时的黑灯护罩踢碎了。

  “impossible !”黑死帝和几位色光之主都失声叫了起来。

  哈莉神色澹澹,侧身让出窟窿,伸手邀请七灯众表演。

  黑灯防御都Level 9 了,还不该轻轻松松破坏黑灯之力的stability ?

  而且她刚才的一脚看似普通,其实经过酝酿,特意踢出量子暴击的效果。

  “七灯合一,white light 璀璨,涤荡黑暗!”

  哈尔高叫一声,向黑灯灯炉射出一束绿光。

  六位灯侠心中依旧很不平静,却也没傻愣在那。

  …

  七灯合一,灿烂的white light 轰在灯炉灯口。

  “Buzz! Buzz! Buzz! ”三米高的黑灯灯炉轻轻摇晃.好一会儿,还是轻轻摇晃.始终都在轻轻摇晃。

  边上的黑死帝甚至没去阻拦,只hehe 冷笑。

  “这”七灯众傻眼了。

  哈莉面色阴沉,“连灯炉都无法破坏,‘七灯合一,驱逐黑暗’的狗屁预言是怎么来的?”

  七灯合一没用,那之前两位超人的牺牲,岂不是毫无价值?

  阿基米德飞艇上,众英雄也脸色难看。

  甘瑟迟疑着开口说道:“其实,七灯合一的预言还有一半,我之前没说出来。”

  “什么预言?”哈尔连忙道。

  甘瑟道:“七灯合一不止是七个人,而是13个人,除了七位灯主,还有6位Earth 原住民。”

  “哪六人?”哈莉问。

  “让灯戒自己选择。”甘瑟looked towards 七灯众,“除了哈尔乔丹,你们六人再拿出一枚灯戒,交给六位Earth 生灵。而我”

  他当着众人的面,用willpower 打造了一枚绿灯戒指,取下蓝灯,待在自己手上,“我来充当second group 七灯合一的绿灯。”

  “为什么不早说?”哈尔埋怨道。

  “不,我的只是我的,谁也别想抢夺我的宝贝。”拉弗利兹抱着灯炉激动叫道。

  甘瑟给了哈尔一个苦涩的笑容:这就是原因。

  “为什么must Earth 人?我们的Legion 就在Earth 外围,随时可以过来。”赛尼斯托道。

  “什么,七灯Legion 一直都在太阳系外?为什么不早点来?”阿基米德飞艇上,众英雄们炸锅了。

  “我们需要的不是Earth 灯侠,而是Earth 的‘生命之光’。”甘瑟道。

  赛尼斯托看了黑死帝一了绘制rune 的速度,Demoness 哈莉却只是站在一边,似乎不敢靠太近。

  “我同意选拔一位Earth 人进入赛尼斯托Legion ,或者让哈莉奎茵加入其中,她是Earth 人,也能使用黄灯之力。”他说道。

  “我的Legion 中有一只来自Earth 的猫,可以吗?”阿托希塔斯道。

  “Earth 有青灯。”青女道。

  “我不是Earth 人吗?”卡萝尔奇怪道。

  “只要灯戒选中的目标,我will not 拒绝。”圣行者道。

  “不,我不同意,我的只能是我的。”只有拉弗利兹连连摇头。

  甘瑟解释道:“Earth 生灵必须使用你们的灯戒、你们的力量。当然,并非要你们献出自己的灯戒。”

  paused ,他才在众人惊疑的目光中继续道:“尽管你们分属不同色光阵营,你们的灯戒来历也各不相同,但锻造灯戒的技术全都来自欧阿。

  它们之中都有我们留下的保险措施,一个后门.”

  “法克!”阿托希塔斯和赛尼斯托complexion ashen 。

  “你别想控制我的灯戒。”拉弗利兹愤怒叫道。

  甘瑟sighed then said ,垂眸道:“抱歉,我已经启动了保险措施。”

  “嗤”一捧鲜血从阿托希塔斯胸口溅射出来,鲜血中飞出一枚灯戒,“寻找愤怒。”

  …

  “嗡~~”圣行者、赛尼斯托、卡萝尔、拉弗利兹手中戒指轻轻震动,”weng” 的一下,飞出一枚完全一样的灯戒。

  青女的“烟斗手杖”,也从“烟斗口”飞出一枚azure 灯戒。

  “寻找希望。”

  “寻找爱。”

  “不~~~“拉弗利兹想去抓那枚橙灯戒指,却扑了一个空,“不,不,求求你了,别走啊,你快回来!”

  哈莉澹然一笑,as it should be by rights 地extend the hand ,等待橙灯戒指投怀送抱。

  “嗖~~~”灯戒甚至没为她多停留一毫秒,径直飞向了远方。

  哈莉表情一僵,叫声比拉弗利兹还大、还狂暴,“回来,给我回来!我可是‘Demoness 哈莉’!”

  看拉弗利兹那衰样,就明白他这次肯定没在灯戒上做手脚——让它不要选她。

  可它真的不选她,不就代表Earth 上有人比她更贪婪,更具贪婪innate talent ?

  哈莉千万个不服气。

  即便她肯服气,多元宇宙的漫Heavenly God 魔也不会服。

  这扭曲了她们心中“Demoness 哈莉,最是贪婪”的坚定信念。

  “智慧生命已锁定,来自Earth 的巴里艾伦,你有向他人灌输坚定希望的能力。”first 新灯侠诞生了。

  “艾薇,赶快把spaceship 开进物质界。”百特曼道。

  “干什么?”艾薇疑惑道。

  “不回到Earth ,恐惧之黄灯戒没办法找我。”百特曼一脸as it should be by rights 。

  艾薇依言而行。

  百特曼叹道:“奥利弗,帮我把门打开。虽然我不想做黄灯侠,但如今这局势,也由不得我选择了。”

  他坐在那没动,只是举起right hand ,指头分开,静待黄灯戒指找上门。

  好一会儿,没一枚灯戒飞来。

  “怎么这么慢?”百特曼frowned 。

  “来啦,有灯戒飞过来了!”艾薇叫道。

  “sou! ”tone barely fell ,一点azure light 飞射而来,没有飞扑百特曼,而是主动套在绿箭侠手指上,并迅速化为一根烟斗形状的手杖。

  “智慧生命已锁定,来自Earth 的奥利弗·奎恩,你拥有怜悯之心,欢迎加入青灯部落。”

  “呃”奥利弗握着青灯手杖,有些not knowing what to do 。

  “黄灯来了没?”百特曼瞥了他一眼,有些紧张地问。

  艾薇指着雷达,古怪道:“它来了,不过不止是灯戒,还有黄灯侠。”

  “what?”百特曼无法澹定了。

  “似乎是稻草人?换了一身装扮,有点认不出来了。”艾薇看着图像,不确定道。

  稻草人之前一直把自己打扮得像个稻草人,这会儿他却摘下稻草人面罩,露出还算青秀的脸庞,衣服也换成黄灯制服。

  “他就是稻草人。”百特曼很不是滋味地说:“这家伙甚至没能克服对我的恐惧,凭什么做黄灯魔?”

  艾薇看着屏幕上flustered and exasperated 的哈莉,笑hehe 道:“我更期待橙灯魔的到来,他竟然在贪婪程度上战胜了哈莉。”

  我要与超人约架


1 Comment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Sa Yosh
2 months ago

Wrong chapter, this is a copy of 3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