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Am Going To Have A Fight With Superman Chapter 1397

  第1397章 谁是敌人,谁是盟友

  面对吞噬存在之灵却毫无悔改之意的哈莉,甘瑟张嘴欲劝,最终又闭上,只用肩膀碰了碰哈尔。

  哈尔喊道:“哈莉,存在之灵是我们结束至黑之夜的希望。”

  “事实证明它不是。它只是一件工具,还是不肯老实听话的‘倔驴’。”哈莉indifferently said 。

  “Demoness 哈莉,你蔑视生命之光,可你自己也只是生命之光最insignificant 的产物。”“赛尼斯托”咬牙道。

  哈莉摇头道:“别往自己脸上贴金,我压根不相信是你创造了宇宙生命,也不相信伱死后,这个宇宙的生命都会跟着消亡。”

  “Demoness 哈莉,你别发疯,存在之灵真是我们生命的源头,难道你没感觉?当存在之灵受创,我们也会跟着虚弱。”阿托希塔斯严肃道。

  “不是存在之灵创造了生命,是我们对生命的情感创造了它。”哈莉说着,又looked towards 另一边急忙把黑心往胸腔里塞的黑死帝,“你也一样,你只是死亡情感的具现,而且情感又仅仅是生命的一种要素,不是生命全部。

  你梦想通过消灭存在之灵,来杀死宇宙所有人,对不对?

  想法很不错,但只是白日梦想。

  杀死存在之灵不能杀死我们。

  相反,杀死宇宙所有人,存在之灵也就失去了意义,会自然消失。

  你向着一个目的奔跑,却把方向都搞错了。”

  “哈莉说的是真的?”哈尔惊疑looked towards 甘瑟。

  甘瑟皱眉不言。

  哈尔又悄悄sound transmission 问哈莉,“你这套理论听谁说的,是不是真的?”

  “我自己瞎想的,不知道真假。反正用来糊弄敌人的,他们信了,我们就大赚特赚。他们不信,我也只是浪费了一点口水。”

  哈莉用defensive power 场包裹自己的Spiritual Fluctuation ,as it should be by rights 地说。

  哈尔无语。

  还别说,听了她this remark ,黑死帝心中还真的产生了一些触动。

  不过,祂枯萎的黑脸上却露出讥讽的冷笑,“trifling 凡人,也敢对Supreme Existence 说三道四。

  你的眼界和智慧,在我跟前渺小犹如灰尘,甚至不如a frog in well 。”

  “我问你,你是谁?”哈莉道。

  “我不想和蝼蚁谈话。“黑死帝撇过头,神色傲然。

  哈莉said with a smile :“你一边整理黑心肝,一边说出这话,‘良心’不会痛吗?”

  爱之戴安娜看着祂的胸口,讥讽道:“黑死帝,你今天是第几次被揪出心脏了?”

  “祂的‘良心’八成痛得都麻木了。”蓝灯绿箭侠said with a smile 。

  “hahaha ”战场上响起快活的笑声。

  黑死帝脸是黑的,干瘪腐烂,没法红,但祂脸上的怒火却是naked eye 可见。

  “笑,使劲笑吧!等我斩了存在之灵,会让你们的灵魂和尸体,在我的死亡宇宙里哀嚎到永远。”

  “老黑,你先别激动。”哈莉摆手道:“要说实力,我这会儿已经半步Divine King 。

  Divine King 、Demon King 理论上比至高矮Level 1 ,其实两者都是一个realm 。”

  110级能建立一个神系,自称主神。

  1Level 20 为Divine King 。

  至高存在其实也是1Level 20 ,1Level 20 就是dc宇宙内的极限(ps)。

  祂们与Divine King 、Demon King 的区别,就像一个是名牌大学毕业,教学资源更好,毕业后工作包分配,成为政府的high level 干部。

  另一个则是普通大学毕业,教学资源稍差,毕业后自己创业打拼,最终成为一个企业(神系)的老总(Divine King )。

  祂们还都在官本位制的国家,有权就有一切的那种。

  不能在米国,米国的大资本家更有权势,有钱就有一切,包括权力。

  祂们都是顶级的成功人士,只不过至高存在占据更多的多元宇宙权柄。

  但要说实力.

  Peak 期的三宫魔,能和达克赛德五五开。

  三宫不是至高,祂是Demon King ,达克赛德是至高,还是至高中highest 的存在。

  “再说见识.”哈莉slightly smiled ,“你刚来到多元宇宙,我认识的至高朋友绝对比你多。

  最后说战绩,我是后辈,谦虚一下吧,咱们六四开,我四你六。”

  黑死帝angrily roared :“就凭你,也配和我六四开?”

  “你若只一条命,早死透了。”绿箭在边上凉凉地说。

  哈莉摆摆手,“好吧,我再谦虚一下,二八开,你八,我二就凭这实力、见识和战绩,至少能和你认认真真说几句话吧?”

  黑死帝心中murderous aura 不减反增,左手摩挲着镰刀柄,眼神寻找她的致命weak spot ,时刻准备好一击毙命,不过祂嘴上倒没有再讥讽她,没否定她的话。

  哈莉继续道:“刚才我问你,你是谁,肯定不期望得到‘I am 黑死帝’的回答。

  你自诩‘死亡之化身’,你懂得什么是死亡吗?”

  “死亡是永恒的黑暗和安静,死亡是你们最终的归宿,我就是死亡!”黑死帝朗声道。

  哈莉不掩饰脸上的失望,摇头道:“你错了,死亡是生命的终点,也是新生的起点。

  死亡即是生命的一部分。

  或者说,是生命的另一面,就像硬币的两面,它们谁也离不开谁。”

  “talk nonsense ,满嘴谬论。”黑死帝斥道。

  “我们来做个假设,假设你成功——”

  “我必然成功。”黑死帝道。

  “好吧,你必然成功。未来某一刻,你终于将我击杀,而失去我之后,剩下之人皆为wine skin and rice bag ,你将他们轻松解决。”

  “Demoness 哈莉,你不要指桑骂槐、自卖自夸,没有你,我们照样能解决危机。”阿托希塔斯叫道:“没有你捣乱,至少赛尼斯托不会被刺激得发疯,他和我们联手,黑死帝必灭。”

  黑死帝正要发怒,哈莉连忙right hand 下压,安抚道:“他们注定被你击杀,别在意尸体的吵闹。”

  “你说得对,我只会制造尸体,不会和一具尸体聒噪。”黑死帝nodded and said 。

  怒之灯主身上升腾起一圈猩红怒火。

  哈莉道:“咱们继续,且说你大获成功,终于让this world 陷入黑暗与安静,再无一个活人。

  那个时候,你怎么定义死亡呢?

  你说你叫‘黑死帝’,可那个时候,‘黑死帝’还有意义吗?

  整个宇宙,只有你一道意识,你之名,由谁来叫?

  你的威仪,谁来瞻仰?

  你有没有名字和威仪,在那种时候,有区别吗?

  你说你是死亡的化身,你将死亡定义为‘活’的对立面,死亡等于‘不活’,那时候宇宙无一活物,处处皆为‘不活’,岂不等于万物皆是‘你’。

  你存在于处处皆为‘你’、你为‘万物’你为‘world ’的world ,那你存不存在,还有区别吗?”

  黑死帝独眼中的murderous aura 、警惕和戒备,one after another 消散,渐渐被茫然取代。

  祂呆呆立在那,许久都没说话,许久也没动弹一下。

  “黑死帝怎么了?”十分钟后,露易丝看着雕塑似的黑死帝,疑惑不解道。

  “祂陷入‘我是谁’的哲学思考,无法自拔。”卓越先生道。

  “该不会只凭哈莉奎茵几句话,就把祂搞定了吧?”达米安难以置信道。

  “pa! ”芭芭拉拍了他脑袋一下,“你得叫‘master ’!”

  星侠道:“还真说不准。反正我觉得她的话很有道理,把活着的生灵杀光了,死亡也失去了存在的意义。黑死帝消灭生命,等于消灭自己。”

  ”shua ——”就在黑死帝沉思,所有人都尽力保持安静之时,一道white light 如闪电般划过被Death Power 笼罩的昏暗天空,最后穿透黑死帝的后背。

  是赛尼斯托,他擎着一柄white light 之剑,从背后sneak attack ,一剑穿透黑死帝身体。

  利剑从小腹穿出后,white light 之剑刃从分为四瓣,弯曲成钩子,剑柄拉长成锁链,如同轮船的船锚,死死钩住黑死帝的身体。

  “黑死帝,你的命运到此结束!”赛尼斯托长啸一声,双手各射出两根white light 锁链,分别箍住黑死帝的双手和双脚。

  最后一根锁链从他胸口射出,绕着黑死帝脖子转了两圈,又向下钻入祂破烂的胸口,紧紧缠住祂的黑心。

  “我不杀你,杀了你,你能借尸复活,我要将你永久封印。”

  赛尼斯托用审判似的语气大声道。

  哈尔张了张嘴,最终叹息一声,只转头担忧地looked towards 哈莉,她神色平静,仅brows slightly wrinkle 。

  “甘瑟,现在怎么办?”他问道。

  “封印的确是个好方法。”甘瑟hesitantly said 。

  “前提是赛尼斯托不是在吹牛。”卡萝尔道。

  “或许什么都不做,让哈莉诛灭祂的杀戮之心更好。”绿箭侠遗憾叹道。

  可惜,经过赛尼斯托这一剑之后,即便黑死帝认同了哈莉的观点,也不会再改变杀死他们的决心。

  “封印我?你在做白日梦吗?”黑死帝咆哮一声,体表冒出一缕缕如同柔韧丝线的黑烟,捆住祂的几根white light 锁链“crash-bang ”激烈抖动。

  赛尼斯托脸上的笑容消失,表情变得凝重,双手开始用力,两者间的white light 锁链拉得笔直。

  “ka ka ka ~~~”

  黑死帝独臂肌肉依旧干瘪腐烂,可缠绕其上的white light 锁链开始扭曲变形。

  祂渐渐能挥动手中镰刀了。

  “你——”赛尼斯托surprised and angry 交加,“你的心脏在我手中。“

  “你可以搅碎它,让我就再换一具身体,”黑死帝said with a sneer 。

  赛尼斯托豁然回头,看了哈莉一眼,又转向众灯主,喊道:“还傻楞在那做什么?快过来帮我?”

  “喔”哈尔反应最快,飞到赛尼斯托身边,就要帮他“拔河”。

  “蠢货,我并非力量不如祂,我们也不是在较量力气。”赛尼斯托shouted :“我用生命之光镇压祂,祂在用Death Power 挣扎。

  Life and Death Power 僵持不下,你们七灯合一,可以帮我削弱祂的Death Source 。”

  即便是至高存在,也并非魔力、力量、速度、反应、防御等所有attribute 都满值120,那样就真无敌了。

  就比如黑死帝,祂的强项在Death Power 的能级、attribute 和总量。

  祂此时的肉体来自活尸,尸体腐烂,防御是弱项,反应也一般,纯粹的肉体力量也不强。

  当然,奇迹之力能创造奇迹。

  比利没沙赞Divine Power 时,连ordinary person 都打不过,一旦往身体里灌入沙赞Divine Power ,thunder 沙赞能和大超单挑,速度、力量、反应等attribute 飙升到95+。

  那不是他本身的力量,而是来自“奇迹之力”的加持。

  黑死帝不是thunder 沙赞那样的魔法warrior ,不能全方面加强体魄方面的attribute ,但用Death Power 让自己的力量达到极值并不难。

  对任何至高而言都不难。

  赛尼斯托和祂的争斗,并非肉体力量的较量,而是在比拼“Inner Strength ”。

  其实,这会儿赛尼斯托最好的帮手应该是哈莉。

  她“internal strength ”不怎么深厚,却是first under the heavens 等比拼internal strength 的好手。

  所谓internal strength ,就是“奇迹之力”的质量(道),以及控制“奇迹之力”的技巧(术)。

  在dc宇宙,普遍而言,力量的质量最重要,技巧其次,然后是武器、环境.体魄强度排在最末尾。

  而力量的质量标准,就是能级和attribute 。

  至黑之夜刚降临时,七灯Legion 被黑灯胡乱屠杀,就因为单个色光Legion 的能量能级,不如黑灯。

  其余色光与绿灯二合一后,能级提高一筹,才强过普通的黑灯戒。

  等七灯合一,生成white light ,开始反过来乱杀黑灯。

  但七灯合一的white light ,能级又低于黑死帝。

  所以,七灯众在黑死帝面前毫无还手之力。

  这不是“Inner Strength ”总量的差距,更不是谁的体魄、spirit strength 有多强。

  很单纯,只是能级divided into high and low 。

  能级高的能量,对低能级的能量有绝对的碾压效果。

  用Xianxia World 的事例来类比,一个残血的元婴Old Ancestor 不剩多少“true essence ”,照样能凭“元婴之威”,压得一群精力充沛的Golden Core cultivator 喘不过气来。

  因为元婴的能量等级高于Golden Core 之力。

  而残血的Golden Core 又能碾压一群筑基。

  当然,不排除某位主角凭借Divine Item 或特殊技巧,做到skipping grades to challenge 。

  比如哈莉。

  此时赛尼斯托的生命之力,和黑死帝的Death Power ,能级相差无几。

  能量总量也没区别,双方都没力竭的迹象。

  “赛尼斯托”虽被哈莉抢走一坨本源,可黑死帝也在里乌特星事件中,被哈莉啃了一条右臂,双方当真是cripple 遇到跛子,旗鼓相当。

  能量质量相同,接下来胜负关键就是技巧。

  显然,赛尼斯托不是个合格的白灯宿主,技巧差了黑死帝一大截。

  好几次被切成“赛尼斯托丁”,就是明证。

  现在勉强和黑死帝形成僵持,也是靠sneak attack 。

  如果他想打破平衡,最佳选择是降低黑死帝Death Power 的能级。

  他技巧不如祂嘛,自身生命之力的能级又没法提升。

  他的思路没错,但选择上.七灯合一的white light 也能削弱黑死帝,可哈莉的防御专长,才是真正的“能级差”杀手。

  黑死帝的“奇迹之力”攻击对她无效。

  在她的defensive power 场范围内,黑死帝的“奇迹之力”受到严重干扰,没法像normally 里那样,以“奇迹之力”无限提升自己的体魄,做个力量、reaction and speed 皆为极值的“魔法warrior ”,以物理攻击捶死她。

  就像仙侠小说中的一个经典桥段:在某次Secret Realm 探险中,以Body Refinement 为主某主角,和一群realm 远超他、在外界能一巴掌将他拍成飞灰的“仙尊”一起落入“禁魔领域”,大佬的immortal technique 没法用,主角反凭纯肉体爆锤一众大佬.

  哈莉纯肉体也不算太强,除了防御,其它attribute 都比较普通.唔,神速力防御专长带来的“捕捉普通状态下闪电侠动作”的动态视角,加上日常刻苦锻炼,她的反应也算一个强项。

  “七灯合一!”

  灯主们没有拒绝赛尼斯托的要求,除了哈莉,其余灯主都全力出手。

  “额ahhhh ~~~”white light 笼罩下,黑死帝果然受到影响。

  祂之前已经快要把white light 锁链挣断,现在锁链又恢复原样,重新将祂的身体锁死。

  “额ahhhh !”不过赛尼斯托也没能一战而下,他额头青筋暴露,竭尽所能也只能维持僵持局面。

  甘瑟又给哈尔使了个眼色。

  “哈莉,快过来帮忙,黑死帝要不行了。”哈尔叫道。

  哈莉both hands crossed near chest ,懒散地站在一边,摇头道:“就这样挺好的,你们形成僵局,我可以从容消化刚刚捡来的生命之光。”

  “法克!”拉弗利兹心里不平衡了。

  “Demoness 哈莉,你bully intolerably 。”赛尼斯托怒啸一声,松开锁链,回头就是一束white light 能量炮。

  哈莉张嘴吐出一片black light ,把合抱粗的white 光柱卷入腹内。

  “赛尼斯托,你发什么疯?”灯主们both shocked and angry 。

  “嘣嘣嘣”捆在黑死帝身上的锁链根根寸断。

  祂再次恢复自由。

  “赛尼斯托,Demoness 哈莉,你们都是bastard ,卧槽你们老母。”

  阿托希塔斯battered and exhausted 地往外狂奔,一边逃跑一边破口大骂。

  “宇宙都快毁灭了,你们做点人事儿行不行?”青灯奥利弗哀叹着被蓝灯巴里抱着躲避一道又一道死亡镰刀刃。

  “Brother Hei ,先听我一言!”哈莉也在后退,一边后退,一边伸手阻拦迟疑着向自己杀来的黑死帝,“你的伟大理想是Destruction Universe 生命,而你坚信摧毁存在之灵,就可以让宇宙再无生命,也即是瞬间杀死所有人。

  既然如此,你追我做什么?

  明明打不过我说实话,我真不想再揪你的心脏了,你去找赛尼斯托吧。

  杀了它,宇宙生灵全部完蛋,我自然也不例外。

  你一直追着我,万一它又趁机sneak attack 你怎么办?就像刚才那样。”

  ——似乎有点道理呀

  黑死帝身形一滞,把森冷的目光转向赛尼斯托。

  赛尼斯托咬咬牙,扭曲着脸,语声艰涩地提议道:“要不,我们联.手,先做掉Demoness 哈莉,再决战宇宙之巅?”

  哈莉

  众人

   (ps:1Level 20 是dc宇宙内的极限,但并非哈莉的极限。

    至高有极限,是因为法则与规则的压制。

    如果祂们进入大全能宇宙,很可能实力暴涨130级,甚至更高;也可能衰落到110级,甚至更低,关键看至高对dcUniverse Source 的依靠有多紧密。

    就像A国的领导人,在A国call the wind and summon the rain ,可一旦去了国外,失去领导人的身份,他就得靠自己实力争取地位与利益。

    很可能A国领导这一职位限制了他,失去束缚,他一飞冲天。

    更大可能却是他能call the wind and summon the rain ,靠的只是身上这层皮,自己腹内空空。

    哈莉能在宇宙内也breakthrough 1Level 20 ,是因为两个原因:首先,她的力量完全不依靠“dc宇宙的领导职位”;其次,dc宇宙的规则压制不了她。

    不过,即便哈莉超过1Level 20 ,达到130级,或更高,实力也不会太过超模,因为她的特性是防御。

    假设至高存在的攻击1万点,她1Level 20 时受到伤害为100点,到了130级从100点降低到1点,还是会受伤。

    即便只拔下她一根毫毛,那也是受伤,毫毛拔多了,依旧会流血,血流多了会死。)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