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Am Going To Have A Fight With Superman Chapter 1399

  第1399章 复活

  黑手是黑死帝的spokesperson ,黑死帝从自己体内分出一点本源充当黑灯灯兽,与黑手融合成“黑灯版的离子侠”。

  而黑灯灯炉是黑死帝亲手锻造。

  它们身上的变故,黑死帝理应immediately 有所察觉。

  祂也的确知道,但祂没精力、也没时间去管自己的spokesperson 和灯炉。

  当祂将存在之灵从赛尼斯托体内抽出来,除赛尼斯托在哀嚎,周围其余灯主,都眼睛发光,大叫着冲了过来。

  “我乃橙灯之主拉弗利兹,我渴求您的注视,伟大的生命之主、众生之母。眷顾我吧,存在之灵Your Majesty !”拉弗利兹隔着老远就叫了起来。

  “bang! ”橙灯卢瑟像一枚冲天炮,从边上高速冲过来,猛地把拉弗利兹顶飞。

  “存在之灵,我是世上第一聪明人,我不仅要做橙灯侠,我还需要你的力量,和我fuse together ,让我超过撕破曼.不,撕破曼已死,现在我要取代他做新的‘撕破曼’,只要我这次能拯救万灵,成为savior 。”

  他比拉弗利兹更冲动,或者说,贪婪之橙光对他的影响更严重。

  他眼底是贪婪的橙光符号,不见一丝理智。

  他完全不顾生命,不把黑死帝放在眼里,径直飞到存在之灵身边,甚至都揪住了它的一根触须。

  也幸亏存在之灵此时的体积显得格外庞大。

  足有七八米高,触须般的头发和触须般的肢体有几十米长——宛若被脐带缠绕十圈的婴儿。

  它这会儿还展开一对十来米长的翅膀。

  卢瑟站在边上揪它的触手,还不至于落在黑死帝镰刀的攻击范围。

  “存在之灵,和你合为一体是我的天命。我之所以存在,就是为了这一刻。”阿托希塔斯也来了。

  他比卢瑟更有理性,只隔着几十米,远远叫喊。

  “让我成为你的载体,带领宇宙所有活人走出这至黑之夜吧。”青灯绿箭也在喊。

  他站在原地,遥遥呼唤。

  一边呼喊,还一边bend bow and place arrow ——将青灯手杖当成弓身,以青灯能量构造弓弦和弓箭——向黑死帝快速射出一支又一支azure light 箭。

  “shameless 啊,卑鄙啊!”

  他们的叫喊让赛尼斯托气炸了肺,“伱们都在偷窃我的思想和理念。”

  呃,这些喊话的人都听到他之前和存在之灵的对话,这会儿也都在模仿他的语句。

  哈尔一步上前,也准备说几句,可被赛尼斯托一骂,他讪讪闭上了嘴巴。

  因为他也打算抄袭赛尼斯托的“天命”之说。

  “你们快喊呀!哈尔,戴安娜,媚拉”绿箭脸皮厚,见几位同伴傻愣愣站在那,开始急切催促,“我们人越多,被存在之灵选中的几率越大。

  只要我们自己人成为白灯之主,不闹幺蛾子,和哈莉联手,这场危机一定轻松结束。”

  “它会选我们吗?”海后媚拉hesitantly said 。

  奥利弗道:“喊了无法浪费一点口水,没成也没损失,若成了就赚大了。

  连赛尼斯托那种货色也能成为宿主,is it possible that 你们认为自己的temperament 和德行还不如他?”

  神奇女侠一下子被说服了。

  她上前一步,神情认真道:“存在之灵,我乃宙斯之女,以我father 和我自身的荣誉发誓,我只会借用你的力量驱散至黑之夜。

  等封印了黑死帝,我会重新放你自由,把白灯之力全部还给你。”

  “存在之灵,我是两个child 的mother ,我想保护他们,也想像保护他们一样保护seabed 人的生命,请和我合体。”媚拉干巴巴道。

  哈尔道:“我们这样喊很没诚意,也无法展现决心。”

  “你想怎么做?”闪电侠问。

  哈尔眼中闪过坚决之色,“做我at first 就想做,却被赛尼斯托阻拦的事。”

  “sou! ”他双拳前伸,身体平着飞行,如同一架英勇fearless 的战斗机,直冲存在之灵正面。

  “存在之灵,你必须选我,我才是你的天命!”

  “哈尔乔丹,你好大的胆子。”

  黑死帝没停止挥动镰刀劈砍存在之灵的动作,但祂的脑袋转了过去,目光森冷地看着哈尔,“你和那个氪星人一样,也死过一次。知不知道,你们能死而复生,是因为我的准许?”

  “你的意思是,我欠你一声‘谢谢’?”哈尔调said with a smile 。

  “死~~~”黑死帝对他喊出法则之音。

  就像祂之前对大超做的那样。

  可这次哈尔没有应声而倒。

  他突然像一颗太阳般,身体猛然爆发璀璨绿光。

  rays of light 之耀眼,甚至压过了存在之灵的white light 。

  整个海滨城战场被绿光笼罩,放眼看去,一片绿油油。

  “你——”黑死帝惊疑不定。

  哈尔体表覆盖一层特殊的绿光。

  那绿光也是绿色,却多了一股生命的活力,比同为绿灯侠的甘瑟更加生机勃勃。

  “怎么?是不是让你很吃惊?”哈尔大笑着绕过祂,高速冲向存在之灵的脑袋,“我才是天命!”

  “你是个死人!”黑死帝脸上闪过ruthless aura ,body flashed ,挡在哈尔身前,镰刃”shua shua ”两下,划出两道交错成“十”字的大号月牙。

  “ahhhh !”哈尔双臂交叠,用出all one’s strength ,在身前具现出一尊巨型人像。

  一个绿色的哈莉。

  能量体哈莉并非全身像,像是阿拉丁Divine Lantern 的精灵,从他戒指里飞出来的,先是脑袋,接着是脖子、肩膀、躯干.挨个撞上“十”字月牙。

  “轰隆隆!“如同土墙撞上推土机,绿灯能量具现出来的哈莉寸寸崩毁。

  哈尔并不打算依靠一个假哈莉来阻挡Death God’s Scythe ,他只是想让镰刀迟滞一瞬,并借助“十”字刃留在绿灯能量构造物上的切割痕迹,精确感知镰刃的轨迹。

  镰刀很大,刀柄两米长,刀刃一米五。

  只要找准位置,“十”字刃之间有足够的空间让他穿过。

  “sou! ”

  哈尔乔丹如同一条滑腻的泥鳅,险之又险地从镰刀缝隙间钻了出去。

  “好,哈尔你太棒了,不愧是海滨城的‘火车头’!”远处的绿箭激动yelled 。

  刚才哈尔直冲死亡镰刀的一幕,差点把他的魂儿吓出来。

  此时见到哈尔没被一刀断,他几乎喜极而泣。

  他口中的“火车头”,是哈尔·乔丹做飞行员时的绰号,主要用来形容他驾驶战机时速度很快,移动很灵活,飞行也很稳。

  “pu~ ~”黑死帝张嘴对高速越过自己肩头的哈尔吐出一口黑痰。

  “叮~~~”一枚亮晶晶的黑灯戒指从黑痰里飞出,主动往哈尔手指上套去。

  哈尔have one’s hair stand on end 。

  他感受到比刚才法则之“Death” 更大的危险。

  他冥冥中有种感觉,一旦被这枚黑灯戒指套上,他将毫无幸理。

  “shit,什么鬼东西!”咒骂一声,他开始“秦王绕柱跑”。

  存在之灵就是那根柱子。

  哈尔当然想直接和存在之灵fuse together ,但他几次撞上去后,都立即被弹了回来。

  “hahaha ”赛尼斯托在远处大笑,“哈尔乔丹,你别痴心妄想了,存在之灵是我的天命。”

  “哈尔,快到我这边来,我带你跑。”巴里在下面喊道。

  黑灯戒飞得再快,也impossible 追上他。

  反正他早已在哈莉那儿登记,能不受backlash 地进入时间之河。

  at worst 跑到几分钟之前,黑灯戒还没出现的时候,甩开了黑灯戒指再跑回来。

  “生命之光,我是你的天命,请和我融合。”哈尔满心不甘,大声呐喊道。

  他真不是贪婪,也不是狂妄。

  他的冲动来自deep in one’s heart 的一种感觉:和white light 合体,成为白灯之主,是他的天命。

  可white light 就是不理睬他。

  “轰——ka-cha !”就在这时,一直歪斜着放在地面的黑灯灯炉,忽然从内部传出一声闷响,然后在众人震惊的注视下裂开一道口子。

  “crack crack .”

  口子越来越大,越来越多,甚至有一块块碎片从上面掉落下来。

  “Buzz! Buzz! Buzz! ”一直追着哈尔不放的黑灯戒指,表面black light 闪烁,像是电压不稳,飞行渐渐迟缓。

  “偶买噶,连white light 也无法击毁黑灯灯炉,现在破了?”

  “发生了什么事?”

  “Demoness 哈莉,你该死!”黑死帝的怒号,回答了一部分人心中的疑问。

  “bang! ”

  三米高的黑灯彻底爆炸,四散飞溅的black light 中,跳出一道.two figures 。

  果然就是哈莉。

  不过她不是一个人,她手里还搀扶一个身高两米的鬼魂。

  魂体很凌乱,就像小孩用毛笔在纸上一横、一撇、一捺画出来的。

  “crash-bang ”灯炉破碎,超过半数的黑灯活尸失去动力,散架成为烂骨头。

  尤其是来自外太空的活尸大军。

  之前即便被黛娜吼成渣,它们也能依靠黑灯戒指重新复活。

  现在它们不用旁人攻击,失去维系存在的能量后,densely packed 如暴雨般往Earth 坠落,十分壮观。

  不过也不是所有黑灯活尸都失去活动能力。

  中央能量电池并非创造情感能量,而是抽取并储存能量。

  它们只是能量中转站,黑灯情感能量来自黑死帝的老巢。

  黑死帝以自身之躯,也能承担部分中央电池的功能。

  但那会给祂带来极大负担,限制祂实力的发挥,所以祂十分愤怒。

  “老黑,你莫要叫唤,我没对你出手,也没sneak attack 你,我只是救出一位被你囚禁的好人罢了。”哈莉喊道。

  黑死帝extremely angry 反笑,“你知不知道它是谁?好人?你眼瞎啊!”

  “它是与我歃血为盟的好兄弟。”哈莉叫了一声,又回头对ghost shadow 道:“莫比乌斯老弟,你如今已然脱困,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我会靠自己的力量重新复活,咱们这就分别吧。”莫比乌斯语气复杂道。

  祂觉得以Demoness 哈莉的精明,应该知道了祂的身份。

  如果她知道了,依旧选择装傻,不揭穿祂的伪装,保护了祂的体面,那至少今天,她真的是“好人哈莉”。

  祂感受到一种从未有过的情绪:感动。

  哈莉看着它魂体上缠绕的黑烟,道:“你灵魂上还沾染了大量Death Aura ,应该是被黑死帝的力量浸染唔,是污染。”

  浸染一般只发生在高能级与低能级之间。

  高能级浸染低能级。

  黑死帝的Death Power ,有非常高的能级,但反监大王的本源也不弱。

  黑死帝很难用自己的力量扭曲反物质本源,除非反监大王在黑灯灯炉里待个几千万年,量变应发质变。

  “没关系,这些Death Power ,我回去后能自己清理。”莫比乌斯道。

  ”Ai, 自己清理要清理到猴年马月?”

  哈莉张开嘴巴,一点white light 从喉咙里升起,是一粒乒乓球大的white light 本源。

  “拿去,有了它,你能立马洗净灵魂上的死亡污秽,恢复纯净与清白。”

  “这可是生命之光的本源啊!”莫比乌斯难以置信道。

  “嗯,我之前捡了一坨。”哈莉随意道。

  莫比乌斯的声音都在颤抖,“你真把它凭白送给我?”

  ——你可是对魔力贪婪无度、只进不出的Demoness 哈莉啊!我have what skills and abilities ,竟能得到你的馈赠的魔力?

  哈莉把脸一板,“说什么凭白,咱们之前不是在灯炉里歃血为盟了吗?

  八字盟约‘互帮互助,互不侵犯’。

  我们有共同的敌人黑死帝,今后要相互联合的。

  现在帮你一个小忙,也是盟约的一部分。

  我这人没啥优点,唯‘诚信’值得称道。”

  “谢谢!“莫比乌斯的确需要生命之光让灵魂从‘死灵’恢复原样。

  只有洗净灵魂,才能开启复活的过程。

  祂不再推辞,接过生命之光一口吞下。

  “嗡嗡.”white light 在祂体内绽放,穿透魂体,带走死亡与黑暗的气息。

  祂感觉自己快要在white light 中恢复魔监原形了。

  那可不行。

  不管Demoness 哈莉有没有猜到祂的真实身份,祂都不想当面揭穿谎言。

  至少这一刻,祂想做“好人”莫比乌斯,而非极度落魄中被Demoness 哈莉拯救的反监大王。

  “我先走了,等我复活if fated will meet again 。”

  祂连忙道别一声,”sou” 的一下消失无踪。

  哈莉环顾周围一圈,对神色各异的看着自己的人说道:“都看我做什么?你们继续呀。”

  “你——”

  黑死帝刚想嘲讽她放走了自己最大的敌Human Demon 监,另一边的哈尔动了。

  他猛地撞向存在之灵,叫道:“你到底在等什么?要等到什么时候?哈莉都毁了黑灯灯炉,你再不做些什么,结束至黑之夜的天命就全被她占去了。

  那时候,你真就成了她口中可有可无、没有意义的存在。”

  存在之灵或许被this remark 刺激到。

  它终于有了反应,伸出双手拥抱哈尔乔丹,璀璨white light 爆发,淹没了所有人的视野。

  “不,生命之光,你回来呀!”

  赛尼斯托伸长right hand ,身子前倾,叫声哀婉。

  待white light 全部涌入哈尔体内,一个崭新的白灯之主出现在众人面前。

  和之前的赛尼斯托一样,哈尔瞳孔浮现白灯符号:倒立的三角形在下方,上方为七道斜线。

  与赛尼斯托不同的是,赛尼斯托为纯白,白灯制服完全遮盖了他原来的黄灯能量。

  当时他并没摘下黄灯戒指嘛。

  可哈尔身上却白里透着一抹绿。

  他也依旧带着绿灯戒指,可以明显看到白灯制服里面有绿光渗出。

  堂堂生命之white light ,竟没能完全压制他体内的意志之绿光!

  不过,这也解释了为何同样是死而复活,同样是黑死帝的一个”Death” character ,大超瞬间嗝屁,对哈尔却毫无效果。

  哈尔体内意志能量的等级,太高了。

  “嗖~~~”哈尔吸收white light 时停下了脚步,因灯炉破碎而速度减缓的黑灯戒指,一下子追了过来。

  可等它靠近后,反而无法再前进一步。

  “无法连接,无法连接”

  灯戒发出常人无法接收的信号。

  “哈尔乔丹,你以为你和赛尼斯托能有所区别?”黑死帝高举镰刀,仰头长啸,“你们没什么不同,都在我面前毫无还手之力。”

  “不,我和赛尼斯托不一样,因为我从未想过将生命之光占为己有。”

  哈尔也仰头长啸,发泄力量暴涨带来的畅快感。

  “我明白战友的意义,我懂得分享。我的朋友们,我的同伴,拿去吧,过来吧,和我一起战斗吧!”

  “BOOOOM!”无尽white light 透体而出,他成了一轮白太阳,而被白太阳照射的人,开始发生奇异的变化。

  “连接取代.”闪电侠巴里·艾伦听到一道空灵的声音,然后white light 从all directions 汇聚而来,希望之蓝灯自动从手指上脱落,他体内充满生机勃勃的新能量。

  他体表的blue 制服换成纯白,right hand 中指多了一枚white 的灯戒。

  “连接取代.”

  戴安娜也听到了这个声音,她也快速完成从紫灯侠到白灯侠的换装。

  “连接取代.”甚至就连海边不停捶打海王的大超,也被white light 笼罩。

  “连接中断.”他right hand 中指上的黑灯戒指自动破碎,无尽white light 在原位置凝聚出一枚白灯戒指。

  “偶买噶,亚瑟,你怎么了?我们在做什么?”

  看着巨坑底部,双手抱头缩成一团的海王,大超震惊且茫然。

  海王蓦地抬头,仔细观察老战友、old friend .他死灰色的皮肤恢复成原来的健康红润。

  眼底冷漠的黑灯符号被白灯符号取代,灵活且充满死人绝不会有的情感。

  更关键的是,他的生命连接力异能能够和他产生微妙连接了。

  他的生命连接力只对活人有效!

  海王脸上的惊疑被狂喜取代,“偶买噶,大超你复活了,very good 。”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