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Am Going To Have A Fight With Superman Chapter 1398

  第1398章 好人哈莉

  “shit,我刚才听到了什么?难道是幻觉?”阿基米德飞艇上,星侠holding head ,难以置信地叫道。

  “不是幻听,但比幻听更魔幻。”卓越先生表情还算平静,“如果是别人,我会难以接受,可既然与哈莉有关,咱们看着就是了。”

  “事情是怎么走到this step 的呀?明明是盟友,怎么成了敌人?明明是生死大敌,怎么要联手了?”芭芭拉muttered 。

  露易丝frowned :“千不该万不该,存在之灵不该选赛尼斯托做宿主。

  赛尼斯托原本就和哈莉有深仇大恨。

  早前在哈莉那儿吃瘪无数,如今骤然得到伟力,他肯定想趁机报复。

  哈莉之前虽然用黑死帝的黑心扔他,但根本目的还是在帮存在之灵对付黑死帝,可赛尼斯托找到借口就悍然下手。

  如果存在之灵选择其他人,比如让圣行者做‘白灯化身’,这会儿战斗很可以已经结束。”

  “为什么不是哈尔乔丹?他是自己人,更可靠。”达米安问道。

  “选哈尔也行,只不过存在之灵害怕哈莉吃自己,估计不会选她的朋友。”露易丝道。

  一直沉默的百特曼忽然opened the mouth and said :“恰恰相反,它若选了哈尔,反而不用再担心被哈莉惦记了。”

  众人looked thoughtful 。

  “我们是不是应该做些什么?”星侠anxiously said :“黑死帝现在正在迟疑,似乎有和赛尼斯托联手的打算,我们不能让他们成为盟友。”

  他们能有“闲心”在这儿扯淡,就因为另一边的战场上局势陷入僵持。

  面对赛尼斯托的邀请,黑死帝既没立即同意,也没出声拒绝。

  祂站在那,面无表情,不知是在沉思,还是故意拖延时间,让“活人联盟”内部的猜忌和矛盾更加扩大。

  “哈莉master 不怕他们联手,他们之前也不是没联手过,结果如何?”达米安both hands crossed near chest ,delicate and pretty 的小脸蛋上既有自信,也有自豪,“若非黑死帝和赛尼斯托都有不死特性,他们这会儿早成两具尸体。

  他们的martial skill 水平,连我都不如。

  在哈莉master 面前,更是拙劣得像个手持Divine Item 大锤的孩童。”

  “刚才哈莉teacher 面对双重夹击时的表现,太精彩了。”芭芭拉脸颊晕红,也很激动,“她常告诉我们,招式固然需要勤加练习,但真正对敌时,更重要的不是耍套路,而是根据战场上的情形使用合适的招式。

  之前我们还不太理解,现在我完全明白了。

  亲眼见过后,犹如enlightenment 。”

  达米安twitched his lips ,你可以说你自己不理解,但别用“我们”,别带上他,他早就达到心随意动,招式have the words at hand 的realm 。

  露易丝道:“刚刚发生得太快,我没看清,摄像机也没拍下来。

  只一晃眼,她就从两人的包夹中跳出来,还backlash 了敌人。

  速度太快了,几乎与撕破曼”

  说到老公,她眼眶一红,又开始流泪。

  这会儿黑灯大超依旧在海边打海王。

  嗯,主战场在海滨城废墟,而海滨城就靠海。

  见她这样,众英雄暗自叹息一声,也都沉默下来。

  不过,他们沉默,战场上却一直很热闹。

  “赛尼斯托,是你的脑子进了水,还是伱体内的存在之灵发了疯?”哈尔怒道:“我们这么多人聚在一起拼命,是为了什么?

  你现在竟然shameless 到要与黑死帝合作?

  现在你和祂合作,等会儿你还有脸喊我们继续帮你对抗祂?”

  “Demoness 哈莉是宇宙最大的祸胎,对我而言如此,对所有至高亦然。”赛尼斯托模棱两可地说。

  这话既回答了哈尔的质问,又在暗中劝说黑死帝:她对你也是最大的祸害。

  黑死帝神色木然,心中的天平慢慢向赛尼斯托偏移,现在祂若去追杀赛尼斯托,若成功,固然能一次性解决所有活人,包括Demoness 哈莉。

  可万一祂即将成功时,Demoness 哈莉突然sneak attack 祂,让祂功败垂成.这很有可能,首先,Demoness 哈莉说谎成性;其次,Demoness 哈莉肯定不想死,存在之灵若死了,她必死无疑。

  如果祂和赛尼斯托联手对付Demoness 哈莉,首先能出一口恶气,让祂念头通达。

  一直在她手上吃瘪,现在终于能看到她lose one’s head out of fear 、惨叫连连、跪地哀求、凄惨被杀只想一想都让祂兴奋不已,若亲眼所见,岂不更加痛快?

  而且,没了Demoness 哈莉,祂与赛尼斯托的终极之战也就没了意外因素,祂必胜。

  想到这儿,祂把讥嘲的目光looked towards 哈莉,问道:“Demoness 哈莉,你怎么一直不说话?”

  哈莉叹道:“没什么好说的,你无非就两个选择,要么不听赛尼斯托的,继续追杀他。

  毫无疑问,我很乐意看到这场景。

  要么你听他的,选择和存在之灵合作,hahaha .”

  说到这儿,她捂着肚子大笑起来,“抱歉,只要想到黑死帝和生命之光联手,我就,hahahaha ”

  她笑弯了腰,眼泪都流了出来。

  “有什么好笑的。”黑死帝面色阴沉。

  祂隐约觉得有些不妥,祂堂堂死亡化身,若和生命之光携手

  “太讽刺,太搞笑了,励志熄灭生命之光的黑死帝,发动至黑之夜的黑死帝,最后关头竟和生命之光联手,hahaha .“

  哈莉笑得前俯后仰,“这是一个注定要在多元宇宙永恒流传的笑话,也是一段千古传颂的、以我哈莉奎茵为主角的神话故事。

  我现在听到个大笑话,笑得开心。

  我未来必将因为死亡对生命的妥协而扬名多元宇宙,无尽荣耀让我很开心。

  所以,我什么也不说了,你随意吧。

  你拒绝它,我高兴;你和它联盟,我也开心。”

  黑死帝牙齿咬得咯咯作响,祂的心态,快崩了。

  “别听她挑拨。”赛尼斯托劝道:“这是Demoness 哈莉惯用伎俩,表面上说让你随意,其实她心里害怕极了,怕你做出正确选择——先和我联手除掉她。

  至于她逼迫我俩联手的荣耀压根不存在。

  多元宇宙谁不知道她什么德行?

  至高存在们都会理解我们的想法和行为。

  祂们说不得会夸我们有气量、够聪明。”

  哈莉nodded with a smile 道:“没错,黑死帝你听它的,你们赶快联手对付我吧,这能证明你们的气量和智慧。

  毕竟我可是多元宇宙unique and unmatched 、人人敬畏、至高也怕的‘无敌哈莉’啊!”

  赛尼斯托朝她said with a sneer :“Demoness 哈莉,你别装蒜。我们都是聪明人,你的话术对聪明人没用!”

  “是的,我在装蒜。”哈莉笑着向黑死帝勾手指,“come on,来杀我呀!”

  “别和她废话,跟我一起出手弄死她!”赛尼斯托loudly shouted ,突然就向哈莉扑过去。

  both of his hands 各一柄white light 大剑,舞动出一片sword net ,要将她笼罩其中,绞成肉泥。

  “Demoness 哈莉,还我手臂,还我生命之光。”

  哈莉站在那不动,只面带讥笑地看着他。

  ”shua ——”a beam of black light 闪过,赛尼斯托跳在半空的身体divided into two ,他的white light 双剑无力地垂落,转过头,看着面色狰狞的黑死帝,又是怨恨又是费解地问道:“为什么?你不恨Demoness 哈莉吗?”

  “杀了你,她必死。”黑死帝道。

  “我为生命之光,你压根杀不死我。”

  赛尼斯托断成两截的身体又在white light 中连接在一起。

  “咱们试试看。”黑死帝瞥了眼哈莉,她看到她望过来,只shrugged ,主动往后退。

  黑死帝稍微放下心,凝聚Death Power ,在空荡荡的右肩形成一条漆黑的能量手臂,然后猛地插入赛尼斯托的胸腔。

  “ahhhh ~~~”赛尼斯托凄厉惨叫,“你们还傻愣着做什么?快来救我?!”

  “七灯合一!”甘瑟喊道。

  虽然心里各种不情愿,七灯众还是凝聚white light ,落在黑死帝.黑死帝撑开一层黑灯防护罩,完全挡住white light 的干扰。

  “bang! ”无尽black light 在赛尼斯托体内爆散,散开的Death Power 流入他身体各个部位,如同丝线缠绕在他in the depth of one’s soul 的生命之光上。

  “给我出来!”

  随着黑死帝loudly shouted ,white light 莹莹的存在之灵从赛尼斯托胸口拽了出来。

  “咿呀~~~~”存在之灵发出戳人耳膜的惨叫,连万里之外庇护所中的难民,都忍不住holding head 跟着惨叫。

  ”no! ”赛尼斯托也在叫:“不要离开我,这是我的宿命,成为宇宙最伟大的灯侠,拯救这个腐烂的world 。”

  ”hmph ,做个舔我鞋底的蝼蚁,才是你的宿命。”黑死帝一把将赛尼斯托抛开,像扔垃圾。

  紧接着,祂开始挥动镰刀,疯狂攻击浑身长满触须的存在之灵。

  “Ahhh ~~~”存在之灵在痛叫,Earth 人在痛叫,整个宇宙的活人,都在痛叫。

  唯独哈莉一脸笑意,full of smiles 落在地面,把目光转向黑灯中央能量电池。

  “Demoness 哈莉,你想做什么?你说过,只要我的主人不和赛尼斯托结盟,你就不再插手祂和存在之灵的战斗。”蹲在灯炉上方的黑手警惕道。

  灯炉并非没人防守,Death Power 的化身——黑手,就一直在看守它。

  哈莉face changed ,看着黑手后方的天空,紧张叫道:“shit,小黑,小心sneak attack !”

  黑手惊疑不定,“什么?谁要sneak attack 主人——wu wu wu ——”

  他刚一转头,一层透明的防御金膜就将他裹了进去。

  就像装进了真空包装袋,抽真空,把他裹得结结实实、硬硬邦邦。

  “都说了,让你小心别被sneak attack ,我甚至还亲热地叫你‘小黑’,为什么不听?”

  黑死帝是“老黑”,他黑手就是“小黑”。

  哈莉嘀咕着将defensive power 场渗透进黑手体内,死死压制他体内暴动的Death Power 。

  “嗡~~”她extend the hand 指,以黄灯之力,在空气中画了个金黄圆圈,一扇小型空间门打开。

  门的另一头,是黛娜。

  “把他看好。”她念头微动,真空包装的黑手,像一条咸鱼般被送了过去。

  “为什么不取下灯戒直接弄死他?还有超级少女,她已经死了,我快压不住了,她一直在挣扎。”黛娜抱怨道。

  她这会儿依旧在外太空,见到落向Earth 的陨石、planet 碎片,就张嘴大吼。

  而她的左手,正提着另一个“真空包装袋”,也是防御金膜裹着一具硬邦邦的黑灯活尸——超级少女。

  哈莉的神眷者无法像她一样自由控制防御金膜的范围和形态。

  金膜的本质是肉体防御不断提升,引发质变,产生力场。

  她目前不能、也不愿把力场借给别人用,不是她小气,是担心暴露自己的秘密。

  这会儿黛娜也没开启力场,只是用体内的“武Power of God ”维持超级少女体表的“真空包装膜”。

  她用振波之力,把哈莉的Divine Power 送入超级少女体内,让她保持僵化状态。

  效果比哈莉的力场差了些,所以超级少女一直在挣扎。

  “超级少女的确死了,但现在咱们不是遇到‘生命之光’了吗?黑死帝能杀人,生命之光能不能救人?”哈莉道。

  黛娜左手超级少女,right hand 握住黑手,worriedly said :“只怕生命之光不愿意,你可把祂得罪死了。”

  “只有朋友可以拒绝我,但它若拒绝我,就不是我的朋友。既然不是朋友,它自己的意愿在我这儿就没多大用处了。”哈莉indifferently said 。

  黛娜嘴角抽搐,“黑手呢?”

  “黑手已经死了,他也十分渴望死亡,我现在杀不死已死亡的他,也不想他死。”

  “嗡~~”golden 光圈消失,哈莉把注意力放在黑灯灯炉上。

  伸手敲了敲炉壁,“dang dang dang !”

  像金属材质。

  手指头包裹一层浓郁的胃酸之雾,顶着灯炉壁使劲戳。

  “呲呲呲”

  有反应,但效果很弱。

  像用牙齿啃砖头。

  “怎么这般结实?”哈莉惊讶道。

  心里带着疑惑,她给自家裹上一层Death Source ,迈步向灯口飞去。

  灯口的“玻璃门”接触到Death Source ,就如水波荡漾,毫无阻滞地任由她穿过。

  和绿灯中央能量电池一样,黑灯灯炉内部也装满死亡能量。

  里面黑洞洞,却又亮闪闪,黑得发光。

  “Demoness 哈莉,Demoness 哈莉,Demoness 哈莉.”

  在粘稠的高浓度Death Power 中遨游了一圈,哈莉耳边忽然传来faintly discernible 的呼喊。

  声音听着有点耳熟,但她一时间想出它来自谁。

  “谁呀?是灯兽吗?”

  哈莉的黑灯防御专长已经Level 9 ,心fearless 惧,只有好奇,双手双腿快速摆动,往灯炉深处快速遨游。

  “是我.”声音更清晰了,却变得迟疑起来。

  “谁?你是谁?”

  哈莉连续追问,也没得到回答。

  忽然,她脑海中记忆之火花一闪而过,一个名字脱口而出,“反监大王,是你吗?”

  那声音又有了反应,连连否定道:“不,不,不是我,我不是祂.”

  刚开始很急切,最后又透出浓浓的悲哀。

  哈莉越发好奇,加快速度,一直来到灯炉最深处。

  首先,哈莉发现了一件事,除了更结实,这个黑灯灯炉的构造,和绿灯中央能量电池一模一样。

  它们绝对使用了同一种技术。

  最后,哈莉终于看到不是反监视者的反监大王。

  “你——”

  “我不是反监视者。”祂哀哀叫道。

  祂不仅说自己不是反监,祂此时的样子也不像反监。

  哈莉印象中的反监,有十层楼那么高,外面套一层blue 蛋壳形状的金属装甲,装甲的肩膀插满golden 的能量导管,威风凛凛,霸气十足。

  此时所见,却只是个身高两米的“ghost shadow 子”,只一道灵魂,人类的形貌,看不清面目,就连形体也如风中烛火,摇曳不定。

  但祂的气息,祂的Spiritual Fluctuation ,都证明祂的确就是.

  “我是哈莉·奎茵,我的朋友都叫我‘好人哈莉’,你呢?”哈莉温柔问道。

  她眼里只有好奇,仿佛第一次见到祂。

  “我是莫比乌斯。”

  祂声音中的悲哀一下子消散了九成九九,甚至透出一股轻松与欢快。

  “你怎么会被关在这儿?”哈莉问道。

  并没有锁链捆住ghost shadow 子。

  但灯炉底部“压力”非常大,比million metres 深的seabed 的压力都更大。

  而能量之压深入灵魂,比只针对肉体的重力压更恐怖。

  哪怕离子鲨跟哈莉跑路,小蓝人依旧用中央能量电池做监狱关押重型罪犯,就是利用了“能量压力”的困敌效果。

  不过,以反监的实力,应该能挣脱.

  唔,她想起来了,他们之前还在寻找反监大王的尸体来着。

  无论当时祂有没有死透,这会儿祂都只剩一个亡魂。

  而黑死帝是所有死者的“father ”,具有非常强的操控死亡的权柄。

  活人反监肯定能和黑死帝扳手腕,说不得反监大王的胜算更高。

  可亡灵反监就被“死亡化身”克制死了。

  “我当时被敌人击伤,黑死帝趁我伤,要我的命,最后还用我的尸体锻造灯炉,用我的灵魂当做灯芯.”

  莫比乌斯声音中的哀伤先转变为怨恨,再由怨恨转化为浓浓的期待:“祂打造无敌黑灯Legion 的能量,全部来自我。

  只要释放了我,灯炉就会破碎,黑灯Legion 顷刻间烟消云散。

  Demoness 哈.好人哈莉,帮帮我!”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